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言情小说 > 快穿之逃离病娇 > 第33章 第 33 章

第33章 第 33 章

推荐阅读:
  苏半夏仔细想了好一会儿,才从记忆里找到对应的人。

  是那位在S市烧烤摊上帮过她的大叔。

  “大叔!”

  大叔朝她笑笑,没等她说话,就转头看向那个女子:“孩子小不懂事,你这把年纪了看起来也不怎么懂事。”

  顾文姝也被吓了一跳,把苏半夏护在身后,拿出手机说:“报警,必须报警!”

  警察来得很快,事情的起因发展过程明明白白,并不需要多加解释,但是过程还是得走一下。

  苏半夏因此达成了第一次进派出所的成就,她也没有通知杭姜,觉得没出事也没什么好说的。

  出了派出所,苏半夏说:“我以为我这么一个乖宝宝,这辈子是不可能会进派出所的呢。”

  顾文姝翻了个白眼:“你还有心情说风凉话,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吓死我了,你肚子里可是杭家的金孙,你真的不通知一声么?”

  苏半夏:“屁事没有,有什么好通知的啊,说了也是让大家虚惊一场,事都完了,杭姜过来也没用啊。”

  顾文姝:“啧啧,你刚刚受到惊吓,不需要心爱的老公安慰一下吗?”

  苏半夏:“……我并不需要。”

  她摸摸肚子骄傲地说:“我如今是个母亲了,你知道的,母亲都很伟大,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更何况我根本就没被吓到。”

  只是……

  又一次被同一个大叔帮忙,可真是非常有缘分了。苏半夏拉着顾文姝就要请大叔吃饭。

  几人点好了菜,就交谈起来,随后又加了微信。

  “相逢是缘分,帮我两次更是天大的缘分,咱们不能辜负这缘分呢。”

  大叔很客气:“大家都会这么做的,你不用这么客气。”

  苏半夏:“我姓苏,叫苏半夏,她叫顾文姝,大叔贵姓啊?”

  大叔笑了笑:“免贵姓罗,我叫罗禀,说起来,我其实才三十四岁,不用叫我大叔的。”

  苏半夏:“……”

  顾文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苏半夏尴尬地跟着笑了两声:“哈哈,罗大哥啊。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跟喊警察叔叔一样……”

  罗禀:“我明白我明白,我这络腮胡子天生的,我也没办法,刮了还好,其实没刮的时候叫大叔也挺合适的。”

  苏半夏:“你这次来H市是出差么?”

  罗禀:“是啊,工作需要跟着老板到处跑,不过最近应该一直都会待在这里。”

  顾文姝在一旁听着一直没说话,这时才开口:“那正好,我们没事可以多出来聚聚。”

  没等罗禀拒绝,就暗地里推了推苏半夏,苏半夏扭头就看见她使眼色使得眼皮子都快抽筋了。

  苏半夏没看懂她的意思,但也知道顺着她说:“是啊是啊,文姝对这里挺熟的,没事的时候可以大家一起出来玩嘛。”

  罗禀不好意思地说:“这不太好吧!”

  苏半夏:“没什么不好的,说起来,你还是我宝宝的救命恩人,让他以后认你当个干爹。”

  罗禀脸上表情一僵,连忙拒绝:“不不不,不用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是应该的,干爹就不用了。”

  苏半夏:“应该的应该的,不用推辞。”

  互相劝了半天,最终罗禀以一比二落败,他的表情肉眼可见变得很丧。

  苏半夏不明所以,以为他被自己和顾文姝吓到了,抓紧时间吃了饭,又客套了几句,这才分开。

  等人走了苏半夏问:“你刚跟我说什么?”

  顾文姝:“你不觉得他很帅吗?”

  苏半夏:“谁?”

  顾文姝:“罗禀啊。”

  苏半夏:“……”

  顾文姝美滋滋地说:“好man噢,他肯定有八块腹肌。”

  苏半夏:“你……你是我想的那个意思么?”

  顾文姝看向一脸复杂的苏半夏:“啊,就是那个意思啊。我刚看了他朋友圈,单身呢。”

  苏半夏:“人家都三十四了,说不定结婚了都,再说朋友圈一般不是都屏蔽了么?”

  顾文姝:“没有啊,还挺多的,都是健身啊,风景啊,还有战友呢,连狗都是公的。”

  苏半夏:“你来真的啊?那也得先看看人怎样啊。”

  顾文姝无所谓:“你别搞得我好像下一秒就要去结婚了一样好不好?谈个恋爱而已,合则聚不合则散啊,多大个事儿。”

  苏半夏:“好叭,你开心就好。”

  时间不早了,两人也没打算继续,正准备各回各家,苏半夏就接到了来自杭姜的电话。

  苏半夏瞬间紧张了,她清清嗓子,接了电话,开口就是嗲到发麻的问好:“老公~你在做什么呀?”

  杭姜温柔的声音传过来:“宝宝,晚上再叫,现在,我觉得你应该有事情要告诉我。”

  苏半夏:“我没事要告诉你啊,我能有什么事?”

  杭姜哼笑一声:“你还想瞒我?”

  苏半夏支支吾吾:“什么,什么瞒着你啊?”

