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言情小说 > 穿成王爷的待嫁男妃 > 第6章 你怕我?

第6章 你怕我?

推荐阅读:
  “我……因为我想开了。”江言清脑子短路,直接用了皇帝安慰他的词。

  楚承戟深邃的目光盯了他半晌,看不出喜怒,只是淡淡道:“那就好。”

  说完,他转身就要走。

  江言清直觉他是有话要和自己说的,可为什么又不说了,是起疑心了吗?

  “喂。”江言清上前几步,拉住楚承戟的胳膊。

  楚承戟侧眸看了一眼他的手。

  江言清讪讪的松开,摸了摸鼻子,“王爷,有话就说吧,你这只说个开头又不说了,实在让人难受。”

  楚承戟垂眸,目光落在江言清的脚踝上,“看来你的脚已经好了。”

  糟糕,刚才情急之下竟然忘记要装瘸了。江言清立刻苦着一张脸,吸着冷气一瘸一拐的去扶床头,“还没好呢,刚才被你一吓忘了,现在又开始疼了。”

  楚承戟挑眉,“将士们战场上落下的伤,涂这个药第二天就可无虞,怎么到你这就不好用了?”

  江言清愣了下,干笑了几声。

  原来这药不是他的侯爷爹送的,而是楚王爷送过来的,他爹也不跟他说一声,害他以为他老爹还是关心他的,白感动了。

  “也许,个人体质不同,正巧我对这个药有耐性药也说不定呢?”江言清牵强的解释。

  昏暗中江言清看不清楚承戟的神色,直觉对方的目光一直落在他身上。

  楚承戟意味深长的说:“你和传闻中不太一样。”

  “呵呵,传闻怎么能信呢?”江言清摸了摸额头上的虚汗,“以讹传讹的话最不靠谱了。就比如一个将军将那些拼死反抗的敌人杀了个片甲不留,虽然是打了胜仗,但很有可能就被百姓传成暴虐屠杀。万一再被有心人煽风点火,还不知道被传成什么样呢。”

  楚承戟沉默了下,“你说的不错。”

  好像,把楚王爷说的不开心了。江言清想凑近了去看楚承戟的脸色,但是在昏暗之中,对方脸上那道疤痕分外狰狞,江言清不太敢直视。

  “你怕我?”楚承戟道。

  江言清叹了口气,觉得和这个说话直来直去的王爷没法沟通了。他丧气道:“不用直说出来吧,给我留点面子不好吗,这样我很尴尬的。”

  楚承戟没接他的话。

  沉默让屋子里的空气都凝滞了。

  “谢谢。”

  “抱歉。”

  两个人同时开口。江言清警惕的问:“你为什么道歉?”

  该不会还有什么坑是他不知道的吧?原主到底是个什么体质,这么招坑的?

  楚承戟不答反问:“谢什么?”

  “谢你今天特意过来帮我圆场。不许推辞啊,就算是皇上让你来的,我也要谢谢你。”江言清在床边上坐下来,心想这个楚王爷还挺面冷心热的。

  楚承戟依他所愿没有推辞,“嗯。我向你道歉,那天晚上,我不该强迫你。”

  江言清在黑暗中睁大了眼睛。这王爷一开口就这么劲爆?他忍不住想象了一下当时的情景,楚王爷在他耳边声音低沉,说一些令人脸红又难堪的话。

  可惜当时的江言清还不是他。但是光是想想,就够令人面红耳赤的了。

  他清了清嗓子,“没、没事。”

  楚承戟意外的侧头看了他一眼。夕阳已经完全沉下去了,两个人彼此只能隐约看见些轮廓。

  “那天我醉了,看到你的脸,我没控制住。”

  楚承戟的声音像是带着细小的电流,听得江言清的耳朵都烧了起来。他仗着黑暗的保护,大胆的舔了舔唇,无声的咽了下口水。

  “我就当你是在夸我长得好看了。”

  楚承戟眯起眼睛,眼前似乎还是那晚江言清满是泪痕的脸,凄惨又惊艳,让人心底滋生征服感和破坏欲。

  楚承戟深吸一口气,声音染了些急切,“天色已晚,你早些休息,我回府了。”

  “哎?”江言清还沉浸在他的声音中,看着王爷匆匆离去的身影,一时没反应过来,“怎么说走就走了?”

  初雪从外面进来,点上蜡烛,撑开了屋内的黑暗,刚才那若有若无的暧昧感也消失殆尽。

  江言清泄了气似得摊在床上,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位看起来很凶的王爷,似乎是个颜控啊。

  “初雪,把铜镜给我拿过来。”江言清从床上爬起来,决定再好好欣赏一下自己的脸。

  “光线太暗了,把那边的两个蜡烛都拿过来。”

  江言清把铜镜摆在桌上,左右两边分别放了两个烛台,又让初雪在他身后也端着一个,制造出简单的无影灯效果,然后专心致志的看铜镜中的脸。

  他是声控,楚王爷有磁性的声线。楚王爷是颜控,他有完美的脸。

  好像还挺般配。

  江言清做了一晚上的美梦,梦见王爷爱慕的亲着他的脸,然而在他耳边低沉的说着情话。

  神清气爽的江言清早餐甚至还多吃了一个包子。最后一口包子还没咽下去,皇帝送给他的人到了。

  “属下燕墨见过公子。”燕墨一身青黑色劲装跪在江言清面前。

  江言清没受过这么大的礼,吓得扔下筷子去扶人。

  “多谢公子。属下是御林军三甲,奉皇上之命前来保护公子,请公子放心。”

