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星小说 > 玄幻小说 > 赐我神之名 > 第二百一十章 领主之间的友谊
  艾尔猛是个很有野心的人,但和盖萨克不同,他并没有那么张扬,这座偏远的城市也让他避开了很多视线。

  这也让他有了充足的时间去钻研一些知识,作为一名二阶信徒,他懂得很多仪式和技能之外的法术,比如说他和曼达签订的契约,在写下自己名字并宣读誓言的时候,曼达感受到了神灵的注视。www.WENxue12.COM

  完成了契约,艾尔猛带着曼达来到了地下的藏宝室,黑水城有些穷苦,可领主非常富有,穿过了三个装满黄金的密室,又穿过了一个装满珠宝的房间,艾尔猛在一面墙壁前停下了脚步。

  这面墙壁上装有许多暗格,艾尔猛对曼达道:“你很幸运,除了我的家族成员,很少有外人能够来到这里,这里的每一个暗格都保存这一件珍贵的神物,

  我搜集了很多财宝,并不是因为贪心,而是为了保护这些神物,倘若有窃贼来到这里,黄金和珠宝他们想拿多少就拿多少,但千万不能触碰这些神物,这是黑水城和艾尔猛家族的未来。”

  艾尔猛的坦诚让曼达倍感意外,当然,也不知道他的话有多少是真的。

  他打开了一个暗格,深吸一口气道:“它们就要属于你了。”

  它们?你不是只有两根鬃毛吗?

  艾尔猛打开了盒子,拿出了其中的一根,道:“这根是罗斯夫人的,她是个热情的人,这根是霍森小姐的,这位姑娘的性情和她的外表大不相同,这根是阿提亚夫人的,她和她的夫君还真是不太般配……”

  “你说的是哪位阿提亚夫人?”

  艾尔猛摇头道:“我们有过约定,我不能说出她的全名,听说你去过铁山镇?”

  “我只是随便问问,倒也没那么关心,”曼达看着那各种颜色的毛发,五官有些扭曲,“我只想要焰马的鬃毛,其他的……您自己留着就好。”

  “可如果不掩盖在这些毛发中间,焰马鬃毛气息很容易暴露,你知道外面的局势有些危险。”

  “我有其他的办法,感谢您的好意。”

  艾尔猛没再多说,他将一根火红色的马鬃拿到了曼达面前,只是看了一眼,曼达就被金币的潮水淹没了,从价值上来看,这绝对是如假包换的神物。

  艾尔猛用木盒把鬃毛装好,交给了曼达,两人在城堡之中一起吃了一顿晚餐。

  喝着曼达送来的葡萄酒,艾尔猛突然有些感慨:“这酒很特别,我好像在什么地方喝过。”

  “这是我们用最好的葡萄,花了二十年的心血,精心酿制的绝世珍品。”曼达再次增加了酒的年份。

  “二十年?”艾尔猛笑道,“你有二十岁吗?这酒叫什么名字?”

  “这酒叫做……”曼达犹豫片刻,低声道,“这酒叫做高傲的牛角。”

  艾尔猛一愣,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口,抿了抿嘴唇,点点头道:“我想起来了,这是他最爱的酒,我喝过一次,那个倔强的老头子,那个高傲的老家伙。”

  两人沉默了许久,艾尔猛问道:“你跟他很熟吗?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谈不上熟,我觉得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人。”

  “你能想到他的结局吗?”

  “也不是完全想不到,”曼达吃了一块烤鸡,喝了口葡萄酒,“如果一个人想与全世界为敌,最好不要让全世界都知道。”

  艾尔猛闻言笑了:“果真是个聪明人,我对你说了那么多不该说的话,让你看到了很多不该看到的东西,知道我为什么那么信任你吗?”

  因为我救了你的命?

  话到嘴边,曼达又咽了下去,生意已经做完了,之前的事情也算两清了,总提起来会引起对方的误会。

  思忖片刻,曼达道:“可能是神灵的旨意吧。”

  艾尔猛点点头:“我相信这是神灵的旨意,是神灵让我遇到了你,克雷奇蒙奇克勋爵,在铁山镇崛起的新贵,有人说你是鲁格昂克劳德赛的私生子,还有人说你曾经去过怨霾山谷,你得到了盖萨克的赏识,却得罪了索伦思,盖萨克死后,你被迫逃到了七星山,

  七星山,盗匪横行的荒芜之地,有谁能想到那个地方会出现一位英雄,他的名字叫罗曼威尔金斯,他铲平了所有的盗匪,制定了新的规则,过往的商人不再遭到劫掠,只需要缴纳两成的税金,你到了七星山,然后七星山就出现了英雄,你说这是不是神灵的旨意?”

