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言情小说 > 蛟影 > 第19章 十九、众神大会

第19章 十九、众神大会

推荐阅读:
  【东海边】

  你与敖丙竟一路无言,直至到了东海海滩边。

  【敖丙】

  小白。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

  【你】

  何事?

  【敖丙】

  你随本王重回龙宫居住,真的一丁点儿都不担忧?

  【你】

  我……

  【你】

  (怀疑)敖公子,可是全知道了?

  【敖丙】

  (清扬一笑)本王皆知。

  【敖丙】

  前几日之事,我已让思竹去打听了来,知晓了全部。

  【你】

  !!

  【敖丙】

  (垂眸)是我……对不起你,我会好好劝劝父王的。

  【你】

  敖公子不必心怀愧意。你父王的心思我亦理解,我也不愿你因此事而与他闹僵。

  【你】

  且你已待我不薄,我又何尝不能忍受那点儿小事呢?

  【敖丙】

  (心头一暖。

  【敖丙】

  只是眼下,你若留在此地必免不了众人嚼舌根,终究不便。待我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Д灬ωωω.ωёňχǔё1②.coм

  【敖丙】

  (思考了一会子后,忽而喜笑颜开)有了。五日后恰是天庭百年一次的众神会。

  【敖丙】

  我本欲五日后再去天庭参加,如今想来,早些去未尝不可。今儿便带姑娘前往。

  【你】

  那便要在天庭多呆上五日?

  【敖丙】

  (笑)你不记得“人间一年,天上一日”之说了?东海五日,天上半个时辰都不及。

  【你】

  那我们要多久才能回来?

  【敖丙】

  回来,许是已在贺岁了。

  【敖丙】

  你放心,父王今年去西海贺岁,上元节后还需些时日方能回来,且他亦知我任天官以来之忙碌,这段时日他并不会多问。

  你想了想,年一过,便是上元节,上交银龙珠的前一日。若把时间全部耗在天庭,恐怕便不会有寻到银龙珠的机会了。

  而银龙珠乃龙族之珍宝,你真的愿意为师父再寻一次银龙珠吗?师父待你不薄,可敖丙,待你亦是不薄。

  你犹豫了。

  可眼下,呆在龙宫确为不便,不如随敖丙前去天庭多见见新鲜事物为妙,再不行,早些回来也是可行的。

  【天庭】【布雨正神殿外】

  你终答应了敖丙的提议,随他一起来到了他在天庭的居所——布雨正神殿。

  【你】

  对了,敖公子,何为众神会?

  【敖丙】

  名曰众神会,实则是玉帝陛下对众神的考核,众神们需向他汇报这一百年来自己的贡献,以及未来如何造福人类——

  【萧灼玉】

  (话音未落,便从殿内跑出)师父,你回来了!

  【萧灼玉】

  (疑惑)咦这是……师娘?

  【敖丙】

  !!

  【敖丙】

  (两颊悄悄爬上了红晕)灼玉,你乱喊什么呢?

  【敖丙】

  叫小白姐姐!

  【萧灼玉】

  (看破不说破)哦~小白姐姐好!

  【你】

  (恬淡一笑)你好,灼玉。

  【敖丙】

  (拱手)逆徒愚钝,还望白姑娘容之。

  【你】

  你我之间,不必如此拘谨。

  【敖丙】

  这殿只我和徒儿灼玉居住,另有三位负责日常起居的侍从。虽不比龙宫热闹繁华,却是清净许多。

  【敖丙】

  我一会子便要去参加众神会了,承蒙不嫌,白姑娘可往书房小憩。那儿的书卷等,姑娘均可随意翻阅。

  【敖丙】

  灼玉,带白姑娘去罢。

  【萧灼玉】

  遵命,师父的贵客,怎有不好好招待的道理?

  【凌霄宝殿】

  【众神】

  (跪下齐声)玉帝万岁万岁万万岁,王母千岁千岁千千岁。

  【玉皇大帝】

  (清了清嗓)众爱卿平身。

  【玉皇大帝】

  (眼神从众臣那儿转向王母娘娘)今儿可是又迎来了百年一度的众神会啊。

  【王母娘娘】

  是啊,如今人间是愈来愈繁荣了,看来李唐王朝确是不负众望呢。

  【玉皇大帝】

  (望向众臣)这不仅仅归功于人间帝王、百姓的努力,众爱卿亦是出过一份力。

  【玉皇大帝】

  (捋了捋胡须)想必大家亦有千言万语欲与朕交流。如此,便按次序上来禀报罢。

  ……

  【侍者】

  宣——门神启奏!

  【郁垒】

  (叩拜)微臣参见陛下。

  【玉皇大帝】

  免礼。神荼呢?

  【郁垒】

  臣兄今日身子抱恙,恐是无法前来参会,臣已提前告假……

  【王母娘娘】

  哎哟,瞧本宫这记性。是了,今儿神荼告假,本宫允了,却是忘了与陛下说了。

  【玉皇大帝】

  (摆手)无碍。郁垒,你且开始罢。

  【郁垒】

  臣忆这百年来,山河日上,政治清明,繁荣昌盛,可民间发展的同时,妖魔亦是横行。

  【郁垒】

  百姓将臣与臣兄之肖像贴于大门之上,我兄弟二人便可感知他们是否遭遇凶险,

  【郁垒】

  继而驱邪挡煞,守卫百姓之安全,每月均助过百家有余。

  【郁垒】

  至于往后,臣以为暂且走一步瞧一步。

  【郁垒】

  且臣与臣兄前些日子从凡间收了二位徒儿,必当尽心教之,好为陛下分忧,为人间百姓造福。

  【玉皇大帝】

  嗯,说得好。还望你们的徒儿们能成大器。

  【玉皇大帝】

  若无他事,且退下罢。

  【郁垒】

  (拱手退下)是。

  【玉皇大帝】

  (眼神示意立于一侧的侍者。

  【侍者】

  宣——布雨正神启奏!

