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推荐阅读:
    熟睡中的小孩儿小脸粉嫩嫩,鼻翼微微起伏仿佛小奶猫一般,额角一撮黑发调皮的翘了起来,精致的好像雕刻出来的玉娃娃。

    可是现在,玉娃娃身边被浓重的灵气缠绕,淡淡的魔气混在其中,本该水火不容的两种东西,却诡异的同时出现在小娃娃身上。

    叶星辰的反应比谢不归更快,在魔气出现的瞬间他就已经冲了进来,这东西在他体内那么多年,没有人比他更熟悉。

    黑雾一点一点蔓延开来,盘曲的影子倒映在墙上,若是任他们散开,不消片刻整个剑宗都能发现这里的异常。

    清澈的灵气不肯消停的从小孩儿身上冒出来,丝毫不惧满屋子的黑雾,捣乱似的将黑雾打散然后又回到小孩儿身上,丝丝缕缕的清气占据了小家伙大半个身体。

    灵气占了上风的场景明明应该令人高兴,但是叶星辰却笑不出来。

    那些被流缘吸收的魔气竟然没有消失,而是潜伏在了小孩儿身体里。

    当年染在流缘剑身上的是魔族的心头血!

    心头血,顾名思义,已经不是精血那么简单了,生死关头还能想起来用心头血来让他坠入魔道,段永禄还真是好大魄力。

    叶星辰脸色黑沉,藏在袖子里的手微微颤抖。

    本该加注在他身上的痛苦,随着神剑化形全部转移到了流缘身上,这让他如何不怒。

    小孩儿睫毛轻颤,迷迷糊糊醒来看到他们家阿爹,下意识只是伸手要抱抱,“阿爹,肚肚饿”

    流缘眼睛上的幻术不知道什么时候失效了,清澈的血色眸子蒙着水雾,小孩儿委委屈屈的在他们家阿爹怀中蹭了蹭,瘪了瘪嘴然后一口将旁边的手指咬住。

    和之前只含着不一样,这一次,看似无害的乳牙直接将皮肤戳破了。

    叶星辰的脸色难看至极,血液自指尖流逝的感觉异常明显,若是可以,他愿意以心血来喂养流缘,但是小家伙的身体不允许他这么做。

    看着小孩儿身上更盛的清气,叶星辰强行将手指抽了出来,任由小家伙可怜巴巴喊饿也不松口。

    谢不归惊疑不定的看着小家伙的眼睛,一向嬉笑玩闹的表情也正经了起来。

    红瞳,魔族。

    布好结界将魔气控制在院子之内的叶归鸿回来,看谢不归脸色不好淡淡开口,“这是流缘。”

    “我知道”下意识的回了一句,谢不归一愣,猛然意识到沧黎剑尊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叶星辰没有说话,漆黑的眸子冷的像是经年不华的积雪,摄人的寒意让谢不归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人忽然下山,身边带着从未出现过的孩童,消失不见的魔气,不见踪影的佩剑,和佩剑同名的娃娃

    诸多异常,这会儿终于有了解释。

    谢不归狠狠的甩了甩脑袋,他之前是有多蠢才会在这么多线索的情况下依旧认为流缘是叶星辰亲生的?

    房间中的魔气和灵气在小孩儿睁开眼睛的瞬间便消失不见,谢不归却依旧手脚冰凉,连初登道途的修士都知道,魔气和灵气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力量,绝对没有和平共处的可能。

    不是说魔族和人族一定针锋相对,就如现在,魔尊在魔界威望够高,又没有主动挑起事端的意思,人界自然也懒得和他们计较那么多。

    人族和魔族可以相安无事,但是两种力量却不可以。

    天行有常,三界共生,缺一不可。

    人族和魔族可以共存,灵气和魔气却绝对不能存在于同一人身上,叶星辰合体期的修为尚且躲不过去,小家伙这才刚化形

    “我去找行月。”谢不归的脸色难看,匆匆留下一句话然后离开这里。

    叶星辰没有管他,只是哄着怀中哭闹着喊饿的小娃娃心疼的无以复加。

    小家伙本就不是正常化形,体内魔气与灵气维持平衡尚且没事,一旦打破其中平衡,只怕连本体都保不住。

    被饥饿的感觉折磨的异常难受的小孩儿泪眼汪汪,抓着他们家阿爹的手臂不放,他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不对,只知道那些血液里的灵气对他来说很重要。

    豆大的泪珠如同断了线的珠子般在脸上滑过,小孩儿缩成一团,连声音都弱了下来,“阿爹坏”

    猫崽儿一般弱弱的泣音,听得人心都要碎了。

    小孩儿身体难受,哭的一抽一抽的让人心疼的不行,叶星辰没带过孩子,越哄小家伙哭的越凶,急的他甚至想放血来稳住小孩儿。

    但是此举无异于饮鸩止渴,就算小家伙再哭,他也不能这么做。

    从来没有照顾过小孩儿的剑修,如今为了将哭泣的小家伙哄好费尽了心思,好在沧黎剑尊养过徒弟,对照顾小孩儿也算有经验。

    叶归鸿出去了一趟,很快又带着一包蜜饯回来,喜怒不于形色的沧黎剑尊在蹲下身子,捻起一颗在小孩儿眼前晃了晃,“流缘,不哭。”

