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言情小说 > 蛟影 > 第26章 二十六、抛砖引玉

第26章 二十六、抛砖引玉

推荐阅读:
  【渡劫台】

  很快,便到了谷雨之时。

  小青陪同你来到渡劫台。

  法海早已在此等候你。

  雨水很快打湿了你的头发与衣衫,可你却毫不在意。

  法海站在你身后,伸直双臂,手心空朝着你的背部,替你储备修为之气。

  只见一道青色闪电从天边裂开,火速向你劈来。

  第一道雷,因你自身道行不少,外加法海大师的帮助,你只稍感麻木,便挺了过去。

  当下来看,你倒算得上是只蛟了。

  少倾,电光火石之间,第二道雷降下。

  它炸破天际,气势大到要吞了你似的。

  【法海】

  (双手空握拳,企图继续助你分担天雷……)

  可你竟疼痛不堪地紧紧皱起了眉头。

  【小青】

  姐姐!

  【小青】

  (遂上前将你从那雷扫过之处拉走。

  【法海】

  !!

  【法海】

  (怎会如此?!)

  【法海】

  (按理来说,有贫僧相助,是不会感到疼痛的啊……)

  【法海】

  (双目微闭,在你身后测了下你的修为。

  【法海】

  (思考了一会子后道)女施主,这第三道雷,可万万急不得呀!

  【小青】

  大师且说来听听?

  【法海】

  女施主的心魔过于强大,恐连贫僧都助不了了。

  【小青】

  ……

  【小青】

  (竟有些愠怒)我姐姐好心求助于你,便是看在你法力高强的份上。你现在居然和我说助不了?!

  【法海】

  莫急,贫僧这不还没说完么。

  【法海】

  女施主如今心魔过重,还需转移。贫僧这有一心魔符。

  【法海】

  听闻女施主的心魔是心上人所致,那便将心上人的名字及身份写上去,心魔即可转移了。

  【你】

  (接过符,小心翼翼地写下“敖丙,东海龙宫三太子,天官布雨正神”这几字。

  【法海】

  (随口多说了句)女施主定要将其身份写全,方可顺利转移。

  【你】

  (想了想,又写下“灵珠转世”四字,遂交给法海。

  【法海】

  (接过细看……

  【法海】

  !!

  【法海】

  (竟是他!灵珠转世!敖丙?!)

  【法海】

  (内心惊愕至极,神情却不便张扬。

  【法海】

  (试探)女施主写的可当真?

  【小青】

  (不屑)这还能有假?我姐姐一心渡劫,如今你倒怀疑起来了?!

  【法海】

  贫僧不敢。作为职业素养,贫僧只提醒一句,若有假,这符,亦不灵了。

  【你】

  自然句句是真的。我内心感激大师相助之恩还来不及呢。

  【法海】

  (笑道)那便好。

  【法海】

  (却是计从心来)既是心上人,他定然赠过你定情之物,若你身上有此类物品,务必上交于我。

  【你】

  (抚了抚袖囊,犹豫不决。

  【法海】

  (笑)贫僧自然不会要这物的,只是若要心魔转移完全,定情物必然要暂时取走。待渡劫成功再予以归还。

  【你】

  (掏出海螺)那就劳烦大师替我保管了。

  【法海】

  女施主不必客气。贫僧已延长了天雷来临的时间,足够转移心魔了。

  【法海】

  当下在第三道雷降临之前,还剩得最后一件事,女施主便随我来。

  【法海】

  (带你步入渡劫台边的一座塔内。

  见你已跟随法海进去,小青便也紧随你身后。

  【你】

  敢问大师,这是何意?

  【法海】

  此塔名曰“雷峰塔”,女施主只需在此呆上半个时辰,便可完全除去心魔了。

  【法海】

  大可放心,贫僧已将第三道天雷延长至半个时辰后。

  【你】

  呆在此处,什么都不用做?

  【法海】

  正是。

  【法海】

  只小白姑娘在此便可。小青姑娘请回罢。

  【小青】

  (轻蔑)你这臭和尚,独留我姐姐在这孤塔里,谁能知晓这塔里有什么机关?!我能放心?

  【法海】

  贫僧倒未曾逼迫。小青姑娘自然可以在此陪同姐姐。

  【小青】

  (小声对你)姐姐,我看这和尚尽搞些鬼名堂,还不知道结果如何呢。不如我助你一道去受那第三道雷……

  【你】

  (打断)小青,你与我共担可是相当危险之事,若有半分差池,你便有可能会丧命。

  【你】

  交给大师,倒是可放心些。既然他全力助我,如今自然不好推脱。

  【小青】

  好吧,那我便在此陪你。

  【你】

  嗯。

  【法海】 ̄︶︺ωωω.ωèňχùè㈠㈡.coм

  半个时辰后,贫僧与女施主在塔门口会面。

  【法海】

  (说完便走出了雷峰塔。

  【塔外】

  【法海】

  (转到塔身后侧,抬起双臂运功,悄无声息地给整座塔封了结界……

  此结界,是法海在天庭作为开山裴祖所炼得,坚不可摧,少有人能击破之。

  【法海】

  (继而掏出海螺)哼,瞧这螺纹,必是东海之物。

  【法海】

  传闻东海之螺音能传入千里之外的东海人耳里,那贫僧今儿便试试,你灵珠转世,听了这螺音,会有何反应。

  【法海】

  (吹响海螺。

  【敖丙】

  小白,你为何又出龙宫了?

