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02

推荐阅读:
  愚昧神咳嗽两声假装没听见露露西的咸鱼发言,苦口婆心的劝道:“只要露露西你得到众多半神的真心喜爱,你便有机会借此重新恢复神格……我将会为你挑选一系列半神。”

  他声音兴奋:“谈恋爱嘛,很简单的!你以前不是很喜欢跟人谈恋爱吗!”虽然是同时跟很多人谈恋爱。

  露露西瞬间改变想法,转忧为喜:“好啊!”

  愚昧神:……尽管她同意了,可心里怎么突然毛毛的。

  然后露露西被她慈祥的老父亲飞快的踢出了地狱,踹到了塞拉斯大陆。临走前,对方塞给了她一张写满了名字的羊皮纸。

  “这是什么?”露露西看着这一圈名字,象征通道的空间缝隙越来越小,愚昧神和众多黑暗造物的面孔逐渐变小。

  当传送门被彻底关上的那一刻时,露露西盯着羊皮纸上的第一个名字,似笑非笑轻声念道:“托拜厄斯。”

  ——

  死寂森林是塞拉斯大陆最危险神秘的地方之一,它常年不见天日,整座森林被浓厚的毒雾瘴气笼罩包裹,安静的像一座大型坟墓,怪物与亡灵一同在内里悄无声息的徘徊游走。

  森林外围还有少数冒险者捕猎探险,可一旦抵达亡灵的猎场,就连最贪婪的雇佣兵也不会想来这里掘金。

  但今天似乎除外。

  人迹罕至的沼泽地外,就关于是否要继续前进,一支冒险小队正在争执不休。

  “格尔特!我们今天进的太深了,这实在是太冒进了!我们必须得立马退出去!”

  “可是芙莉雅……”领头的队长纠结地看着前方沼泽中盛开的白花,犹豫道:“那可是沼泽花……”他们今天收获颇丰,那朵沼泽花价值五个银纳克,它看上去还没有什么危险,只需要摘下它,他们队伍这个月的酒钱就有着落了。

  “别管那朵该死的花了!就算我们现在不走,谁又敢去摘呢?沼泽地可不是我们这种水平的冒险小队能够进入的。”

  一边是同伴的安危,一边是唾手可得的财富,年轻的队长并不能很快下定决心。

  就在这时,队伍中一直沉默的少女主动站了出来。她声音温柔,体贴地说:“我去摘吧。”

  见她开口,队里的其他人纷纷停下争吵,格尔特也立马清醒,急切否定道:“不,露露西……我是说,算了吧!芙莉雅说得对,今天我们确实太冒进了。”

  听到自己的观点被肯定,芙莉雅却没有开心,脸色反而比刚才更难看了。她愤愤地瞪了眼憨厚的格尔特,嫉妒的眼神落到了露露西身上。

  要知道她暗恋格尔特几年了,可对方却被这个前几天突然出现的女人迷得晕头转向,对她置之不理。

  不巧的是,当他们刚刚做下决定,四周忽地响起几声尖锐的怒吼。

  数具早已腐烂的骷髅和巫妖徘徊而来,它们是被活人的鲜美气息吸引而来。亡灵衣衫褴褛,腐败的尸体偶尔会露出一截满是污垢的骨头,它们冒着火焰的眼睛紧紧盯着这几个人,嘴角不断滴下的涎水表明了它们深切的渴望。

  “是食尸鬼!它们有一群!”

  “该死的!我们是闯进了食尸鬼老窝吗!”此起彼伏的尖叫声不断响起。

  可别以为食尸鬼只吃腐肉,亡灵从不挑食,没得挑时死尸都能入口,可没有什么比得上活物的滋味。

  你是否会荣登它们的食谱,取决于你的实力。

  而这支冒险小队的实力似乎并不足够应对如今的场面。

  原本平静的泥潭中忽地冒出数十只手,尖锐的指甲牢牢穿透年轻的冒险者血肉。这些手看似瘦骨嶙峋的手力气极大,只是瞬间,这支人并不算多的冒险小队便失去了两位队友。

  沼泽像是吃饱了打了个嗝,咕噜咕噜冒出几个泡沫。

  格尔特从震惊中回神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抽出自己腰间的剑,随后立马伸手拽过露露西的手臂,将柔弱无助的对方挡在身后。

  芙莉雅最关注格尔特,当她见到对方的行为后,对露露西的眼神逐渐转为怨恨。

  她来不及纠结更久,就得立马投入紧张的战斗。

  时间一点点流逝,活下来的人越来越少,残留的队员也遍体凌伤,手中的铁剑也快要断了。在这样的时刻,一旦失去手中的武器,他们的死期也就到了。

  终于,当队伍只剩下最后三人时,那位被称为格尔特的队长眼中流露出了愧疚和悔恨的情绪。如果可以,他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在这个鬼地方!

