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言情小说 > 请开始你群魔乱舞目空一切的表演 > 第17章 可爱的小羊羔

第17章 可爱的小羊羔

推荐阅读:
  过几天就国庆了,季停说要去露营,市郊外有处不错的地,可以去个三四天。

  他呢,反正回家也是耗家里,没什么意思。而且看样子老妈和老杨进展的还不错,他就不回去妨碍他们了,所以和季停一起去露营。

  大头那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要和女朋友过二人世界,就不指望他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收到季停发来的信息:你要带的那些我把单子整理出来再给你。

  季停有过几次野营的经验,他和大头跟着去过一次,东西装备这些都是季停整理出来,没有的再去买回来。

  尚洋回复:行,那些重装备什么的,直接从我这边带。

  刚放下手机,季停又来了信息,拿起来一看,差点没把他乐个半死。

  季停:废话,难不成让我一柔弱女子抗过去!

  季停力气有多大,他和大头有目共睹,能轻轻松松抗得起两桶近两升矿泉水的人,叫柔弱!

  肖几何说:“你今天什么情况,才坐下来多久你摸几回手机了!”

  “没什么,”尚洋问,“你们国庆回不回家?”

  “我回不回都无所谓,”应小方说,“我爸陪我妈去旅游了,让我自己看着办。”他老爸就等着他上大学,不用管他,一有时间就撇下他一个人,和老妈到处旅游。

  刘贝贝:“我家也是差不多。”老妈和他说回去要坐两天车,到家屁股没坐热多久又要回学校,还不如和同学们商量商量去哪玩。

  “我也不回。”罗毅说。

  尚洋转头问林弦:“你呢?”

  应小方赶在前面说:“林弦你家这么近,回不回都不算!”

  林弦看着尚洋,问:“你国庆有什么打算?”

  “我和季停要去郊外露营。”尚洋说。

  “你们去露营啊!”应小方两眼放光,意思很明显,“我还没去过露营呢!”

  “我也没去过。”<br/>刘贝贝同款眼神看着尚洋。

  “能不能带上我?”应小方商量着说,“我可以帮忙抗东西,还可以当保镖!”

  “我也可以,”刘贝贝说,“我可以带吃的过去!”

  罗毅说:“我朋友过来找我,我还想着不知道去哪呢,要都去的话也带上我们。”露营的话,人多点也好玩些。

  林弦还没说什么,应小方说:“林弦,你和我们一起呗,人多热闹。”

  肖几何悲叹:“那就我一个人要回家帮忙干活啊!”

  应小方安慰说:“回来给你看照片,过个眼瘾!”

  肖几何:“你们能不能去还不一定呢!”

  林弦指出:“你确定你姐能同意顺带我们这么多人?”

  罗毅想想,觉得也是:“嗯,我们可都是菜鸟。”

  “是哦,”应小方说,“跟着去你姐不会发飙吧!”

  尚洋:“叫姐叫上瘾了是吧!”季停以前有段时间就仗着年纪比他们大,一直忽悠他和大头喊她姐,不过从没得逞过,现在这几人竟然一个比一个叫的欢!

  “这不叫习惯了嘛,”应小方说,“她是你姐,我们肯定也得叫姐了,这不是很应该吗!”

  刘贝贝:“那我叫的话,还说的过去。”他们几个,就他最小。

  “我先跟季停说一下。”尚洋说着给季停发信息,过了一会儿季停才回复他。

  季停:你怎么不等我把单子列出来再说带人去!

  尚洋:你现在不是还没列出来吗!

  应小方焦急地问:“怎么样怎么样?你姐怎么说?”

  尚洋比了个OK的手势,季停要是不同意,不会废话直接就说不行。

  “yes!”应小方和刘贝贝开心地击掌。

  肖几何郁闷,“还真就我一个人要回去干活了!”

  “哈哈哈……”

  季停:几个人?有没有经验?有没有装备?

  尚洋:我们这边一共6个,除了我,剩下的都没经验没装备。

  季停:知道了,那就是全部没经验!

