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其他小说 > 不要点进来[电竞] > 第 8 章

第 8 章

推荐阅读:
    靳塬敲下最后一个字,发送:【合同没问题】

    迟经理在会议桌上敲了敲:“队长,能不能严肃一点,现在开会呢!”

    “迟大大,十五分钟,你从电竞行业不易说到基地的排水系统出了问题,马桶不好用……”靳塬突然吸了口气,“你是不是又想骗我去联系通下水道的公司,然后让我一个人对着马桶指挥他们一下午?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明天你就会发现你的爱马仕是马桶盖的唯一支点。”

    迟经理警惕地看了他一眼:“你休想得到我的爱马仕!”

    “?”靳塬一脸不可思议,“你是觉得我会觊觎黑五打折海淘过来的大前年款爱马仕?”

    迟经理恶狠狠地瞪着他:“我现在就去告诉你粉丝,你用摸过脚的手去剥小龙虾!”

    “最后小龙虾不还是你吃了?”靳塬有些遗憾,“哦……不小心露馅了。”

    迟经理用力地“呕”出一声。

    老八懒洋洋打哈欠,眼尾瞟过cdj,见他也是困倦非常,小声问:“机机啊,你说……”

    cdj的含义是——初代机。

    “滚啊!”机机一脚踹翻了友谊的小船。

    “别闹了,”迟经理又敲了敲桌子,“下星期我就要报队伍名单上去,你们清醒一点!”

    靳塬把手机扔进口袋,两条腿随意地岔开了,半晌,沉声说道:“先把我们四个报上去。”他脸上没什么表情,但目光却不偏不倚地落在突击手替补vet身上,“我不打算从青训生和二队里挑人,如果买不到合适的选手,你要做好准备,东京这一趟得辛苦你了。”

    新人上场,输了比赛还可以说配合没练好,但如果是队里的替补上,输了必然是将锅放在替补身上。

    就算替补不犯错,也会被盖章混子。

    vet是队里年纪最小的,虽然和靳塬差不多时间入队,但一直都是队伍里的弟弟,实力可能不如哥哥们强,但毕竟年轻,还有的是上升空间,靳塬不想他这么早就被键盘侠们压垮。

    “嗯嗯,”vet用力地点头,“塬爹,我会加油的!”

    靳塬没有因为他的承诺而感到轻松,揉揉肩膀起身:“从今天开始,作息按训练的来。”

    出门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连续震动了两下,靳塬停下脚步看了看。

    儿子:【我签好啦!】

    儿子:【老板辛苦,老板伟大,老板人间一枝花!】

    靳塬站在原地笑了笑,打上六个点,想了想又删掉:【你看看你说的是人话吗】

    手心里又震了一下,儿子说:【舔狗舔狗,应有尽有。】

    “队长,干嘛呢!”机机在他肩上推了一下,“楼梯都快被你踩出洞来了。”

    靳塬歪头看他:“你以为我是老八?”

    老八习以为常:“今天也是被队长无情鞭挞的一天呢。”

    “八八,你听我说,我网购了一条小皮鞭……”靳塬搭住他的肩膀。

    “住嘴。”老八把他的爪子拎开,“vet上次被你在直播间里叫兽兽以后哭了一整天,我不想重蹈覆辙。”

    “那明显是喜极而泣。”靳塬转着手机下楼,想着又给儿子发了条信息:【开播的时候和我说一声,这段时间有些忙,我要是没回就多发几次】

    手机在静谧的卧室里发出声响,洪建国从床上吊了个脑袋下来,迷迷糊糊道:“一一,消息声关小一点。”

    屈一小心地“嗯”了一声,然后蹑手蹑脚爬到床上,后脑勺贴住枕头时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老板真是社会好青年,国家好栋梁,两点睡觉不算晚,以后还要更忙,接着他又突然冒出了一个不太友好的想法。

    老板这么熬夜……

    屈一深感自己受了老板许多照顾,于是斟酌着打了一句话过去:【开播了一定会和你说的,但是不要送礼物了!多照顾照顾自己的身体,和头发。】

    很快,老板的消息回复:【???】

    屈一:【年纪轻轻拼了命,老来头顶反光镜。】

    老板:【???】

    屈一:【你细细参悟吧……总之,要早点睡。】

    老板:【憨憨,你主业其实是卖老人鞋和防脱洗发液的吧?】

    屈一闷声笑,将被子拉到眼睛上轻眯了一下,手伸出来打字:【我是一个农民,么得感情。】

    深海tv从后台弹上来一条消息,管理员:【one,您好,我是直播间749532的房管。】

    老板也没回消息,屈一就切过去回复他:【你好!】

    房管:【你好!】

    屈一:【你好!】

    房管:【叫我小夏就可以了qaq】

    屈一:【你是gg还是mm……】

    小夏:【我是mm……】

    屈一:【哦,小姐姐好,叫我一一就行,现在就安排房管了?我都还没有收到纸质合同。】

    小夏:【会提前过来联系的,因为需要知道您的开播日期和时间段。】

    屈一:【哦哦……那我等平台录入了我以后,过几天就开吧,到时候通知你。】

    小夏:【好的。】

    屈一看着天花板想了想,直播的日子,就定在周末好了。

    “一百三十五,远点山坡,第二棵树下。”老八报点。

    靳塬开镜,mini点射,三枪将人击倒:“他们装备不怎么样,直接压过去。”

    桌上的手机震了一声,靳塬没动,目光聚焦在屏幕上。

    十多分钟以后,手机又震了一声。

    靳塬切了手|榴|弹,开始读秒:“就在脚底下,我雷扔下去,你往左边突。”

    屈一脚尖踢了踢桌底下最远的墙壁直角,锁了手机屏幕放在肚子上。

    “我这个样子还可以的吧?”洪建国说。

    屈一和闻桓成同时回头,看着他一身小埋的仓鼠斗篷,都不忍心地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洪建国撩了撩斗篷两个小角,“我这不是给你直播间增加一点话题吗!”

