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其他小说 > 孔雀娇养日记[星际] > 第 9 章

第 9 章

推荐阅读:
    机甲内,孔铮和常凌几人正在一本正经的讨论自家老大的伤势如何。

    没办法,做戏做全套,温玉装的像模像样,可不能在他们这儿漏了陷。

    看见传来的通讯后,孔铮立即点开,看见是陈放后,他郑重的行了一个军礼,恭敬的说,“见过陈上将。”

    陈放沉声说,“常星中将的机甲你们知道该怎么打开吗?”

    孔铮没有耽搁,立即报出一串密码。

    这,就是机甲舱门应急时开启的密码。

    陈放认真记下,微微点了点头,表示满意。

    几分钟后,医疗队终于赶了过来。

    见此,陈放立即就驾驶机甲走到温玉近乎报废了的机甲前,按照孔铮所说的密码,打开舱门。

    穿上防护服的医疗队众人丝毫没有耽搁,带着准备好的医疗舱钻进了驾驶室,小心的把失去意识的温玉搬了进去。

    唔,很敬业嘛。

    闭上眼睛装晕的温玉心中说道,却也没有放松警惕,谁知道会不会有一个有异心的人混进来。

    她可没有忘记,虫后那些不知道藏在哪里的智虫呢。

    医疗队的星舰上,通道内的灯光随着人群的靠近一一亮起。

    温玉躺在医疗舱内。被平稳的推进医疗室,陈放以及孔铮等近卫队的人立即跟上。

    至于元开,在确定温玉没有生命危险后,就直接回了第一军团,那里还有许多战后事物等着他处理。

    此时,医生根本顾不上孔铮他们,各种医疗器械一一启动,围绕着温玉开始了忙碌的检查。

    五分钟后,拿着一沓检查报告,外貌温柔的女医生忧心的宣布,“常星中将身体损伤并不是多么严重,只是,她的精神力损耗过度,精神海近乎干涸,现在十分混乱,预计需要静养三年以上方可。”

    损耗过度,修养三年?

    孔铮几人互视一眼,心中疑惑,面上却都是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至于陈放,他亦是松了口气,一直皱紧的浓眉散开。

    三年就三年,人没事就好。

    而且,温玉成功拦住虫王自爆,挽救了无数联邦士兵,有这么大的功劳,怕是上将有望。

    四十五岁的上将啊,真是年轻,自己等人,真是老了啊。

    然后,浓眉又不由皱起,今天的事,无一不说明,虫后已经注意到了常星,

    并且,十分想要除掉她,这么说的话,现在完全不是放心的时候,反而更需要提高警惕。

    这样想着,陈放立即招来亲卫,沉声嘱咐要提高警惕,严密保护常星中将。

    尤其是孔铮等常星中将的近卫,更是要万分注意。

    孔铮几人立即点头,严肃领命,不敢有丝毫放松迟疑。

    说话间,星舰已经驶回基地。

    温玉的医疗舱立即被挪到她的院里,医疗队本来准备把她送到医院,可是被孔铮拒绝。

    医生也有听到陈放的嘱咐,遂也没有反对,直接答应了下来。

    至于温玉,她就一直称职的扮演着一个精神力耗尽的人,安静的躺在那里。

    就这样,一直平淡的过去了三天。

    三天里,战后的扫尾也已经完全搞定,基地又恢复了战前的安宁。

    当然,这个安宁是对比这那场大战而言的,每天依旧是训练声,战机声对战声不断。

    而孔铮他们,依旧没有等来那个可能会有的袭击。

    温玉,却在躺了三天后,被医生宣布精神海依旧恢复了平静,快要醒了。

    自家老大做戏还真是做全套啊,孔铮几人心中念叨,却丝毫没敢放松,反而愈加紧张。

    不止他们,被陈放上将遣来的亲卫,也是这样。

    是夜,温玉继续沉睡。

    孔铮几人也守在他的房间外面,一个护士笑吟吟的走过来,正是这几天一直给温玉检查身体数据的那个。

    “我来看看中将的情况。”她笑着说。

    孔铮严肃的点了点头,伸手打开房门,带头走了进去。

    护士微微一笑,跟着走了进去。

    沉睡中的温玉眉微微一动。

    又是熟悉的味道,这种味道,就是一千年过去,也还是让人这么讨厌啊。

    这样想着,温玉精神力微微一动,就准备席卷而出,可想起了之前和容青的谈话后,又平静了下来,依旧安静的躺在医疗舱里。

    这边,那个护士依旧是笑吟吟的模样,仔细的看了看所有仪器的数据,高兴的点了点头,轻声说,“常星中将恢复的很好,恭喜你们。”

    孔铮严肃的脸上也带了点笑意出来,正准备说话,瞳孔忽的收缩——

    那个护士,依旧满脸微笑模样的护士。

    可是,忽的一团亮光从她身体之中透出,她整个人依旧微笑着,却在一瞬间化为尘埃。

    之后,爆炸的冲击波肆无忌惮的蔓延出去,首当其冲的,就是温玉的医疗舱和孔铮。

    孔铮惊恐的想扑上去,却忽的被一团灵力包裹着,扔出了房间,下一瞬间,放置着医疗舱的房间瞬间全都化为尘埃。

    孔铮倒在地上,一瞬间站了起来,就准备冲进去,却被常凌几人拦住。

    “冷静,老大她不会有事的。”常凌沉声说道。

    孔铮挣了挣,却没有挣动,然后,被突来的意外刺激到的大脑才慢慢恢复了平静。

    他定定的看着依旧震荡的能量场中,最后深吸一口气,低声说,“松开。”

