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玄幻小说 > 冷情总裁霸宠妻风信子 > 第182章 血红的背影

第182章 血红的背影

推荐阅读:
  白芷在察觉到张兰的异样前已经问过跟随而来的慕容氏的人,完全明白了唐心此时的处境。魅惑是自己亲自送出去的,唐心如此这般维护魅惑,看来两个人真的是朋友,而魅惑又说肚子里有了哥哥的骨肉,那一定也是真的了!

  白芷没时间去思考魅惑和哥哥的事,此时她只想将唐心保护住,若是平日里她还有机会和夫人讲道理,也有机会让夫人改变心意,可是现在却一点把握也没有了。

  没想到关童几句话就将夫人隐忍多年的病痛激怒得发作了!关童平日里都给夫人灌输了什么,竟让夫人维护至此!

  “夫人,您可能误会唐心了,而且动用家法太严重了,我们还是回家再……”

  “真不知道,慕容氏原来现在换主人了!”

  关永城不屑地扯起唇角,完全无视了白芷突然的出现,“作为慕容氏的内宅当家人,二夫人一定不会不顾及慕容氏的面子的,今天的事伤及这么多人,相信慕容氏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

  “伯母,我的肚子,您不会放任别人伤害您的亲孙子吧?”关童在关永城话落立刻可怜楚楚地呻吟起来,捂着肚子的手指有些颤抖,因为她知道白芷一定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慕容殴的!м.щênχυê12.cóм︶ㄣ

  “关童,我真是受够你了!你少装!”

  “放肆!”

  白芷被关童那副理直气壮的声讨模样气得发狂,平日里就是装惯了冷漠淡定,此时她也忍不住了。刚想开口揭穿关童的谎言,严肃的怒吼声却越过了白芷即将出口的真相。

  张兰的瞪着在站在唐心身边的白芷,气不打一出来,她还以为儿子对唐心这个女人能真正做到不管不问,可是看见白芷维护唐心的姿态,张兰才知道自己历来不会被任何人任何事牵扯住脚步的儿子是真的被面前这个女人迷惑住了。

  本就被激起的愤怒情绪再也控制不住,张兰怒斥着白芷,目光里仿佛暗含了冷箭,但凡涉及到自己唯一的儿子,张兰根本不能把控住自己。

  “白芷,你给我过来!我们慕容氏养你可不是为了帮一个外人!”

  白芷所有的愤怒在张兰暴怒的瞬间又一次压抑下来,她和哥哥从小跟在慕容殴身边,当然知道张兰的逆鳞和个性。而且她也是真的畏惧夫人,也尊敬夫人,哪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违逆她!

  可是唐心的情况夫人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这样激动的情绪下,夫人根本听不进她的解释,那唐心……

  “白芷,你太放肆了!是不是想替那个女人受罚?是谁教会你违逆我的?”

  张兰见白芷犹犹豫豫不肯离开唐心,心里更气愤,若不是得了儿子的授意,向来听话的白芷怎么会站在唐心的面前?

  就在大厅上张兰和白芷僵持的时候,一直跟在张兰身边的佣人返回,手里捧着一个木盒,在众人诧异的时候,白芷的目光却慌乱了!

  “不可以,夫人,我不是违逆您,您消消气听我说!”

  “伯母,我的肚子,啊,疼!”

  白芷才又焦急地开口,一句话说不完就又传来了关童的无病呻吟,白芷真想转身杀了这个虚伪做作的女人,她害了心心多少次?从酥梨市到帝都,关童使了那么多的手段,如今又不依不饶,装什么装!

  “来人,把白芷给我带过来,再听到她一句废话,就给我先动家法,别人我处理不了,慕容氏的人我还是动得了的!”

  在白芷一遍遍武逆她后,张兰对身边的佣人率先下了命令,她慕容氏的当家女主人,难道还动不了自己养大的人么?

  唐心在白芷出现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躲不掉了,如今白芷为了维护她而触怒了张兰,她又怎么能眼睁睁看着白芷为她受苦。唐心心里也明白白芷的立场,白芷也一定很为难吧!

  “不要,不要惩罚白芷!我自己的事我自己负责,不需要牵连其他人!”

  唐心在慕容氏的守卫们要制住白芷的时候冲到了白芷的身前,慌乱地把白芷挡在身后,哀求地看向了张兰。

  唐心知道,现在能让一切伤害减小到最低的人只有情绪失控的张兰。她只能低下头,因为这里除了白芷根本不会有人帮自己。

  可是唐心想不到的是,自己的话才说完,就又被关童抓住了痛脚。关童虚弱地被佣人从地上扶了起来,目光里淬满了毒。

  “唐心!你终于说实话了!你自己做过的事当然要自己负责!如果我的肚子出了事,殴少也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我没说我做过!”

