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其他小说 > 抱大腿翻车之后[综英美] > 开局一个疯人院

开局一个疯人院

推荐阅读:
    第一章

    莱拉睁开眼睛,眼前是灰暗的墙壁,她躺在一张硬邦邦的石床上,浑身发冷。

    这是……哪里?

    “我是系统无名,你很幸运地被选为了我的宿主。下面我将为你介绍系统的大致情况。”一片寂静中传来了陌生的声音,回荡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

    “什么?”莱拉扭着头看着四周,没有发现任何一个人。

    “我在你的脑海里,你是看不到我的。”那个陌生的声音继续说着,“下面我将为您介绍系统的大致情况。”

    “你为什么会在我的脑海里?你是谁?对我做了什么?这里又是哪里?你是不是绑架了我?你想要什么?”莱拉语速极快地发问,成功地让无名系统沉默了。

    片刻之后,再一次被打断的无名系统的声音里似乎带了一点怒气,“我什么都没有对你做。换个说法,如果不是因为你幸运地成为了我的宿主,你现在已经死了,化成了灰,在宇宙里飘来飘去污染着环境。”

    “才不会……”莱拉小声嘟囔着着,“就算我真的死了,化成了灰,那点灰也达不到污染环境的程度……”

    “所以你能让我继续说下去了吗?”无名系统声音里的怒气已经掩饰不住了。

    如果不是它的能量即将耗尽,只能随便抓一个壮丁做自己的宿主,而她刚好是当时备选宿主里最好看的一个,要求宿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它怎么可能选了这样一个废物。

    “好吧好吧,你想继续说就继续说嘛。但是你还没有回答完我之前的问题呢,而且我一定要做你的宿主吗,你真的不可以找别人吗?”

    无名系统……无名系统暴躁发言:“你以为我愿意和你绑定吗!”

    莱拉:“那你不还是绑定了我……有本事不要绑定我啊。”

    无名系统不想再说话了。

    这个辣鸡宿主,让她自生自灭吧!它不伺候了!

    但是就算无名系统不再准备向莱拉介绍系统的大致情况,莱拉自己开始不断发问了。

    “你说你是个系统,那你的载体是什么?你现在的能量来源呢?你又为什么会选择我作为你的宿主,作为你的宿主,为什么我就可以避免死亡?”

    但是系统打定主意要给莱拉一个教训。本身这个女人就不是它理想的宿主,而且她还这么不听话!真的是气死系统了。

    系统果断闭麦之后,这个狭小的房间里恢复了一片寂静。见系统真不打算理她了,莱拉也暂时闭上了嘴,随后又觉得有些冷,再次张开了嘴往手上呵着气,想要暖和一点。但这些动作看起来似乎一点用都没有,莱拉开始抑制不住地打嗝。她憋气到小脸通红,但还是没有止住。

    莱拉只好一边打嗝,一边环顾着四周,想先努力认出来这是哪里,然后再发个消息让人来接她。可看了半天,莱拉唯一能够确定的一点只有这里是监狱的一个房间,至于是什么监狱,又在哪个地方,她就一无所知了。

    莱拉又开始骚扰系统。

    “所以这是哪里?你倒是说话啊!”

    莱拉重复问了很多次,系统就像是死了一样,什么话都不说。

    莱拉在整个房间里转的时候,也并没有发现任何像是系统载体的东西。也就是说,如果系统不主动联系她,她是找不到系统的。

    莱拉沮丧地坐在床上,低着头,泫然欲泣地看着地下瓷砖的纹路。

    “你真的不打算理我了吗?”莱拉的声音带着一些哭腔,“我刚刚太着急了,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没有任何熟悉的人或者东西,我什么都不知道,这里还这么冷……”

    寂静的房间里只能听到莱拉低低的声音。

    系统还是没有任何回应,莱拉的眼泪终于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她抽泣着说:“我只有你了,如果你都不理我,我怎么办啊。”

    听到莱拉的哭声,系统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毕竟自己的宿主还只是一个小姑娘啊,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当然会害怕,问出那么多问题也是情有可原的。虽然她并不是它理想的宿主,但到底是它选择了她,它也不能对她太过苛刻了。

    系统终于再一次出声了,比起之前,莱拉似乎能从它机械化的声音里听出几分温柔。

    无名系统第三次重复了那句话:“下面我将为你介绍系统的大致情况。你已经成为了我的宿主,需要完成任务,为系统积攒能量,同时得到继续生存下去的机会。”

    “那……任务是什么?”莱拉的声音有些沙哑。

    “系统任务分为两种,越狱和完成原主心愿。”系统说着,“至于原主心愿是什么,就需要你自己去探索了,之后你会得到原主的记忆。”

    “可我真的好害怕,你可以不可以把我送回去,只要地球上能找到的东西,我都可以给你找来。”莱拉抽泣着说,“我想家了……”

    系统开始后悔自己之前为什么要这么对宿主。她只是一个柔弱可怜的小姑娘啊,它怎么可以这么过分。如果不是能量确实不够,它甚至都想直接把自己的宿主送回她所在的世界了。

    系统的声音里有一丝愧疚:“系统能量没有别的来源,只能靠完成任务积攒。你的世界和现在这个地方不在一个位面,很抱歉不能把你送回去。等到能裂壯壯?褖猫艅蠂奴猫鈷?.c螛屑
砍渥愕氖焙颍乙欢ɑ岚涯闼突厝サ摹!

