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言情小说 > 海贼王同人钻石与珍珠 > 第10章 chapter10

第10章 chapter10

推荐阅读:
  伟大航路,红土大陆前海域。

  萨乌森桑尼号。

  索隆在瞭望台上锻炼。其他人在商量着下潜去寻找鱼人岛的踪迹,卡洛塔在旁边看热闹。

  “情况怎么样?罗宾、布鲁克、路飞?”娜美对着电话虫说。

  “漆黑一片……呜哇!”

  “呜哇!是怪物的眼珠子!”

  卡洛塔看着他们寻找鱼人岛的奇妙行为在一旁偷笑,她入伙的时候告诉同伴们不要问她的过去,他们就真的没问过。现在看起来已经忘记了她当时在鱼人们面前的怪异。

  她可是在鱼人岛生活了八年,要找鱼人岛的话,问她是可以的。

  “指针的方向确实指着深海,唉……不知道到的办法,怎么样才能去鱼人岛呢?”<br/>娜美苦恼地看着指针。

  “问我可以哦。”卡洛塔看够了热闹,终于出声提点道。

  “欸!卡洛塔知道吗!”乔巴惊讶得下巴掉到了地上。

  “我说果然你是会魔法的人鱼吧!快把你的鱼尾变出来!”乌索普兴奋地说,结果吃了山治一锤。

  “不许跟卡洛塔酱这么说话。”山治这样说着,但眼睛变成了人鱼少女的样子,痴迷地盯着她。

  “我在鱼人岛生活了八年,那里算是我的故乡。”<br/>卡洛塔看向娜美,“这就是我,当初隐瞒下的事……的其中一部分。”

  “作为一个人类,在人鱼聚集的地方生活还真是不常见呢。”剩下的那部分算是一个敏感话题,娜美贴心地替她避开了话头。

  “为什么你会在那里生活呢?”可爱的乔巴好奇地问。

  “我从前的家毁掉了,于是我在海上骗了一群人鱼和鱼人,他们以为我是混血儿,把我送到了鱼人岛。那里的人很好,收养了我八年。”卡洛塔认真地回答着,向着海面望了望。

  这次回去,就向大家承认吧。

  “呼哈哈!!!”

  这时鲨鱼潜艇三号顺利浮出水面。

  “路飞!看后面!”

  “是海兔!”

  “别以为你在海上就能赢过我!橡皮橡皮……『回旋枪』!”

  路飞这么一打,海兔把它的午饭吐了出来,一条人鱼和一只海星,看到人鱼小姐的山治当场去世。

  “哇哇哇哇!怎么有这么多人类!!!”<br/>人鱼凯米吓得眼珠子都蹦了出来,不过她马上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卡洛塔!”凯米直接叫出了她的名字。

  “欸!!!人鱼认识卡洛塔?!”刚从鲨鱼潜艇三号中上来的人震惊不已。

  “卡洛塔是鱼人岛的唯一的半鱼人,还在军队里长大,岛上的很多人都知道她,我们小时候一起玩过呢!”凯米暂时忘记了自己还在震惊,开心地介绍起自己和卡洛塔的关系。

  <br/>“半鱼人?”大家伙受到了震惊二连击。

  卡洛塔感到有些窘迫,还有欺骗别人的愧疚,这算是……报应不爽?

  “凯米,我其实是纯种的人类,一直以来欺骗了你们……”<br/>她露出了难过的表情。

  “唉是是是是吗!?没有关系的,就算你是人类,我们依旧是朋友啊!你今天还救了我呢……”凯米立马就接受了她的话,还害怕她伤心地安慰她。

  “对了!我得报答你们的救命恩情,你们吃章鱼烧吗?”

