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啥

推荐阅读:
    第十七章

    虽然莱拉还在不停地打嗝,但是小丑就像已经聋了,什么都听不见,依旧坚持解着莱拉的扣子。

    这个扣子解了半天,中途总是被这样那样的事情打断,所以到现在都没有解完。

    “嗝。”

    莱拉的打嗝声像是在给小丑伴奏,每当她富有节奏感的打嗝声响起,小丑就又慢条斯理地解开了一个扣子。

    最后,小丑终于解完了所有的扣子。

    小丑的目光落在莱拉露出来的雪肤上,眸中像是有一场风暴正在酝酿。

    莱拉清晰地感受到了,某个正顶在自己腰上的硬物。

    小丑低下头,吻在了莱拉的胸口。

    像是有什么冷血动物滑过了那片肌肤,带来湿润滑腻又冰冷的感觉。莱拉的身上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

    莱拉的打嗝声愈发急促。

    原来可能还保持着十几秒钟一次的频率,现在干脆是几秒就打一个嗝。她的身体也因为打嗝颤抖着。

    小丑抬头看了莱拉一眼,随手将从莱拉身上脱下来的上衣卷成一团,塞进了莱拉的嘴里。

    嘴里被塞了衣服,但这并不能让莱拉停止打嗝,只是有了衣服的阻碍,莱拉的打嗝声变得低沉,听起来竟然有一丝委屈巴巴的感觉。

    巨大的打嗝声被物理阻挡了,小丑这才继续自己“未完成的事业”。

    莱拉咸鱼般靠在墙上,小丑堵住了她的嘴,她也说不了话,只能任小丑为所欲为。

    大概是对象是小丑的原因,莱拉觉得自己就快要变成一个性冷淡了。虽然小丑的某个部位已经变得坚硬,顶在了她的胯骨上,但她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还能冷静地在脑海里和系统对话。

    “系统,你说如果我被小丑这样那样了,到底是我和小丑这样那样了,还是金和小丑这样那样了?毕竟我现在用的是金的身体。不过金那么喜欢小丑,知道她的身体曾经和小丑这样那样过,应该也不会生气,反而会很开心吧?”

    “准确地说,从身体的角度,即将和小丑做的是金;从灵魂的角度,即将和小丑做的是你。”

    从灵魂的角度?莱拉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系统,你能不能帮我屏蔽身体的感觉,这样的话,我就不用从灵魂角度和小丑这样那样了。”

    系统似乎有些无法理解莱拉的心理:“和小丑做让你很为难?我看你强吻人家的时候可一点为难都没有,怎么现在就怂了?”

    “就算是你现在拼命转移话题和讽刺我,我也不会被你绕过去的。你要是不行就直接说你不行,找这么多借口干什么?”

    大概所有的男人都听不得别人说自己不行,就算是似乎并没有完全的性别界限,只是有男人声线的系统也不能避免。听到莱拉说他不行,系统立马就反驳道:“我怎么会不行!只是我觉得没必要为你屏蔽身体的感觉,浪费能量罢了。现在每一丝花在你身上的能量,都让我觉得是喂了狗。”

    “你就是不行,不要解释了,”莱拉说,“你要是行,绝对不会在这里叭叭叭这么一大堆废话。”

    系统正准备反驳,却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话锋一转,“我行不行也不是你说的算的,你是不知道有多少系统想和我在一起。你蠅猫艌蠂霉猫銏犮垺.co屑
这个激将法太低级了,我当然不会上当。你就好好享受吧,屏蔽身体感觉想都别想。当然了,如果你现在跪下来叫我爸爸,我也不是不能考虑一下的。”

    “爸爸,”听到系统的最后一句话,莱拉一点骨气都没有,“爸爸爸爸爸爸。爸爸我叫的怎么样?”

    系统:世界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系统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问:“你这样到处认爸爸,你亲爸爸知道吗?”

    莱拉的声音里满是无所谓:“管他呢,他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他也不会管我。”

    听到莱拉这一番故作轻松的话,系统却突然觉得有些心酸。他改变了自己咄咄逼人的态度,但刚刚和莱拉吵了一架,他也不能直接突然温柔,这不就变成了他在示弱吗。

    系统咳嗽了一声。

    莱拉脑内低语:“原来系统也会咳嗽啊。”

    系统又咳嗽了两声,才倨傲地说着:“既然你都这么求我了,那我就好心地帮你屏蔽身体的感觉。不用太感谢我,这是我作为爸爸对于儿子的小奖励。”

    不知道系统是怎么操作的,莱拉确实感受不到任何感觉了。看着小丑对她这样那样,仿佛是在看一场不能感同身受的动作电影。

    小丑的动作马上就要进行到最后一步。

    “呜哇呜哇……”

