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言情小说 > 我是要成为火影的男人(大纲) > 第6章 第二天

第6章 第二天

推荐阅读:
  黎明来临,天逐渐微亮,我的心也随着渐渐亮起的天空松弛下来。

  生存考试已经过去一半,只有虫师和女帝得到“天”卷轴,如玉当时一句话也没有说,在杰克醒来的时候便离开了队伍。临走时如玉拿出昨日没有送到我们手中的告别礼物,急救包。

  当阿明醒过来才发现已经第二天,身上的伤已经在如玉的医疗忍术下痊愈了。

  阿明像舒服的睡了一大觉一样抻个懒腰,见他已经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你怎么穿这么少?外套呢?”他见我身上只剩里面那件黑色衬衫。他猛然回想起了什么似的惊讶道“那个铁扇公主呢?我们都被扇到这儿来了?”他左右看看身边的情况,自己靠在树上,前方不远处是条河滩很宽阔的河流地带,周围没有树木,也没有能藏身的地方。

  阿明想起昏迷前的场景,瞪着俩眼睛“那个铁扇公主竟然没杀我们?”

  我无精打采的回答“不然我们早就去另一个世界了。”

  阿明看着我“捡条命啊!不然我们没准就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哈哈哈!”

  原来的世界吗?

  我问“如果在这个世界死了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你愿意试试吗?”

  阿明有些不知所以“赌注太大,不值得。”

  我“不赌就在这个世界受折磨。”

  阿明“不要抱有这个想法,更不能不爱惜生命。”

  “爱惜生命?昨夜不知死了多少人……你知道我是怎么的一个人把你背到这里的吗?你知不知道我最怕黑!夜路上碰到了多少尸体!你知道我是怎样度过黑夜守着你的吗?”

  我想到昨夜大家离开后,一个人守着阿明的场景,和血淋淋的尸体,当场失控大哭。

  阿明苦着脸轻轻擦了下被我哭花的满脸灰尘“受苦了。”

  我抽泣着说“你以后不许舍命保护我,也不要第一个往前冲。”

  他嗓子有些沙哑“如果在遇到这种情况,我还会那样做。”

  我觉得自己太过失态,没仔细听他说的话,起身去了河边,观察下四周然后蹲下洗了把脸。

  “噗通——”

  阿明突然脱掉衣服跳进河里“禁!河里有鱼,今天我们不用饿肚子啦!”

  我一惊“快上来!万一水里有陷阱怎么办!”

  “螺旋丸!”

  一声号令,河水像扔进炸弹一般水花四溅,一条大河鱼从水中飞了出来,飞到空中一刻,映着阳光下水花呈现出的彩虹,还有水中兴奋的那个大男孩,让我忘记夜里的恐惧,半清半醒间仿佛这里还是现实世界,我们只是玩了一场野外生存游戏。

  大鱼从空中落下,距离水面一刹那,阿明一把苦无飞中,将大鱼抛在铺满鹅卵石的河滩上。

  “火遁·豪火球之术!”

  我小含一口温热的查克拉轻轻喷一小口,一团小小的火焰从口中吐出,一条烤鱼完成了!

  阿明扔嘴里一块漆黑的鱼肉,下巴像触电一样“好烫好烫!”

  我实在吃不下,我好像对烧焦的东西产生了心里阴影。

  “我们去抢卷轴吧!”

  阿明听到我的话意外的抬起头,停下动作“你别慌,我一定会找到卷轴让咱俩毕业!”

  我“来不及了,四十个卷轴不可能留到第二天还没被找到,现在我们唯一的机会就是抢。”

  我的态度仿佛出乎他的意料。

  我没有等他回答,继续说“抢手中只有一个卷轴的队伍,得到两个卷轴的队伍估计早就离开了森林,还逗留在森林里的都是要么卷轴缺一个,要么,就是队友缺一个,我们就找这样的下手。”

  阿明表情变了“先补充体力。”

  “朋友!我们可以谈判吗?”突然河对岸出现两个人,其中一个高个子的男人高喊。

  我和阿明提高了警惕,对岸两人脚踏着水面走了过来“我们可以谈判吗?”

  他们这个队伍看起来毫无配合可言,高个子男人大概三十出头,而另一个则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

  小姑娘嘤嘤哭了起来“求求你们带着我离开这里吧!”

  我好奇“你们不是队友?”

