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言情小说 > 我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大纲) > 第12章 回到木叶

第12章 回到木叶

推荐阅读:
  刚一脚迈进木叶大门,面前就出现一面人高的镜子,而镜子中不是我的倒影,而是白。

  戴着暗部面具的白从镜子中探出上半身“你竟然还能活着回来!”

  “别烦我。”我给楞在原地的白扔下一句便快速冲向火影楼。

  我冲忙的推开门,火影办公室中,白这边也缓缓从镜子里走出来,阿明正在和三代说着什么。

  “阿明!”

  阿明回头瞪大了眼睛,一下子扑了上来“你你你怎么回来啦?”

  “我没事了,水影放我回来了。”

  三代急忙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了我两眼“你是怎么说服水影的!”

  既然水影那么了解三代,想必三代也同样了解他,我还是别在三代面前耍小聪明“我答应他……”我看了看阿明“我答应水影用我换卡卡西。”

  三代心里一定很愿意牺牲我换回他的左膀右臂。他眨了眨他那眯成一条缝的眼睛“既然如此,你还能回来?”

  阿明心急如焚的看着我“你有没有事?”

  “我没事,水影说,如果我不回去,就是火之国对水之国的违约,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三代品着我的话“纯黑色的瞳孔的确很难辨认出你是否在撒谎。”

  被识破了吗……不可能啊……我这样说,三代定不会让我违约,他最不希望火之国出现任何程度上的战争。

  阿明“禁,水影没有威胁你吧?”

  我对阿明笑了笑“放心吧,他没有。”

  三代面无表情,依旧是那张面黄肌瘦的狠人脸,但我知道他内心一定在反复斟酌我的话。

  三代转过身,回到办公桌内“我知道了,你们退下吧。”

  “是。”我和阿明便离开办公室,走到门口,三代对我说“你既然能回来,也就是上忍了。”

  白“如果你还当自己是火之国忍者,明天就来这把升级上忍的证明按下指纹。”

  “谢谢三代。”随后我和阿明回到了他的家里。

  推开门,仍旧是满屋子拉面味。

  我便收拾便说他“你不是挺干净的吗,被子都能叠成豆腐块,怎么拉面这一块就改不了呢?”

  阿明挠挠头“在自己家懒得收拾,嘿嘿嘿!”

  我问他“你们都是上忍了?”

  阿明坐在床上“杰克和如玉还是中忍,我和虫师女帝已经是上忍了,白天的时候去火影楼画押,我们的身份原来是有证明的。”

  “我想去看看如玉。”我想到执行任务时,自己暴露引起的那场战斗,我就对如玉受伤的事很是过意不去。

  阿明什么都没说,站起身把刚刚脱掉的外套又穿上“我陪你去。”

  来到如玉家里,她家住在街道边上的三楼。我轻轻敲敲门,很快如玉打开门请了我们进去。

  现代人穿越到这个世界似乎都没有直系亲属,如玉也一样,家里冷冷清清。

  我把水果放在桌子上“对不起如玉,当时都是我的疏忽。”

  她的手恢复的差不多了,但还是用纱布薄薄的包扎了一层。

  “没关系,你不用太过意不去,执行任务受伤都是难免的。”如玉垂着目光,略不自然的将散发撩到耳后“你们能安全回来我就已经很高兴了,恭喜你们成为上忍。”

  尽管她的口气温柔,但我依然觉得她很遗憾。

  阿明的拳头往手掌心一击“没关系,下次接到高级任务,还有机会晋升上忍!”

  如玉抬起头看了看阿明。

  我说“这次任务如果不是如玉,我们想潜入更是困难。”

  她笑了笑“是啊,机会还会有,我只是替杰克感到不值,不应该为了我也放弃任务。”

  我和阿明对视一眼,好像闻到了恋爱的酸臭味儿。

  如玉对我说“其实禁,你也命悬一线对吧。”

  虽然我像人质一样交换了卡卡西,也并没有遭受虐待,反之水影对我异常的耐心,我尴尬道“啊……呃……还好,水影也没……也没有为难我……”

  “还说没有,看你的气色就知道你的胸腔肺腔受伤了,你不要不停的向我道歉了,这次的任务你牺牲才是最大的吧……”如玉不愧懂医疗忍术,看我的气色就知道我挨揍了……

  阿明一听,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什嘛?!你受伤了?哪受伤了我看看!重不重啊如玉?”

  如玉手放在嘴唇上笑了笑“哎呀,酸臭味!”

  “……刚才放酸臭毒的是你才对吧……”

  阿明心急如焚“我看看!”

  如玉手托下巴,长发从肩上散落垂下“看不到的,是内伤,需要养,期间不能再受伤了,不然会坐下病的。”

  阿明像带孩子看病的家长一样,认真的注视着医生,仔细的听她说的每一个字,然后慢慢坐下“哦——这样啊——”然后看向我“这段时间你就别接任务了,等伤好了再说吧。”

  如玉“的确需要静养,而且三代了解情况的话,一定不会命你执行任务的!”

  “好了好了,我们是来看如玉的,怎么关心起我来了!”

  回去之后,夜宵照旧还是拉面,我坐在桌前苦涩的说“阿明,我觉得我不适合组队执行任务,我只适合单独执行。”

  吃面的阿明快速抬头“说什么呢!我们可是一组的。”

  我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阿明胳膊放在桌子上目视着我“说吧,你是怎么回来的,你答应水影什么条件了?”

