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其他小说 > [综]鬼味少女 > 025

025

推荐阅读:
    第二十五章

    有比发现自己点的香辣鸡腿堡外卖里没有肉排更倒霉的事情吗?

    有。

    那就是,被当做直接送上门的外卖。

    等到后脑勺朝地,结结实实的摔了个仰壳之后,黄璨然才看清直接扑到自己身上的白影是什么东西。

    是眼熟的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月光下她的眼睛散发着银色的光芒。

    他们两个离的很近,黄璨然能够看到那双散发着光芒的眼睛中的冷光。

    这不像是人类的眼神,而是一瞬间让黄璨然联想到了野兽。

    他们离得很近,黄璨然能够看到女孩白皙的脸蛋上逐渐出现的白色的细毛。

    这让黄璨然下意识的想要远离这个家伙。

    鬼魂看多了,这个毛茸茸的家伙是什么东西?

    就在这家伙脸上出现柔软的白毛差点要拂过黄璨然的脸蛋的时候,黄璨然看到了女孩变得不整齐的闪着森白冷光的尖牙。

    联想到拍广告那天这家伙的好胃口,黄璨然觉得自己大概成为了对方眼里移动的炸鸡。

    她不能这么坐以待毙,以对方现在这个牙口啃她都不用吐骨头。

    一只手死死的钳住趴在她身上的人,另一只手直接从包里拿出了电击棒。

    她用这粉红色hollekitty的电击棒救过自己很多次,但是第一次失去了信心。

    继白色的长毛之后,黄璨然都看到摇曳的排在地上扬起大片尘沙的尾巴了。

    电流开到最大,能否放倒这物种难以确定的大家伙,黄璨然心里非常没有底。

    但还是得试一试,开关推到最大,黄璨然直接把这东西怼在了女孩裸露在外的脖子上。

    几乎是一瞬间,黄璨然能够感觉到身上的东西身体僵住了。

    就在黄璨然以为计划通的时候,黄璨然看到了泛着怒火紧缩的竖瞳还有高高扬起的利爪。

    一下子,她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不妙,怪物被彻底激怒了。

    用来抵挡攻击的电击棒在两道声音下碎成了两半,黄璨然扭过头但是躲闪不及还是感觉下巴上传来的刺痛。

    该死的,她是不是要毁容了。

    疼痛让黄璨然的狠劲也被逼出来了。

    她把尖锐的电击棒用力的戳进女孩的身体里,然后掏出弹/簧/刀自卫。

    “救命啊,有没有人。救救我啊!该死的畜生,滚开!”黄璨然近乎绝望的嘶吼道,她心里清楚就算是门卫大叔来了也不是这个怪物的对手。

    她阻止不了这个怪物,她的同学也阻止不了这个怪物。

    利爪在她的胳膊上划出的血痕,黄璨然的刀子上也沾满了怪物的血液。

    黄璨然清楚自己的体力根本没法子和怪物比,所以她拼命的大喊求助。

    朴东洙在宠物医院的时候就有些心神不宁,下班的时候看着满月更是很不安。车大雄进了医院,但是九尾狐却失踪了。

    没有什么比失去了禁锢的野兽更恐怖的了,在修行百年的妖怪面前人类脆弱的像是蚂蚁。

    即使九尾狐已经失去了四根尾巴,但是直面人类的时候还是具有极大杀伤力。

    朴东洙赶到现场的时候惊呆了,已经露出尾巴和尖牙的九尾狐趴在一个女高中生身上。两个人扭打在一起,身下是暗红色的血泊。

    黄璨然原本已经没什么力气了,看到了朴东洙之后又燃起了生的意志:“朴医生,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吧。”

