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玄幻小说 > 冷情总裁霸宠妻风信子 > 第1077章 花菲 问

第1077章 花菲 问

推荐阅读:
  林逸拉着岑子唯越过所有人在主位上坐了下来,看着跪在地面上眼看就要晕厥的人不为所动。

  “我对WILDCATLAND没兴趣,你大可放心。”

  一句话,让津整个人的神经都放松了,从出事到如今,他一直以为林逸是对他的场子敢兴趣,毕竟花错在小勐拉的赌场生意做的风生水起,他还以为是林逸是想霸占他的产业。

  林逸也无心绕弯子,而是转过头看向跪在地面上奄奄一息的男人,“你们博彩相关的产业如何经营我也不是一无所知,但是你最错的是用人不当。你的人既然手脚不干净,那手脚自然是不必留了。”

  林逸才说完,一把尖锐的匕首就扔在了地面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м.ωèňχùè㈠㈡.coмつ

  “如今你的手都没了,脚似乎也留着也没什么意义,你的哪几个手下的手脚都当着他们的面喂了狗,现在你也照着承受一遍,这件事情就算是过去了。”

  温润的嗓音听不出太大的情绪起伏,却让跪在地面上的人彻底瘫软了下去,连带着站在一边的津也吓得又出了一层冷汗。

  津跪在了地面上猩红了眼睛,但是却是半句恳求的话也不敢再说。

  岑老八拖欠赌债的事情如果要追究责任,那么他也会受到牵连。如果他都没办法逃脱林逸的迁怒,那又有什么资格为堂弟求情。

  “哗——”

  一盆冷水泼向了地面昏迷不醒的男人,也让男人再剧痛中再次悠悠转醒。

  风肃将手里的水桶扔到一边,也不需要林逸再多说什么,直接蹲在地上拽起了男人的衣领。

  “说,岑老八到底在WILDCATLAND欠了多少钱,还得罪过谁,都有谁对他的妻子和孩子出过手!”

  林逸抓着岑子唯的手一点点收紧,眼睛盯着地面上苟延残喘的男人,也想知道他会吐出怎样的答案。

  如今花菲受了刺激,子唯也太过年幼,她的那个野男人如今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只剩下了这些旁观者才能说清一切。

  到底花菲当年都经历了什么,都有哪些人伤害过她,他一定让让其血债血偿。

  岑子唯感受到林逸指尖的力度,仰头望向林逸,心里震撼得说不出一句话。

  林叔叔是在帮妈妈出气吗?这种被维护的感觉他第一次感觉到,虽然平日里蔚然哥哥对妈妈也很关心,有事的时候也会帮他们,但是遇上大事,也都是尽量地隐忍。

  从来没有人帮妈妈征讨过什么,每一次被欺负,都也只能忍气吞声。

  林叔叔却带着他来惩罚那些欺负过妈妈的人,岑子唯看着林逸的目光又一次发生了变化。

  姓林吗?林叔叔是想当他的爸爸吗?

  风肃拽着男人脖领的手也越收越紧,只要想到这些人以收钱的名义欺辱过花菲,他就恨不得杀了他。

  津看着堂弟马克惨白脸惊恐地睁开眼睛,也忍不住训斥,“还不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快点!”

  马克也知道问题出在那个叫岑老八的男人身上,剧痛中,他最后悔的莫过于他默许了刀疤的建议要去抓岑老八的残疾老婆。

  如今那该死的刀疤被枪杀,据说带去的人也都被林逸扔进海里,而他更是被废掉了双手,从没有一刻他这么后悔过。

  再傻他现在也听出来了,林逸在乎的就是岑老八的那个残疾女人,现在是要将曾经将那女人害惨的所有人都挖出来。

  如果他不说,那这个锅恐怕就要他一个人背下来了。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逸少,我从来没有让人去动过岑老八的老婆!”

  “少奶奶。”林逸最不满别人将花菲冠到其他男人名下。

  即便是没什么情绪的几个字,也让回话的男人一下子明白了林逸的意思,连连点头称是。他更没办法想象,岑老八那个男人的残疾老婆竟然会是林逸的妻子。

  “是少奶奶!是少奶奶!”

  马克忍受这手腕上的剧痛,跪着向前爬了几步,头磕在地上,一遍遍保证。

  “不是我伤的少奶奶!真的不是我逸少!我来WILDCATLAND几年,从来没见过少奶奶,只知道少奶奶每天都在家里忙自己的生意,只在每次岑老八赌输了被扣下的时候少奶奶才会出来赎人,但是我都没见过,以前我真的没有为难过少奶奶!”

  马克慌乱的解释着,抬头看到林逸微微拧眉像是不相信的样子,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少奶奶从来到WILDCATLAND身上就带着残疾,在野猫这种地方能靠着盲人按摩活下来都是勉强,底下的人抓女人回来也是为了旺场子,少奶奶她一直不是我们的目标。”

  慌乱中,马克一直不敢说的话也说了出来,花菲的残疾是众所周知的。

  “这次也是实在没办法了,岑老八得罪了一个大客户,赌输了不说,还抢了人家大客户手里正得宠的女人,我们也是没办法了,才会去抓少奶奶回来帮人出气!逸少,下次我们再也不敢了!逸少!”

  林逸脸色阴沉如墨,生气被人对花菲的鄙视,但他也清楚,要不是花菲身体残缺,怕是早就成为这些人的对象。

  花菲竟然从到达WILDCATLAND就身有残疾,那她是在哪里受的伤?

  “岑老八得罪过什么人?”林逸只能想到这一点。

  马克听到之后连忙将这几年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岑老八得罪的人太多了,他好赌,还爱玩女人,虽然没钱,但是一张脸却是长的人模狗样的,不少贵客都被他挖过墙角!”

  心虚的缩了缩脖子,马克知道林逸也是被挖墙角的一位。

  “但是每次也不过是打他一顿或者是要点钱,就不了了之了!在野猫,女人不值钱,都只是货而已!”

  林逸拉着岑子唯站起身,知道再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也不想在地下室里浪费时间。他只想上楼将那个收到巨大惊吓的女人搂在怀里好好安抚。

  “风肃,带人去将他们不敢惹的客户问清楚,最好拔了根基,那个窝囊男人不敢惹的人,我林逸就当做好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