  我此时就像审讯室的犯人。

  我“水影在我身上留下了飞雷神印记,就是他瞬身的位置……”

  “你回来有什么目的?”阿明突然打断我的话,态度非常认真,似乎是生气了。

  我低下头,想看他又不敢看,我能听得到他喘粗气的声音,没来由地的内疚感涌上心头,看来只能面对他了。

  我抬起头“阿明!”

  “嗯。”阿明眉心皱的简直能夹死一只通灵兽。

  我看着他那看起来永远都坚定不移的眼神,生气时牙关紧的也可能咬死一只尾兽。

  “阿明,你觉得我不会回来吗?”

  阿明根本不想听“别答非所问,谁教你的!”

  “水影……”我说“水影答应我回来完成我要做的事,再回水之国。”

  “什么!”阿明怒道“回水之国?你回什么水之国你是火之国的上忍!”

  “我知道,我……”

  “你除了想穿越的事还有什么想做的?”阿明盯着我的眼睛,丝毫不给我避让的余地。

  我也只能实话实说了“当然是帮助你当上……”话还没说完,他啪一下捂住我的嘴,那力气大的和给我一嘴巴子没啥两样。

  “呜呜呜你干啥……”我委屈吧啦的翻着眼睛看着他。

  “嘘——”阿明放开手“别瞎说话,你知道会不会被三代听到,或者有没有安插监视我们的东西!”

  “写轮眼!”

  阿明吓一跳“你,你干嘛?”

  收起写轮眼我说“好了,现在确定没有东西监视我们,继续!”

  阿明被我气的脑瓜子环顾一圈,腮帮子咬的紧紧的,两手掐在敞怀外套里的腰上,腰肌隔着淡薄的黑色体恤呈现精悍线条。

  我像不该我事儿一样眼睛上翻看着他,谁叫他那么高呢。他脑袋终于转了过来看着我“你看我干嘛,要用写轮眼看死我啊!”

  我憋嘴“看不死,我是要把你深深记在脑海里!”

  阿明气的像抽筋一样指着我“好啊你!”他又掐腰“睡觉。”

  我“啊?”

  他外套一脱,直接钻进被窝里一动不动,头也蒙在被子里。我杵在原地不知是走还是不走,脸上都觉得讪讪的。

  我走到门口握着门把回头看了他一眼,他还是一动不动,看来是真生气了,竟然像小孩子一样,看来这就需要我主动来点成年人该干的事了。

  我用力拧开门,故意发出很大噪音“啊呀呀!外头……下雨啦!”

  阿明一下子把被子掀起来,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坐起身看了看窗外“还真下雨了!”

  “咳咳——”我捂着胸口痛苦的开口“我心克朗子疼……”我紧紧闭上一只眼睛“如玉说我需要静养……咳咳……”我踉跄一步,一个不稳一只手扶在椅子上,连着桌子也跟着震动一下,桌子上的水杯滚到地下。

  “啪——”

  空气突然安静。但马上阿明下了床一步上前来扶住我“别走了。”

  我委屈吧啦“嗯嗯!”

  漆黑的房间寂静无声,也不知阿明睡没睡“鸣人家的小单人床上又热又硬。”

  阿明脑袋蒙在被里嘟嘟囔囔“又热又硬?”

  我“嗯,还小。”

  阿明从被子里钻出头“小?!”

  黑暗中看不清他的眼神,只能看出他棱角分明的轮廓。

  “小是小了点,但是好硬啊,而且真的好热,要不把衣服脱了睡吧!”

  黑暗中的阿明“??”

  醒来时已经是中午,阿明已经不在家了,我猜他是接到了火影的任务。来到火影楼下,日向和忠良站在门口。

  “你们看到阿明没有?”

  他们二人对视一眼“出任务了你不知道?”忠良又说“你们班二人都不一起出任务吗?”

  我急忙跳到火影办公室窗台上,他们二人看我一眼便离开了。我拉开玻璃,三代还在。

  “我命阿明执行B级任务了。”三代双手背后,没我看我便知道我是因为这事来的。

  “你还有别的事?”三代口气依旧刻薄冰冷。

  虽然是木叶规定两人一班,一同执行任务,但也不是绝对,三代让他一人出行也没有什么不合理,但是我总是觉得从我回来,三代就有些不一样。

  没办法我只能一人在木叶游手好闲,其他班都出去执行任务,又没有什么任务要我去做,三代对我的冷言冷语也不是第一次了。

  我百无聊赖的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我脚上的皮鞋仿佛有一种回到现世的感觉,因为现代人多,有些地方做现代风格的衣服,我们这些现代人也比较能接受,因为木叶的衣服除了忍者的工作服,便装非常不合身,但是现代装除了各种职业的工作服以外也都是深色系的工装,正装,或风衣。

  正无聊着,一直白色小狗跑到我的脚下,它非常小,身子甚至还没有我的脚长,它白色短毛,圆润的脑袋比身子还要大,黑色的大耳朵像对儿翅膀。

  我轻轻抱起它,它微笑一样的表情看着我,这只小狗很像拉布拉多,然后我越看越眼熟。

  “赤丸!”

  “对对对,就是赤丸!哎等一下,谁喊的赤丸?”

  赤丸突然从我手中跳下,我扭头看过去。只见一皮肤黝黑,穿着灰色毛领外套的小伙子走了过来。赤丸纵身跳进他的怀里,他抱着赤丸来到我面前。

  “你是牙?”

  他脸上也带有驯兽犬冢一族的深红色刺青。

  “你也是十二小强吧?”他声音和动漫中的牙很像,那双锐利的竖瞳也有些属于犬科动物的攻击性,而且他身上有不严重的狗臭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