  男人满脸无奈“昨天发现她一个人躲在森林怪可怜的,就把她带上了,她想放弃比赛离开这儿,但是自己又无法离开。”男人说着表情直犯愁。

  阿明冷道“我们凭什么要带上她?”

  女孩抽了几下“我队友拖住敌人让我逃跑被敌人杀害了。”说着又嘤嘤嘤的哭了起来。

  男人可能是见女孩只知道哭说不明白话,于是长长叹口气无奈道“哎~她说她有卷轴!”

  “什么?卷轴作为筹码?”我听到卷轴就心急如焚。

  女孩两手揉着眼睛可怜巴巴的说“叔叔求求你了,我看你们是好人,求求你们带上我吧!”

  阿明很纠结到底能不能相信他们。

  我也非常着急得到卷轴,但越着急,越不能慌了阵脚。我看着与我们保持安全距离的两人脱口而出“其实,我们已经凑齐了卷轴,你们找错人了。”

  阿明一脸茫然看向我,心里似乎在说“??这是演的哪一出?”

  男人文言突然发火“你刚才不是还……”

  “阿明!”我给了他一个眼神。

  “螺旋丸!”

  阿明竟然在如此短的时间不需要影分身发动螺旋丸!

  “轰~”阿明向男人重重一击,原地溅起浓烟,灰尘很快烟消云散,被螺旋丸击中的地上出现两米原型大坑。

  我“动漫中,螺旋丸在未命中的情况下攻击力翻倍。”

  阿明…………

  这两人果然是骗子!

  只见刚刚的男人和女孩站在前方的水面上,男人脸上的无奈此时已经被阴险狡诈代替,楚楚可怜的小女孩表情也变得可怕。

  我并不意外,因为我早已识破“臭妹妹!小小年纪学会骗人了!长大要当渣女吗!幸好你长得丑!”

  眼下女孩稚嫩的娃娃脸上浮现不浅的风尘,看着叫人很不舒服。她野蛮的抹了把脸上假哭的泪水,用一种神经质的女童音吼道“老娘今年已经三十三岁啦!”

  我……靠……

  阿明“侏儒?”

  此话一出,女孩,不,侏儒女人表情狰狞,眼睛瞪的上下眼白露出来,鼻子紧皱,像条护食的恶犬。

  她咬牙切齿,从牙缝挤出几个字来“我杀——了——你们——”

  “我靠好可怕!”我捏把汗。

  男人“我也觉得她好可怕~”

  我“你就不用官方吐槽了吧……”

  女孩跳起来,手中快速结印“幻术·樱花飞舞!”

  紧接着我们周围飘起漫天樱花瓣,围绕着我和阿明形成漩涡。在漩涡中什么都看不清,头也越来越昏,也听不见声音,嗅觉也被花瓣的味道所影响。

  “啪”一拳头从席卷的花瓣中伸出打在阿明脸上。

  “我靠!你打我阿明的帅脸!”我一怒,瞬间大脑充血,想起昨晚看见查克拉时的情绪,我闭上眼睛回忆着当时身体的查克拉动向,那是很特殊的感觉,查克拉似乎被情绪所带动,而不是常规集中精神来使查克拉流动。

  女孩又一拳打在我脸上,但我依然没有睁开眼睛,忍着火噜噜的疼痛和牙缝里传来的腥味。我专心回忆昨晚当时紧张,害怕,担忧,内疚,各种负面情绪,突然我感到眼睛传来从未有过的感觉。

  “哈哈哈哈哈!敢说侏儒俩字的人,都dei死!啊哈哈哈哈哈!”

  男人一哂“看来不需要我动手了,真是弱爆了呢!”

  弱爆了呢!

  爆了呢!

  了呢……

  呢……

  呢……

  “我才不弱!弱爆的才不是我们!说弱爆了三字的人!也都得死!”我吐了口血水睁开双眼,视线里出现了变化。

  “写轮眼!”

  阿明一惊“开写轮眼了!”

  我此时的视野中,天地失色,查克拉呈现在我的视线中,漫天飞舞的樱花消失,女孩身体形状的查克拉就站在我们身边不远处。

  “火遁·豪火球之术!”