  他一把高举手中的铁剑,高喊道:“露露西,芙莉雅!你们两个快逃!我留下来!”没有更多的言语,恐惧和绝望席卷了所有人。

  生死关头,他们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身形消瘦的男子。他身披黑色斗篷,头上戴着密不透风的兜帽,在沼泽上行走如履平地。

  他像是丝毫没有发觉眼前的危急情形,自顾自的朝沼泽深处走去。而奇异的是,那群被冒险小队视为猛虎的食尸鬼却纷纷退后数米,根本不敢阻拦这位大人。

  格尔特他们很快猜出,这是一位厉害的大人。

  男子的出现,给这群人带来了生的希望。眼见那位大人越走越远,焦急的芙莉雅急忙出声大声呼唤道:“大人!我们是马特里村庄的冒险小队!请您救救我们!”

  他们喊的声音并不算小,那位大人慢慢停下来脚步,转过头,露出斗篷下苍白到诡异的肤色。

  他缓缓抬眸,睨了眼焦急等待的三人,挑剔的眼神在几人身上扫了一圈,缓慢的露出一个阴鸷的笑。

  他若有所思地说:“新鲜的尸体啊,正好没有新的实验品了。”

  可怜的冒险小队这才想起城镇里流传的故事,死寂森林中居住着一位作恶多端的亡灵大法师。

  四周环绕着虎视眈眈的食尸鬼,前方是想把他们当成实验品捕捉的亡灵法师。

  就在三人心生绝望之际,芙莉雅突然重重拽过被格尔特藏在身后的少女,将惶恐无助的对方朝着食尸鬼们用力推了过去。

  下一秒,她拉着格尔特,扯断了脖子上的项链,消失在了原地。

  “传送钥匙啊……”托拜厄斯并没有阻拦她的动作,不过是跑了两个无关紧要的猎物而已。

  但当他不自觉回忆起记忆里相似的情景后,表情逐渐变得森然。他看向那个被同伴背叛抛弃的可怜少女。

  他如履平地的行走在危险至极的沼泽上,不紧不慢地走到跪倒在沼泽中的少女面前,修长干净的手指慢慢揭下头上的兜帽,露出苍白冰冷如死去多时尸体的肤色。

  他鼻梁高挺,眼眸漆黑如同最耀眼纯粹的黑曜石,垂落腰间的黑色发丝如绸缎般光滑。他身形单薄孱弱,看上去有些弱不禁风,紧抿的薄唇泄露了他并不算好的心情。

  他语调讽刺地说:“你的同伴走了。”声音跟露露西想象的一样,很冷。

  托拜厄斯想起了从前不好的记忆,冷冷的笑了:“鉴于你也是个可怜虫,我愿意让你选择自己的死法……你想怎么死?食尸鬼还是巫妖?”

  听到自己即将被做成亡灵造物,身上沾满了污垢的少女缓缓抬头,清澈透明如琉璃的眼睛倒映出空寂只剩自己的场景。

  当托拜厄斯看见了她那双漂亮的眼睛后,剩下的话卡顿片刻才说出口:“都不满意吗?或者傀儡呢?我会把你的尸体完整保存,绝对不会腐烂。”作为塞拉斯大陆最强的死灵法师,在制作亡灵防面,托拜厄斯拥有极大的自信。

  “不能放我离开吗?”少女犹豫片刻,似乎看见了希望的她声音微弱的求饶。

  托拜厄斯双手抱胸注视着她,沉默地否定。

  无助的少女浅浅的勾了勾嘴角,她没有如同托拜厄斯想的那样哭泣和尖叫,可这样脆弱的笑容却更让人心疼:“也许,大人需要一个仆人?”

  听到意料之外的话语,托拜厄斯挑了挑眉。他收起最初的轻蔑之心,眯起眼观察面前这个大胆的女孩。

  托拜厄斯应当是拒绝的,可当他看到少女祈求的目光后,却久久没有拒绝,但与之相应的,他也没有开口同意。

  他的眼眸黑寂深沉,看了好一会儿露露西。直到露露西认为自己被看穿了,心头发毛时,他才勾了勾嘴角,若有若无的轻笑一声,笑声低醇。

  他懒懒散散地说:“那么,大胆的女孩,你的名字?”

  露露西这才镇定下来。她偏了偏头,笑容干净:“露露西。”

  她是那样的美好,笑起来时仿佛枝桠上的春花绽放,云端歌唱的百灵鸟,美丽干净到令人不可企及。

  少女娇声又重复了一遍:“是露露西哦。”

  托拜厄斯微微抬眸,发觉少女正专注地注视着自己。她的眼睛明亮清澈,嘴角浅浅的微笑羞涩又温柔。

  托拜厄斯挑眉,陈述道:“我是一名亡灵法师”

  露露西先是轻笑,随后站起身,大大方方地朝他走来。

  她说:“我不怕。”

  她穿着最普通的麻布裙,身上甚至还沾染着泥垢,纤细白皙的手腕上有泥星点点,脆弱的脖颈微微向前,颔首的弧度美的惊人。

  明明是惨遭同伴抛弃的落魄女孩,可她身上却半点没有难过或悲切的情绪,矗立在这片沼泽地时仿佛在闪闪发光。

  露露西的目光从未从托拜厄斯身上离开,她笑盈盈地伸出手,像是最有礼节的贵族:“您永远的仆人,露露西,愿意为您献上我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