  【敖丙】

  !!

  【法海】

  (小白?这定情物竟有如此作用!)

  【法海】

  你就是灵珠转世——敖丙?!

  【敖丙】

  开山裴祖大师?你怎会在此?!

  【法海】

  你我素未谋面,却未曾想到你会识得贫僧。

  【敖丙】

  本王也是久仰大师尊姓大名了。

  【敖丙】

  (警惕起来)只是为何,我赠与白姑娘的海螺,会在大师手上?

  【敖丙】

  (一向温和的他竟变得阴气逼人)你,把小白藏哪儿了?

  【法海】

  明人不说暗话,贫僧今儿只是为了获取你的灵珠,将你的小白连同她的妹妹一同关在了雷峰塔里。

  【敖丙】

  (怒道)你!!

  【敖丙】

  别逼我!

  【敖丙】

  (向雷峰塔飞去,试图施法……

  可不知怎地,那结界似乎有股力量阻止着他法力的输出。无论敖丙如何使力,都无法闯破。

  【法海】

  无用的,天界会破这结界的人,少之又少。恐怕你师父,都不会罢。

  【敖丙】

  (朝塔内大喊)小白!

  【你】

  (原本在闭眼冥想的你听到他的声音。

  【你】

  (遂微微一颤,睁眼道)敖丙?你如何来了

  【你】

  (意欲走出塔,却在即将迈出塔门的那一刻被结界阻挡在内。

  【你】

  !!

  【你】

  (摇了摇还在冥想的小青)小青!不好了!

  【小青】

  (睁眼)啊??

  【你】

  我们被困在塔里了!

  【小青】

  (试图跨出塔门,却被一股力量所阻挡,法力亦是施展不出。

  【小青】

  (朝外大喊)我就知道!法海你这个死和尚!没安好心!

  【小青】

  你到底想怎样!

  【法海】

  (并未听见塔内你们的声音,只一面对敖丙道)半个时辰后,你若愿将自己还原成灵珠为我所用,

  【法海】

  贫僧必当将你的心上人,自然连同她妹妹一同放出。

  【敖丙】

  ……

  【法海】

  在此之前,三殿下可往塔后小院休憩。

  【法海】

  为防止你逃,贫僧会用结界封住你,之后便将青白二蛇放出,决不食言。

  【你】

  (大喊)敖丙!不要被这满口胡言的和尚骗了!

  可他似乎却并未听见你的呼喊。

  这结界,仿佛还有屏蔽界内声音的功能。

  界内能听到界外之音,界外则听不见界内之音。

  【敖丙】

  (先换你出去,我再想办法逃出罢,总好过你们被封在塔中。)

  【敖丙】

  罢了,那便如此罢。

  【敖丙】

  我暂且信你一次。

  敖丙怀着一丝希望,被法海“骗”至塔后小院,可万万未曾料到,那法海,还是食言了。

  他要救的人,依旧被困在塔内结界之中。

  【法海】

  (狂笑着离去)哈哈哈哈哈哈哈!贫僧去去就来!

  【法海】

  (羽柔,我可是不费吹灰之力,便捉来了灵珠!)

  【雷峰塔内】

  【你】

  (看到外面状况,毫无办法,只将手指抚上窗格,愁眉不展。

  【你】

  (敖丙,你终究是太天真了……)

  【小青】

  姐姐,咱们不会要一直困在此处吧?

  【你】

  眼下,也只能在这塔里找找看有没有什么打破结界的机关了……

  【次日】【宫边树林】

  因捉住灵珠,法海便派人连夜给宫里捎信,提前了约会时间。

  不一会儿,见一袅袅婷婷的贵妇从远处走来。

  不是别人,正是与那法海有约的白羽柔。这回,她还把侍婢碧秋带了来。

  【法海】

  (欣喜)羽柔姑娘!我捉住那灵珠了!

  【碧秋】

  放肆!娘娘的小字是尔等随意乱喊的么?

  【法海】

  ??

  【法海】

  这……娘娘……

  【白羽柔】

  (神色淡然)自上次别后,短短一月未至,本宫便偶遇良机,如今已是“白修媛”了。

  【法海】

  !!

  天气愈发炎热,她不禁撩起了长袖,露出了雪白的前臂。

  可那段臂上,似乎少了些什么……

  【法海】

  (那守宫砂!果然没了……)

  【法海】

  (心内仿若一空,黯然神伤。

  【碧秋】

  我们白娘娘,几日前可是诊出来有喜了呢!

  【法海】

  !!

  【白羽柔】

  (敲了下碧秋的手臂,低眉羞道)碧秋你瞎说什么呀~

  【碧秋】

  (傲娇)怎么,腹有龙子还不准碧秋说啦?

  【白羽柔】

  不是啦,只是这怀胎还未满月,若是传出去了,只怕有心人听见呢~

  【白羽柔】

  (摸了摸小腹,眼神充满希望)待你出生,我便可在你父皇面前,有一席之地了。

  【法海】

  ……

  【白羽柔】

  (似乎看出了对方的心思,缓缓道)法海,我虽已有孕在身,可灵珠之事,我亦不会忘,你今儿捉住了他,打算如何还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