    阿卡姆里响起了要把人耳朵都震聋的警报声。

    小丑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然后……

    他房间的门被打开了。

    几个人冲进了小丑的房间里,然后就看到了一出活春宫。

    小丑这一次终于停下了自己的动作。他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莱拉的身上。

    小丑比莱拉高很多,他的衣服对于莱拉来说尺码大了很多。所以小丑的衣服披在莱拉的身上,一下就从上衣变成了宽松版的裙子,倒是把所有不该看的地方都遮住了。

    莱拉看看为首的几个人,发现自己都没有印象,应该不是哥谭著名反派中的某几位。

    莱拉倒是透过人群的缝隙,看到了位于后方的,包括稻草人在内的,因为外形特别所以非常显眼的反派。

    目光扫来扫去,莱拉突然撞到了一个格外不同的目光。

    那道目光中没有其他人看好戏的样子,它很复杂,有担忧有伤感,甚至还有一丝丝隐藏得很好的绝望。

    莱拉的目光向上移,看到了目光主人的脸。

    是杰克。

    撞上莱拉的目光,被莱拉逮了个正着,杰克马上就低下了头,隐没在了人群中。

    莱拉也收回了自己的放远的目光,目光再一次落在了最前面的几个人身上。

    想来那些著名反派们还是有脑子的,知道通过阿卡姆的系统,强制打开小丑的房门,会死得很惨,所以推出来了几个炮灰站在最前面。

    虽然小丑依旧满脸油彩,但是莱拉还是感觉到了小丑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

    那种事情进行到一半然后就被人硬生生地打断,是个人心情都不会好的吧!

    莱拉都看出来的事情,这一帮闯进小丑房间的反派们当然也能看出来了。为首的两个人已经开始瑟瑟发抖了。

    他们还没来得及多抖几下,小丑就拿出了他惯用的那把枪。

    他用枪指着那个相比而言,抖得不是很厉害的人,看到他对着枪口,抖得越来越厉害,嘴角有了阴森森的笑容。

    “砰。”

    枪声响起。倒下的却是他旁边的、那个看到小丑的枪指的不是他,松了一口气的人。

    小丑把枪塞了回去。

    “怎么了?”

    那个幸存下来,现在还在抖的男人抖得更厉害了,让人怀疑他是不是羊癫疯发作了。

    虽然男人一点也不想再说一句话,让小丑注意到他。但是过了几秒,还是没有人回答,男人不得不回答了小丑的问题:“蝙蝠侠……蝙蝠侠闯了进来,带走了戈登。”

    为了自己的计划能够更加顺利地进行,小丑还绑来了戈登作为筹码。戈登是哥谭的警察局局长,他是哥谭势力错综复杂的警局中,唯一的一股清流。他代表正义的一方,替法律和公权力发声,是哥谭唯一的正义之光。

    同时,戈登也是蝙蝠侠的好友。

    为了绑来戈登,小丑也费了一番功夫。现在突然告诉小丑,他好不容易弄来的戈登被蝙蝠侠救走了?小丑原本就不好的心情变得更差了。

    他再一次拿出了自己的枪。

    这一次,那个原本被小丑用枪指着,却又逃过一劫的男人没能同样幸运。

    男人倒在了血泊里,和另一个人躺在一起。

    “还有什么吗?”小丑又问。

    这一次,是真的没有人回答小丑了。

    有人朝莱拉投来了期许的目光。

    现在的小丑就像是一个炸弹,没有人敢去惹正在怒气中的小丑,但莱拉就不一定了。

    毕竟莱拉可是能够在用枪重伤了小丑,还能被小丑原谅,甚至让小丑当做这件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人。

    而且刚刚的场景,他们也都看到了。这可是小丑第一次对一个人表现出这么大的喜爱和包容。

    如果是平时,莱拉根本不会理会这些人期许的目光。她和他们很熟吗?但是现在,毕竟是这些人打断了小丑,让他们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虽然系统之前屏蔽了她和身体的联系,身体又是金的,似乎和莱拉没有什么关系。但到底这群人还是帮了她一下。

    莱拉也愿意给他们一个面子。

    系好了腰带,莱拉站起身,自然地挽住了小丑的手臂。

    “就算没有戈登,蝙蝠侠也会过来的,不是吗?”莱拉说,“还有那么多医护人员,为了他们,蝙蝠侠明天晚上也一定会再来一次的。一个小小的戈登,又算是什么呢?你是joker,从来不需要戈登作为筹码。”

    “甜心,你现在乖巧的样子,让我真想一口吃掉你。”小丑吻上了莱拉的唇。

    注意到人群边缘,杰克失魂落魄的样子,小丑嘴角的弧度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