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言情小说 > 终末之龙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闯祸(上)

第一千三百七十八章 闯祸(上)

推荐阅读:
  奈杰尔看着他。或许是光线的问题,埃德觉得他眼底似乎隐隐有点笑意。

  “我以为,”他说,“你得花更长的时间才能想明白。”

  “想明白什么?”埃德十分警惕,“我并没有接受他的想法,绝对不可能接受!我只是……”

  只是试图用更温和一点的方法,来处理这样的矛盾。正如奈杰尔之前所说,他们到底不是敌人,也不应该成为敌人。

  奈杰尔有点敷衍地挥了挥手:“那就这么决定了,我们明天正午开始——我会告诉他的。至于你,今晚别留在神殿比较好,明天早点过来吧。”

  埃德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他就……这么被打发了吗?!

  .

  打了一堆的腹稿,想要严肃地表明自己的立场和观点,却三两句话就被赶出了神殿。埃德十分郁闷,但已经察觉到,奈杰尔显然有些神殿内部的问题要处理,如果他不需要他的帮助,他也不能死赖在那里。

  于是他又蔫蔫地回到了城主府,觉得连门前的守卫看他的眼神都有点奇怪。

  好消息是,伊斯终于回来了。听说他只是带着寇米特跑去另一个“可能有兽人的藏宝”的地方探险,埃德不禁露出一脸的哀怨和控诉。

  “……你的‘实验’那么费钱,我多挖几个宝藏有什么不对?”伊斯一贯的理直气壮,“你那么忙,所以我没有叫上你,又有什么不对?”

  然后他还十分嫌弃地补充了一句:“而且我们也只是弄到了一堆没什么用的金子而已,兽人的藏宝总是这么贫瘠。”

  对着一条突然解放自己的天性,爆发了寻宝热情的龙,埃德实在也无话可说,默默地更加郁闷起来。

  但即使伊斯变得如此重财轻友,他也不会因为赌气就刻意向他隐瞒什么,何况,他还需要伊斯做他的秘密武器。

  他告诉了伊斯他们准备召唤疯法师,伊斯立刻被勾起了兴趣。

  “那个法师,”他说,“应该也藏了很多好东西吧……我不是说那个兔子窝里的那种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埃德深深吸口气,憋住,再慢慢吐出来。他最近越来越习惯这个动作,对快速地平心静气相当有效。

  “你可以直接问问他。”他说?“毕竟?他应该没见过龙。他会对你很好奇。”

  “好奇”,大概是那个疯法师最容易被抓住的弱点。

  “不过?你也知道?那家伙有点……疯。”埃德努力暗示,“他可不会管自己说出来的话会不会让人不开心。”

  “不开心”都是好的?埃德只担心伊斯会被气得掀翻神殿的屋顶,或者一不小心把罗穆安放出法阵之类。

  伊斯回他个白眼?走掉了。

  .

  在召唤罗穆安之前?他们当然得先试用一番奥格罗的各种“速成法”。既然得到了承诺,法师倒也不担心他们会反悔,大大方方地亲身示范,也确确实实地证明了它的好用。

  “这样的法术……如果能让更多人知道?也是很好的呢。”

  当亲眼目睹一个小小的风精灵被困在他炭笔画成的法阵里?疑惑地转着圈圈,埃德不禁由衷地感慨。

  它方便,快捷,省钱,而且并不是只对施法者有益——事实上?它节省的也是这个世界越用越少的珍贵材料。

  奥格罗斜他一眼。这个年轻人的天真总能超出他的想象,但看在他并不是那种因为自认正义就固执得不知变通的蠢货的份上?他拿出不多的耐心解释了一下:“虽然大法师塔将之视为‘秘技’,但其实并没能阻止它流传出去?毕竟每年被赶出大法师塔的法师都不算少……但首先,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掌握它?它不需要太多的力量?但需要极其精妙的操纵。其次……你不知道?是因为你所接触的大半是圣职者,有钱的牧师们可不屑于从法师那里偷学这种法术,即使偷偷用了也绝不会让你知道。”—ωωω.ωеńχúе㈠贰.cом

  埃德不吭声了。他发现奥格罗对神殿的“有钱”似乎有很深的怨念。

  奈杰尔掀了掀眼皮:“请不要弄错。我们的不屑,不是因为有钱,而是因为不想‘偷学’,所以,也绝不会偷偷去用。”

  牧师的面子可比法师的面子重要得多,毕竟他们代表着神明。但从此以后,至少安都赫神殿的牧师能够心安理得地使用这个法术,这一点让新任大祭司十分满意。

  安都赫神殿固然有钱,这钱却也不是大风吹来的,反而像是被大风吹走一样越来越少。

  奥格罗不阴不阳地笑了一声,因为愿望得到了满足,大度地没有再反驳回去。

  召唤那位疯法师的法阵自然需要更加精心的准备。他们谨慎地做了更多的实验,才开始用上珍贵的精金,但在一切准备完成之前,埃德接到了娜里亚传来的消息。

  信是一只圆滚滚的长尾山雀带来的。埃德还没打开那张薄薄的信笺,心脏就咚咚咚狂跳起来,虽然明知娜里亚不会在信里写什么特别亲昵的话,还是忍不住怀着一点期待。

  伊斯无聊地瞪着朋友肩头那只叉着腿炸着毛,圆得像个瑟瑟发抖的球一样的小鸟,等了半天才发现他还在捏着没打开的纸条傻笑,顿时失去了耐心,一把夺过纸条,刚打开就变了脸色。

  “怎么了?”埃德心一沉,立刻凑了过去,只看见潦草无比的一行字,表达着写信的人烦躁又无奈的心情:

  “可以得话,速回。娜娜闯祸了。”

  他们面面相觑,看着彼此眼中的惊疑与不安,然后又各自冷静下来。

  “我们得留下一个。”埃德说。

  这里还有很多事做到一半,他们不能就这样不管不顾地全部扔下。

  沉默片刻,伊斯把纸条塞回埃德手里。

  “你回去,”他说,“我留下。”

  埃德茫然地抬头,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我回去,你留下?”

  那可是娜娜,他以为伊斯会暴跳如雷,也迫不及待地飞回去。

  “你不担心吗?”他问。

  “‘闯祸’,”伊斯绷着脸回答,“意思是,倒霉的是别人。我为什么要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