  尚洋:我好歹去过一次好吗!

  季停:那不算!

  季停:全是你们班的?

  尚洋:差不多,你都见过,林弦也去。

  季停:没有女生?

  尚洋:你不是啊!

  季停:滚吧你!

  林弦问:“去的话要准备什么,我没这方面的经验。”

  “我跟季停说了,让她把需要的东西列出来,没有的我们再去买,然后分工带过去就行了。”尚洋说,“在这方面,她是老手了!”

  “看不出来你姐这么牛逼啊,”应小方说,“那正好,趁这次攒点经验!”

  “会不会给你姐带来麻烦啊,我们几个没一个有经验的,全得她带着,行吗!”刘贝贝问。

  “行啊,怎么不行,<br/>”尚洋说完提醒,“不过你们还是要做好挨骂的准备。”他和大头第一次和季停去野营,被骂的,那叫一个狗血淋头,别提有多惨了。季停会同意,主要是这次要去的地方环境没有那么险,条件也不严峻,去那里露营,问题不大。

  “挨骂有什么,我这些年就这样过来的。”应小方说,“挨顿骂就能攒次经验也不错了!”

  “我话先说在前头,你们不懂的去了一定要配合她。”尚洋说。

  吃完饭从食堂出来,应小方他们早就溜没影了,说是和人约了手机开黑,叫罗毅组队友,还拉上刘贝贝充数,为什么不叫他呢,因为他的等级低到他们不好意思带出门见人!

  尚洋没什么事,就跟着林弦去图书馆,半路上林弦手机响了。

  “那我先去图书馆。”尚洋说。

  “是我表妹,你可以见见。”林弦说,“走,到那边去。”说着接通微信视频请求。

  尚洋刚坐下就听到手机传来一个稚嫩的声音:“哥哥,你看我的小裙子,好看吗?”

  林弦看着视频里提着裙摆转圈的小女孩,笑着说:“好看,裙子好看我们家小羊羔也好看!”

  小羊羔妈妈解释说:“小羊羔今天幼儿园有活动要表演,一回来就说要跟你视频,唉,真是拿她没办法。”<br/>语气虽然很无奈却也挡不住满满的宠溺。

  小羊羔展示完自己的裙子,跑过来拿过手机:“哥哥,你好久没来看我了,是不是不喜欢我了?”说着撇下嘴角,一脸委屈不开心的样子。

  “哥哥不喜欢你还喜欢谁啊!”林弦笑得很无奈,每次这丫头可怜巴巴地看他,他就拿她没辙。

  小羊羔闷闷地说:“那哥哥怎么都不来看我?也不打电话给我?<br/>”

  “哥哥要上课,太忙了。”<br/>林弦说。

  “我们班彤彤的哥哥也上大学了,每个周末都回来看她,还给她带礼物呢!”<br/>小羊羔说。

  尚洋听着觉得好笑,这丫头是在变相要礼物吗,说的这么不经意又让人无法忽视。

  “哥哥下次去看你给带份大礼物!”林弦说,“开不开心!”

  小羊羔立马喜笑颜开,眼睛一闪一闪的:“真的吗,哥哥,下次是什么时候?”

  “下次就是等哥哥有空的时候。”

  “是明天吗?”小羊羔问。

  “不是明天,”林弦说“明天哥哥要上课,你也要去幼儿园。”

  看着小羊羔还要继续问下去,林弦扯开话题:“彤彤是谁?是你在幼儿园新认识的朋友吗?以前都没听你说过呢!”

  小羊羔说:“彤彤是我的新朋友,昨天手工课她给她哥哥做了个小礼物,”小羊羔食指放到嘴上,凑近手机屏幕小声说,“哥哥我也给你做小礼物了,<br/>你什么时候过来,我送你哦~”

  尚洋忍不住笑出声,这丫头是有多喜欢林弦啊,几句话都不忘提醒林弦去看她。

  “小羊羔,我先介绍一个大哥哥给你认识,”林弦说,“是我在学校的朋友。”

  “哥哥你在学校交到什么新朋友了,”小羊羔好像很感兴趣,“是不是像顾源哥哥那样,很严肃,不怎么好玩?”