    常凌看他正常了,这才松开了钳制这他的手。

    里面,温玉这才睁开了眼睛,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镯,就是这个手镯,放出了防御罩,挡住了所有的冲击波。

    不过,在这样的震荡之下,自己这个精神海干涸的人,怕是又要多休养几年了。

    当然,这只是表面,别人以为的,或者说,是温玉想要别人以为的。

    至于实际情况嘛,温玉表示,她现在好得很。

    这样想着,温玉却是又闭上了双眼,继续沉睡。

    外面,此时却已经乱成了一团。

    爆炸刚刚出现,陈放就已经赶了过来,看着一团乱的现场,震怒不已的说,“这是怎么回事?”

    孔铮几步上前,低声把刚才的事一一禀报清楚,最后总结道,“是属下不好,没有看出来她的异常。”

    陈放的确生气,可却也不是迁怒的人,自己的亲卫和那么多的设备都没有检查出来,现在来怪孔铮,他还没那么不要脸。

    这样想着,他挥了挥手,语气依旧不好,“这事也不能怪到你头上。”

    几句话的时间,震荡终于停止。

    陈放大步走了进去,就看见被防御罩保护的好好的温玉,他立即松了一口气,俯身准备抱起温玉,却发现根本不能碰触到温玉本人。

    这样,陈放就只好作罢,立即叫来技术队和医疗队的人。

    等他们赶来,却发现,完全没有技术队的人用武之地,那个防御罩在发现震荡平息之后,就自动散去了。

    医疗队的人无需嘱咐,立即上前检查,和之前一样,五分钟后,医师宣布,身体没有多大损伤,只是,本来已经恢复的精神海又开始动荡,静养时间加长,大概需要五年以上。

    五年,又拖延了两年,陈放心里一沉。

    这时,常凌忽然上前一步,低声说,“上将,中将现在的情况,需要静养,边疆并不太适合,我们会护送她前往一个秘密的基地,明天就走。”

    听到这句话,陈放一顿,思绪许久后,点了点头。

    不过,却也并不太放心,沉声说,“我让我的近卫护送你们一程。”

    谁知,常凌却直接摇了摇头,低声说,“多谢上将,只是,中将的行踪越隐秘越好,”

    听到这里,陈放目光凌厉的看了一眼常凌,沉声说,“你这是在怀疑我?”

    在八级兽人的威压下,常凌不禁一颤,却还是继续说,“上将,我相信您,可是,你身边的那些人,又是可以百分百信任的吗?”

    陈放浓眉轻轻皱了皱,直直看着常凌,见常凌虽有些慌乱,却丝毫没有改变主意的想法,过了几十秒,他才点了点头。

    然后,轻轻笑了笑,沉声赞赏,“不错,你很好。”

    常凌微微一笑,恭敬的说,“上将过奖了。”

    陈放点了点头,轻声说,“那就这样,不过,到了目的地后需要给我报一个平安。”

    孔铮几人自从常凌开始说话,就一直安静的在那里听着。

    孔铮一开始还很疑惑,常凌怎么会忽然做下这个决定,然后,就忽然回想起了昨天下午,常凌曾经在温玉的病房里待了几分钟。

    难道,就是那个时候,温玉给他嘱咐的吗?

    虽说是猜想,可孔铮却已经有了八成的把握。

    要不然,他可不信,常凌有那个胆子,敢做他老祖宗温玉的主。

    孔铮想的没错,这件事,的确是温玉做些的决定。

    第二天,温玉的中将座驾离开边疆,不久后一个跳跃,就直接离开了这片星域。

    然后,温玉就直接从医疗舱里坐了起来。

    面对着几个近卫的疑惑,也包括常凌,他就知道自家老祖宗要离开边疆,可却不知道原因。

    温玉长眉微挑,解释了两句。

    时间倒回一天前,确定周围没人后,温玉起来透气,顺便给容青拨了一个通讯。

    一是说出自己的发现,虫后的伤势快要痊愈了。

    二,就是问他,对于这场随时都会燃起的战火,联邦准备的怎么样了。

    谁知,容青却给了她一个意外之喜。

    检验出智虫的仪器,联邦科研院已经有了眉目。

    “什么?”温玉还记得自己当时惊讶的说道。

    容青点了点头,眉宇间带着愉悦的笑意,轻声说,“科研院的孔院士已经有了大概的雏形,成功是早晚的事情。”

    孔?

    听到这个熟悉的姓氏,温玉嘴角上扬的同时不由挑了挑长眉,轻声说道,“是我知道的那个孔院士吗?”

    据她所知,孔铮的父亲,孔知远,似乎就是科研院的院士。

    想到这里,温玉就不由想起了那个二十年没见的小孔雀来。

    如今,就连她这个不关心娱乐圈的人都知道,孔辞意的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