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玄幻小说 > 冷情总裁霸宠妻风信子 > 第1185章 一直没有说清的事情

第1185章 一直没有说清的事情

推荐阅读: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林逸也听出了王蔚然欲言又止的话,不仅仅是刚刚在医务室,就连昨天在花门见到花菲的时候,王蔚然的话里也对花菲检查的事情有着抵抗。

  好像有些事情就只有花菲、王蔚然和岑芮三个人清楚,只有他们三个人是彼此的亲人,而他们所有人都是外人。

  这样的感觉让林逸很不舒服,既然花菲不想说,他也不愿意再去逼她,只是检查的事情却必须要做,等不得了。

  不仅仅是对花菲的身体考虑,也是林逸心里因被花菲排除在心门外而升起的执拗。

  不想过问的事情被王蔚然一再翻出来,林逸到底是忍不下去,想要王蔚然说出个所以然。

  “为什么她不能接受检查?她跟着你们弄的腿瘸眼瞎,五年多的时间里没有看过这个世界,也不能看自己的孩子一眼,为什么你们那么抗拒她手术?”

  林逸问出来心底的疑惑,花赢和花对也等待着王蔚然的解释。

  身为医生,花赢也没有忽略掉花菲检查时抗拒的异样,但是当时已经决定检查,而且胃里长了肿瘤不是闹着玩的,所以即使看见异样,他也只能无视掉。

  当然是保命更要紧,命没了,一切都没有意义。

  王蔚然见三双眼睛牢牢地盯着他,看到彻底陷入沉睡根本不知道他到来的花菲,心里愤怒的同时也明白一切都晚了。

  恼恨地看着林逸,在雨林里任何人也不敢用如此态度面对林逸,而王蔚然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

  “呵,”王蔚然冷笑了一声,其实也没有什么笑意,嘲讽的看着林逸,和岑芮惯有的样子如出一辙。

  “跟着我和岑芮会腿瘸眼瞎?那你最好也搞清楚菲儿的腿瘸眼瞎是谁害的!”

  积压了许久的怒火就这么发泄了出来,王蔚然眼看着他如此激动说出真相都没有半点反应的花菲,心脏向被人生生撕扯般疼痛不止,看着林逸就更加怒火中烧。

  “你当我和菲儿还有岑芮是怎么认识的?还不是因为你!”

  王蔚然想起了曾经和花菲相遇的时候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很多一直都没机会说清的事情在愤怒中噼里啪啦的被他倒了出来。

  当年王蔚然还是慕容欧心岛上的军队里的一员,在被征召上心岛训练之后,同批人里认识了岑芮,那个时候刚好是心岛的主母林心被慕容欧从婚礼上打劫回岛上的日子。

  本来他来心岛就是因为仰慕慕容欧,可是遇见岑芮以后,这个家伙就不停地在他耳边说帝都欧少的坏话,说什么为了个女人不顾大局,连好不容易在帝国打下的江山都不要了诸如种种。

  从来没有恋爱过的王蔚然自然被岑芮的观念影响,最主要的是岑芮要是想干成一件事,就一定会成功。在他们训练最艰苦的时候,岑芮就开始鼓动王蔚然一起逃跑。

  号称逃离心岛,逃到一个像心岛一样的世外桃源里去!那时候他们自己做岛主,比现在在心岛吃苦受罪要舒服多了。ωёňχǔё1②.coм

  年纪尚轻的王蔚然被岑芮口若悬河般的劝解之后到底是心动了,而逃离心岛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们选择了一个3a0cf97c契机,就是慕容欧和林心举行婚礼的这天。

  王蔚然说到这里也将正躺在病床上的岑芮骂了个遍!

  “我他-妈的要知道那家伙只是为了潜伏到心岛看看他亲妹妹顺便给他妹夫找点不痛快,我才不会跟着他跳海逃跑!”

  花赢和花对愕然,对于岑芮带着王蔚然要跳海游出心岛的想法佩服不已。

  在心岛跳海等同于喂鱼,岑芮可真敢忽悠面前头脑简单的傻子啊!花对表示万分佩服岑芮。

  一定是还有接应的船只在附近才对!花赢最先想到了岑芮的外公。

  “跳海也就算了!偏偏我们就被你的仇家给盯上了,不知道从哪里跑出一搜快艇在我们才游出心岛的信号范围后,就将我们又从海里捞了上去!”

  王蔚然将当时的经历说出来,一想到在被捞到那个死女人面前时承受的一切,对林逸的恨就又多了几分。

  林逸和花赢花对分别听到了重点。

  花对,“你们游出了心岛安全信号的搜索范围?那可是将近二十海里!”

  花赢,“慕容欧手里还真是人才倍出,随便一个逃兵的体力都能排进世界前十!”

  王蔚然听到花赢嘴里吐出的“逃兵”两个字,脸色又差了些,这是他这么多年心里最痛的根源!要不是当年听了岑芮的屁话误会了慕容欧,他也不会当最不齿的逃兵。

  林逸则听到了王蔚然话语里的关键,“我的仇家?”

  思绪回神,王蔚然一口接下了林逸的疑问。

  “当然是你的仇家!你的仇家就在心岛附近等着对付你!不仅把你女人和儿子抓上船,还他-妈的把我和岑芮给抓了上去!不然我们怎么会遇见菲儿!当时她才做完手术,虚弱得差点就死了!”

  林逸的记忆一下子被拉回到了五六年前,那个时候他因为花菲将自己的计划告诉妹妹而生气,不知轻重的推了她害得她早产差点一尸两命,最后还是林心为花菲做的剖腹产手术。

  哪知道花菲手术才做完,林心就帮着她逃了,并宣布了她的死亡。

  王蔚然也想到了初见的花菲,将当时的情景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他和岑芮被一些西亚地区的黑人弄上邮轮后就被关进了游艇的船舱中,那是被改建得很专业的牢房,或者说是刑房。

  他们一进去就看见了躺在地面上被钢针穿过手腕和脚腕的花菲,花菲被利器钉在了船舱底部的铁板上,当时人都是不清醒的陷入了昏迷。

  她的衣服被人掀开,可王蔚然和岑芮的视线却完全不能去凝视女人暴露在外的内-衣上,凝聚住他们的视线的,是花菲肚子上一道被海水泡得浮肿又冒着血水的刀疤,还有一针针排列整齐的手术线。

  她满是血水的身体旁边还有一个白色的小包裹,里面蠕动着小小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