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其他小说 > 抱大腿翻车之后[综英美] > 一直喜欢你

一直喜欢你

推荐阅读:
    第九章

    莱拉发现的这个秘密就是,她觉得小丑一定对蝙蝠侠有不一样的情感!

    “你就发现了这个秘密???”系统已经无力吐槽了,“你的脑子是个摆设吗?先不说小丑对于蝙蝠侠到底有没有不一样的情感,就说,你觉得这个‘秘密’和原主的心愿有哪怕一丁点的关系吗?”

    “智商为负数的一百倍的人没有资格说我。”

    系统不说话了。

    虽然系统可以无限次地回放原主的记忆,但是莱拉还是将自己认为值得注意的细节都记在了本子上,方便以后可以随时拿出来看一看。

    莱拉确实从金的记忆里面发现了,小丑对于蝙蝠侠有着不一样的情感,但就像系统说的,这并不是重点,和金的愿望也没有什么关系。

    只是莱拉从金对于小丑和蝙蝠侠的态度里发现了一些端倪。从头到尾,金只是想要找一个可以拯救她的人,蝙蝠侠出现的太晚,已经拯救不了深陷泥潭的她,所以她崇拜和她一样,处于黑暗中的小丑。会不会是她的思路从一开始就跑偏了?金的愿望根本不是一个吻,而是其他的什么。比如……一个拯救?

    可是拯救的范围又太宽了。什么才是拯救?要怎样才能拯救金?

    莱拉陷入了一个思维怪圈里。她之前一直表现出对于自己判断的笃定,认为金的心愿一定和小丑的吻有关,但是在重新看了一遍金的记忆之后,莱拉反而不是那么确定了。

    算了算了,莱拉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这样研究下去也研究不出来什么,不如先把金的愿望放一放,看看自己怎么样才能够从阿卡姆逃出去吧。

    今天的小丑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平时的他虽然也有些偏激,但绝对没有今天这样已经达到了变态的程度。不过这样的小丑倒是和金记忆里的那个小丑更像了。

    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莱拉并不是很想去找小丑。平时这个时候,她应该和小丑一起,在看电视。现在她自己回了房间,开始回放金的记忆,她回来之前,似乎看到了小丑在向休息室里走去。

    ……

    等等,莱拉突然想到了什么。小丑不是去休息室,他应该是去了电梯!

    想到这里,莱拉猛地从床上站起来。阿卡姆的电梯只通向两个地方,地下一层和地下二层。像莱拉这样警戒级别不是很高的罪犯,活动范围都在地上,牢房也在地上。地下关着的都是那些凶名在外的顶级反派。就莱拉知道的,地下一层关着的人里面,就有毒藤女、稻草人和谜语人。而地下二层在昨天那位大佬过来之前,一直没有被开放。

    地下一层关着的人都这么厉害了,地下二层的那位大佬又会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虽然莱拉很好奇,但这和她就没有什么关系了。她现在只想赶紧完成系统任务,最好也完成了原主的心愿,然后离开这个世界。反正地下二层的大佬怎么样也不会和她有交集的。

    所以……就算是小丑去了电梯也和她没有什么关系。想到这里,莱拉又躺在了床上,她还是想一想金的心愿到底是什么,还有该怎么离开阿卡姆比较现实。

    为了探寻金的心愿,莱拉再一次让系统播放了金的回忆。

    “如果我可以见到他,如果我可以和他一起,如果能够得到他的爱,哪怕只是一个吻,我也愿意付出我的一切。”

    莱拉琢磨着这句话,她的直觉告诉她,这句话就是得到金心愿的关键。如果可以见到他,如果可以和他一起,如果能够得到他的爱……前面的见到小丑和最后的得到小丑的一个吻,很明显已经完成了,那么心愿的关键应该在后面的几句。和小丑一起意味着什么?而得到小丑的爱……莱拉觉得小丑这样的人,应该根本不会爱人吧。想要得到他的爱,又何其困难。

    还有一个问题,这个他到底是不是代表着小丑?虽然这句话确实是金在和黛西谈论小丑的时候说出来的,但是金的记忆是片段性的,虽然他代表着小丑的可能性比较大,但也不是没有别的可能。

    莱拉陷入了无穷无尽的纠结之中。

    另一边,小丑确实是去了电梯的方向。

    如果莱拉跟了上来,就会发现小丑旁边的人正是之前用枪拍了她脸的那个男人,同样也是凌晨时候在小丑牢房附近停留的那个人。

    阿卡姆地上这一层的警卫不多,而男人又刚好负责地上这一层的安保,在他的带领下,小丑很轻易地躲过了其他人,来到了一个房间。

    在这个房间里,小丑换上了一套制服,用口罩挡住了自己大部分的脸,和男人一起,来到了电梯的方向。

    小丑拿着不知道从哪个倒霉蛋那里取得的芯片,刷卡进入了电梯。来到了地下一层。

    这里关押着许多哥谭著名的罪犯们,而他们中的一部分和小丑也算是熟人了,更有很大一部分人臣服于小丑。

    五分钟之后,小丑离开了地下一层。回到那个房间,他摘下口罩,鲜红的唇色像是刚刚品尝过鲜血。

    “我已经等不及了……”小丑这句低声说出的话里夹杂着笑声,回荡在狭小的房间里。

    第二天的时候,莱拉准备尝试看看“和小丑一起”是不是金的愿望。

    一起的范围非常宽泛,莱拉准备先从字面上的一起开始,比如和小丑一起犯罪。

    当然了,现在他们都身处阿卡姆,是没办法在这里面犯罪的。莱拉决定先试试得到小丑的一个承诺,让小丑答应自己成为他的手下,这样应该也可以算作一方面的和小丑一起了?

