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玄幻小说 > 冷情总裁霸宠妻风信子 > 第240章 没有为什么

第240章 没有为什么

推荐阅读:
  唐心低垂着头,仿佛那议论与自己无关,她不是不想为自己辩解,谁愿意背负着下毒的罪名。可是自从上次在关家亲眼看到了所谓世家贵族每个人的嘴脸,她才知道自己的能力有多么羸弱。

  论起尔虞我诈,她根本不是关童和温婉的对手,那她何必再去做个跳梁小丑惹人笑话。唐心就这样淡定地站在那里,不解释,不反驳,平静得像一个路人。

  慕容殴在众人议论纷纷时看了一眼唐心,然后转头,冷漠的眼神扫视全场,明明无悲无喜,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慕容殴见屋子里终于变得安静,才又看向此时已经一脸凝重地坐在沙发上的慕容信。

  “爷爷,这么多天,我已经查到了当日的事情的一切,不过事关慕容氏的颜面,是否公开还需要您来确定。”

  慕容信的脸色冷了下来,慕容信听自己的小孙子这么说,那说明这件事一定牵连到了慕容氏的人,一旦公开无疑会成为整个帝都的笑话,他亦不想如此。慕容信正想说等回到慕容大宅内部公开即可,关永城却立刻截住了他欲出口的话。

  “不公开怎么行?难道这一切真是慕容氏的人做的?在宴会上可不只老爷子一个人中毒?我们关家可是一连得罪了几大家族,这黑锅我可不准备再背下去!

  还是说事情就是唐心做的,而殴少想关起门来向老爷子求情么?”

  关永城不想放过讨伐唐心的机会,他今天已经把话说到这个地步就必须要让唐心承受到后果,反正早就把慕容殴得罪的彻底,他不怕慕容殴明目张胆的对付他,那样他就可以顺势去找那个人帮忙了。

  “纵然殴少再喜欢这个女人,可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来历不明,她本人还涉嫌毒害慕容氏最高控股人,居心叵测啊!”

  病房外的几个族里的老人再也听不下去了,直接劝谏起慕容殴,生怕一直支持的慕容殴被一个女人迷惑做了错误的决断,而一旁的关童也暗暗欣喜。

  没想到父亲几句话就煽动得慕容氏的人抛弃了唐心,她现在完全不用自己出面,父亲去做恶人,她老实的装可怜就好了。

  慕容钰在一旁一直维持着轻笑,他乐得看他那被世人推崇的弟弟被人找麻烦,不过他也没办法忽略刚才慕容殴看他那一眼里流露出的嘲讽。

  蠢到不知自己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慕容殴实在讽刺他么?

  呵呵,慕容钰心中冷笑,心里却因为这一句讽刺做了个重要的决定。抬头去看唐心,曾经的杀意全被玩味所取代。

  “殴,我决不同意唐心和你再有牵扯,我已经决定了,童童现在肚子里有我们慕容氏的曾长孙,一切都要已童童为重!”

  张兰生怕自己的儿子又做出错误的决定,拉着童童的手把自己的态度说得清清楚楚。她知道慕容殴从来不会当众违逆她,她可不想让儿子因为一个唐心失去了族里几位长者的支持。

  “二婶,您别激动,还是听听殴怎么说吧,他不是一个不冷静的人,一定会听您的话的。”

  温婉见慕容殴看了自己一眼,柔美的笑容依旧,温柔的安抚着张兰的情绪,她知道只有照顾好张兰才会得到慕容殴的重视。

  病房外所有的人听到张兰的话,更是震惊地看向了站在张兰身边的关童,如果关童已经有了身孕,那他们更不会支持唐心了,鄙夷与轻视无所顾忌地射向低着头不敢答话的女人。哪怕唐心是被冤枉的,一个懦弱不敢为自己辩解的女人也不配成为慕容氏家主的夫人。

  慕容殴将一切尽收眼底,无视所有人,只淡淡看着唐心,心中的怒火已经让他的双眼殷红,可是他却要沉住气。那小女人是在等着慕容氏的人将她驱逐出去么?顺理成章地逃开他?

  呵,等一切结束他一定会让唐心知道她的想法有多么可笑!

  “白夜。”

  “是。”

  慕容殴只喊了白夜一声,一直等在病房门口的白夜便应声上前,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了慕容信面前的桌子上。在众人疑惑不解的时候,白夜将整个病房的窗帘拉上,房间昏暗下来之后,直接将投影仪打到了墙面上。

  画面里,唐心一个人站在关家的大厨房里,相继地翻动着摆放在整体炉灶上的汤品,口中念念有词,可惜没有录音根本听不清。这是之前在关家宴会大厅放过的监控录像,在场的许多人都曾看到过,也都疑惑慕容殴为什么会把这段录像拿出来。

  “这是什么时候的录像?心心在干什么?”慕容钰看向慕容信,有些疑惑地问,“难不成爷爷又让心心去厨房钻研炖汤了?下次我也得借光尝尝才行!”