  【敖丙】

  (叩拜)微臣参见陛下。

  【玉皇大帝】

  不必多礼。如今人间可不再干旱了罢?

  【敖丙】

  (并不起身)上回干旱确为鄙臣疏忽,还望陛下降罪。

  【玉皇大帝】

  罢了,快起来罢。那阵子你法力被迫耗光,朕也是知晓的。

  【敖丙】

  (起身)谢陛下隆恩。

  【敖丙】

  除去那次以外,这百年来人间风调雨顺,年登岁稔,万物生长,农家收获颇丰。

  【敖丙】

  (双手呈上一卷书卷)这是鄙臣近日所绘制的雨季图。

  【敖丙】

  鄙臣以为,百年中天下雨季会有极大改变,每逢众神会献上最新雨季图,陛下便可清晰直观地瞧见如今人间的雨季态势了。

  【侍者】

  (主动上前接过卷轴呈给玉帝。

  【玉皇大帝】

  (展开书卷浏览)好,此法甚妙!

  ……

  【与此同时】

  【布雨正神殿】【书房】

  你步入殿内书房。

  只见当中一张梨花木案,并数卷书,几方宝砚及笔筒,筒内插的毛笔亦如树林一般。

  后置有一鸟虫草木的画屏,倒给这原本淡雅清新的书房添了一丝生气与活力。

  【你】

  (提起衣裙,缓缓入了座。

  你随意翻看着面前几卷书函,皆是些记录历年人间雨季的小册,并无甚有趣之物。

  虽无趣,你到底还是对敖丙的工作内容多了些了解。

  ……

  蓦地,一道不明之光从一旁的床榻内部发出,引起了你的注意!

  它忽明忽暗,使得这一切更加神秘莫测。

  你走近瞧去,这光却是愈发地闪亮了。

  【你】

  (终是压不住内心的好奇,便掀开了帘子。

  一颗晶莹圆润,却显丝丝凝重的银色珠子赫然出现在你面前!

  【你】

  !!

  你自然是认得它的。

  【你】

  (念起咒语,试图将它缩小,更是检验它是否为真品。

  这银龙珠,果真在一点点地变小!

  你又想起敖丙那日所言真品之银龙珠在众人找不见之处,看来,眼前这枚,确是真品无疑了。

  你向窗外瞧了瞧,四下无人,灼玉早就回自己的房内了,而另外那三名侍从,定是在打扫远处的庭院,不见人影,更无暇顾及你。

  那银龙珠,就那样静静地置于床榻上,悄无声息。

  师父养育之恩你自然铭记在心,可敖丙又待你极好……

  你是取走,还是装作没看见,不取呢?(慎选)

  【:[当然取走,龙宫宝物又不差这一个]的剧情】

  你环顾四周,嘴里继续飞快念着咒语,将这银龙珠缩成米粒大小,取下头上的青簪,将其藏于青簪内。

  【你】

  (将簪子插回发髻内,若无其事地走回书案边。

  【你】

  (漫不经心地翻阅书卷。

  一个时辰后,敖丙终于回来了。

  他完全没有发现床榻那边的异样,只是一个劲地跟你叙述着方才众神会之事。

  【你】

  (对不起,敖公子,我终究,背叛了你。)

  【你】

  (敖丙讲的话完全没听进去,愧疚与惆怅却交织于心。

  【敖丙】

  (见你心不在焉,猜测你只是过于无聊不想呆在这了,便道。

  【敖丙】

  既如此,白姑娘便随我回去罢,想必此时人间已在贺岁了。

  【你】

  好。

  【:[不取,不能昧着良心做这等事]的剧情】

  你拿起这颗珠子瞧了瞧,终是放下,念起相反的咒语。

  待它变回了原先那般大小,你将它物归原处,帘子拉好。

  【你】

  (静静地走回书案边。

  不多时,你的手腕竟隐隐作痛。

  那师父前日戴于你腕上的隐形链条,竟在一瞬间显了形!

  它若不显形,你都忘了它的存在了。

  锁链发出刺眼的光芒,强到几乎把你的眼睛刺瞎。

  【你】

  (出于本能)啊!!!快来人啊!!

  【你】

  (却是一点儿法力使不出。

  【链条】

  (链条里传来道混沌的声音)白素贞,没有用的。如今殿内那四个人都被我这隔音结界蒙蔽,你的法力亦有屏障所阻隔。

  【链条】

  (提高音量)方才的银龙珠你何不信手拈来?!

  【链条】

  莫非你忘了?如今你有了二心,你师父,再容不下你了。

  【你】

  可是他……

  【链条】

  莫要解释了,你失去了这最后一次机会。

  【链条】

  (冷漠)对不起,本链条要代你师父,灭了你这逆徒了。

  随之而来的便是一记强烈的冲击,强到你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那样消失在了空中,无声无息,无影无踪。

  达成分结局:【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