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言情小说 > 蛟影 > 第5章 五、初入白府

第5章 五、初入白府

推荐阅读:
  而杨氏的贴身侍女芸艳也凑巧回来了,见你们气氛不妙,便只和素嫣的丫鬟若珠一同站在不远处。

  【芸艳】

  (悄声)咳,左不过庶出的小姐,真当自己是嫡出的呢。

  【芸艳】

  怎的如此放肆,都不把太太放在眼里的。

  【若珠】

  就是啊,可她还不是有老爷宠爱?连太太都拿她没法子的。

  【若珠】

  不过话说回来,这新来的素贞姑娘又是谁呢?

  【芸艳】

  听闻她系老爷那搬去峨眉山久居的义弟之女。

  【芸艳】

  我刚给她们送包裹去,恰巧见里头躺着块绣有白玉兰纹的花帕子。

  【若珠】

  (恍然大悟状)哦~她有咱们府的宝贝!

  【若珠】

  既是如此……(未说下去)

  【芸艳】

  (接话道)是的。

  【芸艳】

  我窃想,她父亲虽系老爷义弟,到底是和老爷拜过把子的。

  【芸艳】

  这样一来,素贞姑娘便与咱们府上的嫡出小姐定是没差的。

  【若珠】

  怪道太太如此热心呢。

  【芸艳】

  话也勿要这么说,我们太太,最是菩萨心肠了。

  【双荷亭这边】

  【杨氏】

  (清了清嗓子对你道)犬女脾性向来如此,还望素贞切莫放在心上。

  【你】

  不碍事,不碍事的,承蒙伯母抬爱,小女能在贵府留居已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杨氏】

  (和蔼地笑道)那便好啊。

  【白素嫣】

  (忙打圆场)素贞妹妹,不如姐姐陪你四处转转罢?

  【白素嫣】

  咱们府上,有趣的地儿可多着呢!

  【你】

  好。

  【白素嫣】

  (遂亲热地挽起你的胳膊。

  ……

  【当日亥时】

  此处名曰铃水苑,听闻前儿并无人居住,只道是闲置之地。

  今儿太太吩咐将其整了整,给你作了闺房用,倒还雅致清幽。

  【小青】

  (悄悄道)姐姐~我想知晓一事。

  【小青】

  (开门见山)师父给你的信札中到底是如何写的呀,怎使得白府太太心甘情愿地将我们收留?

  【你】

  哦,这个呀,我见信札所写并无特别之处,只道我系白府老爷居于峨眉山的义弟之女,可仅凭此信,太太是要去和老爷确认的。

  【你】

  我疑是师父在上面施了法术,给太太凭空添了一段记忆也未可知呢。

  【你】

  至于老爷那儿,待信札递至他的手中,亦会多出段“记忆”了。

  【小青】

  原来如此。

  【你】

  (将帕子从包裹中取出)且师父嘱咐我,随行路上其他都可丢,断是这白玉兰纹的花帕,却万万不能丢。

  【小青】

  (疑惑)这帕子,可有特别之处?

  【你】

  师父虽未明说,但我自入府后便看到四周房梁、布料上俱是此样式。

  【你】

  故而我想着,此白玉兰纹许是代表白家身份之物。

  【小青】

  (茅塞顿开)姐姐真真是善于观察,我虽见处处有此纹路,可却也未曾想过这一点。

  【小青】

  还有一事……那羽柔姑娘,未免太过无礼了罢!

  【小青】

  也不知她是否想给咱一个下马威。

  【你】

  这……

  【你】

  (面露难色)日久见人心,初次见面并不能看出何故。咱们尚且走一步瞧一步。

  【你】

  好了,时辰不早了,今儿老爷不在府上,明儿一大早,咱们还要去给他请安呢。

  【你】

  这儿比不得峨眉山悠闲,定是有好些大家规矩要咱们学。

  【小青】

  (见你转移话题,也不多扯了)是了,姐姐说得没错。

  【你】

  极为重要的一点,无论何时何地,你我二人皆不可在凡人面前使用法力。

  【你】

  这也是师父特特关照的。

  【小青】

  (点头)是,妹妹——哦不,奴婢谨记。

  【你】

  我一会子灭灯了,小青也早些休息罢。

  【小青】

  好的,奴婢告退。

  五-1、琴棋书画

  因你未曾碰过琴棋书画之事,为了适应大家闺秀的生活,太太便允你与白素嫣一同学习。

  下面即将进入答题环节,必须每题都答对才能继续游戏哦!

  【琴】以上哪种乐器不属于中国传统乐器?

  【:[横笛]的剧情】

  错。你已被逐出白府。

  【:[风笛]的剧情】

  【棋】先秦典籍《世本》记载,“()造围棋,丹朱善之。”

  【:[尧]的剧情】

  【书】“四书五经”中,五经除《尚书》、《礼记》、《周易》、《春秋》,还有一部为?