  慕容信瞪了慕容钰一眼,自己的大孙子在看戏他心知肚明,不想此时和他计较,慕容信的拉住身边唐心的手,眼里的担忧更浓重。他今天一定会护住他的丫头。

  “这是什么?”

  冷冷地训斥着白夜,房间里谁都能听得出老爷子生气了。

  关永城冷哼,“老爷子当日被钰少送进医院,不了解事情的经过,当日监控显示,唐心小姐去过厨房,并动手翻看过所有的汤品,所以大家有所怀疑。

  当然,单凭录像我们也不敢诬陷殴少的女人,最主要的事,就如这录像显示,当日唐心小姐在厨房里分明穿着这一身雍容华贵的缎青旗袍,可是当日她回到宴会大厅的时候却穿着一身黑色裙装。

  唐心小姐解释不清,那自然就成了嫌疑最大的人。大家都猜测唐心小姐换装是为了掩藏毒药的痕迹!”

  关永城的话将当天的情景简单重复了一遍,似是想到了什么,关永城又适时地补充了一句。

  “其实若是唐心小姐肯解释一下这身黑色的裙子为什么出现在她的身上,情况合理的话也就洗清了这嫌疑。唐心小姐,你说是不是?”

  关永城话中有话,唐心听到他的最后一句试探猛地抬起了头。

  “唐心,今天爷爷在这里,你若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不防说出来,爷爷会护着你的。”

  温婉温柔的话像春风抚过众人的心,却让唐心的神经异常紧张。温婉一定是看出了什么?她哪里会好心地帮自己。

  “我没什么好解释的。”

  唐心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今天会解释的时候,直接拒绝了温婉的劝慰。她心里比谁都明白,她一旦解释就一定会有漏洞,那势必被关永城抓到把柄来逼问她佳佳的事,她是绝不会泄露佳佳的身份的!

  “为什么?”温婉语气急切。

  “没有为什么!爷爷如今身体已经康复了,如果有人非要诬陷我,那我也无话可说。”

  唐心的话说的坚定,让关永城在心里气怒不已,想到自己关了唐心那么久也没有逼问出一句魅惑的下落,心中恨不得想杀了这个倔强的女人。

  温婉还想说些什么,不过看到慕容殴正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她才意识到自己是太失态了,若是让慕容殴发现了什么就不好了。温婉到嘴边的话咔在喉咙里。

  可是温婉不说,站在门口的慕容氏族里的人却七嘴八舌的质问了起来,似是必须让唐心给一个交代不可。

  “要是唐心不解释清楚,就不要再纠缠殴少了!” ̄︶︺ωωω.ωèňχùè㈠㈡.coм

  门口的众人讨论了许久,由一个年迈的长者出面,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老人家直接看向慕容信,似是等待这个曾经的家主来做决定。

  “似乎没有人好奇我为什么将这段录像拿出来。”慕容殴许久没有说话,直到这一刻再也忍耐不了,冷漠的声音透着阴寒,冻住了族里所有人的几欲出口的话。

  “我的女人的去留何时需要其他人来做主?谁敢!”

  慕容殴的话说得张狂又霸道,那声“我的女人”让唐心的心有刹那的凌乱。

  “白夜,把我的客人请过来。”

  白夜颔首直接走了出去,只一会儿就推着轮椅走了进来,轮椅上,一位老者满头华发,脸上的表情从容又淡定,微微含笑第面对着众人,最后迎视向坐在沙发上的慕容信。

  慕容殴没等老人说话就亲自接过了白夜手中的轮椅,推着老者向前靠近了投影仪,然后又面向众人。

  “韩老是国际上知名的唇语大师,从事唇语鉴定和教育推广进五十年,更协助各国家刑警破案进千起,我从英国请韩老回来,就是帮助我的对疑似唐心投毒事件的监控录像进行分析鉴定,不知各位有没有意见?”

  慕容殴的话无疑让所有人的心里有了波动,尤其是关童,看着轮椅上的韩老,关童手指攥得紧紧的,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当日唐心在厨房究竟说了什么。

  录像是被她请高手临时剪切拼接的,使得画面看起来更像是唐心偷偷潜进厨房下毒。关家除了主楼,其余所有地方的监控都是无声的,她之前也没想过监控录像里会出现什么不利于自己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