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大事

推荐阅读:
    第十四章

    莱拉昏迷过去。不过,虽然她和外界的联系都断开了,但她还可以在脑内和系统对话。

    “小丑为什么没有打死我,这不科学啊。”莱拉和系统说,“说起来我的那一枪打死了小丑吗?小丑要是死了,就算他之前没有打死我,我也离死不远了吧?”

    系统:“小丑一定是脑子出了什么问题,才没有一枪打死你,让你还有机会在这里和我叭叭叭。”

    “你怎么这么凶,我不是你的小甜甜了吗?”

    系统:“你从来就没有是过。我也没有这么智障的小甜甜。”

    系统说她是智障的一瞬间,莱拉就明白了他到底在暗指什么事情了。还不就是她之前没有认出假小丑和真小丑,最后闹出了那一系列乌龙的事情吗。

    其实在见到了真小丑和假小丑同聚一堂,察觉到两个人对待她截然不同的态度,还有其中一个小丑对待真小丑的恭敬态度时,莱拉就大概明白了自己之前一直搞错了。

    小丑为什么在那次搞事之后性情大变,也就有了原因。

    在那个时候,莱拉总算明白了她从来没有找对过小丑。在她刚刚穿越过来,进入阿卡姆的时候,在她对面牢房,那个会害羞脸红的小丑是假的,只是一个小丑的模仿者。之后,被蝙蝠侠送到了阿卡姆,并关进地下二层的那个大佬,才是真的小丑。而就在醒壝猲蠂蠀锚12.c贸屑
〕蟊凰徒吹耐保歉懔耸虑椋婕傩〕蟪晒セ涣松矸荩≡谒悦娴囊簿捅涑闪苏嫘〕蟆

    但偏偏在这个时候,她发现了小丑一直是被关在阿卡姆地下二层的,后知后觉地明白了关在她对面的小丑只是一个模仿者。成功地再一次把真小丑当做了假小丑,搞出了乌龙。

    回想起之前的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莱拉忍不住扶额,叹息自己真的是一个智障无误了。

    “我很开心地看到你,终于有了明确的自我认知。”系统嘲讽道。

    莱拉并不想理会系统,虽然她也觉得自己是一个智障。但是智障这种事情,只能她自己说自己,别人说她智障,她可是要生气骂人的!

    没错,她就是这样一个双标狗。

    莱拉开始思考小丑到底为什么没有杀了她。

    当时两个人可以说已经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小丑为什么会手下留情?这不科学啊。莱拉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到底是什么让小丑留了她一命。她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如果不是小丑故意放水,她现在肯定已经是死的了。

    想不通,莱拉索性就不再想了。她开始质问系统:“这就是你说的新手任务?新手任务就是这么个简单法吗?还附赠和小丑真人1v2刚枪体验,真的是非常令人快乐呢。”

    “你怪我咯?”系统表示这个锅它不背,“如果不是你整天仗着自己有嘴叭叭叭,瞎j猜原主的心愿,然后瞎j地吻不该吻的人。哦对我忘了,虽然你在努力地完成原主的心愿,但你最厉害的一点还是,你一次人都没有认对。”

    莱拉沉默了。

    莱拉的沉默让系统愈发出口成章,“如果不是你瞎招惹小丑,这个任务本身是很简单的。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你,你完全可以在小丑之后搞事情时逃出阿卡姆,也根本不会面临之前的事情。”

    最后,系统总结陈词:“你真是我带过最差的一个宿主!”

    虽然莱拉承认系统说的都是对的,现在这个情况确实是她自己作出来的。但自己明白和被系统当面指责嘲讽还是有区别的。

    “你还怪我?”莱拉毫不客气,“你这个系统除了会回放原主记忆还会什么吗?你看看别人就爱的系统,远的不说,就说之前那个叫诺拉的女主,人家的系统,系统商店系统技能什么的应有尽有。你再看看你自己,脸红不脸红?就知道怪我,为什么不先反思一下你自己是不是配置跟不上来。”

    莱拉的反击成功地引起了系统的怒气:“那你看看别人的宿主。有哪个宿主像你这么擅长作死?”

    ……

    在系统和莱拉在她的脑内大骂三百回合之后,两个人终于骂累了,并停止了这种毫无意义的、互相指责的行为。

    这个时候,大概是之前的药效也过去了,莱拉觉得自己似乎可以醒来了。

    她睁开眼睛。

    ——眼前是一片黑暗。

    此时的阿卡姆安静且沉默,除了莱拉自己的呼吸声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的声音。而她身上伤口的痛觉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她还活着,还在阿卡姆里面。

    莱拉摸索着来到门前,推开了自己牢房的门。

    莱拉对面的牢房果然没有人,她来到了自己的隔壁,敲了敲门,叫了一声:“艾珀?”

    “你醒了啊,莱拉。”艾珀打开门,“进来坐坐?”

    搞不清情况的莱拉走进了艾珀的房间,问:“发生了什么?”

    黑暗中,莱拉看不清艾珀的表情,却能听到她带着笑意的声音:“你大概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吧?小丑控制了整个阿卡姆。说到小丑,我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狼狈的样子,也是第一次见一个人能够重伤了他的同时,还让他手下留情。”

    “大概是因为我太美了,他舍不得?”

