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星小说 > 玄幻小说 > 赐我神之名 > 第两百零三章 信念征服
  七星山是重重群山之中的七座小山,独特的地理环境让这里不仅消息闭塞,也基本成为了法外之地。

  曼达在七星山待了一个月,对山外的事情几乎一无所知,而按照史丹利的描述,王国各地都在举办规模浩大的露天烧烤会。

  “我们经过了几座镇子,火刑柱上浓烟从未停息过,无论走到哪里你都能闻到那可怕的油脂味。

  开始他们只烧信徒,后来连白鸭也烧,再后来就连认识信徒的人也被烧死了,他们让平民们互相揭发,有一个男人为了让自己免罪,甚至说自己的妻子是古神信徒。”

  说到这里,史丹利咬牙咒骂了一句:“荒唐,真是荒唐,为什么我们的王国变得如此荒唐?为什么国王要纵容这些神罚者为所欲为?”

  从尾星山到左羽星山,史丹利骂了整整一路,左羽星山的山贼刚被曼达血洗过,防御有些松懈,也算史丹利走运,能悄无声息的把十多个古神信徒藏在山洞里。

  进了山洞,曼达看到了不少熟人,有黑市上的老朋友,也有史丹利的老部下,一一打过招呼,曼达找到了他最想见到的两个人。

  一个是梦呓猎人卓尔姆,另一个是九头蛇老亚曼。卓尔姆急着起身向曼达打招呼:“蒙奇克骑士……”

  老亚曼一脚踢在了卓尔姆的脚踝上,疼的卓尔姆闭上了嘴。当了一辈子潜伏者,老亚曼懂得规矩,一个人如果换了另一个地方生活,就不要轻易叫出他曾经的名字。

  “我们是从蓝海湾逃出来的,本想去山谷讨个栖身之所,结果莱昂德不肯收留我,离开山谷之后又被神罚者抓住了,多亏了史丹利大人救了我们,”老亚曼低下头道,“经过上次的事,我想我们之间的恩怨也该了结了,我们还一起做过生意,所以我想……”

  “不必多说了,我愿意收留你,还有你的朋友。”曼达走到卓尔姆面前,摸了摸他脸上的伤疤,“今天是新年第一天,我该请你吃顿好东西,喝点好酒,再给你买件新衣裳,可现在我有件要紧事需要你帮忙,你的技能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我的技能消失过一段时间,”卓尔姆很诚实,“但现在已经恢复了,我随时能为您效劳。”

  曼达点头道:“我的名字叫罗曼威尔金斯。”WWW.wenxue12.com

  “遵从您的吩咐,威尔金斯大人!”

  回到尾星山,曼达带着卓尔姆来到了地牢,看到了两个正在熟睡的神罚者。

  “他们睡了多久?”

  负责看管地牢的少年,恫吓之神信徒保利托回答道:“将尽一个八分沙漏的时间。”

  “差不多该叫醒他们了。”

  保利托带上两名少年进了囚笼,用烧红的铁钎把两个人烫醒,然后拿起皮鞭和木棍一顿毒打。

  在睡得最熟的时候把他们叫醒,然后开始疯狂的折磨,这是曼达削弱对方心理防线的重要方式。

  其实这两个神罚者把能说的都说了,他们奉了铁山镇新任执事卢迪亚的命令,到七星山打探克雷奇蒙奇克的消息。

  曼达没想到萨利夫会丢了职位,但在列奥的帮助之下,相信他还有翻身的机会,就算不能翻身,至少也得多活两天,他可是信仰了赫尔墨斯的神罚武士,在曼达晋升四阶之前,坚决不能让他死掉。

  之所以把这两个神罚者留到现在,也是这个目的,他们当中年长的那个叫克拉默,是一名二阶神罚武士,曼达一直在尝试攻陷他,可他比萨利夫还要顽强,受过这么多折磨,依然保持着铁板一块的态度,至今仍称赫尔墨斯为伪神,连轻蔑的语气都不曾改变。

  现实中的手段已经用到了极限,一筹莫展之际,卓尔姆出现了,曼达准备故技重施,在梦里征服这个坚强的男人。

  “记住我的话,在梦里,我要拥有随意变化的能力,而且还可以随时与你交谈。”