  林弦笑着说,“怎么能这么说顾源哥哥,他下次不带你玩了。”

  “我又不会当着他的面说。”小羊羔吐吐舌头,说,“哥哥你交了什么好朋友呀?我现在可以见他吗?”

  林弦把手机屏幕移向尚洋:“跟大哥哥打招呼。”

  尚洋看过去,林弦手机屏幕里,一个粉嘟嘟的小女孩,绑着两个低马尾,眼睛大大的特可爱,看到他后,笑得眼睛弯弯的:“帅哥哥好!”

  “小羊羔好。”尚洋笑着打招呼,这丫头太会说了!

  林弦微微皱眉:“你怎么叫他帅哥哥,你都没这么叫过我!”

  “哥哥,你不懂!”小羊羔小大人的口气说:“自己家的人,叫帅哥哥多不好意思。”说着还不好意思捂下嘴巴,眼角笑得弯成了一条线。

  “哈哈哈……”尚洋听完乐的不行,“没错,小羊羔说的没错,就这样叫。”

  “帅哥哥,你怎么知道我叫小羊羔,我都没告诉过你我叫什么!”<br/>小羊羔说。

  尚洋神气着说:“哥哥厉害着呢,你不说,我也知道。”

  “哥哥说大话不害羞,”小羊羔说,“一定是我哥哥告诉你的!”

  尚洋:“小羊羔真是太聪明了,一猜就对!”

  “帅哥哥,你什么时候和我哥哥来看我呀?”小羊羔扑哧着大眼睛问。

  “额,”尚洋汗颜,这丫头都不怕生的吗?然后看向林弦想让他解围,林弦就笑笑不说话,让他自己看着办,“等哥哥有时间就去看你。”

  “那我们拉勾,”<br/>小羊羔伸出小指,说,“拉勾了就一定要做到!”

  尚洋学着她的样子:“好,拉勾!”

  “帅哥哥,你来看我,我会给送你一份漂亮的礼物哦!”小羊羔神秘地说。

  尚洋觉得好笑,配合着问,“什么礼物呀?”

  “噗嗤,”林弦听完忍不住笑出声,然后挨了尚洋一拳头。

  “帅哥哥你到时候过来就知道了。”<br/>小羊羔说,“送礼物不可以直接告诉别人的!”

  林弦酸溜溜地说:“小羊羔,你开口一个帅哥哥闭口一个帅哥哥,是不是有了帅哥哥都不要我了!”

  “哈哈哈……”尚洋大笑,“你行了你,至于吗!”

  小羊羔赶紧安慰说:“当然不会,我最喜欢哥哥了!”

  尚洋忍着笑,故意不开心地问:“那我呢!”

  “也喜欢!”小羊羔大声说。

  “呵呵,小羊羔你怎么这么可爱!”尚洋感叹说。

  “因为我就是个小可爱呀!”小羊羔笑嘻嘻地说。

  小羊羔妈妈说:“好了,都知道你是小可爱了,哥哥们还要忙呢,跟哥哥再见,下次再找哥哥聊天!”

  “知道了,”小羊羔甜甜的对妈妈说完,转头看着他们,晃着小手,乖巧地说,“哥哥再见,帅哥哥再见!”

  “再见!”

  关了视频后,尚洋说:“这丫头可真能说,我一直以为我们邻居家那小屁孩话够多了,和她一比起来,那小孩只能算安静。”尚洋问,“她和谁都能聊这么来吗?”

  “你想多了,她对不喜欢的人话是很少的。”林弦说。他也挺惊讶的,小羊羔竟然这么喜欢尚洋,还一个劲叫他去看她。顾源刚开始见到她的时候,怎么逗都不理他,零食玩具送多了也不管用,后面见多了熟了才开始和他说话,顾源都高兴的稀里哗啦的,要是让他知道尚洋这才面都没见,通个视频就把小丫头迷的服服帖帖的,不得气他个半死。

  “真的假的?”尚洋问,“我都不知道我魅力这么大,可能我就招小孩喜欢吧!”