  ……

  凯米的老板卖章鱼烧的小八被马库洛和【飞鱼骑士团】抓住了。草帽一伙前去营救了他。曾经是阿龙部下的小八贡献了一顿世间美味的章鱼烧。

  现在是饭后喝茶闲聊时间。

  “要去鱼人岛的话,我们只能镀膜顺着海流沉下去。”卡洛塔坐在凯米、小八和海星中间,跟大家一唱一和,普及着关于这片海域的知识。

  “膜一旦在海水里破了,船和人都要玩完,我只信得过一个镀膜工匠,我带你们去找他!”小八说。

  ……

  草帽一伙登陆【香波地群岛】。

  晶莹剔透的泡泡漫天飞舞,干荆蔓红树的根部,也就是地面,不断地孕育着一个个的泡泡。“噗咕”地从地面冒上来。岛上呈现圆形的华丽风格建筑在漫天的泡泡中显得别具一格。

  金色短发的少女站在队伍的最前面,她今年十七岁,早就已经成年了,但由于脸蛋上总是带着鲜艳的红晕,还有身高在伙伴中并不出众的原因,她看起来像一个领队的洋娃娃。

  由于看起来实在是没有杀伤力,卡洛塔最初总被认为是被劫持到船上的人质,直到在水之都的战役照片被拍下来。

  她穿着水之都的姑娘喜欢穿的洋裙,蓝色长剑在照片中露出一角。被拍下时,脸上溅着斑斑血渍,唇角还不自觉地扬起,眉眼间都是疯狂的神色。<br/>即使这样,她富于欺骗性的气质还在,看起来好像精巧的发条玩具。

  由于这张通缉令的问题,她的绰号是——【杀戮玩偶】<br/><br/>,悬赏金7600万贝利。

  少女回头向大家,语重心长地提醒。

  “这座岛上可能会有世界贵族,也就是天龙人出现,大家要记住,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能去招惹他们……特别是那边那两个,路飞、索隆!”

  “天龙人?那是什么玩意儿?”路飞挠挠头。

  “知道了。”索隆好像根本没听,随口应答。

  “啊,不要这样的反应啊,我会特别担心的。”卡洛塔内心抓狂,特别想把他俩爆揍一顿,但是这样作者就崩人设了。

  山治、乌索普、弗兰奇暂时留船,娜美、罗宾决定去购物……本来卡洛塔也想去购物,但是走的慢了些,被留船的人交与了防止超级无敌大路痴走丢的艰巨任务。

  “怎么可能走丢!?只要记着编号三岁小孩儿都能走回来!”索隆自信地对她说。

  “今天的你好像在认路上很聪明啊。”卡洛塔在后面跟着他。

  “你这个女人!”

  她捂着嘴笑。

  ·

  这个任务真的很艰巨,走到第24号半岛时,没一会儿卡洛塔就跟丢了。

  “这个家伙,一不留神就不见了,没关系的吧,他不是记着编号吗。41号两个字那么大,一定不会有人看错的。”卡洛塔想了想,放弃再去寻找索隆,自己一个人在路上走了起来。

  1—29号半岛是香波地群岛的默认无法地带,街上有许多海贼和赏金猎人出现,能来到此处的不管是什么人,都不会是等闲之辈。

  卡洛塔穿着裙子,身上也没有带显眼的武器,看起来像一个走错了路的无知少女,混在这一堆穷凶极恶之徒中分外显眼。有些人贩子对她跃跃欲试,在靠近她时却被凭空出现的尖锐武器捅了对穿。

  被鲜血染红的蓝色尖刺缓缓消失,在这些人的胸口留下一个恐怖的大洞。

  “真讨厌人贩子。”卡洛塔从这些不知卖了多少人当奴隶的家伙的尸体旁绕过去。

  她的外表,算是她特殊的保护色。

  “蓝色的……这个女人是!草帽一伙的【杀戮玩偶】!”

