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玄幻小说 > 大叔时期的危机 > 第三百三十一章不速之客

第三百三十一章不速之客

推荐阅读:
  俞美娟稍加思索,说算了,回家吧,人家在研究工作呢。

  任大强说研究个屁,不对不对,是研究个鸟粪,我敢跟你打赌,这个时候,他肯定跟女人在一起。

  俞美娟说是啊,电视台的记者约了他,记者就是个女的,这有什么奇怪的,男人女人凑到一块并不全是干坏事儿。

  任大强说你还别不服,咱们去抓他的现行,我让你亲眼目睹,看看你老公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一路上你一句我一言,没一会儿工夫就到了高志远单位。

  任大强把车停在不远处,两个人下了车,步行走到了单位门口,朝里面张望着。м.ωèňχùè㈠㈡.coмつ

  这一望,俞美娟果真就没了底气,说:“他们肯定是已经研究完正事儿,各自回家了。”

  任大强说:“你不是说他打电话告诉你,不回家了吗?”

  俞美娟眼珠一转,说:“那就是睡下了,他办公室里有床。”

  任大强灵机一动,说:“那正好,咱这就冲进去,看看你老公他是不是金屋藏娇了。”

  俞美娟说:“不可能。”

  任大强说:“你不亲眼看看,怎么知道不可能。”

  俞美娟说:“这大门二门都关着呢,怎么进去?”

  任大强想了想,走到了传达室门前,对着里面正在看电视的老人喊:“我们是上头来检查安全的,麻烦你开一下门。”

  老人走出来,一双眼睛虽小,但很聚光,他瞅了瞅任大强,再看看躲在背影里的俞美娟,说:“你来检查安全?”

  任大强说是。

  老人啐一口唾沫,说:“检查个鸟啊?公司里连个活人都丢了,还有个啥好检查的?”

  任大强说:“真的大爷,我们真的是安监局的。”

  老人说:“那你有招呼吗?”

  “有。”

  “拿来我看看。”

  “好。”任大强说着,就从兜里摸出了一盒中华烟,递了过去。

  老人看一眼,说:“这种证我不认,还给你。”

  随手又扔了回来。

  任大强一看老人是个百毒不侵的主,就说:“大爷,是这样,我有急事,过来找个人。”

  “你找谁?”

  “我找高志远,高副总。”任大强说着,指了指后面的女人,说,“她就是高副总的老婆,家里有急事,过来找他,求你开一下门。”

  老人冷笑一声,说:“你欺负我老眼昏花是不是?告诉你,那不是高副总老婆,是你老婆还差不多。”

  “真的啊,大爷,她真的是高副总老婆。”

  老人摆摆手,说:“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别影响我上班。”

  任大强回头望一眼俞美娟,觉得很掉价,就说:“大爷,我们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麻烦你帮帮忙。”

  老人说:“我现在知道你是谁了,好,你等着,我这就打电话。”

  “你知道我是谁?”

  “你就是绑架冯大志的那个坏人!你等着,我这就报警。”老人说着,踮着脚钻进了屋里,拿起了桌上的固定电话。

  任大强一看老人真的要报警了,吓得赶紧驾车逃窜。

  等跑出了一段距离,俞美娟噗嗤一笑,说:“你这不是自找难堪吗?明明知道他不会为你开门,反倒没完没了的缠磨人家,万一暴露了怎么办?”

  任大强说:“我哪见过这么犟的老人呀,简直就是一块茅坑里的石头,我就是试一试自己的嘴上功夫,看看能不能说服他为咱开门。”

  “怎么样?输了吧。”

  “输了,真的输给那个老家伙了,他可真够狠的,摸起电话就报警了。”任大强傻傻一乐。

  “那万一警察追过来怎么办?”

  “咱又没干啥,有啥好怕的?再说了,就算是被逮住了,那也白搭,你是副经理的家属,来找老公有啥错?”

  “这倒也是,我倒是挺佩服那个老头,责任心够强的。”

  任大强点了点头,说:“是啊,这样的人我喜欢,等过几天来高薪聘请他,去我们公司做保安队长。”

  俞美娟说:“人家还不一定愿意跟你呢。”

  任大强说:“我给他年薪十万,你说他愿意不愿意?”

  俞美娟说:“那也不一定。”

  一路闲聊,很快到了小区门口,倒是任大强眼尖,远远就看到一辆红色女车停在那儿。

  他减下车速,缓缓停在了路边的一棵大树下面,静静观望着,还真就捕捉到了有用的画面

  此时,高志远正跟一个女人卿卿我我着,临下车了,还在人家脸蛋上捏了一把。

  任大强指了指那辆车,说:“俞美娟,你看到了吧?”

  “看到啥了?”

  “我没冤枉你老公,你好好看,仔细看!”

  俞美娟一开始没看清,说:“这是谁的车?里面啥也看不清呀。”

  任大强这才知道俞美娟坐的那个角度不对,就说你转到右边来,正好有路灯的灯光照下来。

  俞美娟调整了一下,果然就来了火气,骂道:“高志远这个狗x的,怎么这么不要脸呢?竟然在小区门口好上了。”

  任大强说:“现在倒是没干啥,说不定之前已经干过了。你回家后,要严加审问,对了,那个女孩,不……不,她已经不是个女孩了,是个有夫之妇,名字叫黄雅婷。”

  “麻痹滴,我这就去撕烂她!”俞美娟气愤不已,起身往下冲。

  “慢点!”任大强喊一声,说,“你觉得还不够丢人现眼是不是?你这会儿过去又哭又闹,甚至大打出手,很快就会引来围观者,估计大部分是你们小区的邻居,以后还怎么做人?”

