文学12 > 言情小说 > 蛟影 > 第30章 三十、生辰晚宴

第30章 三十、生辰晚宴

推荐阅读:
  【次日】【龙王大殿】

  几近酉时,前来的宾客渐渐多了起来。

  东海龙宫不似凡间大明宫或天宫那般礼节繁缛,宾客们到了便可先行入座,而龙王与王后则端坐于大殿宝座等候。

  敖丙则立于父王、母后一旁招呼诸位。

  【敖光】

  欢迎各位贵客们莅临犬子的生辰宴,现美酒佳肴已摆至各位桌前,请自便!

  不一会儿,丝竹之声悠悠奏起,鲛人翩翩起舞。

  席间觥筹交错,言语欢畅,其乐融融。

  【龙王后】

  (见宾客皆已来到,敖丙在身侧又伫立过久,怕其劳累便道)大王,丙儿孝顺,已伺候许久,让他下去用膳罢?

  【敖光】

  嗯,好。

  【敖丙】

  (拱手)谢父王、母后。

  【敖丙】

  (遂至哪吒、敖乙一排坐下。

  此刻,西海龙王敖顺、北海龙王敖闰、南海龙王敖钦皆坐于敖丙那排对面。

  【大殿一角】

  【龙宫人1】

  (在一旁窃窃私语)嘿,你说,谁才是今晚的头筹呀?

  【龙宫人2】

  (一脸茫然)什么头筹?

  【龙宫人1】

  嗨,就,咱们的准三太子妃呀!

  【龙宫人2】

  哦哦,你说三殿下的联姻对象呀!

  【龙宫人2】

  (细细道来)你看,那三海龙王皆带了年轻的儿女来呢。

  两人望去,三海龙王的后边一排分别坐着西海三太子敖烈与五公主敖婉月、南海四太子敖封、北海九公主敖纹雪。

  【龙宫人2】

  (瞧了一会儿道)我以为,这俩姑娘都有可能呢!

  【龙宫人1】

  你傻呀!纹雪公主与三殿下年岁相差甚远,这今晚的头筹,婉月公主当仁不让了!

  【龙宫人2】

  (摸了摸下巴道)嗯,言之有理!

  【龙宫管事】

  (忽地从后面轻敲了下二人的脑袋,使得他们差点儿叫出声。

  【龙宫管事】

  在这闲言碎语个甚么!快去干活!

  【龙宫管事】

  仔细你们的皮!

  【龙宫人1、2】

  (疼得抱着脑袋)哎哟,是、是!

  ……

  晚宴进行到一半之时,敖光向自己的妻子递了个眼色。

  大殿里的亲眷们似乎俱是心有灵犀,莫名也安静了许多。

  【龙王后】

  (朝不远处的敖丙招招手)丙儿啊,你到母后这边来。

  【敖丙】

  (不好的预感袭来,并不过去)母后,有何事?

  【龙王后】

  你过来呀,母后有话对你说。

  【龙王后】

  (见儿子不动声色,让身边的侍卫过去喊他。

  【守卫】

  (走过来道)三殿下,王后娘娘唤您立刻过去。

  【敖乙】

  (在一旁劝道)三弟,母后并未言及何事,还是去下吧。

  【敖丙】

  罢了。

  【龙王后】

  (待敖丙行至身侧,递了个眼色给敖光。

  【敖光】

  (会意,道)三弟,令爱可来了?

  【敖顺】

  犬女在呢。

  【敖顺】

  (回头对敖婉月道)婉月,去见见你大伯。

  【敖婉月】

  (轻柔道)是。

  只见一如花似玉的红发女子翩翩而来。

  此女里穿白纱绸裙,外罩大红缕缎紧身袍,一条轻璃带并铃铛束腰松松系于腰间,为她窈窕丰盈的身姿更添了一份贵气。

  那额上两只金色的龙角高傲地耸起,仿佛在向大家宣誓——她,才是高贵的龙族后代!

  【敖婉月】

  (在东海龙王与王后面前施施然一拜)见过大伯、伯母。

  【龙王后】

  (忙上前扶住)好孩子,快起来。

  【敖光】

  (慈爱笑道)婉月这孩子真不错,越瞧着越喜欢了。

  【敖光】

  和丙儿甚是般配呢!夫人,你说是不是啊?

  【龙王后】

  是啊。两个孩子都有才有貌,谁说不是呢。

  【敖顺】

  大哥谬赞了,犬女之才完全不及令郎啊。

  【敖顺】

  (顺势添了一句)若能结为良缘,必是犬女几世修来的福分了!