    泪眼婆娑的小娃娃看着带着暖气的漆黑的双瞳,注意力很快被吸引了过去。

    甜丝丝的味道从油纸包里传来,小家伙吸了吸鼻子,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眼巴巴的看向他们家阿爹。

    满屋的寒气昭示着这人情绪非常不稳,叶星辰深吸了一口气,将油纸包接过来放在小孩儿怀里,然后一言不发起身,“师尊,我先带流缘去医谷。”

    只是人间最常见的小吃,里面不含一点灵气,小孩儿感到饥饿是缺少能量,这些吃食对他毫无用处,只能用来转移他的注意力。

    如果只需要灵气,有他一人也就够了,可是流缘剑剑身上沾染的是前任魔尊的精血,如今魔尊已死,直接断了流缘从他身上获取能量的路。

    灵气越盛,流缘就越危险。

    小孩儿一脸茫然的抱着油纸包,感觉到身边气氛有些不对后板起了小脸,异常认真的思考发生了什么事情。

    直到离开了剑宗再一次踏上了灵舟,小家伙也没弄明白他们家阿爹为什么忽然不高兴,反而被油纸包中的蜜饯勾的不停的吞口水。

    好好饿

    小心翼翼将黑糊糊的果子拿出来一颗,小家伙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饥饿占据了上风。

    蜜饯的甜味在舌尖炸开,整个人都好像掉进了蜜罐之中,小家伙开心的眯起眼睛,连方才难以忍耐的饥饿感也减弱了不少。

    “阿爹~”含着蜜饯的小家伙含糊不清的开口,血色的眸子星星点点亮晶晶漂亮极了,“好吃。”

    自上了灵舟后脸色就一直板着脸的浮玉剑尊看着递到嘴边的蜜饯,被冰霜覆盖的眸子浮现出些许温情。

    低头将小家伙费力递过来的果子吃掉,叶星辰将小孩儿抱的更紧。

    他在害怕。

    叶归鸿安安静静坐在旁边,手中捧着一杯热茶,袅袅水雾蒸腾而上,将他的神色遮掩的模糊不清。

    医谷大能不少,他们能治伤治病,却没有人能解决灵魔共生的问题,如若不然,星辰也不至于在浮玉山一待就是两百年。

    灵舟飞行的速度极快,软绵绵的云层飞速朝后掠去,医谷与流光城距离不远,以灵舟的速度一刻钟足以到达。

    “星辰。”沉默了一路,玄衣雪发剑修终于又开口了,他们师徒二人关系亲密,即便没有言语也知道对方在想什么,“让流缘变回去吧。”

    流缘剑剑身上的魔气早已根深蒂固,没有另一方精血蕴养,最好的办法便是回归剑体,而不是维持人形。

    大徒弟的冰雪剑意向来霸道,能将魔气赶出去一次就有第二次,流缘体内魔气本就处于弱势,如果再这么下去,只怕只有碎剑一个结果。

    知道他们家师尊在担心什么,叶星辰低声叹了一口气,流云广袖将怀中小孩儿严严实实的挡住,“流缘太小了,还不懂如何变回去。”

    万物有灵,皆求一线生机。

    小小的孩童与寻常人家娇生惯养的孩子无甚两样,两三岁的心智如何明白那些,化形已是意外,想再变回去,难。

    云雾缭绕的山峦之间隐隐显出亭台楼阁的轮廓,山谷之中雕梁画栋烟柳画桥,不用细看也知道造价斐然。

    医谷的财大气粗,三界闻名。

    他们来之前已经和医谷打了招呼,黑衣墨发气势冷然的剑修温柔的抱着小孩儿进了大殿,叶归鸿抱着剑坐在房顶的琉璃瓦上,垂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两百年前便被叶星辰弄的心力憔悴的正阳长老看着眼前的黑衣剑修,胡子都不知道拽下来多少根了,“本源有缺,就算这次解决了,你又能拖多久?”

    叶星辰将失去意识的小孩儿放在软塌之上,神色带着从来没有过的柔和,“他是我的孩子。”

    这人软硬不吃的性子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霍正阳摇了摇头劝道,“星辰,你师尊说的不一定都是对的,剑重要,但是人更重要。”

    当年流缘剑染上魔气时他就建议直接碎剑,本命剑没了修为会锐减,但是总好过被魔气侵蚀最后连人都保不住。

    可惜这个建议被直接踩到了土里,这小子宁可不要性命也不肯碎剑,甚至连医谷也不待了,在浮玉山那鸟不拉屎的地方一躲就是两百年。

    神剑有灵,天火淬炼而生的神剑更是如此,霍正阳知道流缘剑生而不凡,却不知道事情还能发展正这般。

    人是没事儿了,可剑的情况比以前还严重。

    他是医修不假,治人治妖治魔都不在话下,但是,这小家伙是剑灵,非人非妖非魔,甚至连正常的剑灵都算不上。

    刚刚化形的生灵,如果可以,他也不愿意提出将当年那个建议再提出来。

    修长的手指将小孩儿额前的碎发拨开,叶星辰没有抬头,神色一如既往的平淡,“所以,你修不了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