  卓尔姆点头道:“一切都听从您的命令。”

  曼达回头对尤朵拉道:“这场梦持续的时间不能超过一根蜡烛,如果一根蜡烛之后我还没有醒过来,立刻割了卓尔姆的脖子。”

  卓尔姆脸色惨白道:“大人,您完全可以信任我,我绝对不会……”

  “我信任你,所以才愿意和你同生共死!”曼达点燃了一根蜡烛,插在了旁边,拍拍卓尔姆的脸蛋道:“咱们开始吧。”

  卓尔姆用三阶技把曼达和两个神罚者一并带到了他的梦境中,并利用他的特殊能力,让曼达在梦境中清醒了过来。

  接下来曼达成为了梦境的主人,他可以随意改变身形样貌,改变周围环境,甚至能让一个人遭受可以感知的痛苦。

  曼达再次变成了赫尔墨斯的模样,头朝下,脚朝上,飞到了两人面前。

  刚刚入梦的两个人还保持着地牢里的状况,看到一个倒吊人在眼前晃来晃去,年轻的神罚者诺朗森高声呼喊道:“主,伟大的主,求你救救我们!”

  年长的神罚武士克拉默揪住了诺朗森,皱眉道:“这不是我们的主,这是伪神赫尔墨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曼达微笑道:“我出现在这里,是因为我就在你们的心里,年轻人,你说对了,我就是你们的主。”

  诺朗森哭道:“主,我好疼,救我!”

  “我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让你们脱离苦海,”曼达一挥手,身后多了一张床,床边摆着洁白的被子和枕头。

  “来吧,好好过来睡一觉,睡醒之后,身上的伤痛全都会消失。”

  诺朗森慢慢站了起来,克拉默想阻止他,可却使不出半点力量:“别去,千万别去,那是魔鬼的诱惑!”

  诺朗森头也不回的向前走,这张床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就算床上真的有魔鬼,他也心甘情愿。

  就在他走到床边时,曼达突然拦住了他的去路:“在进入主的怀抱之前,要先诵念主的名字。”

  “好,”诺朗森点点头道,“为人间承受无尽苦难的主啊,请您对不虔诚之人降下无情的责罚……”

  诺朗森在向着神罚之主祷告,曼达摇头道:“不对,不是向这个尊名祷告,是另外一个尊名,伟大的赫尔墨斯,感谢你为我的生命赋予了价值……”

  克拉默高声喊道:“不要念,不要念伪神的名字!”

  诺朗森看了克拉默一眼,看了看他满身的伤痕和地上点点血迹,转眼又看了看眼前温暖的床铺,随即跟着曼达一起念道:“伟大大赫尔莫斯,感谢您……”

  克拉默锤击着地面,先是放声痛哭,然后破口大骂,等看着诺朗森在床上进入了熟睡,他渐渐安静了下来。

  欲望,是神灵赐给人类最美好的东西,古老的诸神从不掩饰欲望,也不会过分压抑欲望,这可能是他们对神罚之主唯一的优势。

  无论多么坚定神罚信徒,在抵挡欲望时都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尤其在意识模糊的睡梦中,这一过程变得无比艰难。

  眼看克拉默就要动摇了,曼达准备好了下一阶段攻势,没想到周围的景象突然破碎,曼达从梦境里惊醒了过来。

  他愤怒的盯着卓尔姆,问道:“出了什么状况?”

  卓尔姆小心的摇头道:“没有什么状况,只是那蜡烛快烧完了。”

  曼达转脸看看身边的蜡烛,还剩下小半根,回身揪住卓尔姆的衣领道:“这还早呢!”

  卓尔姆拼命的摆着手:“大人,我看不见那根蜡烛,我只能凭感觉去推测,我,我不想死。”

  曼达神色凝重,卓尔姆不敢说话,尤朵拉安慰一句道:“我们还有的是机会,下次再试试。”

  睡梦中的诺朗森露出了笑意,克拉默则握紧了拳头,他们还停留在刚才的梦境里。

  曼达点头笑道:“这次也不算失败,我倒要看看他能支撑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