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言情小说 > 终末之龙 >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秘技的代价(下)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秘技的代价(下)

推荐阅读:
  “他恐怕已经不能算是个鬼魂。”奥格罗说,“至少不是普通的鬼魂。我们召唤了他五次,他用了三种不同的样貌出现——三种不同的恶魔的形体。”

  语气之兴奋,那努力拉平的语调根本压不住。

  “你确定那真的都是他吗?”埃德尽职尽责地问了这一句,心中却没有多少怀疑。那可是罗穆安·韦斯特,他做出什么来都不奇怪。

  被质疑的法师露出被侮辱般的眼神:“就算还是个学徒的时候,我的召唤也从未出过任何错误。何况,只要你跟他说上几句话就能明白,那只能是他!”

  “……好吧。”埃德弱弱地回应。

  “你们召唤了他五次,然后就再也召唤不出了。”奈杰尔语气淡淡,“是这样没错吧?”

  连埃德都听出了其中的讽刺,毕竟奥格罗刚刚说了“我的召唤从未出过任何错误”。但法师本人却恍若不觉,只顾得上两眼放光,热情洋溢地宣扬着那位疯法师的神奇之处:“那并不是召唤术的问题,而是,即使我们得到了他的真名,在他开始不耐烦之后,他也能挣脱真名的束缚!或者,是他切断了法阵的牵引……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从来没有谁做到过!”

  也许还有一个——曼妮莎。

  埃德默默地想着,然后又发现了另一个重点:“你们,是把他强行召唤过来的吗?”

  “当然,”奥格罗神情变得有些奇怪,“不然呢?”

  “不是还有另一种方式嘛?”埃德试探着问,“温和一点的那一种……”

  “你是说,‘邀请’。”奥格罗眼神闪了闪,“是的,我们知道,可是,在这样的召唤术中,召唤者一定要尽可能地掌握主动,尤其是对罗穆安·韦斯特这样难以控制的人……‘邀请’,等于把主动权交到了被召唤者手中,效率极低,风险也更大。

  埃德无话可说,甚至心生敬意。

  他还以为,以奥格罗对疯法师这种近乎狂热的崇拜,他会对他有更多的尊重……但是,不?崇拜是崇拜?他半点也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无情地严守着界限?始终以自己的利益和安全为先——难怪他还如此年轻?却能成为战斗法师们的首领。

  “而且,这种类型的召唤术?原本就是韦斯特创造出来的,再拿来用在他头上?天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奥格罗补充了这一句?反而显出一点心虚。

  “‘效率极低,风险也更大’,”奈杰尔慢吞吞地重复,“‘天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埃德还没反应过来?奥格罗已经恼羞成怒:“是的?我知道这里的召唤阵两者皆有,而我想用的正是‘更温和的那一种’——因为即使我们改而‘邀请’他,韦斯特也绝不会再回应,但如果在这里,由安都赫的牧师发出邀请?他一定会忍不住跑过来的!他身上有那么多秘密……他掌握着那么多秘密,那么多已经失传的法术?难道你们就不想知道吗?连他残留下的只言片语,都是挖掘不尽的宝藏啊!”

  埃德不自觉地缩了缩。要是让这个法师知道他进入过疯法师的兔子窝?却只拎出一个铁圈儿一个牧师就把它封了起来……他大概也会发疯吧。

  那地方实在危险,但这会儿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去好好探索一番有点暴殄天物。不过?尼亚也知道那地方……

  尼亚还跟罗穆安本人——本魂?下过棋呢。

  想到尼亚他就一阵头痛?而奥格罗还在滔滔不绝,试图说服奈杰尔。

  “你们把自己的秘密隐藏得很好。”他说,“但即便如此,我们都听说过安都赫神殿的召唤法阵有多么厉害!你们能把他引·诱过来,你们的防护也更严密,现在,我们还有了这个!”

  他指向地面,埃德画出的法阵还安静又无辜地躺在那里。

  “它不是连无形之物都能禁锢吗?再没有比这个更合适的了!说到底,韦斯特本身,也已经只是个没有形体的灵魂……而且,我也不会要求现在立刻就召唤他,我们当然要小心谨慎,但至少可以先召唤点什么试试……”

  “你们到底想从他那里知道什么?”

  奈杰尔用一个问题让法师瞬间安静了下来。

  迅速冻结的热情让奥格罗的脸显得格外僵硬。很快,他恢复了平静,却也失去了生气。

  “见到他你就会明白,”他说,“重要的从来不是我们想从他那里知道什么,而是我们能从他那里知道什么。”

  奈杰尔并没有被这句话敷衍过去。

  “在你看来,”他说,“我们大概已经像你们一样,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所以并没有苛责你们的资格,或但恕我直言,我们之间,还有一点根本上的不同——目的本质的不同。”

  奥格罗沉默片刻,笑了起来。

  他几乎从来不笑,笑起来却格外瘆人,阴沉沉冒着寒气。

  “本质。”他说,“我能说什么呢?如果你要计较这个的话,我们最好先来弄清楚,何为‘本质’——如果我要为了拯救这个世界牺牲千万人的性命,这个目的的‘本质’,到底是善,还是恶呢?”

  当四壁间最后一点回音彻底消失,这个深藏地底的密室沉在死一般的寂静里。埃德浑身发冷,连嘴唇都像冻住了一样无法张开——他听得出这个“如果”有多么真实。

  “那是……”他艰难地开口。

  “‘恶’吗?”奥格罗代他说完,“可是,如果那是唯一的办法呢?”м.щênχυê12.cóм︶ㄣ

  “没有人,有这样的权力……”

  “是没有。”奥格罗不为所动,“但我们可以有这样的能力……有这样的准备。当所有的努力都失败,当我们别无选择,唯余那一点生机,你也宁肯让所有人一起灭亡,也不愿去行你所以为的恶事吗?那才是……真正得恶吧?”

  埃德无法回答。

  他耳边响起尖锐的鸣叫,仿佛下意识地拒绝倾听,更拒绝去承认,奥格罗的话,并非全无道理的冷酷和自私。

  奈吉尔什么也没说,法师也没再坚持,但离开之前,他留下了最后一句话,像是带着讽刺,又像是带着怜悯——

  “你以为,只有我在寻求这种方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