    莱拉听见了艾珀的笑声,“你说的没错,他舍不得。不过如果是莱拉你的话,我大概也会舍不得的。”

    “所以……小丑控制了整个阿卡姆,准备干什么?”莱拉问道。

    “他们现在应该还在商量具体的事宜。不过嘛,总得来说,就是小丑控制了整个阿卡姆,劫持了医护人员,要求蝙蝠侠单枪匹马过来。”

    莱拉:他知道小丑要搞一发大的,但没想到他搞这么大?

    “那他们现在在商量什么?”

    “大概商量怎么对付蝙蝠侠吧。”艾珀显得很漫不经心,“毕竟蝙蝠侠可是哥谭所有黑暗人员的噩梦,就算他单枪匹马过来,也总是要严肃对待的。”

    “那……你为什么没有和他们一起商量?”莱拉突然问道。在阿卡姆呆了这么一段时间,莱拉大概能够明白艾珀在阿卡姆的地位,应该是和小丑不分上下的。毕竟连小丑这样的疯子对艾珀的态度都显得有些忌惮。

    艾珀没有回答莱拉的这个问题。

    “我想既然你的门没有锁,小丑应该是想你过去的。”艾珀转变了话题,“你现在沿着走廊出去,他们应该在食堂。”

    其实在刚刚和系统的互怼中,莱拉已经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转变一下方式,苟一点完成任务。但是回想起来,现在苟一点应该也没有什么用处了。毕竟她已经成功激怒了小丑,还差点杀了小丑……就算是想苟应该也苟不了了吧。

    既然不能苟了,那就继续刚下去吧。莱拉也想知道小丑到底要干什么。她听了艾珀的话,走向食堂。

    走到了食堂门口,莱拉向里望去,发现里面围着小丑的那一圈人,她几乎都不认识。想来,应该是地下一层的那些大佬。

    金的记忆里倒是有一些大佬们的影像,莱拉很快将他们一一对应。那个橘红色头发的女人应该是毒藤女;那个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稻草人的人,应该就是稻草人了;旁边的那个应该是贝恩。

    大概认了一下人,莱拉走进了食堂。

    当注意到莱拉的时候,食堂里面骤然安静了下来。

    莱拉的目光落在了小丑身上。

    她那一枪看起来确实没有给小丑造成什么致命伤,小丑的样子看起来还不错。他的腰间缠着绷带,绷带上……莱拉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为什么小丑的绷带上系了一个蝴蝶结?

    小丑自然也看到了莱拉,像是之前那些对峙和你死我活都不存在一样,小丑笑了起来:“甜心,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莱拉走到小丑旁边。虽然不知道小丑为什么这么大度,但既然小丑已经默认之前的事情都不存在了,她自然也不会再反复提起。

    小丑给莱拉带来了许多伤口,但那些伤口都加在一起,也不如小丑身上的那个伤口严重。这一把,也算是扯平了。

    “我很想念你,所以一醒来,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来到你身边。”莱拉一张嘴就说了连她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话。

    但小丑似乎对这个谎话十分受用。他嘴角的弧度更大,一只手搂住了莱拉,将她扯到了自己的怀里。

    莱拉撞在了小丑腰间的伤口上,小丑却仍笑着,像是感受不到痛一样。

    倒是莱拉发出了“撕”的一声。她的身上也有很多伤口,虽然不如小丑的这个伤口严重,但猛地被小丑一撞,还是很疼。

    “哦,甜心。”小丑的手放在了莱拉腰间的那个伤口上,然后狠狠地向下一按。

    莱拉觉得自己的伤口一定撕裂地更厉害了。

    小丑的手掌被莱拉的血濡湿了,他抬起手掌,然后将手掌按在了自己腰间的伤口上。

    莱拉的血和小丑的血交融在一起。

    “甜心,我来帮你包扎。”小丑一只手搂着莱拉,另一只手接过了贝恩递来的药水和绷带。

    本身一场严肃正经的反派讨论会,突然变成了反派们围观反派头子给自己的小情人(大雾)包扎的现场。而其他人似乎也都习惯了小丑想一出是一出的行为,甚至还很自然地找来了包扎需要用的东西。

    莱拉身上有好几个伤口,大多数都是擦伤,其实并不需要用到绷带。但小丑却每一个都用绷带紧紧地包扎了起来。

    小丑大概是第一次干这种事情,可以说是完全没有经验。莱拉总觉得,下一秒小丑就会失去所有耐心,将一瓶药水全都倒在她的伤口上。

    莱拉现在坐在小丑的腿上。她低下头看小丑专心致志地处理她身上的每一道伤口,动作竟然显得有些温柔。(虽然那些伤口都是小丑本人干的)

    然后……小丑拿着棉签,狠狠地按在了莱拉的伤口上。

    莱拉表示自己收回之前说小丑温柔的话,他就是一个傻逼,一个疯子!

    在小丑用绷带打了一个蝴蝶结之后,终于包扎完毕了。

    “那么……继续我们的讨论。”小丑张开手臂,手指指向人群外围的一个男人,“杰克,你在想什么?”

    莱拉顺着小丑的目光看去,看到了站在人群边缘的男人。他卸下了脸上的油彩,和之前莱拉见过的他很不一样。

    但莱拉还是认出了他。

    是小丑,那个她最开始遇到的小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