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言情小说 > 我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大纲) > 第11章 我的要求

第11章 我的要求

推荐阅读:
  水影“身后还没打下来,看前面!”

  我说“没看出来你也会开玩笑。”

  水影满怀成就感的瞭望着雾隐村,他给人一种登高望远的印象“不是开玩笑。”他伸出手指“这就是我穿越过来之后打下的江山!”

  “你人富有现代社会的气息,领导的雾隐村也同样富有现代都市的风气。”我拍拍手“牛批牛批!”

  水影“…………”

  鸭舌帽男突然出现在我们身后“木叶的人都离开了。”

  水影“嗯。”

  都离开了吗,真的没人管我。

  水影似乎看出我的想法“没关系,从今以后你要为我水之国效力,卡卡西回了木叶,你也该是上忍级了。”

  我惊讶的看向他“你怎么知道?你就这么了解三代火影?”

  水影双手抱怀“你不必知道那么多,以后你就由水之国上忍的身份行动。”

  “我靠!我是那么随便的人吗?”

  鸭舌帽男“反正木叶都没人在乎你的死活,把你的力量献给水影大人,我们还是很在乎你的。”

  “你会说话吗!”我有些气急败坏。一阵海风吹过,我能感觉到头发凌乱的拍打着我额头,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难堪很狼狈。

  “幻术·月读!”

  “什么!你……”鸭舌帽男愕然“你都已经……”

  水影在一旁会心一笑。

  我冷冷道“木叶不在乎我是因为不了解我的实力,不需要你们可怜。”我看向鸭舌帽男,他在幻术·月读的虚假世界里正在遭受着火烧身体的痛苦,他却无法动弹,只能看着自己身体一点点化为灰烬。

  我对鸭舌帽男说“和我说话,不许带刺。”

  现实只过去了刹那的时间,而鸭舌帽男在我的幻术·月读中却被火烧了一个小时。幻术解除后,他顿时倒在地上,眼神涣散,就连呼吸也变得异常困难。

  缓了好一会儿他才艰难的爬起来“一个小时吗……这是你的极限还是对我的手下留情……”

  制造出一个小时的月读世界还远远不是写轮眼的极限,但对目前的我来说已经很勉强。穿越到这个世界,到了随着火影世界的每一个阶段,自身的力量也随着提升到哪一个阶段,看来现在还无法毫无压力的施展高级忍术。

  “你没有中幻术吗!”我看着一旁若无其事的水影。

  水影“凭你现在的本事若能对我下手,那我也不会是水影了。”

  这口气简直和三代火影一模一样。

  我问“水影,其他三大国的战争是现代人引起的对吧?”

  水影“嗯。”

  “他们没有核武器吗?”

  然后水影又是答非所问,他似乎不愿意与我提起五大国的事。他的手放在我肩膀上,一眨眼又回到水影办公室。

  “螺旋丸!”

  “阿明!”

  阿明不知什么时候闯进水影楼,而地上躺着几名守卫。

  鸭舌帽男双手合十“尘遁·原界剥离之术!”

  “动漫中三代土影的招式!”

  只见他合十的双手张开,手掌间出现一块白色透明立方体,阿明手握螺旋丸冲了过来,立方体瞬间变大,将阿明整个人连带螺旋丸装在内,随即出现灰尘一样的白雾,仅一秒,立方体从透明变成实白色随即消失,阿明也如同尘埃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看着眼前的空气,那里什么都有没有了,难道阿明就这样死了吗!顿时我感到一股热流涌上头,眼睛传来灼烧的疼痛感“阿明!阿明!”我猛的扭头看向鸭舌帽男,我知道我现在的双瞳已经变红“你杀了阿明!”

  鸭舌帽男见状慌忙退后一大步,双手合十,难道这么快就要发动第二次尘遁吗!

  “火遁·豪火灭失!”

  顿时我喷出比豪火球大数倍的火遁,熊熊大火吞没整个水影办公室,本以为这样他的尘遁就无法将全部的火焰抵消,可结果白色透明立方体竟然被他扩大,将整个豪火灭失挡住,下一秒,火焰与尘遁一并消失,地上只剩下残留的火苗和墙壁上被尘遁剥离的整整齐齐的截口。

  在我的写轮眼下,他身体的查克拉再使用尘遁·原界剥离之术的时候流动加速,且查克拉消耗巨大。现在他体内的查克拉流动变得迟缓,想要再次使用忍术,起码会出现十秒的间隔。而我的基础忍术火遁则不会消耗我几分的查克拉。

  就趁现在“火遁·豪火球之术!”

  鸭舌帽男快速后跳,但是没用,根本无法跳脱我现在的豪火球。

  “水遁·水阵壁!”水影出手了,在鸭舌帽男面前使出水墙壁一样的水柱挡住了火球。

  鸭舌帽男抹了把汗“火遁用的再强,在水遁面前不是也毫无作用!”

  “天照!”

  瞬间黑色的火焰燃烧在豪火球的火焰上,接着穿过水阵壁,水火全部被天照的黑色火焰烧成蒸汽。

  鸭舌帽男大吃一惊,慌乱间双手又一次合十,在我的计算下并没有到十秒,他的查克拉流动也没有恢复正常,流动也并和使用尘遁的时候不同,莫非是其他忍术?

  “土遁·硬化!”