  “可……可是……”

  “你这会儿过去毫无意义,人家只是在车里说说话,虽然行为稍微亲昵了点儿,可连衣服都没脱,穿得周周整整的,你凭什么说人家在干坏事?”

  俞美娟软了下来,说:“这倒也是。”

  任大强接着说:“别说咱们没抓到人家的现行,就是抓到了,也还是冷处理的好。”

  “为什么?”

  “这么说吧,除非你想离婚,拆了现在的家。我今天把话撂在这儿,别看我是对你一心一意的好,可就算是你离了婚,我也不可能跟你一起生活,你知道为什么吗?”

  “我本来就没向那上面想。”

  “那就对了,我不想为这件事情付出代价太大,包括自己的孩子,你懂了吗?”

  俞美娟说:“我也没想过离婚。”

  任大强点点头,说:“对,其实咱们这种地下的秘密关系也不错,投入不大,却收货多多,你觉着我说得有道理吗?”

  俞美娟应了一声。

  “看来是他们的戏已经演完了。”任大强说着,指了指前方,那辆红色的小轿车已经开出了老远一段,瞬间消失了。

  再看高志远,早就走进了小区,经过值班室的时候,还跟保安打了一个招呼,看上去很开心。

  俞美娟没有立即下车,仰身躺在座椅上,眯上了双眼,长吁短叹。

  任大强说:“你没有必要那样,别说没怎么着,就算是真的逮着了,该饶过的也得饶过。”

  “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宽宏大度?”俞美娟有气无力地问。

  任大强说:“换位思考呗,我们不是更过分吗?你说是不是,难道你希望一旦被抓,就闹得不可开交吗?”

  俞美娟想了想,说倒也是。

  这时候,俞美娟的手机响了,是高志远打过来的,问她去哪儿了。

  任大强就说:“你赶紧回家吧,可以编一套台词,审问他一下,也许真就能审出些有意思的东西来。”

  俞美娟蔫蔫地说:“你也回家吧。”

  “是啊,我该回去应付公事了,该尽的义务还是要尽的。”任大强说着,坏坏一笑。

  俞美娟听了,心里说不出是个啥滋味儿,开门就下了车。

  她故意放缓了脚步,构想着回家审问高志远的台词。

  但令她意想不到的是,她自以为还算成熟的小策略,竟然轻易就被高志远给轻松击溃了,并且还生出了隐隐的怜悯

  唉,也难为他了,单位里的事情乱七八糟,活得实在是太艰难了。自己不但没有给予他更多的帮助,反而还胡乱怀疑。这还不算,竟然还在外面干起了很不要脸的事情。

  俞美娟啊俞美娟,你这个臭女人,简直太卑鄙了!

  第二天上午,上班后不久,公司里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高志远认识他们,一个姓王,一个姓刘,反贪局的工作人员。

  老王和老刘一进自己办公室的门,高志远头皮就发麻,连胳膊上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直觉告诉他,有人要倒霉了,可这个人会是谁呢?

  但他毕竟在半商业半机关的岗位上呆了那么多年,也算得上是一条深水之鱼了,尽管心里发慌,面上还装得异常冷静。

  他远远就伸出了手,夸张地喊着:“两位领导好,稀客……稀客,欢迎……欢迎……”

  脸上表情生动,看上去就像是多年未谋面的老朋友。

  两位看上去对他也不陌生,尤其是那个老王,显得异常热情,“你老弟,提拔了也不说一声,改日小聚喝几杯,让我们也沾沾喜气,不过有言在先,你可一定要自掏腰包。”

  高志远回应着:“那是……那是,就今天中午吧。”

  老王摇摇头,说:“中午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会违犯禁令的。”

  高志远说:“那咱只吃饭,不喝酒。”

  老王说:“不喝酒怎么个祝贺法?”

  高志远说:“也好……也好……那就另找时间吧。”

  这下,高志远心中有数了,从他们的表情上来看,绝对不是冲着自己来的,便轻松下来。

  跟在后头的老刘又凑了过来,小声说:“对了,高副总,你负责宣传那一块吧?”

  高志远点点头,说是。

  老刘就说:“那就好,我那边还有一部分廉洁自律的宣传资料,改日派到你这边来吧。”

  高志远说:“好呀,正想开会周末组织学习呢。”

  老刘说:“那可不是免费的。”

  高志远问:“多少钱?”

  老刘说:“不贵,五十元一套,你们有多少人?包括在基层的。”

  高志远脱口而出:“三百一十六个。”

  老刘说:“好,就这么定了。”

  高志远苦笑着,说:“你老刘,这也太着急了吧,等我跟孙总汇报一声也不迟,我这刚刚上任,怎么好先斩后奏呢。”

  老刘点了点头,说:“应该……应该……”

  “对了,二位老兄,你们大驾光临,不会仅仅是为了那点宣传资料的事情吧?”高志远看了看他们手上的公文包问。

  老王收敛了笑容,说:“是啊,我们是要带着任务来的,想见一见你们孙总。”

  高志远嘴角调皮一抽,低声说:“不方便透露是不是?”

  老刘笑着说:“是啊,要走程序,先跟一把手汇报,听一听他的意见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

  “好,我懂了。”高志远说着,就摸起了电话,拨打了孙总办公室的内部号码。

  孙总听了高志远的汇报后,悄声问道:“是谁犯事了?”

  高志远说:“不知道。”

  孙超圣说:“那好,让他们先去小会议室吧,我这就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