  曼达动用了些许神力,艰难的控制住了表情。

  就在昨天,在同一张餐桌上,这个繁衍狂魔的远大理想还让曼达哭笑不得。

  而如今,曼达看到了一地领主该有的模样,他对曼达知根知底,只是不屑于做出太多掩饰。

  艾尔猛替曼达倒了一杯酒:“你说的很对,想与全世界为敌,最好不要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一直以为没有人会注意到这片荒蛮之地,可现在看来,有些聪明人已经把视线投向了这里,

  巴克恩主教是个聪明人,这个聪明人让我们的日子都不好过,他看到了我,也看到了你,我们需要帮助,需要彼此之间的照应,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够成为朋友。”

  曼达闻言,举起酒杯道:“我们已经有了一个很好的开始。”

  “是和克雷奇蒙奇克,还是和罗曼威尔金斯?这是很重要的事情,”艾尔猛的神情非常严肃,“罗曼威尔金斯是山贼,领主和山贼的友谊注定不会长久,克雷奇蒙奇克是勋爵,一位领主应该懂得经营自己的领地,领主之间的友谊才能地久天长。”

  ……

  回到七星山,曼达率先叫来了诗人:“我给你留下的那幅地图,你看明白了吗?”

  “你管那个叫做地图?那只是涂鸦而已!”诗人拿出了三十多张羊皮纸,将它们拼接了起来:

  “你不在这段日子里,我走遍了这七座山,已经帮你把山寨画好了。”

  七星山上有十几座山寨,这些山寨修的七零八落,彼此之间也没有联系,曼达想在每座山上新修一座山寨,山寨之间要有道路相连,诗人完成了设计工作,可接下来的工程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那些旧的山寨实在不堪,拆了它们也留不下太多材料,我们得先从砍伐木材开始,还得抽出一部分人手去搜集土石,

  山贼几乎被你杀光了,只留下了两百多人,再加上我们原有的奴隶,大概在三百人上下,只靠这些人手,一年之内至多能完成三座山寨。”

  曼达摇头道:“我们的奴隶要负责耕种,建造山寨的工作只能交给山贼。”

  “要是这样的话,三座都完成不了,至多能建完两座,我真是不明白,哪有自己种地的山贼?”

  曼达笑道:“山贼是罗曼威尔金斯,蒙奇克勋爵是一地领主,我们得学会经营。”

  诗人诧道:“这句话倒挺有诗意,可说来说去不都是你吗?”

  “我是曼达,既要抢劫,也要经营,听说昆塔培养了一位丰收女神的信徒,让他带上人手跟我到山上转转,找几块能开垦的土地。”

  “现在才一月,不必那么心急。”

  “现在这山上除了森林和荒草什么都没有,你说我能不急吗?”

  ……

  新入阶的丰收女神信徒名叫帕维乌,是个沉默寡言的小伙子,曼达让他带上十个奴隶同行,没想到他带上了神罚者詹金斯。

  詹金斯本想回到家乡和母亲团聚,可又担心自己和蒙奇克勋爵的关系会连累到家人,所以暂时留在了曼达身边。

  谁也没想到,这个老实巴交的年轻人趁着曼达不在,做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昆塔恶狠狠的看着詹金斯道:“他把诺郎森变成了神罚武士,你能想到吗?他竟然敢在我们的地盘上做这种事情!真应该立刻处死他!”

  诺郎森?那个被俘虏年轻神罚者?

  曼达愕然的看着詹金斯,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是萨利夫执事教我的,诺郎森是个有天赋的人,萨利夫执事告诉过我,让有天赋的人成为神罚武士,是我必须肩负的职责。”

  曼达愣了片刻,突然放声大笑:“他已经成了一阶武士?”

  詹金斯点了点头。

  “他现在在哪?”

  昆塔道:“被关在了地牢里,等你发落。”

  曼达笑道:“把他放出来吧,请他们吃点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