  【:[《乐经》]的剧情】

  错,《乐经》系第六经,其已失传,只剩下五经。你已被逐出白府。

  【:[《论语》]的剧情】

  错,《论语》乃四书之一。你已被逐出白府。

  【:[《中庸》]的剧情】

  错。《中庸》属四书之一。你已被逐出白府。

  【:[《诗经》]的剧情】

  【画】以上哪幅画作不属于唐代所作?

  【:[《五牛图》]的剧情】

  错。你已被逐出白府。

  【:[《簪花仕女图》]的剧情】

  错。你已被逐出白府。

  【:[《步辇图》]的剧情】

  错。你已被逐出白府。

  【:[《清明上河图》]的剧情】

  恭喜你顺利通关!

  【:[禹]的剧情】

  错。你已被逐出白府。

  【:[舜]的剧情】

  错。你已被逐出白府。

  【:[鲧]的剧情】

  错。你已被逐出白府。

  【:[萧]的剧情】

  错。你已被逐出白府。

  【:[埙]的剧情】

  错。你已被逐出白府。

  五-2、送宫玉镯

  你在白府的日子一天天过去,虽说并不清闲,倒也愉悦。

  但也不是事事顺心的。

  【是日】

  【会客厅】

  【小丫鬟】

  太太,柳府大太太来了!

  【小丫鬟】

  (一位小丫鬟来报。

  【曹氏】

  (福了福身子)妹妹给姐姐请安了。

  【杨氏】

  (扶起对方道)快请起来。

  【杨氏】

  表妹今儿如何得空光临敝府啊?

  【曹氏】

  表姐姐勿要说笑了,府上依旧忙碌得紧,妹妹只是偷得半日闲来瞧瞧罢了。

  【曹氏】

  表姐姐近来可好?

  【杨氏】

  好着呢。倒是你,听闻表妹前儿身子无力,如今可好了?

  【曹氏】

  妹妹将那红枣莲藕汤吃了些时日,身子痊愈了。

  【杨氏】

  (笑弯了眉毛。

  【曹氏】

  不说那个了。

  【曹氏】

  (从包囊中掏出五只手镯)前儿偶得了宫里头的上好玉镯五只,我看着这雕刻样法新鲜,

  【曹氏】

  表姐姐也知道,我家里头只有那俩混小子,丫头又素不喜这些女儿家的东西。

  【曹氏】

  昨儿我想起来,白放着可惜了的,何不给你家姊妹们戴去。

  【杨氏】

  (将玉镯接来看)难得表妹有心,巴巴的跑来我家送这个。

  【曹氏】

  你家的两位姑娘,每人两只,剩下的那只,依我看呐,随意给了哪个讨喜的丫鬟罢。

  【杨氏】

  (和蔼笑道)我家数日前又新来了个素贞姑娘,系老爷义弟之女。

  【曹氏】

  !!

  【曹氏】

  哎哟,这可就不巧了。

  【曹氏】

  回头我让府里从前儿给夏家留的取一只出来罢。

  【曹氏】

  (一听是表姐夫义弟之女,又是和白素嫣一样“素”字辈的,却猜着了七八分,忙道。

  【杨氏】

  无妨,不麻烦表妹妹,我家二素各一对,剩下那只再给羽柔姑娘罢。

  【曹氏】

  ……

  【曹氏】

  (白羽柔虽是庶出,可如此差别对待,也并非明智之举。)

  【曹氏】

  (罢了,白府的家事,并不好多言。)

  【杨氏】

  (招呼芸艳)芸艳,你过来把这些带去给姑娘们。

  【芸艳】

  (从曹氏手里接过玉镯及包囊)是。

  【一盏茶的功夫后】

  【芸艳】

  (在白羽柔房外轻声喊道)羽柔姑娘,柳府太太着奴婢送镯子与姑娘带来了。

  【白羽柔房内】

  【白羽柔】

  (放下手中的画卷)是么?进来吧。

  【白羽柔】

  碧秋,去开门。

  【碧秋】

  是。

  【芸艳】

  (刚进门,便将所剩的一只呈上)羽柔姑娘,这是柳府太太所赠的一只宫中所雕上好玉镯。

  【白羽柔】

  碧秋,取过来给我看看。

  【碧秋】

  是。

  【碧秋】

  (一面伸手将镯子接过来。

  【白羽柔】

  是单送我一人的,还是其他姑娘都有呢?

  【白羽柔】

  (也不取,只就碧秋手中看了看,便道。

  【芸艳】

  (毕恭毕敬)大小姐和二小姐都有了,这一只是三小姐的了。

  【白羽柔】

  (怀疑)哦?表姨太太共送了我们白家几只镯子呀?

  【芸艳】

  (脱口而出)回三小姐,一共五只。

  【白羽柔】

  (心头突然冒火。

  【白羽柔】м.щênχυê12.cóм︶ㄣ

  (这白素贞,居然和大姐姐一样也取了一对儿?!)

  【白羽柔】

  (而我,就只有单单一只?)

  【白羽柔】

  (冷笑)我就知道,素贞姐姐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

  【芸艳】

  (一声儿不言语。

  【白羽柔】

  (傲慢地)碧秋,陪本小姐去一趟铃水苑。

  【碧秋】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