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玄幻小说 > 南珺琦席承骁 > 第1076章 出面相助

第1076章 出面相助

推荐阅读:
  陆奕铭眸光一沉,与裴瑾舒欣喜的神情全然不同,他深知王祁不好对付。

  “王副总,你来得正好,”裴瑾舒一下子就来了精神,心里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安静下来,他不站在自己这边刚才怎么会说那句话,于是忙站起身对王祁说:

  “帮我看看几位老板的文件吧?”

  王祁点了点头,就在他走进四位老板准备接过他们手里的文件时,陆奕铭猛地站起身喝道:

  “慢着!王祁,这是鑫荣和几位老板之间的事,你凭什么干涉!”

  “凭什么?”王祁微微侧头,透过镜片冷冷斜了陆奕铭一眼:

  “陆总不是忘了鑫荣归属于南氏这件事吧?下属公司出事,我当然有义务过来解决。”

  一听这话,陆奕铭登时气得咬牙,这是南珺琦的意思!这让他始料未及,南珺琦向来不理会鑫荣的事务,之前他和鑫荣斗得如火如荼时南珺琦都不置一词,今天竟然派王祁出面帮裴瑾舒,她到底想做什么!

  在陆奕铭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王祁已经接过了那些文件,他懒得理会满心欢喜的裴瑾舒,还有怒不可遏的陆奕铭,简单翻阅那些文件之后淡淡的说:

  “各位,相信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我现在虽然是南氏的副总裁,可是之前也是A市著名律师事务所里的金牌律师,如果你们觉得这些小手段能瞒过我的眼睛,那我愿意陪几位在公堂上对峙,如果有自知之明,现在你们撤回文件还不晚。”

  王祁的话里透着不容置疑的自信,先不提他如今贵为南氏的副总裁,其手段高明早已闻名业界,单提他当年身为律师时打下无数重案官司就足以震慑众人,金牌律师的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

  一时间,四名心虚不已的老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之后不约而同将目光投向了始作俑者陆奕铭。

  陆奕铭现在也急不可耐,他万万没想到会杀出王祁这个程咬金来,王祁的手段他最清楚,这些小伎俩绝对瞒不过他!

  “怎么,陆总现在不吭声了?”裴瑾舒见状得意的说了一句,登时把陆奕铭气得五内俱焚。

  王祁睨了得意洋洋的裴瑾舒一眼,虽然不想看小人得志,但今天自己就是奉命来帮她的,于是也说了一句:

  “怎么,四位老板还要等陆总的指示吗?”

  “不不不,”最为胆小谨慎的刘总连忙从王祁手里抽回自己那份文件,殷勤的笑道:“可能是我手下失察,我回去再好好审一审这些文件。”

  有刘总带头,其余三名老板也以同样的理由迅速收回自己的文件,他们本来就是陆奕铭召集来的乌合之众,怎么可能在这种生死关头去保陆奕铭再和王祁背后的南氏对抗。

  陆奕铭见那四个老家伙立马转了风向更是气得不轻,两只手都已经握成了拳状!

  “哦,这么说是误会一场了。”王祁云淡风轻的笑道,他的作风令一众鑫荣高层敬佩不已,本来以为是大难临头,没想到王祁几句话就给破解了。

  “是是是,都是误会。”魏总恬着笑脸说:“还望裴总不要放在心上。”其余三名老板也纷纷附和。

  “既然是误会我当然不会放在心上,咱们都是合作伙伴,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找我就行,没必要让外人参合进来,是吧?”裴瑾舒话里藏着鬼魅,极尽明嘲暗讽之能事。

  “是是是,裴总说的是!”有王祁在场,谁敢说不是?

  王祁见事情解决了,他转过身直面陆奕铭,在他眼里陆奕铭就是一个虚影,真正站在那里的是那个令自己恨之入骨的人!

  “陆总,你还有什么要指教的吗?”王祁冷冷的说。

  陆奕铭知道大势已去,现在不走只会颜面尽失,他冷哼一声:“王祁,咱们走着瞧!”说完话就转身离开了会议室,每一脚都重重跺出了响声。

  见陆奕铭离开,四名老板纷纷告辞,走前还不忘频频向裴瑾舒道歉,这可让裴瑾舒长脸了。

  等人走完后,裴瑾舒这才笑眯眯的感谢王祁:

  “王副总,真的太谢谢你了,要不是你出面我都不知道怎么解决今天的事!”

  “客气了,我只是奉命行事,”王祁讳莫如深,淡淡虚应一句后说:“既然事情解决了那我就先走了,告辞。”

  说完话他转身就走,比那些狼狈逃离的老板们还要干脆几分。

  会议室里,大家都在庆祝渡过难关,也在频频赞叹王祁的气度,只有裴瑾舒沉下脸来,若有所思。

  王祁说他是奉命行事,那真正帮自己的人就是南珺琦了,可她之前从来不愿理会鑫荣的难处,为什么这次要慷慨相助?

  裴瑾舒是小人,怎么可能以君子之心衡量他人,在她心里只会觉得南珺琦是另有所图。

  王祁回到了南氏,此时席承骁也在这里,于是他就将刚才在鑫荣发生的一切告诉给了他们两人。

  “哈,我可以想象得出陆奕铭的脸是什么表情。”南珺琦听完后不由笑道。

  王祁也笑着说:“陆奕铭气得脸都绿了,我这个程咬金出现得很是时候。”

  “不过这也让他察觉到咱们在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了,以后让盯梢的人小心一点,要是被陆奕铭发现后果不堪设想。”席承骁叮咛王祁。

  王祁点点头:“放心,派出去的都是退伍军人,他们也不是吃素的。”

  “王祁,下午的事你来处理,我和承骁出去一趟。”南珺琦笑够后对王祁说。

  “好,你们放心去。”

  刚刚走进地下停车场,失去暖气的庇佑,南珺琦登时冷得打了个哆嗦,她一向畏寒。

  席承骁见状忙将身边的小女人搂进怀里,微皱眉头说:“还是回家再拿件更厚的外套,要不然待会要着凉了。”

  “不用啦,”南珺琦抬头对席承骁甜甜一笑:“快到约定的时间了,我们可不能迟到。”

  “好吧,待会把我的外套也披上。”这是席承骁最大的退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