  这个名字真是不好听,都怪那张通缉令拍的太吓人……

  她的脚步加快,因为有一种一伙人正在向她聚集的危险感觉。这让她立刻进了警戒的状态,在香波地,如果能躲开的话还是不要打起来的好。

  她没想到的是,一个“熟人”从人群中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脸上还带着不怎么友好的笑容——是经常上报纸的【死亡外科医生】特拉法尔加·罗<br/>。

  来者不善,她记得特拉法尔加·罗离开家族时她已经出生三年了,所以这个家伙一定见过她。

  “他认出来我了。<br/>”<br/>她想。

  对方直直地向她迎面走来,她感觉到有一种压迫的气势,向后退了两步,碰到了毛茸茸的东西,她往后看,是一只穿黄色连体衣的白熊。

  “喂,堂吉诃德·卡洛塔。”罗压低声音说,堂吉诃德这几个字不适宜在此处出现。

  “真是要完。”卡洛塔想着,如果这时她还在家族里,罗说不定上来就把她砍成两半。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是卡洛塔的特点,遇到这种情况,只需要微笑……

  “好久不见,特拉法尔加·罗”

  然而罗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诧,被卡洛塔敏锐地发现了。

  混蛋,他在诈她!

  知道了这一点的卡洛塔感到很不快,决定不再跟这个家伙再说一句话,马上抽身去找迷失的绿色剑士。

  “有时间到街对面去坐坐吗?我请你吃饭。”罗指指对面的餐馆,目光里含/着威胁,他手里抱着的鬼哭看起来快要比卡洛塔还高。

  “你有什么目的?”卡洛塔看着他,已经准备好了发动能力攻击。

  “叙旧。”罗恶劣地笑了。

  ·

  餐馆外面。

  <br/>佩金和夏其磨磨蹭蹭的,不马上跟进去。

  “老大刚刚的架势看起来好像在欺负小姑娘。”夏其说。

  “绝对就是在欺负小姑娘!”佩金肯定地说,“平常老大的刀都叫贝波扛着,今天说要堵一个人,然后把刀自己拿着了……肯定是想吓人家。”

  “老大怎么会跟草帽的人认识呢?”夏其疑惑不解。

  餐馆内。

  这个餐馆今天可不简单,老板时刻都得想着自己的小命。因为这里面坐着三位超新星——特拉法尔加·罗,【大胃王】波妮,【匪帮】卡彭·贝基。

  “你是不是故意的?”卡洛塔坐在罗对面气鼓鼓地问。

  罗进门之后,三位超新星互相认出了对方,餐馆内的□□味急剧上升,罗还特别不怕事儿地向贝基比了中指。

  “真的只是随便走进来的。”罗漫不经心地解释道,“别管他们,说点儿正事儿。”

  “八年前,听说你跳船自杀了。既然活着为什么要再回来?”

  “他们以为我自杀了……?”

  “你是被别人推下去的?”

  “不是,我逃走了,和你一样。”

  “……”

  “怎么,很吃惊吗?”

  “喂,你就没有想过要用个假名,多弗朗明哥肯定注意到你了,以你这样的实力进入新世界简直就是找死。”罗出言讽刺道。

  卡洛塔温和地笑了。

  “你也不过才两亿,还没有我家船长高,跑到我父亲面前也是在找死。”

  罗捕捉到了“父亲”这个词后,立刻变了脸色。

  面前看起来纯良无害的少女是货真价实的堂吉诃德,留着和多弗朗明哥一样的血,也流着和柯拉先生一样的血。

  “我不会上来就去挑战他。还有,你的处境可和我不一样。”罗继续说。

  “所以啊,特拉法尔加大哥,你是在担心我会马上被父亲杀死吗,我是他真正的亲人,却背叛了他……像我的叔叔一样。”

  卡洛塔喝了一大口橙子汁,亮晶晶的灰色眼睛里含/着苦涩的笑意。

  柯拉先生死前的微笑又浮现在罗的眼前。很多年前他见到过的那个小女孩、通缉令上的杀人狂、坐在对面的金发少女重叠在一起,罗从她九岁就独自逃离多弗朗明哥的经历中,感受到了卡洛塔隐藏于温和表面下的可怕意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