    “真的吗?”莱拉问,“我们拉勾。”

    虽然没有实体,但系统还是按照莱拉的意思,和她拉了勾。

    许下承诺,也完成了那个拉勾仪式,系统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莱拉的哭声怎么就戛然而止了?

    现在,莱拉哪还有之前悲伤的样子?她脸上还带着泪痕,但是嘴角却勾起弧度,脸上有狡黠的笑容,圆溜溜的蓝色眼珠转动着,看起来像一只小狐狸。

    系统几乎是在看到莱拉样子的一瞬间,就明白了自己被她骗了。

    “你真的不觉得你的能量来源有些过于单一了?真的不考虑扩展一下吗?”莱拉的声音听起来欠揍极了,“你这样是得不到全面发展的!”

    无名系统:??????什么可怜的小姑娘!这就是个玩弄系统感情的小骗子!小恶魔!

    无名系统气呼呼地再次闭麦了。

    一片安静中,莱拉的脑海里飞快地略过了很多画面,之后,她突然多出了一段记忆。说是记忆好像也不完全正确,因为莱拉清楚地知道,这些突然多出来的东西并不是她的,而是另一个名叫金的女人的,她更像是看了一场电影,省去了很多无关紧要的画面,用短短五分钟的时间了解了这个女人的一生。

    最鲜明的画面便是金是怎么故意制造出事端,才终于如愿以偿地来到了这个名叫阿卡姆疯人院的地方。而她之所以来到这个聚集着全哥谭最可怕的人的地方,是为了找她的男神,小丑。

    回想着记忆里那个满脸油彩,看不清真实面目、却占据了原主绝大部分记忆的人,莱拉断定原主的心愿与他有关。

    “系统,我该怎么才能确定我猜对了原主的愿望?”莱拉再一次问道。

    系统现在对于莱拉的声音简直有了应激反应,它甚至想捂住自己的耳朵,或者最好是堵住这个该死的女人的嘴,让她永远不要说话。打着要让这个女人知道系统也不是好惹的态度,系统一个字都没有说。

    莱拉接着发问:“系统,你有没有什么道具可以让我使用一下啊?”

    系统依旧沉默着。

    见系统真的一个字都不打算说,莱拉总算不再骚扰系统了。虽然她一点也不想和这个菜鸡系统绑定,但看起来,不论系统说的不在一个位面是真是假,现在想要再一次联系到自己熟悉的人,都一定要先离开这个监狱,也就是完成系统说的任务。

    莱拉开始寻找离开这个监狱的方法。

    说起来,这个监狱看起来也太低级了……看起来系统说的不是一个位面应该不是骗人的,毕竟她们那里的监狱绝对不可能是这个样子。

    如果有工具的话,她倒是可以试一试能不能黑进监狱的系统。可惜辣鸡系统什么帮助都提供不了,要它何用。

    莱拉在这个狭小的房间里转了一圈,什么工具都没有找到。房间实在是太空旷了,除了一张摆在角落里的小床什么都没有,而这一张唯一的石床还是固定在地上的,根本没办法移动。

    莱拉干脆坐在床上,消极怠工起来。

    闲得无聊,莱拉又开始骚扰系统,“系统啊,说起来按照小说里面的套路,第一个世界不应该是新手世界,很简单的吗?可我看金的记忆,这个世界一点都不简单啊,我可是一个良民,这样让我很害怕。”

    系统的沉默让莱拉的碎碎念变成了自言自语。

    “你为什么不理我了?我们现在不是一条船上的蚂蚱吗?我死了你也要死,你要是不给我任何提示,我第一个世界就过不了怎么办?”

    在莱拉的坚持不懈下,系统终于出声了:“这个世界很简单,如果你再过不了,那还不如早死早托生。”

    “为什么这个世界很简单,你不觉得那些反派们,像什么小丑,什么稻草人,甚至还有那位蝙蝠侠,都好可怕吗?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坏人的。”

    系统又不说话了。

    “你这样让我很尴尬诶,”莱拉说着,“而且你把我这样一个弱小可怜的小女孩放到这个可怕的世界来,真的没有一丝愧疚感吗?”

    系统仍然是沉默。

    莱拉嘟着嘴,准备换个人骚扰。她敲了敲自己房间的墙壁,冲着对面监狱的人大声喊道:“对面的朋友,你能听到我的声音吗?”

    两个监狱隔得不是很远,虽然对面的人听不到莱拉之前和系统小声的对话,但是当莱拉一边拍着墙壁,一边大声喊着的时候,对面本身面朝墙壁躺着的人很快就转过了头。

    莱拉看到了那一张被油彩涂满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