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其他小说 > 不要点进来[电竞] > 第 29 章

第 29 章

推荐阅读:
    霸霸没回消息,屈一慢慢溜达回了寝室。

    “回来了啊,陈姨身体怎么样呢?”洪建国问。

    屈一把书包放下:“好很多了,不过身体不如以前了,我有空了就回去看看她。”他伸了个懒腰,“坐车累死了,嗷!”他扭着手臂,“成哥成哥,快给我捶一下背……”

    “让建国给你捶吧。”闻桓成头也没回地说。

    屈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脊背:“你不爱我了,给我捶个背都不行……”

    闻桓成无奈,在他背上砸了两下。

    “啊!”屈一跳着跑开,“痛死了!我怀疑你把我当成了周衍川,但我没有证……”

    “别提他!”闻桓成突然大声。

    屈一放下手:“你干嘛最近老凶我啊,我又没惹你。”他回头坐在桌上,打开电脑没头绪地乱晃。

    霸霸也没回消息。

    点开微博,又是一堆私信,他看了一遍靳塬的点赞,咔咔点着鼠标:“这都是靳塬苦苦哀求的,出一大大是好人,是人间的小天使,”他摸了手绘板出来,气呼呼,“画,给你画还不行么。”

    闻桓成就真的没有再和他说话,连晚饭都没有一起吃,屈一也跟着不高兴,吃了没几口就放下筷子:“洪酱,成哥最近和你说话吗?”

    “不说,”洪建国行云流水地啃鸡腿,“你就别管他了。”

    好在,屈一回去的时候,闻桓成就想通了,主动问:“今天打游戏么?”

    “打……”屈一坐下,“一起玩么?”

    “嗯。”闻桓成说。

    差不多到时间,屈一打开直播间,蹲直播的观众们反应很快。

    【啊啊啊啊鸽子王来了】

    【我今天就要抓你这只鸽子回家煲汤!】

    【霸霸:前面的,你号没了】

    屈一边登账号边说:“霸霸这段时间都不能来玩游戏了,工作特别忙,不过今天洪酱和成哥在呀。”

    【啊啊啊啊啊啊啊屈成氏从棺中揭盖而起!】

    【我扒衣绝不认输!】

    【各位,我有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不如四排,11+霸霸+成哥+蛋丁】

    【前面的,停止你危险的想法(小声bb,我也想看】

    “你们是魔鬼吧,”屈一挪开头,打了个喷嚏,“我今天在车上,偷偷看了看你们写的那些同人文,太可怕了,为什么还有我x我自己的cp?”

    【我的天,求你不要看!!!妈妈不允许你视奸粉圈,好好读书行不行!】

    【哈哈哈哈哈,搞黄色的臭弟弟们,翻车了吧】

    【速度回去删除】

    “我又不是故意看的,”屈一邀请洪建国和闻桓成,“你们发在养鱼塘的动态里,然后就推送到我动态首页了。”他设置好yy房间和游戏语音,瞥了一眼霸霸灰暗的图标,随口说道,“不过姐姐们文笔真棒,我怀疑你们都是医学专业的,对人体构造的了解比我们美术生还……”

    【你住嘴!你直播间要没了你知道吗?!】

    【11回家一趟发生了什么,感觉整个人骚的要命】

    【我怀疑你在搞黄色,而且我有录音证据】

    【姐妹们都是狼燚,靠小黄文吸引注意还是第一次听说】

    他们仨匹配到的是个东北老哥,特能唠,一个人slay全场,屈一他们甚至只要配合“哈哈哈”就行。

    yy房间里灰暗的图标变成绿色:“今天这么热闹。”

    “霸霸?”屈一搜东西的动作明显慢了半拍。

    霸霸的声音和平时不太相同,音色要稍微低一些,反而会更像微信语音里的。

    “嗯,在去吃饭的路上。”霸霸说。

    闻桓成的声音死沉死沉:“上车。”

    “来了来了。”屈一跳下楼,“霸霸,你有看我给你微信发的消息吗?”

    霸霸沉吟了两秒,说:“看到了,也给你回复了。”

    “我还以为触及到你知识盲区了哈哈哈哈哈哈……”屈一说。

    闻桓成在圈中心的一栋房子外停下车:“隔壁楼有人。”

    “嗯嗯,”屈一认真听耳机里的声音,“霸霸,我先打完决赛圈。”

    说完又没有预兆地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吗?”霸霸问。

    “怎么了?”闻桓成也同时开口。

    屈一揉了揉鼻子:“没有吧,就是鼻子痒痒的。”

    “这么大个人了,要学会照顾自己身体,别每天让霸霸操心。”

    窗口的闻桓成一枪打歪。

    “我扔雷,你们攻楼。”屈一说,“跳下来的人我解决。”

    他在一楼,冲不同的房间扔了三颗雷:“上上上!”

    轰鸣声过后,右上角提示击倒了两人。

    “漂亮。”霸霸说。

    【牛啤,真他妈爆破鬼才】

    【霸霸今天声音好有磁性,我比昨天更可以!】

    【你们都要霸霸,11我就抱走了】

    【感觉这个声音简直就是另一个塬爹(非ky】

    楼上脚步声和枪声杂乱,右上角红蓝色的提示往上堆叠,三人攻楼小组团灭,屈一见势不好,端着ak杀上去。

    上楼梯时正对着的那人瞄准了他,屈一灵性一跃跳回楼下。

    “他另一个队友很残。”洪酱说。

    楼上两人血量应该都打上来了,屈一翻到窗外,拿出最后一个雷往窗口一扔,重新攻楼。

    狭窄的楼梯口,三人不断走位,屈一ak弹匣换了三次,才侥幸丝血反杀。

    “这两人好厉害啊,我头和甲全碎了,”他趴着打药,“我又成为了草原上最孤独的那匹狼。”

    “舔他的aug!”东北老哥在语音里喊。

    “我用ak更顺手。”屈一舔出一个高度破损的三级头和一个残了一半的二级甲往圈里做伏地魔。

    “老弟,没眼光啊,空投枪不会用。”东北老哥叹气。

    霸霸轻笑了一声:“这人别的不说,估计考试前一定会上文具店买新笔,以为用新笔就能全对。”

    “就是,”屈一开了队伍麦:“说的像你考试的时候用新笔就能全对呢。”

    【你为什么穿着霸霸的衣服?】

    【啊啊啊啊啊别管穿着谁的衣服了,这他妈是糖啊!】

    【扒衣szd!扒衣is rio!】

    【fine,屈成氏的棺材板我们自己合上,不劳各位姐妹挂心了】

    圈里六人,三打二打一分布。

    “又到我孤独掐瑞的时候了,”屈一伏在草里小心观察,等两队交火后剩下最后一人,“那人应该在南方向,对我的位置是一无所知的,所以我不用主动去找他,这招叫做终极吃鸡奥义。”

    “之伏地魔术。”霸霸补充。

    “对,终极吃鸡奥义之伏地魔术。”屈一眼睛眯了眯,架枪,瞄准,顺利拿下最后一人,他嘻嘻笑着,“带节奏的黑子们都记一记笔记,这个点可以黑,主播太狗,根本不会钢枪,只会吃鸡,”他叹气一声,“我容易么,文案都给你想好了,不介意的话私聊一下群号,有钱大家一起赚。”

    霸霸低低笑着,醇厚的声线袭进屈一耳朵里,偏偏让人脸红心跳。

    切到等待界面,闻桓成退出房间,屈一拿下耳机:“成哥,掉出去了?”

    闻桓成直接关机:“不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