  三甲是什么?江言清只知道三甲医院。

  “研磨是吧?哈哈,你这个名字挺有特点的哈。”江言清干笑。

  “是燕墨,乃是皇上赐名。”燕墨声音干脆,毫无感情。

  “额,真是个好名字啊!”江言清学着无聊时候看的宫斗电视剧中的手段,对初雪道:“快赏。”

  燕墨面对初雪递过来的银子,看也不看的说:“公子,燕墨身负皇命,不必如此。”

  江言清见初雪只给银子也不说话,只得亲自挽了袖子上场,拉着燕墨的手,把银子朝他手里塞。

  “兄弟你跟我就别客气了,反正以后咱们在一起相处,我还有很多需要你关注的地方,就当是……”

  “呦,我来的不是时候吧。”徐夫人从门外走进来,“我没听说府上来客人了,这位是?”

  燕墨上前半步,警惕的看着徐夫人。

  江言清一看许夫人的眼神,就知道对方脑子里在想什么龌龊的东西。不过今天她可算是踢到钢板上了,估计徐夫人做梦也想不到,燕墨会是皇上派来的。

  燕墨是皇帝身边的人,自有一身傲气。徐夫人的话对他来说宛如空气,他连眼都没眨一下。

  江言清巴不得看徐夫人吃瘪,又坐回去拿起一个包子,准备边吃边看戏。

  徐夫人仿佛一闷棍打在棉花上,顿时脸上就挂不住了。但是她还是努力保持着侯府侧夫人的仪态,咬着牙道:“言清,看来你上次挨的打,还不够狠,是不是还没长教训?”

  江言清翻了翻眼皮,“什么教训?”

  “你和姓钱的小子胡来也就算了,如今还弄来这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男人,你就不怕你爹打断你的腿,不怕楚王爷知道后扒了你们两个的皮?”

  关于原主做过的那些糟心事,江言清这几天早就在初雪的嘴里套了出来。他放下啃了半个的包子,朝初雪要了手帕擦了擦手,慢悠悠道:“说实话,这些我还真不怕。知道为什么吗?”

  徐夫人嗤笑一声,“怎么,这次不想私奔,打算直接殉情了?”

  “我殉情你这么开心?我死了对你们、对侯府有什么好处?”江言清靠在椅子上,像是看傻子一样看徐夫人,“我说徐姨娘,你长点心吧,我要是死了,你觉得是让王爷娶个尸体回去好,还是让你儿子代替我嫁过去好?”

  江言清说完,学着徐夫人刚才的样子也嗤笑了一声,“不过就算你儿子替我嫁过去了,你觉得王爷是喜欢我这张脸,还是喜欢你儿子那张脸?”

  没等徐夫人说话,江言清紧接着又说:“我要是死了,你们千方百计把我送到王府的计划岂不就落空了。要不这样吧,我去和王爷说,就说那晚其实不是我,是徐姨娘的儿子。”

  “你!”徐夫人终于再也维持不住侯府侧夫人的形象,指着江言清的鼻子骂道:“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长了一张和你娘一模一样的狐狸精的脸?我儿子是你能比的?你少满口胡言!我平日里看你好歹是侯爷的儿子,对你留三分薄面,今日看来也不必了!来人,上家法!”

  江言清及不生气也不恐慌,他走到燕墨身边,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用气音问燕墨:“这些家丁,你一个能打几个?”

  燕墨颔首恭敬回道:“多少都是一样的。”

  江言清这下放心了,看着那些小人拿板子的拿板子,捧鞭子的捧鞭子,心道这也没什么嘛,还以为是那些夹手指之类的酷刑呢。

  徐夫人拿过鞭子,打了个空响,“给我把他按住!”

  两个看起来身强体壮的家丁上前来抓江言清的手臂。

  江言清原地不动,等家丁马上要抓住他的时候,忽然身侧一条腿横踢过来,一个家丁立刻被踹飞了出去。

  燕墨速度飞快,一把拉住另一个家丁伸来的手臂,一个过肩摔,连带身后的另外几个家丁都被摔成了一团。

  “反了你们了!”徐夫人气得大叫,“反了反了,这可是侯府!快把这个人给我抓住!送到官府,不,送到大理寺去!”

  几个家丁从地上爬起来,围攻燕墨。燕墨眨眼就就把几个人撂倒了。更多的家丁涌过来,二十多个人一拥而上。

  燕墨仍旧从容不迫。片刻后,满地的家丁哀嚎着。

  “你……你……”徐夫人已经说不出话来,“快去、去叫侯爷来……”

  燕墨收了招,面无表情的朝徐夫人颔首,“在下御林军三甲燕墨,奉旨保护三公子。皇上交代,每日三公子身边发生的事,都要上报。”

  徐夫人一听,两眼一黑,气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