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玄幻小说 > 冷情总裁霸宠妻风信子 > 第1015章 他回来过

第1015章 他回来过

推荐阅读:
  浴室里,慕容欧看着水雾弥漫的浴缸里歪着头陷入沉睡的小女人,心里的滞闷和最后一点气愤也都烟消云散了。

  偏着头的林心闭着眼睛,坐着就睡着了,下巴一半在水里她也完全不知,慕容欧生怕浴缸里的水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漫过她的口鼻,连忙走过去将林心从水里抱了出来。

  黑着脸的男人想训斥林心几句,为她的粗心。林心却在感受到空气的阴凉之后在温暖的怀抱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彻底睡了过去。

  慕容欧想训斥的话也没办法说出来,想到林心对林圣说起她失眠,也不忍心在她好不容易睡着之后再将她叫醒。

  从浴室的架子上拿过毛巾,慕容欧将林心裹好之后抱回了卧室里的大床上,然后将被子为林心盖好。他也再次走进浴室简单的冲洗,最后在林心的身边躺了下来。

  不仅仅是林心累,他也很累,接连几日的操劳,母亲的病和心岛的防御布置几乎耗费掉了慕容欧所有的经历,此时轻搂着怀抱里的女人,他这才觉得他的神经得到了短暂的放松。

  寂静的夜晚,房间里温情宁静,而房间外面天色变得更阴沉了,雨淅淅沥沥的下着,诉说着宁静背后的隐忧。

  林心再醒来的时候头疼得厉害,勉强地睁开眼睛,意识还有些恍惚,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躺在床上,而她记得昨晚回来的时候全身被雨水打湿,她是直接走进浴室里面准备泡个温水澡的。ωèňχùè㈠㈡.coм

  大概是病了,林心想着,抬手摸了摸额头,掀开被子起身准备去找体温计。

  她自从来到心岛之后,身体就一直不好,大病没有却小病不断。在被慕容瑶瑶刺中心口之后,她的身体就变得很差,连她都要怀疑那把刺进胸口的匕首是不是真的如别人所说带着点上古的戾气。

  嘴里叼着体温计,林心披上件长睡袍,这才推开门向楼下走。

  “少奶奶,您醒了?”

  林心的脚才踩到楼梯的台阶,站在下面的李姐就发现了她,她看着李姐吃惊的样子不明所以,“怎么了?”

  叼着体温计,林心走向了餐桌,拿出来看了一眼,温度正常。她并没有发烧,她很奇怪没发烧她竟然想不起来自己是如何回到床上的。

  不过没发烧生病是好事,她可以正常的抱儿子,不然就要被隔离了,那种不能和孩子亲近的感觉最让她受不了。

  李姐蹬蹬蹬的跑回厨房,再出来的时候,手里端着熬好的药罐走向餐桌边,十分无奈地将药汤放在了桌子边。

  “少奶奶,现在是上午十一点半,您大概是从昨晚七点睡到了今天上午十一点,那这碗汤药您还要不要喝?这关系着我中午做什么食材的午饭,许多菜和中药是有禁忌的。”

  李姐言简意赅地强调重点,她每天忙忙碌碌的都是别墅里的事情,对主子们的一日三餐紧张的不得了。

  林心也讶异地抬起眼,十一点?她竟然睡得这么死?

  这么想着,她就偏头看向了时钟的方向,时针和分针的位置告诉她一个事实,就是此时已经快十二点了。

  “你也意外吧?”李姐看出了林心的讶异,不得不抱怨,“少奶奶,我看你中药就不必吃了,只要少爷回来陪你睡,你肯定不会失眠。”

  “咳咳......咳咳咳......”林心拿着水杯,呛得脸都红了。李姐的话更让她意外了,慕容欧回来过?

  李姐见林心被水呛到,连忙帮她敲后背顺气,免不得又开始埋怨。

  “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多大的人了!不用不好意思,李姐都是过来人,你们年轻,贪着那点事我也理解,春桃和茉莉也都结婚有孩子了,放心,我们都不会笑你的。”

  “......”林心有些傻眼,她觉得李姐真的脑补了太多内容,她还一句话没说呢!

  “不过你今天确实睡了太久,早上少爷还特意在别墅里等你,直到十点多的时候似乎是接到了莫茗的电话,这才不得不离开,我看他也是体贴你,知道你累。”

  林心听到李姐的话很意外,也了然。难怪她会从浴室里面回到床上,原来是因为他回来了。

  在心里自嘲地笑笑,林心想不明白慕容欧在她戳破一切之后回来别墅是不是因为愧疚。如果他想道歉,他就不会急匆匆地走掉,不是应该一直等她睡醒再直接和她说才对吗?到底是她多想了而已,他或许从来不认为他做错了什么。

  “李姐,你别乱想,我昨晚就是太累了睡着了,我才没有......”

  头很疼,林心不想再纠结她和慕容欧之间的是事情,但是她想和李姐解释清楚误会,可是说到最后她又住嘴,羞红着一张脸望着李姐闭上了嘴巴。

  她为什么要和李姐解释?再说有的事情越解释越难以说清一切,她现在是自己挖个坑往里面跳呢。

  果然,李姐用了然的神情回应着脸颊熏红的林心,一个“我都懂”的眼神彻底让林心捂脸。

  “我去看看森森。”

  林心放下水杯起身,直接去了一楼的儿童房,从客厅能隐隐听到她的小儿子被春桃和茉莉逗得咯咯笑的声音。

  “少奶奶,那你到底还要不要喝这个补药?喂,你别走啊,我中午还不知道做什么菜呢!少奶奶!心心!”

  李姐见林心红着脸离开了餐厅,连忙询问她最关心的问题,可惜林心不理她。

  ......

  另一边,张兰睁开眼睛,就一直在望着天花板发呆,脑袋里还是很混乱,但是相比较昨晚,她的很多记忆都渐渐清晰起来,她也愈发清晰地记得曾经将近二十年里,她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房间的门被推开,穿着暗色毛衣搭配休闲裤的男人手中端着冒着热气的汤,慢慢地走到了张兰的床边。

  “阿兰,我熬了点宁神的茶汤,你喝一点,这样才会恢复得快些。”

  慕容绝软了语气,不想再刺激张兰,他也知道张兰早上醒来的时候不愿见他,所以熬了她最爱喝的宁神茶汤才敢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