  杭姜:“行了,你不想说就算了,你现在回家,我也马上回去。”

  苏半夏急忙和顾文姝道别:“我走了走了。”

  顾文姝啧了一声,目送她飞奔进车里,然后离开。

  苏半夏又陆陆续续接到了不少人的电话问候,连杭母都打来了。

  苏半夏一遍又一遍的解释,最终还是被决定要么留在家里,要么出门必须带保镖的结局。

  到家时,杭姜已经在家里了,他将苏半夏接进自己怀里问:“今天有没有吓到?”

  苏半夏眼珠子一转可怜兮兮地说:“吓到了。”

  她说着还抬眼看了一眼杭姜的表情,语气甚至带上了颤音,越发楚楚可怜。

  杭姜明知道她在说谎,可看她这模样,也不舍得再说她,只哄着她说:“那以后不出去了好不好?外面这么危险,你一个人,肚子里还有宝宝,我怎么放心?”

  苏半夏一哽,觉得自己聪明反被聪明误,杭姜这个人怎么还一环扣一环的?

  “我不出去会闷坏的。”

  杭姜:“那咱们搬回景山别院住,园子大,你没事也可以逛逛。”

  苏半夏:“……”

  景山别院是郊区一个半山别墅,大到苏半夏从灵魂深处对地皮的价格产生了怀疑。

  虽然她一直都对这栋别墅的价格很好奇,但是底线很严格地制止了她的好奇心,她怕被金钱蛊惑,毕竟嫉妒不止使人质壁分离,还使人丑陋。

  质壁分离无所谓,毕竟她又不是植物人。丑陋就不行了,丑是不可能丑的,这辈子都是美美的小仙女。

  苏半夏:“那,离你上班太远了,不方便叭?”

  杭姜很体贴:“没关系,我毕竟是老板。”偶尔迟点没关系。

  但是这份体贴让小市民苏半夏差点就丑陋了,老板了不起啊!

  苏半夏:“那也不好啊,老板更忙噢~”

  杭姜拍拍她的小脑袋说:“既然知道我忙,那你就要听话一点,乖乖的。”

  苏半夏:“哦。”我说什么你都有词,你可真是母猪带胸罩,一套又一套。

  苏半夏在这座别院待到宝宝四个月,这几个月下来,她感觉自己简直就像是在坐牢,每天最远只能去院子里放放风。

  每当她想出门,就会被阿姨保安阻止,别院大,请的佣人就多,每个人都仿佛说好了一样,坚决抵制苏半夏的每一个想出去的念头。

  除了撒娇耍赖要跟着杭姜一起去上班之外,就再也没出过大门,苏妈倒是来看了她几回,忍了几天,然后被养得娇气得不行的苏半夏气走了。

  顾文姝来陪她时,苏半夏吐槽起这事说:“我哪里娇气了?我是个这么善解人意又勤劳勇敢的姑娘。”

  顾文姝:“……”我仿佛了解了杭姜的险恶用心。

  顾文姝:“你听说过吗?有些男生会把自己的女朋友养得白白胖胖……”

  苏半夏:“拉去卖吗?今年猪肉贵耶!”

  顾文姝:“……”

  苏半夏:“咳,不好意思啊,脑子仿佛抽筋了,你继续说。”

  顾文姝翻了个白眼:“养得白白胖胖,就不会有别的男孩子来打她的主意啦!杭姜对你也差不多吧,把你养得娇里娇气的,亲妈都受不了,以后除了他还有谁能忍受你。”

  苏半夏:“喵喵喵?开什么玩笑啊,爱慕小仙女的人排满整条街好不好?”

  顾文姝:“哪条街?”

  苏半夏:“南京路!”

  顾文姝:“哪条南京路?”

  苏半夏:“所有的南京路。”

  顾文姝竖起大拇指:“还是你流啤。”

  苏半夏骄傲挺胸。

  顾文姝瞄了一眼:“知道你胸大,了不起,你胸大你先说。”

  苏半夏把自己怼进沙发里头,懊恼地说:“我真的很想出去玩,房子再大,待的时间长了,我都觉得像坐牢,那个话怎么说来着,这就是一只华丽的笼子,我就是那只笼中娇养的金丝雀。”

  顾文姝:“别别别,谁敢说杭太太是金丝雀就是不把杭先生放在眼里啊。”

  苏半夏:“啊呸!你看看别人的太太哪个不出去交际,哪个不是独当一面的?可我呢?我连走步路,杭姜都觉得我要崴着脚,恨不得抱着我走。”

  顾文姝又翻了一个白眼:“你现在虐狗都玩出花样来了?披着不快乐的皮子把我骗进来杀?他是担心你累呗,出去交际多伤神啊?这些人一句话里能听出十个意思来。”

  苏半夏哼道:“屁!夫妻双方应该互相帮扶,互相尊重,站在等同位置上。”

  顾文姝:“那杭姜把你放在什么位置上?宠物笼中鸟?”

  苏半夏:“那倒没有,但是他让站在他脑袋上,就差把我供起来唠!”

  顾文姝捂胸口:“憋说话,放我走,我绝对不要被狗粮撑死在这里。”

  苏半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