  黑色火焰凭空出现,如同空气突然被点燃,鸭舌帽男身体在我的注视下徒然燃起黑色火焰,他全身衣物瞬间化为灰烬,但黑色火焰依旧没有熄灭,继续燃烧着他的肉/体。

  水影沉声道“闹够了没有?”话音未落,他出现在我身前,速度比我的眼睛还快,以至于天照没有跟上他的位置。

  不等我反应过来,他一拳打在我的腹部将我打飞数米重重撞击在墙上。

  这一下感觉要把我们五脏六腑挤了出来,我跪在地上好一会儿才回过一口气,一口血吐了出来,掺杂着胃液和肺腔传来的刺痛。也许是刚使用火遁,肺部的查克拉流动被他一拳打乱,肺腔有些灼烧感,徒然我忍不住咳嗽起来。

  “胸腔好痛……”我跪在地上怎么也站不起来。

  鸭舌帽男走了过来“臭小子你想烧了我的水影楼吗!”

  我痛苦的抬起头,嘴角鼻子都往出流血,我见他□□,衣服已经被天照烧的连灰都不剩,为什么身体完好无损,难道就是刚刚那个什么硬化吗?

  我愤怒的从牙缝中挤出一句“你杀了阿明……”

  突然一道温热的液体从眼睛顺着脸颊留下,是眼睛流血了吗……

  水影连忙走了过来“把医疗忍者叫来!这样下去他离七窍流血就不远了!”

  我愤怒的看着他,水影叹口气“他没死。”

  “什么?阿明没有死?!”

  水影点点头“他消失的前一秒我用飞雷神把他带离这里了。”

  “你别骗我……”

  水影长长的叹口气,面露无奈道“别激动,你的眼睛如果现在流泪会受伤,他要真死在这里,我猜你也不活了,非得跟我们拼命不可,我可是很了解你们木叶小组之间羁绊的重要性!”

  我捂着流血的眼睛,两个鼻孔也止不住流血,我也觉得情况不妙,但马上来了一名医疗忍者为我疗伤。

  “医疗术·阴愈伤灭!”

  这名医疗忍术双手放在我胸口上,很快我就能感到灼烧感降低了,也停止了咳嗽。

  这名医疗忍者看了看□□的鸭舌帽男“无空,你现在都有这癖好了吗?”

  无空面无表情,说是面无表情,其实是脸上永远挂着一副不浅不淡的表情,那就是猥琐。他若无其事的站在一旁,就像裸/体的不是自己一样“我这好身材穿衣服多可惜!”

  我“…………”

  医疗忍者站起身“好了,但是肺腔严重受伤,需要恢复一段时间了,水影你这一拳差点没把你的核武器打残废了!”

  水影注视着我的眼睛“残废了就抱着他上战场!”

  你们水之国都这么g@y的吗!

  我说“我才不上战场,我不想打架,不是为了和平吗?我们现代人不是为了好好在这个世界生活下去吗?”

  水影还是听到我提这些事就不回答“看来我的办公室要装修了。”

  医疗忍者离开后,我踉跄的站起来,肚子还是疼的要命。

  水影“我会让那个阿明离开,但是你要留下来。”

  无空“你一个人换木叶的那两个人,值了。”

  穿越到这个世界我就一直适应这里,并且活下去,所以才希望和平。

  我坦然接受“我在哪都一样,就算不在阿明身边也无所谓,但是我还有件事没有为他做。”

  水影“为他生个孩子?”

  “…………水影你不开玩笑的时候还挺有风度的!”

  “那就是和他结婚?”水影竟还一本正经。

  我没心思开玩笑“真的很重要!因为……因为我要让他成为火影!”

  此话一出,似乎触动到水影的某个点上“你了解三代火影吗?他不会让火之国同时在任两名火影,这里不是动漫,两名火影的目标不同,就会导致火之国出现分歧,这是三代最不希望发生的。”

  我打断他的话“让我回木叶吧!直到阿明当上火影,我就会回来!阿明只要当上火影,才能做他想做的事,所有的目标第一步,是火影。”我坚定不移的说着“我相信你不会让战火蔓延到水之国,阿明的话,也不会。”

  水影竟然真的在思考。

  “荒唐!”无空对我吼道,又连忙对水影说“这小子太异想天开了吧!水影大人!你放走卡卡西,无视那个九尾人柱力,就为了让这个小子留在水之国吗?他真的会别无二心吗!”

  水影只是淡淡的开口“你先去把衣服穿上。”

  无空“…………”

  水影“禁,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需要在你身上留下飞雷神的标志。”

  我“可以。”

  水影“不要让我等太久。”

  无空看看我,又看看水影,情绪激动“水影大人!”

  水影没有理他。我走到楼边,百米下是雾隐村的街道。

  “通灵术”

  接着身后传来“咕咕——”的动物叫声。我听闻回头,是水影原地使用通灵术召唤出一只大猫头鹰,这只棕色的猫头鹰大概有三米多高,爪子上还绑着一个竹筒,应该是送信的,但我看这竹筒都可以装进去一条哈士奇。

  水影摩挲着肥肥的猫头鹰翅膀“禁,用它送你回去,以后它就是你的通灵兽。”说着水影对猫头鹰说“他是我重要的武器,你要保护他。”

  我有点不大真切的小感动“让我回去我已经很满足了,还送飞机票啊!”

  猫头鹰“咕咕——”

  只见猫头鹰栽栽歪歪的向我跑过来,就像双手背后的老大爷。我骑上它毛茸茸的背上,手放在它的大脑袋上“你会说话吗?”

  猫头鹰“咕咕——”

  好吧,不会说话也不错,万一像蛤\蟆文太那样对我一顿嘴炮,我怕是接不住。

  有了飞行的通灵兽,赶路方便多了。天慢慢黑了下来,我也到了木叶的大门外。我从猫头鹰的背上跳了下来,它对我低下头。

  “这是对主人的尊重吗?”

  猫头鹰脑袋突然来个三百六十度高难度旋转,然后继续低着头。

  “啊我懂了。”我踮起脚,伸手给它来个摸头杀,它开心的“咕咕——”两声然后一阵烟雾消失了,我觉得这个通灵兽实在是太可爱了,这还要感谢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