    屈一认真地看着他:“洪酱,我真的不开摄像头,还有,不能和别人说啊。”

    “那你直播图什么?”洪建国挤到他边上,一幅老鸨劝姑娘卖身的模样,“一一,你不了解直播行业,听哥说,现在这个时代,哪个人看直播不是看脸的,你这张脸……”他说着还动手摸了摸,被屈一猛地缩走脑袋以后,孜孜不倦,“你这张脸,就算开个直播间陪聊,都能赚到郊区一栋房钱了。”

    屈一抽了抽嘴角:“你是不是对北城郊区的房价有什么误解?”

    “这叫夸张的手法知不知道!”洪建国比划着。

    “他说了不开摄像头。”闻桓成把他从椅子上拎走,低头看屈一的电脑桌面,“不要放什么暴露私人信息的东西在上面。”

    屈一点头:“我都藏好了。”

    闻桓成从身后拿了一个盒子给他:“开播顺利。”

    屈一看了眼,是个竞技鼠标,接着洪建国也在他头上敲了敲:“哥哥一会儿在你直播间办个卡,就不整这些小礼物了。”

    屈一摸了摸鼻子,笑着接了:“等开完直播安排烧烤摊!我请客!”

    “还是留着钱吃饭吧。”闻桓成说。

    美术学院在各大高校里算的上一个金钱焚烧炉,屈一除了在画室打工还在网上约稿,帮美术工作室和甲方绘图,这样的收入才勉强保证自己的学费和日常消费,所以闻桓成和洪建国一直都对他颇为照顾,出去吃饭很多时候都是抢着付钱,除非被他闹烦了再aa。

    屈一努努嘴:“我前几天领了画室的工资,”他拍拍口袋,“还是很富裕的。”

    洪建国在他脑袋上揉了揉:“几点开播啊?我能说话吗?”

    “你只要不唱歌,我们还是好兄弟”他再检查一遍桌面,“马上就开。”

    确定没什么问题以后,他将肚子上的手机捡起来,下意识看了一眼。

    八点,没有消息过来,他锁了屏幕,心想这个时间点应该是上班族最忙的时候吧,不回消息也是正常,发了两条应该就够了,再发就打扰工作了。

    他叹了口气,打开直播软件,检查麦克风,再按照官方给的提示,下载好弹幕助手,三分钟以后,一切准备就绪。

    “我要准备开了啊。”他搓了搓手心,做了五个深呼吸,还真挺紧张的。

    之前开直播完全是一次不负责任的耍流氓,但是现在摇身一变成了签约主播,就需要谨慎很多了。

    洪建国和闻桓成站在他边上,活像俩门神,异口同声:“开吧。”

    屈一设置标题:【绝地欧皇,在线吃鸡】,点击,开始直播。

    “我感觉不会有太多人看,”鼠标在桌面上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晃,“不然我直接开游戏吧?”

    洪建国把身上的斗篷掀了:“没问题啊。”

    屈一选的直播分区是游戏区——pubg。

    他其实是想接着画图的,但是“资深直播达人”洪酱表示:“画图多无聊啊,你第一天直播又紧张,和人家唠嗑都唠不动,还不如打会儿游戏,没人看就算了,咱们自己还能嗨皮。”

    屈一觉得,洪酱是个人才,想他投出了橄榄枝:“万一我哪天火了,可以考虑让你做我的经纪人!”

    对此,洪酱表示:“我有家产需要继承。”

    屈一努了努嘴,眼神无意撇到闻桓成身上,闻桓成露出个无奈的表情:“我也是。”

    “是我拉低了整个寝室的经济水平,我有罪。”屈一假装嘤嘤嘤了一会儿。

    这时候直播间进来了第一位观众,是个熟悉的id:【小萝卜包】。

    很快,第一位观众就发出了第一条弹幕:【啊啊啊啊啊啊啊有生之年?!】

    “为什么是有生之年?”屈一问他。

    小萝卜包:【我来这个空荡荡的直播间好几次了……你都不在……我以为你真的不直播了呜呜呜】

    “我竟然有粉丝,你敢信?”屈一歪头看着洪建国。

    小萝卜包:【我不是你的粉丝,你这样的大猪蹄子不配拥有我的爱,我是你永远得不到的女人。】

    “我做错了什么?”屈一看着屏幕,“你骂我,你竟然骂我,我第一天开直播收到的第一条弹幕就是骂我的……我永生难忘……”

    洪建国笑的不行,从他身后溜了坐到自己椅子上,打开pubg客户端随时待命。

    就在屈一和小萝卜包一对一聊天的时候,直播间里进来了八十多号人,弹幕开始流动,屈一找不到小萝卜包说什么,于是固定住弹幕列表,找到小萝卜包的回复,她说:【你不要含着麦嘤嘤嘤!你犯规!住嘴啊!!!!】

    “……我住嘴了你真的会高兴吗?这样的直播不会无趣吗?”屈一说,“你这个人一看就不懂直播。”

    弹幕一下多了很多:

    【我一个观众要懂什么直播???】

    【半个月了!终于出现了!捕捉!】

    【这个就是在礼物榜上呆了十多天的那个主播?玩吃鸡的?】

    【主播等级才五级,第一天开直播?】

    【快开始啊!】

    屈一戴上耳机,伸手往后,在空气中打了个响指:“兄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