  【敖丙】

  (忍无可忍)三叔,若令爱之才不及我,又何必勉强呢?

  【长辈们】

  ?!

  【敖光】

  敖丙!不得无礼!

  【敖丙】

  (不理会他父王,只一面对众人道)父王今儿说的,望各位莫要当真。我已有了心上人,不是婉月。

  【敖丙】

  另,我会娶我的心上人为妻的。

  【敖丙】

  (对敖婉月道)婉月妹妹,今儿着实委屈你了,我不知长辈们会搞这一出,还望海涵。

  【敖婉月】

  (垂眸)无……无事。

  【敖丙】

  若你想要什么宝物作为补偿,大可到我殿内去取,是我愧对你。

  【敖婉月】

  不,不需要了。

  【敖丙】

  (小声对思竹道)去请她罢。

  【思竹】

  是。

  你在众人惊愕且异样的眼光下步入殿内。

  【敖丙】

  (牵起你的手,表情执着)她,白素贞,来自青城山的蛇族,便是我要明媒正娶的三太子妃!

  众人一片哗然。

  唯有哪吒,眼里满是笑意。

  【哪吒】

  (小声)饼子,好样的!你终于不怂了!

  【敖丙】

  不过小白如今是蛟族。

  【敖丙】

  因先前答应过父王要修炼成龙,便刻苦修炼,只成了蛟。

  【敖丙】

  可又有谁知道,她差点儿因修炼之事被歹人所害!

  在说这些话时,他紧紧握着你的手,仿佛要将你的手心与自己的融为一体一般。

  在场的诸位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一向顺从听话的东海三太子,竟亦有与自己父王意见不和,针锋相对的时刻。

  【敖光】

  (勃然大怒)荒唐!

  【敖光】

  (蓦地站起)敖丙,你知道自己在说甚么吗?!

  【敖光】

  带着自己的“小情人”来向诸位坦白,成何体统?!

  【敖丙】

  父王,我——

  【龙王后】

  丙儿,你可别再说了。

  【龙王后】

  (转而)大王,今儿孩子生辰宴,别说这些了,咱们用膳罢。

  【敖光】

  你还提他生辰做甚么?

  【龙王后】

  亲眷们都在呢,别弄这么难堪……

  【敖光】

  难堪?你说我难堪?该难堪的难道不是你的儿子吗?!

  【龙王后】

  孩子他以前什么都听你的,也就这次,饶了他罢!

  【哪吒】

  是啊,伯父,他先前的事儿,我也都了解……

  【敖光】

  ……

  【敖乙】

  (上前)父王,三弟是我们东海龙族的骄傲,当年可是他带领大家脱离了炼狱般的苦海呢!

  【敖光】

  (怒气无处发泄)你小子又来插甚么嘴!哪儿凉快搁哪儿呆去!

  【敖乙】

  ……

  【敖丙】

  (不卑不亢)难道就因为,小白不是龙族么?

  【敖光】

  是啊,纵为蛟族,亦是低我们龙族一等的!

  【你】

  (一言不发。

  【敖光】

  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敖光】

  这次,我偏不能依!

  【龙王后】

  大王……

  【敖光】ωёňχǔё1②.coм

  (对王后道)哼,都是你平日给惯的!

  【敖光】

  (怒气冲冲地往大殿门口走去)都莫要再提此事了!闭宫!散席!

  【守卫1、2】

  (齐声)是!

  ……

  【两日后】【菀霜阁】

  【小青】

  姐姐,咱们今儿真的要离开这里,再不回来了吗?

  【你】

  嗯。不过,临行之前,我还是想见见他。

  【小青】

  可你见了他,便不会再想回去了。

  【你】

  不会的。就算我不想回去,他父王也会逼我走。

  【??】

  小白姑娘。

  一道娇柔的女音从不远处响起。

  竟是她!

  那个,他要被迫娶的她……

  【你】

  你,怎么来了。

  【小青】

  (气不打一处来)婉月公主,都是因为你!姐姐才无法和——

  【你】

  (打断)小青,先听听她怎么说的罢。

  【敖婉月】

  我明白姑娘对他的心意。

  【敖婉月】

  只是我们龙族,向来是要身份相当的方可婚配。

  你是时候,对敖婉月亮出态度了:(慎选)

  【:[礼貌相待,敞明心迹]的剧情】

  【你】

  无碍。

  【你】

  长辈们的思想总是如此,这我能理解。

  【敖婉月】

  姑娘能理解真是太好了!

  【:[怼她]的剧情】

  【你】

  是啊,我这么低贱的蛇族,就算成了蛟族,亦没有用。

  【你】

  所以,你是来看我笑话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