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玄幻小说 > 冷情总裁霸宠妻风信子 > 第253章 不要相信

第253章 不要相信

推荐阅读:
  唐心要气疯了,现在和慕容殴在自己的房间,说话更没了顾及。

  “要是真这么在乎我的肚子里的孩子,你有种别大晚上欺负我啊!哪次你对我手下留情了!”

  慕容殴听到唐心的话都被气笑了,想到曾搂在怀里柔软的触感,回到唐心身边的他一下子将唐心扑到在床上,不过也特意避开了唐心的肚子,凝视着唐心的双眸,慕容殴低头用额头抵住唐心的额头,温热的呼吸就拂过唐心的脸颊,让唐心本就气愤的小脸染上了一抹醉色。

  “竟说傻话,我是不是男人你不知道?难道肚子里的小家伙是你一个人能做出来的?”

  “你混蛋!你流氓!”唐心羞愤不已,可是她又否认不了。

  慕容殴心情突然变得特别好,低头改去亲吻唐心的耳朵,说出来的话让唐心的整个身子都变得嫣红瑰丽。

  “我流氓的事做得还少么?你这样说是不是一直念念不忘?不如我现在就再让你回忆回忆好了。”

  慕容殴在唐心的耳边咬耳朵,轻轻如呓语般说完,吻就加重了力度,顺着耳后一路向下。

  唐心的气愤此刻全变成了羞怒,在慕容殴的身下挣脱不开,她哪里还有什么骨气。

  “我错了,我错了,放开我!我好累,我不要!”

  慕容殴吻了个够本,不理会唐馨的大喊大叫。温热的嘴唇覆上自己所有留恋的地方,直到唐心瘫软在他的怀里,他才放开她。见身下的小女人不在给他犯别扭,也不在叫嚣,慕容殴径自起身,整理自己的着装。

  唐心没有了压制,也赶忙从床上爬起来整理自己的衣服。咬着嘴唇瞪着慕容殴,但是她却不敢再骂他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不要轻易相信一个人,包括我,今晚在这边住下,明天我们就回新院。”

  慕容殴说完又轻轻拍了拍唐心的头,然后就离开了房间。房间的门关上以后,唐心真恨不得给自己两拳,她怎么就这么轻易的在他身下迷失呢?

  “管住自己的心,管住自己的心,管住自己的心,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唐心,你一定要记住。”

  唐心自言自语地说完,心中却也难平静。

  慕容欧说今天住在这边,明天要带着她回心苑。不行,不能跟他回去!心苑的守卫那么森严,想逃出去也不简单啊!她得想个办法,住在外面才行。

  见识了今天的一切,唐心更打定主意要走。不得不说在慕容氏承受的一切都在她的忍受范围之外。关童的孩子就那样的没了,尽管关童有错,可是孩子是无辜的啊,竟然连她向来敬重的爷爷,也没有插手这件事情,慕容殴更是为了维护他不曾多说一句话。

  到底他们在忌讳些什么呢?这一刻唐心是真的想不通。她总觉得所有的事情的背后还有着她不知道的东西。

  算了,她也不想深究。不管是因为什么?这样血腥的生活不适合她。勾心斗角的日子,同样不适合她肚子里的宝宝。离开,她一定要离开。

  ……

  季小清躺在家里的大床上,挂断慕容殴亲自打来的电话,抓狂得在床上翻滚。她觉得自己最近真是背透了!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十天的工资!十天的工资啊!好不容易抱住唐心这个财神爷,翻倍的工资还没有开到手里,这就扣十天的!”

  扣工资这件事在季小清的心里,比任何事都重要,比追不到美男都重要。可怜了她高智商的脑子,此刻却难过得算不出到底扣了多少钱。到底是长的多,还是扣的多?

  好吧,纵然是国际班的高材生,此刻也被她仰慕的总裁用炸弹炸蒙了。季小清认命的掏出了纸笔,趴在床上认认真真的算起下个月的工资来。

  季小清心想,每个月她都要被涨几回工资,然后每个月再莫名其妙的被扣掉一些。算工资成了她最头疼的事情。谁让她的总裁总是嫌弃她的工作太马虎呢!话说总裁不知道财务一直归她自己管吗?还要她自己给自己扣工资,这才是真正的惩罚啊!

  季小清愤愤不平,突然就想到了自己最近实在是太背了。喜欢林逸却被林家拒之门外;莫名其妙的就被花错那个个臭男人夺走了自己的初夜;好不容易抱住唐心这个财神爷,结果现在财神爷也保佑不了她的钱。她是不是该找一个神婆给自己好好的算一算?

  想到这里季小清将手里的纸笔一丢,转身跑出了房间去敲她妈妈的房门。

  “妈!你有没有听到哪里的神婆算的比较准啊?”

  季小清边跑边喊,声音的穿透力足够四邻听个清清楚楚。她顺手带上了房间的门,没有看见夜晚的窗外,正有一个妖孽般的身影勾唇浅笑。щênχυê12.cóм

  季小清从老妈的房间里出来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晚上十点,她家里依然十分热闹。自打她不许老妈在客厅里打麻将之后,小区里几个阿姨和老妈的战场就转移到了老妈的卧室里。结果她去请教神婆的事儿就被扣在了那里替她妈打了几圈儿。

  唉,也是没办法,如果她不帮忙,今天她妈妈就要输惨了!这对于财迷的季小清简直是不能容忍的事情。不捞够本,怎么能从那里面出来呢?

  揉着酸痛的肩膀,季小清去厨房拿了个酸奶就返回自己的卧室。

  开门,关门,开灯,“啊!”

  季小清手中的酸奶一下子掉在了地上。眼前的画面让她不震惊都不行,想大喊,可是手却把自己的嘴紧紧地捂住了。

  只见她粉色的小床上光裸的男人只搭着她那条薄薄的小毯子,整个上半身全部暴露在空气中。一套黑色的劲装。连着他的内裤袜子被随意地扔在了地面上。花错就那样,双手抱头的枕着他的靠枕依靠着床头,见她进门,嘴角扬起满是邪气的笑容。

  季小清整个人都飘渺了,看着花错话说的都不利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