  林弦点头:“嗯,”看她刚才跟尚洋聊的样子,他们要是一起去看她,她说不定会把他晾一边就和尚洋玩了,想想就有点郁闷!

  尚洋乐了:“你行了你,什么表情,我还能把她抢走啊!”

  “说夸张点,她要真喜欢你,不用抢,就能跟着你走!”<br/>林弦说。

  “哈哈哈哈……”

  晚上季停给他发了去露营他们这边要带的装备,让他这两天把东西准备好,她看一下安排到时候在哪里汇合。

  尚洋下自修给老妈打电话,等了半天才接。

  “妈,你干嘛呢,这么久才接电话?”尚洋说。现在这个时间点,老妈应该散完步回家了。

  陈丹说:“刚从隔壁张姨家回来呢,什么事啊?”

  “也没什么,就是跟你说一声,国庆不我回家,要和同学去露营!”尚洋说。

  “露营好啊,年轻人就应该多出去走走,”陈丹说,“顺便叫上季停,让她也带她同学一起,人多,热闹!”

  尚洋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季停班里全是女生:“这事你跟季停说吧,反正我们现在人数都定了。”

  “哎,你这什么漠不关心的态度,”陈丹说,“我等下就跟季停说去!”

  尚洋说:“那再说吧,没事就这样先!”

  陈丹问:“你是不是碰上什么情况了?”

  “没有啊。”

  “那你急着挂电话干嘛,”陈丹问,“每次都这样,谁给你惯的!”

  “你不也试过挂我电话挂很快吗,”尚洋嘀咕说,“你见我说你什么了吗,再说了,我不是怕耽误你时间嘛!”

  “我有什么时间可耽误的!”陈丹说。

  “妈,我这么说吧,”尚洋还是忍不住问了,“你和老杨是不是有什么进展了?”

  “我和他能有什么进展,”陈丹说,“别动不动就把话题绕到我这来。”

  “你别跟我在这装,”尚洋说,“我都看出来了。”前几次打电话,好几次老杨都在。

  “你看出什么来了?”<br/>陈丹啧声说,“你一小屁孩看的出来什么!”

  “你别想转移话题,”尚洋说,“我问你,老杨是不是转变作战模式了,所以你们现在关系才有所长进?”

  陈丹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说:“差不多吧!”

  “行啊你,”尚洋说,“藏的够深的啊,我不问你是不是就不打算说了。”

  “你懂什么,”陈丹说,“我还没答应呢!”

  “为什么呀,”尚洋问,“你不是也喜欢他?”老杨这几年扮演的角色就是个陪伴者和默默守护者,对老妈什么态度他们也看得出来,老妈要是没想法,早就直接明说暗示的拒绝了。

  “你还真敢这样问!”

  “有什么不敢的!”

  “我就是觉得还没到时候”<br/><br/>陈丹说。

  “那你想等到什么时候,你也不想想你现在什么年纪了,老杨再怎么说也是一大好青年,条件又不差,这都多少年了就跟你这耗着!”

  陈丹不满:“你怎么说话的!”

  “我只能说你别吊人家太久,要真不喜欢,就直接跟人说,老杨这些年对你什么态度我们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尚洋说,“你要是喜欢人家的话也干脆点!”

  “连个女朋友都没交过就别跟我这头头是道的,”陈丹说,“你看看大头,人家都谈多少女朋友了,你这连个影子也没见着。”

  “别给我打岔,”尚洋提醒说,“你们以后有什么进展得跟我们说,我们必须要有绝对的知情权!”

  “行了行了,说话没个正经!”陈丹说,“早点睡觉吧,我挂电话了。”

  “这回可是你先挂电话的啊,”尚洋说,“下回要再说我聊不到两句就挂电话我就直接撂电话给你看!”

  陈丹说:“嘿,你这脾气,上个大学长本事了是吧!”

  “不敢,”尚洋说,“妈,我挂电话了,晚安。”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