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其他小说 > [综]鬼味少女 > 031

031

推荐阅读:
    第三十一章

    “学长,你为什么会一直待在学校?”黄璨然喝了一口大麦茶,看向坐在对面狼吞虎咽的黑衣男人。

    有些事情,就是一回生二回熟。

    上次黄璨然还对在人家丧礼的白席蹭吃这种事情抱有抵触的情感,但是这一次已经轻车熟路且麻木的拿着白信封递了上去。

    里面放了十万韩元,就当是她交的饭费了。

    “学妹你可真厉害,我死了十多年第一次吃了顿饱饭。”权伍忠喝了口萝卜泡菜汤,然后对黄璨然比了个大拇指。

    他听到了学妹的问题,急匆匆的咽下了嘴里的饭,然后答道:“我是在学校的路上出车祸死的,可能是上学的念头太执着了。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一直待在学校了。”

    权伍忠露出了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倒是让黄璨然觉得心里很不得劲。从校广播站找到了这个学长的笔迹,问过副校长老师之后知道这位学校虽然胡子拉碴但是学习成绩很不错。

    看来是真的很喜欢风波高中啊,不然怎么会死了之后还待在学校里这么多年?

    注意到学妹的表情不太好,权伍忠继续说道:“其实我觉得还好,因为待在学校让我觉得很幸福。学妹你要加油,我看你平时成绩不错。”

    “对了,上次那个家伙后来有再找过你吗?”权伍忠想到了上次的情况,叽叽喳喳的问道。熟悉了之后黄璨然发现,这位已经去世十年的学长话不是一般的多。

    黄璨然摇了摇头:“没有,那位医生出国了。应该不会再回来了,那天真的是多谢学长你了。”她把自己面前的汤饭推了过去:“所以把这份也享用吧,不要客气。”

    黄璨然有种带着饿了很多天的人吃自助的感觉,她收紧黑色帽衫上面的抽绳,把自己的脸完全挡住。

    上次来的时候因为李友娜老奶奶的怨气太重的缘故,就算很多鬼魂都不敢靠近他们的饭桌。但是这次,黄璨然注意到好多蹭饭的女鬼大概是吃饱了所以一直朝这边看。

    距离k清醒已经一周了,黄璨然也上了七天的补课班。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了,黄璨然觉得金珠英老师的状态完全不一样了。

    金珠英老师花在备课和准备的时间更多了,她的用心让黄璨然都不好意思翘课。同时黄璨然也开始感受到了这位补习老师的真正实力,她周小考好几科都是满分。

    最主要的是,一直跟在金珠英老师身后的男人的鬼魂消失了。

    是真的消失了,从k苏醒身体逐渐恢复之后就完全消失了。

    黄璨然为此松了口气,但是心里的疑惑还是没有减少。

    金珠英老师被fbi抓起来调查,但是最终还是释放了。

    黄璨然很难不在意,自己的补习班老师究竟是不是杀人犯。

    但是现在连她丈夫的鬼魂都疑似投胎了,求证都成为了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学长,你去看过肇事的司机吗?”黄璨然摩挲了一下嘴唇,最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像公安局、法院这种地方鬼魂是进不去的,不过我是看着那个家伙戴着手铐被押进监狱的。他被判了二十多年,等出来的时候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头子了。”权伍忠脸上露出了一个平和的笑容。

    他看着眼前白米饭都没吃几口明显是有心事的学妹,清了清嗓子:“如果是留在阳间的鬼魂消失了,那应该是他的心愿已了。所以,小丫头不要露出一副不开心的表情了。”

    黄璨然点了点头,发现身边的鬼魂们齐刷刷的站起身穿墙就往外面跑。这场骚乱看的黄璨然有点害怕,她一回头就看到站在黑白照片前面的熟悉的背影。

    在无人的地方清点了一下未亡人所留下的买路钱,连续加班很多天的阴间使者觉得自己疲惫的心灵终于被抚平了。

    时代在进步,在很多人越来越相信无神论那一套说法之后,他能收到的买路钱越来越少了。

    阴间使者的眉头微微皱起,叹了口气。

    再这样下去的话,下次他真的也只能去租屋塔房住了。

    “大叔,你在这里啊。”黄璨然笑容满面的对阴间使者摆了摆手,注意到男人皱起的眉毛和忧郁的表情之后有些不知所措。

    “您今天来,也是来工作吗?”黄璨然的思维一下子就分散开,大叔既然是卖保险的那说明是来洽谈业务的。

    阴间使者看了眼作鸟兽散的鬼魂们,叹了口气。

    负责这边的阴间使者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滞留阳间的灵魂。

    “嗯,工作需要所以来现场确认一下。”阴间使者看到眼前的女孩从兜里掏了掏,拿出了什么东西。

    是一张设计的很漂亮的门票,上面用很有风格的艺术字写着《长腿叔叔 》。

    “是我们排的音乐剧,这周末进行第一次表演。”黄璨然的脸上露出了有些害羞的笑容,她们原本排练的是《i do,i do》这部更受欢迎的音乐剧,好不容易解决了演员唱功问题之后,女1号姜由美失踪了。

    赶鸭子上架,换了音乐剧之后她从编剧晋升为女主演了。

    “你演女主演茱蒂吗?”阴间使者把门票翻了过去,看到了印在后面的穿着红色裙子的女主角和西装男。

    “嗯,是我人生第一次登台表演。那天是休息日,希望大叔你能来。”黄璨然的笑容更灿烂了,她的脸红了起来让离得很近的男人一眼就看出了她的紧张。

    “十点开始吗?那天有时间的话我会去的。”阴间使者点了点头,露出了一股鼓励的笑容。

    被男人笑容所鼓舞的黄璨然从兜里拿出了一把门票,递到了男人好看的手里:“我这里的票还有很多。可以邀请大叔的同事一起看。”

    “那就这么说定了。”黄璨然说着摆了摆手,小跑着回去了。

    阴间使者就算是再迟钝,也活了好几百年了。

    他终于察觉到了女孩对他所包含的试图掩藏但是却像含羞草欢欣雀跃的小感情,这让他觉得挺陌生、也挺新鲜的。

    盘腿坐回桌子边,等那位大叔的身影完全消失了她才恋恋不舍的扭过头来。拿起水杯贴在脸上物理降温,在对面稳坐如山想要十年的粮食一起补回来的学长看着眼前春心萌动的学妹欲言又止。

    权伍忠看着平时很机灵,但是在有些方面异常迟钝的学妹,组织语言许久,觉得还是得和她说一说。

    那个男人,可是和死亡如影随形的危险男人。

    “学妹啊,那个男人”权伍忠嚼着萝卜块,慢吞吞的说道。

    “特别、特别帅,对不对。那个大叔好像是从事有关保险方面的工作,每次看到他的时候他都从穿的很正式。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能把西装穿的这么帅的男人,啊要死了。”黄璨然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能和她分享感情的人,一下子就没收住。

    是啊,要死了。

    能看见那个家伙,可不是要死了吗?

    “那个男人不一般,学妹你该不是暗恋他吧。”权伍忠得到了机会,终于能说出自己想说的了。

    那家伙可是鬼差,不是学校里十门功课都是满分的高中生。

    “学长你也怎么觉得吧,不觉得他这样更有魅力吗雪白的皮肤,玫瑰花一样的嘴唇、完美的身材比例和独特又迷人的气质。”黄璨然越说越来劲,捂住了脸:“真是个散发致命吸引力的男人。”

    权伍忠看了眼犯花痴的学妹,摇了摇头专心吃饭。

    没救了,彻底是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