  唐心已经彻底失控了,她只要想解释,一定就会被莫名其妙地打断,而且,随着你一句我一句的随波逐流,最后她一定会被扣上莫须有的罪名。她有承认过么?有人肯听她说一句么?

  “没做过又不肯拿出证据,我也不会容一个被怀疑的人侮辱了慕容家的名声,唐心,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今早穿来的老夫人留下的旗袍呢?”

  不能说出事情,唐心见白芷已经激动的要开口辩解,拉住身后的白芷加重了手掌的力度。白芷知道唐心要维护魅惑,那件裙子的去处没有人比她更清楚。

  白芷攥紧了手掌,强忍着,她知道唐心现在维护自己是和维护魅惑一样的心情,她不能让唐心的努力白费,白芷没有再说话,闭上眼睛,只能祈求唐心能平安度过这次劫难。

  “没有,旗袍我暂时不能拿出来,但我没有做过的事我也不会认。”

  唐心努力地压制自己的慌乱,知道白芷明白了她的意思,才放下心来面对这一切。

  “李叔,开始吧,既然她不解释那就等于变相承认,我们慕容氏今天就当众给她一个教训,顺便也为自家的声誉有一个交代。”

  “二十鞭,一鞭也不准少!”

  “开始吧!”

  张兰一声声命令传出,所有的人都不再说话,等待着这场预料中的惩罚。唐心听到张兰的决定,僵硬住了身子,二十鞭,原来真如白芷若说,张兰情绪激动下会虐待人的。

  在金色的奢侈的宴会厅,没有歌舞,没有音乐,亦没有穿梭的绅士和名媛淑女,只有围观的冷漠众人和大厅中央被孤立的清丽女孩。

  唐心一身黑色的裙装,虽然衣裙性感,但是却完全没有妖冶之色,唐心淡定地站在那里,既然躲不掉,她就坦然面对。唐心的态度也让众人觉得她不似是在等待惩罚,更像是在看一出荒唐的闹剧。

  深深的嘲讽从唐心的嘴角溢出,手指捂着小腹,唐心只求自己和宝宝能够坚强,她就算被打死也不想让慕容氏的人知道宝宝的存在,这样的世家大族,她的宝宝不屑于融入进去。

  当粗戾的鞭子从盒子里取出来,现场响起了一片倒抽气的声音,唐心没有去看那行刑的用具一眼,只是背对着众人,就给所有的目光一道孤绝的背影。

  第一鞭挥出来,强劲的力道直接刺破了柔软的衣料,穿透衣裙的同时划破唐心背后柔嫩的肌肤。顿时,一道血痕从黑色的裙装中绽放,滴滴殷红的鲜血从皮肉里溢出,染红了所有人的双眼。

  唐心的身子在承受到鞭打的一瞬间变得踉跄,可是咬紧了牙关,仍旧坚持着屹立在大厅中央,稳住自己的身体,没有让自己倒地不起。

  痛,刺骨般的疼痛!唐心的身上冷汗直流,若不是指甲扣进手掌中维持着大脑的清醒,唐心觉得自己一定会痛得晕过去。

  一鞭,才一鞭而已,习惯就好了,她一定能挺过去的。

  唐心颤抖着身躯却一遍遍在精神上麻痹自己的神经,试图给自己灌输一点安慰,可是行刑的人似乎也只是给唐心一个小小的缓冲,完全不会施恩般等她适应。

  第二鞭,第三鞭,……在唐心还没有准备好的时候,络绎不绝的刺痛从背后一点点汇聚全身,唐心感觉到一片片粘腻从后背透过裙子流下来,流过双腿,流过脚裸,最后沾染到地毯上,一定给这场宴会又增添了血色的艳丽。

  而疼痛,从最开始的尖锐变得麻木,鞭子的角度不受控制,除了皮肉上崭新的伤痕,偶尔会再一次挥到刚刚被打得血肉模糊的伤口上。那痛苦就会成倍地增加,随着神经刻入受刑者的记忆里,让每一个受刑的人永生难忘。

  唐心全身的汗水混和着血水让整件衣裙都粘腻在了皮肤上,火辣辣的痛伴随着越来越麻木的冷,让唐心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不过,还不能倒下去。唐心指甲也搂紧了手掌,强迫自己用其他的疼痛去忽视后背的鲜血淋漓。

  她不要在被鞭子抽打时出现那些狼狈,纵然万劫不复,她也要和宝宝留存一点尊严给自己,她不会让任何人觉得她会屈服求饶。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大厅中央那道黑色中伴随着血红的背影,等待着那个娇弱的女人的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