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玄幻小说 > 冷情总裁霸宠妻风信子 > 第1263章 置岑芮于死地

第1263章 置岑芮于死地

推荐阅读:
  林念之难以置信地怒视高高举起小手的岑子唯。

  花菲也被儿子的举动吓了一跳,“子唯……”

  “林念之,你够了。”

  岑子唯脸色冰冷,眼神锐利地盯着妹妹,“当年,是你爸爸不要妈妈。妈妈才带着我离开。我妈妈没有做错什么。做错事的人是你爸爸。”

  林念之咬着唇,恶狠狠地瞪着岑子唯,想了想,上前,伸手狠狠地推他,“你骗人!”

  “我没有骗人。”岑子唯的眼眶红了,“是你爸爸放弃了我和妈妈!要不是我爸爸出手相救,妈妈已经死了。所以,我不准许你伤害我爸爸!”

  岑子唯张开胳膊,护在岑芮身前。

  林念之看看正色凛然的岑子唯,又看看眼神痛苦的花菲,再看看面无表情的岑芮。

  摇着头,林念之倒退几步,转身就跑。

  花菲回过神来,就要去追,被岑芮按住肩膀。

  “菲儿,我去吧!”

  岑芮迈开长腿,疾走数步,离开气氛凝重的房间。

  花菲叹了口气,蹲下/身,伸手抚摸儿子俊俏的脸庞,到了嘴边的话,都咽了回去,伸手将儿子搂进怀里,苦涩地闭上泛泪的眼睛。

  原来,她的子唯什么都知道。

  小小的手,放在身侧,岑子唯紧张地握成拳头。

  “妈妈,我想离开这里。”

  花菲的心里一紧。

  她拉开和儿子的距离,捧着儿子的脸,“为什么?”

  虽然念之不随他,子唯的个性倒是像极了他。

  小小年纪,便心思内敛,平时几乎都是安安静静地做自己的事。

  岑子唯眨着密长的睫毛,小声地说,“因为妈妈在这里不快乐。”

  花菲怔住,鼻子堵堵地发酸。

  她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连子唯这孩子都看出来了?

  “妈妈,你是不是不想嫁给我爸爸?”

  岑子唯抬起头,眼神幽幽地看着花菲。

  花菲的心里一慌,忙掩饰地笑了笑,“怎么会?”

  岑子唯咬咬唇,“妈妈,虽然我年纪小,但我知道,你喜欢的是那个人。”

  花菲叹了口气,笑着点点儿子秀挺的鼻子,“大人的事,大人自己解决。你和妹妹的事,你打算怎么办?”

  岑子唯闷闷地低着头,不吭声,将打人的那只手,别到身后。

  花菲无奈地摇摇头。

  岑子唯看着花菲拿起手机,心里莫名地发慌,想也不想地牵住花菲的衣袖。

  “怎么了,子唯?”

  “妈妈,我,我,我向妹妹道歉。但是,妹妹她……“岑子唯别开脸,小声嘟囔,“好坏好凶。”

  他和林念之一起踢足球,林念之踢不过,就各种赖皮,特别烦人。

  花菲惊愕,心里沉了沉。

  在子唯心里,是这样看待念之的?

  “妈妈,我知道你喜欢妹妹。我也想努力喜欢妹妹。但,林念之太差劲了,我不想和她一起玩耍了!”

  “子唯!”

  岑子唯抹了抹眼睛,飞快地跑走了。

  花菲直挺挺地往后一坐,跌进沙发里,撑着额头,“一个两个三个,都不让我省心!不过,当务之急是不能让念之继续和白白接触了。媚儿和白夜是怎么教育女儿的?居然撺掇念之用枪,杀掉岑芮?太可怕了!念之的枪是从哪里来的,我也得好好查查!”

  花菲的目光阴沉。

  枪不可能是白白送给念之的。

  那么,谁给了念之这把枪,谁就是推波助澜之人。

  这个人会是谁?

  花菲的脸色变得苍白。

  林家雨林真的有人要借念之的手,置岑芮于死地!

  花菲起身,去洗手间,用冷水洗了把脸,恢复素来的冷静和淡然。

  林媚儿完全没料到狠下心,不再过问林逸的花菲,竟然主动给她打电话了。

  “花菲姐。”

  “林媚儿,有意思么?白白是比念之大几岁,但到底还只是个孩子,有必要小小年纪就让她学得心机深沉,和当年的慕容瑶瑶有一拼吗?算了,你和白夜怎么教育白白,是你们的事。但是,我不希望你利用自己的女儿,向她灌输成人之间的阴险算计,还带坏我的念之!”

  林媚儿瞪大眼睛,缓慢地眨了眨,整个人都大写的懵圈了。

  花菲,她都在说些什么啊?

  “林媚儿,我知道,你在乎林逸,正如林逸当年在乎你和白白,但是,伤害已经造成,就像碎了的镜子,是不可能完全复原的。就算你觉得自己亏欠了林逸,想要帮他,也只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为了让自己没那么愧疚。

  可惜,你错了。林逸根本不在乎我。不管是你,还是白夜,唆使白白教导念之用枪杀死岑芮,都是没有意义的。”ωеńχúе㈠贰.cом

  林媚儿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

  什么?

  白白唆使念之拿枪去杀岑芮?!

  这怎么可能!

  她的白白就是有时候牙尖齿利了一点,本质还是个软萌可爱爱撒娇的小天使,好不好!

  “媚儿,感谢你们让我见识到了生活在这个环境里的小孩子们的辛苦。我会和岑芮结婚,带着念之和子唯去过正常孩子的正常生活,后会无期!”

  “等等!花菲姐,就算是到了法庭,我也有为自己辩护的权利吧!”林媚儿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也有些恼了,“我不知道白白对念之说了什么,但是,我从没有教唆白白这么做,我也不可能让白白变成你说的那个慕容瑶瑶!”

  林媚儿按按眉心,“我先去找白白,将情况了解清楚,再给你打电话。”

  花菲听到林媚儿这样说,暗松了口气。

  媚儿是个敢作敢当的人。

  她敢否认,那么,就不是她派的人暗中布局。

  那么,会是谁呢?

  “媚儿,抱歉,我刚刚太激动了。不过,鉴于念之太过依赖白白,我还是觉得有必要减少两孩子的接触。”

  林媚儿按按眉心,苦笑道,“花菲姐,为了一个岑芮,你连我都不相信了,对吧?”

  花菲陷入沉默。

  不是这样的。

  在大哥花是对她说,当年,换成是他,站在林逸的角度,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她的心就碎了。

  理智上,她明白这是男人的冷静客观,感情上,她无法原谅他们的残忍。

  所以,既然不是林媚儿,林家雨林能赞成念之出手的,也就只有……

  花菲的心沉了沉,痛苦地咬着下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