    如果是之前的小丑,莱拉完全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难办的事情,但是如果是现在的小丑,莱拉还真的不太确定了。毕竟自从上次小丑搞事失败之后,他就变得比原来更加阴晴不定。

    关于上一次那个体验感非常差的吻,莱拉的气劲已经过去了。而且想一想,小丑毕竟是自己的任务对象,自己带着功利性的目的接近他,又不是因为爱,倒也就不气了。

    所以在离开自己的房间的时候,莱拉好心情地和小丑打了招呼,像往常一样,自然地走在了小丑身边。

    来到了餐厅,想着讨好小丑,莱拉再一次开始了自己的抢劫大业。

    她像平时一样,抢走了几个倒霉蛋的布丁,将这些布丁的一部分给了艾珀,另一部分给了小丑。

    “你最喜欢的布丁。”莱拉说着,“虽然我很生气,但是我大人不记小人过,不和你一般见识。吃了这些布丁,我们就和好吧。当然,你如果一定要跪下来想我赔罪或者做一些别的补偿,我当然也是不介意的。”

    小丑抬头瞥了莱拉一眼,抬起手,他粗糙的手指狠狠地按在莱拉唇上还没有长好的伤口上,带来阵阵刺痛。

    “甜心,我喜欢你不说话时候的样子。”

    莱拉一巴掌打掉小丑的手,“说话就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手被莱拉拍掉,小丑居然也没有生气。他看着自己的手掌,之前莱拉拍掉他手掌一瞬间的触感似乎还停留着,这种感觉对于小丑来说,有些新奇。

    他的眼中带着癫狂,突然觉得这个食堂里来来往往的人,都太过平静,太过无聊,除了自己对面的这个人,其他的一切都没办法带给他一丝丝乐趣。但是一想到自己对面的这个人,只是因为以为他是杰克那个蠢货,才会这么对待他,才会这样有趣,小丑又觉得没意思极了。

    如果可以,小丑更镶暛袛鐏壪壪?蠅褢艌蠂菙褢1鈶?co屑
胝饫锍渎饨校渎恃牖怕摇D敲凑飧鍪焙颍约憾悦娴乃够嵝Φ谜饷纯模饷慈侨搜崧穑

    当她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当她的眼里像其他人一样充满恐惧,一定会比现在的她看起来顺眼多了。

    但转念想了想自己的计划,小丑还是放弃了让这个食堂变成血泊的想法。

    至少不是现在。

    小丑看向对面的莱拉。

    希望你能够更有趣一些,不过如果是她,变成血泊里的尸体也一定很有美感吧。

    小丑打开了一个布丁,用勺子挖了一小块。

    味道竟然还不错。

    小丑拿着勺子的时候,囚犯制服宽松的袖子滑落,莱拉看到了小丑手腕上那一道血痕。虽然现在已经不再流血了,但是这道伤口看起来仍然很狰狞,莱拉皱了眉头。

    莱拉将吃了一半的布丁放在桌子上,离开了。

    等莱拉回来的时候,她的手上有了一卷绷带、一包棉签和一瓶药水。

    “手伸出来。”莱拉说着,见小丑没有动作,她干脆自己伸出手,拉着小丑的手腕,把他的袖子撸上去,露出了那道狰狞的伤口。

    “你这是怎么搞的……我现在非常怀疑你的智商,你是三岁小朋友吗,就半天不见怎么突然多出了这么长一条伤口。”莱拉看着这道伤口,皱了皱眉头。

    嘴上说着小丑,莱拉手上的动作也没有停。她拿着面前,沾了药水,在伤口上涂了好几遍,最后拿绷带仔细地绑好。

    最后,莱拉还恶趣味地用绷带绑了一个蝴蝶结,并且把小丑的袖子挽好,将那个蝴蝶结露了出来。

    小丑看着给他处理伤口的莱拉,脸上的笑容扩大,他苍白的脸色和鲜红的嘴唇让他脸上此刻的表情显得古怪又惊悚。

    小丑的目光落在莱拉的脖颈上。她看起来脆弱极了,仿佛他一用力,就能够轻易地扭断她的脖子。只是他暂时还不打算这么做。

    小丑回想着昨天,莱拉唇柔软的触感,还有鲜血的味道。他的舌头扫过自己的牙齿,上面似乎还残留着血腥味。

    鲜活的她可比死去的她更有趣。

    想一想,如果身边多了一个这样对你有求必应的小宠物,似乎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只是这个宠物还不够听话,还需要调【河蟹】教。

    小丑突然起了奇怪的兴致,比如养一只虽然不是很听话,但足够有趣的小宠物。

    “你喜欢我?”小丑问。

    “我一直喜欢你,从见到你的第一面起。”莱拉毫不害羞,骗人的话张嘴就来。不过她说的倒也没错,金确实一直喜欢着小丑,从第一次看到小丑的影像起,她就一直喜欢着小丑了。

    小丑看着莱拉。哦,她见到的那个人并不是他,而是杰克。

    小丑站起身,揪着莱拉的头发,强迫她的头向后仰着,眼中只能看到他一个人的身影。

    “那现在呢,甜心?”

    “当然还是喜欢你啊。”

    少女的眼中只有他一个人的身影,虽然被强迫着仰头,但她的脸上仍是灿烂的笑意,眼睛里映着灯光,像是璀璨的星光都藏在了她的眼眸中。

    她毫不掩饰地说出了自己的喜欢。

    但那都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