  这次我尽全力大戏一口气,向女孩隐藏的位置喷去,下一秒一团熊熊大火从我口中吐出,火势比之前的要大两倍。

  女孩似乎没有预料到,撒腿就跑,但是火球太大已经来不及逃开。就这样,伴随着女人凄厉的惨叫和人体烧焦那令人反胃的味道,我的心里阴影又翻了一倍,一具烧焦的尸体横在地上。

  幻术消失,阿明看到这触目惊心的尸体也略有不适,但他心里素质很好,并没有当时我那样被刺激的触目惊心忘不掉。

  男人依旧站在水面上没有上前,刚刚也没有趁着幻术攻击我们。

  “他身上有卷轴!”因为天地卷轴上附加了查克拉,所以我能看到在男人身上的查克拉以外,还有一团流动不一致的查克拉。

  写轮眼的视线中本就能看得见具有能量的东西,观察查克拉的时候,眼里是黑白世界里,查克拉是蓝色的,而黑白色背景就要被大大忽视。

  “多重……”

  一眨眼三十多个阿明蜂拥而上,男人见状双手结印,马上身体冒出黑影。阿明团团将他包住拳脚相向时,男人整个身体变成黑影,而他的实体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我惊慌失措间已经来不及结印,或者说毫无战斗经验的我这时已经手足无措,不知怎样躲避。阿明发现后也吓了一跳,冲过去来不及,马上其中两个阿明快速拉着中间的阿明将整个人扔了过来。可敌人已经在我的眼前,他手中的苦无狠狠的刺向我,我仿佛从他的眼睛里看到猎豹即将追到猎物的神情。

  “禁!”阿明手握螺旋丸被抛了过来,但还是太慢了。

  男人表情越发狰狞“去死吧……额……”

  一切只发生在一瞬间,眼前充满杀意的男人突然停下动作,变得恐惧起来,身体僵硬动弹不得,似乎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阿明从后方一击而已下,螺旋丸正中敌人头部。

  “轰”一声巨响,硝烟四起,波及队友,我被冲击力击倒在地,等飞溅起的灰尘消散,男人已经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阿明跑过来“你受伤没有?”说着他急忙垂下眼,避开与我对视的眼睛。

  写轮眼的幻术!

  “你把写轮眼关闭!不然我也会中幻术”阿明低头道。

  我闭上眼睛,阿明的一群影分身“砰砰砰”全部消失。我缓缓睁开眼睛,阿明阳光帅气的脸就在我眼前“阿明……”

  阿明笑了起来“看!地卷轴!”

  我疲倦的“噗通”一屁股坐在地上“太不容易了……好不容易得到了一个卷轴!哎……”

  原来刚才那个男人突然无法动弹是因为与我对视,中了写轮眼的幻术。

  “啊对了!明哥!”我兴奋的跑到阿明前面倒着走,面对面和他说话“刚才你看到我的写轮眼了?是什么样子的眼睛?!”

  阿明挺住脚步,呆呆的看着我“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我?我叫什么了?

  “明……明哥,我一时高兴,而且你看起来比我大嘛!”

  阿明咧嘴,表情逐渐猥琐“我本来就比你大嘛!”

  我“也是尊称。”

  “不!不用!我本来就比你大嘛!”

  我“嗯哼?好像哪里不对。”

  “比你大!”

  “好变态!溜了溜了!”

  又到了晚上,我的心又提了起来。

  “当时……”阿明仔细回忆一下“你的眼球变成暗红色,很透彻,就像像红宝石。”阿明一边说一边四处观察,第二个夜晚森林更加安静,可能是因为剩下的考生不多了。

  “暗红色的?就这样吗?瞳孔周围中没有黑色勾玉吗?”我记得动漫中写轮眼有很明显的特征。

  阿明手放在后脑勺“哥确定,与普通眼睛唯一的差异就是瞳色。”

  果然和动漫有所差距,这个世界少了些许动漫中的特色元素。

  我又开启了新招式,心中难免有些激动,就忍不住回忆之前的战斗场景“我猜当时那个男的没有攻击我们是因为女孩的幻术对他也有效,他才无法靠近。”

  “幻术果然是个危险的东西”阿明看着我“你脸上留下伤痕了。”说着他轻轻触摸一下。

  “我靠!你也开写轮眼了吗?这么黑也能看到这么细的伤痕!你到底是看我看的有多仔细啊!”

  阿明扭过头生闷气“那个扇子女的简直残暴天物!”

  我看他的样子有些想笑。

  阿明皱着眉头耿直的说“回头找女帝帮你把伤痕治愈了,她的医疗忍术很厉害,不然时间长会留疤。”

  我想,能再见到她再说吧。

  “没事,都看不出来。”

  “离近了就特别明显。”

  “离我那么近干嘛。”

  “接吻。”

  “我靠!溜了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