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玄幻小说 > 冷情总裁霸宠妻风信子 > 第415章 你在家给我乖乖的知道么?

第415章 你在家给我乖乖的知道么?

推荐阅读:
  季小清觉得自己身上肉都要被身上的男人嘬出来了,哪有这么迫不及待啊。

  她想抗议,可是还没等喊出一句拒绝,男人的唇齿已经移向了她胸口最敏感的地方,再出口也只剩下了吟呕。

  “嗯……”

  季小清听到自己的声音,羞得想扇自己几个巴掌,死死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再发出这样暧昧的声响。

  可是,在她身上作乱的男人发现了她的意图,灼热的吻铺天盖地,那妖冶又凉薄的唇强劲地撬开她的唇齿。发了狠地攥取着她口中的津液和呼吸,季小清本就哭得缺氧,这样一来,头更眩晕了。

  季小清身上从医院里穿回来的病号服被花错急切的撕扯下来,带着外面些许凉意的手掌一点点变热,肆意地游弋在季小清光滑如玉的美背。

  一路向下,最终覆上触手的柔软,使劲地将季小清按向自己。

  季小清傻眼了,她感觉到了花错身体的变化,想到男人每次在床上的凶狠劲,季小清吓得在花错的怀里一个劲地扭动身体。

  花错本就热血沸腾,忍了这么久,还在飞机上被季小清发烧突然打断硬生生憋了回去。此时被季小清扭动的身体蹭蹭,他要是还能忍住,那他就是太监!

  季小清使劲的折腾,也逃不开花错的钳制,她可不想再昏一次。她故计重施,脑袋在花错意乱情迷的时候,再次撞了上去。

  偏偏这一次,季小清失算了。

  花错怎么会让自己在一个女人手里输两次,在季小清脑袋磕向他的时候身子一偏就躲开了她的攻击,使得季小清奋力的一击没有造成他任何的伤害。

  即便如此,季小清也抓住了机会。在花错闪身的时候,她转过身体,想从两个人之间仅有的缝隙爬走。

  然而,季小清光~裸着小身子才爬了两步,男人从身后直接覆了上来,一冲到底。

  “啊!好疼!你快滚开!疼!我疼!”

  “呃……放松!”

  花错脑子里开出绚烂的花,一种终于疏解又迎来更大索求的急切,使得他根本等不了给季小清做足准备。

  花错越让季小清放松,季小清越紧张,满头的冷汗从头上涌了出来,每一次都那么痛,花错总是只顾着自己。

  以前逃跑后被抓回来,就会被身上的男人抓到床上惩罚,既然是惩罚,自然更不会顾及她,季小清是真的被这件事吓到了。

  除了在帝都的时候她第一次和花错在一起,疼过以后有了点感觉,自从她被带回雨林,他们两个人就没正常过。

  季小清越想越委屈,就越觉得疼,身子越来越紧绷,花错的脑门上冒出了细密的汗水。

  似是再也等不了,花错不管不顾地在自己的土地上开垦了起来。但是只动了一下,意想不到的就爆发了。

  这下可好,不只花错愣住,季小清也有些傻眼。

  刚才时间怎么算?几秒?秒?甚至没有十秒,那是三秒?

  季小清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担心了起来,貌似男人对这件事很在意的吧?

  “花错,你可能是太累了,没事的,以后补一补就好了,你这样也是好事,以后我能少受点罪!”

  季小清趴在床上,自然看不到花错暗黑的脸色,她还在那里幸灾乐祸地装温柔体贴。

  花错也没想到自己在季小清面前会是这般把持不住,似乎季小清来到他身边之后,他对其他女人就再也提不起兴致,都是这臭丫头害的!

  如果不是她硬生生憋了他这么久,他至于这么激动吗?现在她在嘲笑他满足不了她?

  花错咬牙切齿地看着俯趴在床上的女人,看到莹白的后背上自己印上的指痕,看到那天鹅般的颈肩,几乎立刻就重整旗鼓。

  暗哑的嗓音染着怒火,花错低头亲向了季小清的耳朵。м.ωёňχǔё1②.coм

  “敢挑衅我,看我不做死你!”

  温热的呼吸喷在季小清的耳朵里,痒得她全身都麻了,然后她就感觉到了他的变化。来不及惊呼,身上的男人就又开始了他的征战之路。

  所有的呼喊都化成了吟哦,律动与喘息交叠着,直到两个人都飞入云端,理智全无。

  当一切都结束,季小清已经分不清是什么时间,腰都要被折腾断了,身上更是一点力气也没有.

  本来退烧后再醒过来就一直没有吃东西,她现在是又饿又困又懒得动,窝在男人的怀里,季小清习惯性地向着花错的身体缩了缩,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昏昏欲睡。

  花错很是享受温香软玉在怀,但是想到季小清的身体,捧着季小清的小脑袋,伸出一只手弹了弹她的脑壳。

  “哎,你怎么这么讨人嫌,我困,滚开嘛。”

  季小清迷迷糊糊的闭着眼睛,对花错这种打扰睡眠的举动十分不满,殊不知这样软腻腻的语气听起来更像是撒娇。

  花错别提有多享受了,想到自己过几天就会离开,心里很是不舍。

  门里出了事,他也不得3b4eba2c不亲自回去处理,本来是想带着季小清一起的,可是这次他可能还要亲自出任务,带着她也实在不安全。

  “我要离开几天,你在家给我乖乖的知道么?林子不能乱跑,遇到危险我不在没人能救你,无聊了允许你去找莫索那个小女奴,但是不要闹事。”

  “哎呀,你好啰嗦,人家累死了,困着呢!”

  耳边一直传来花错唠唠叨叨的声音,季小清迷迷糊糊也没仔细听,现在她只想睡觉。

  花错低头又亲了亲怀里小女人的脸颊,这才又躺下将季小清向自己的胸口搂了搂。

  “只准睡一个小时,然后起来好好吃饭,不许挑食!”

  “哦。”

  ......

  季小清在电凌厉的视线下,依然捧着电话叽叽喳喳,就像是即将出笼的小鸟,兴奋得对着笼子外面的同伴宣告自己即将到手的自由。

  电话的另一端,唐心被这通突如其来的电话,震惊得失声尖叫。

  “啊!慕容欧,小清打来的电话!小清给我打来的电话!你快听!你快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