    鲜血和疼痛已经完全激发出了九尾狐的兽性,朴东洙深吸口气在九尾狐犯下不可饶恕的错事之前,把女孩救出来。

    九尾狐也察觉到了朴东洙的气息,她稍微坐直了身体看向来人的方向。

    就是这个机会,黄璨然握紧因为沾着两人的鲜血所以很滑腻的刀狠狠的插向了怪物暴露出的左胸口。

    猩红色的液体喷溅在黄璨然的脸上,她感觉到自己这回的攻击切实有效。

    就在黄璨然有些松懈下来的时候,怪物尖锐的爪子划过他的锁骨,带来剧烈的痛感。

    一切都几乎发生在一瞬间,无论是九尾狐背后的尾巴消失了一条,还是九尾狐的最后一搏割破了女孩的颈动脉。

    等到鲜血喷溅而出,女孩的脸色转为惨白的时候朴东洙终于反应过来了。

    “千万不要乱动,保持呼吸。”朴东洙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然后堵在了伤口的位置。

    “我,会不会死?”被朴东洙抱起来的时候,在自己的血喷溅在脸上的时候,黄璨然害怕的要死。

    “别害怕,我不会让你出事的。如果害怕也不可以闭上眼睛,一定不要失去意识。”朴东洙说着捂紧女孩的伤口,用人类不拥有的速度到了最近的医院。

    颈动脉破裂导致大量出血,晚了一点这个女孩就要死了。

    黄璨然被推进进诊室的时候,意识其实已经有些模糊了。她强撑着看向白衬衫都被自己染红了的男人,等到上了麻醉之后才完全的失去意识。

    身上很疼,哪里都很疼。

    等到恢复意识的时候,黄璨然眨了眨眼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

    她伸出扎针的手想摸摸自己脖子上贴着纱布的地方,还没碰到就被一双温热的大手制止住了。

    黄璨然抬起头,意外的笑了起来。

    站在她病床前面的男人还是像往常一样穿着一件考究的西装,带着那顶一成不变的帽子。

    “好痛啊,大叔。我还以为,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黄璨然眨了眨眼,露出了委屈的表情。

    不,是差点就要见到我、差点就要被我带走了才对。

    在今天晚上,这个女孩的名字再一次的消失在了死亡通知单上面。

    他赶到学校操场的时候,只看到了一大滩血迹和一只剩下不几根尾巴的狐妖。

    “伤口很危险,不要随便乱碰。”他握住的女孩的手一片冰冷,因为一直输液的缘故女孩还带着血迹的手肿了起来。

    阴间使者很平静,这次触碰也没有感受到女孩前世的记忆。

    “大叔,你今天来这里也是为了工作吗?”黄璨然没有被安排进病房,而是和众多人一起在一个大房间。

    病床与病床之间,只有一道帘子的距离。

    “是的。”阴间使者点了点头,他要引渡的人就在这道帘子的后面。是一个出了交通事故的聋哑男人,他执意不肯走要等一等他的妻子。

    “每天都工作到这么晚,大叔你一定要保重身体啊。”黄璨然认真的说道,男人的手干燥又温暖,感觉把力量传递给她了。

    被原本死因是和狐妖肉搏导致颈动脉破裂死亡的小姑娘,眼前这个虚弱的躺在病床上刚从鬼门关拽回来的病人这么真诚的劝解,阴间使者压低了帽檐一时间觉得有些好笑。

    黄璨然看着男人勾起的唇角,发现这位大叔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又性/感又可爱。

    真是致命的吸引力,黄璨然的小心脏不争气的跳的越来越快。

    “身体不舒服吗?”阴间使者注意到了女孩的脸上升起了薄红。

    黄璨然摇了摇头,但是阴间使者还是摘下了帽子转身去叫医生了。

    别走啊,黄璨然还想和大叔再聊一会儿的。

    男医生拿着听诊器过来了,一脸的认真:“病人,你觉得哪里不舒服吗?是呼吸方面有困难吗?”

    颈动脉破裂是很严重的事情,就算做手术了,还是需要细致的留院观察的。

    “我很好,我没事。”就算黄璨然这么说,还是被推去做了很仔细的检查。

    不知道是当时麻药无效还是后返劲,黄璨然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

    朴东洙订了医院最贵的套房,然后在拿到女孩的住院单之后就去把九尾狐也带了过来。

    朴东洙把修为渡给皮毛都被染成了血红色的模样凄惨的狐狸,他的手轻轻的划过九尾狐的尾巴,还是很诧异的。

    那个女高中生,居然真的能杀死妖怪。

    看来,真是拥有不能小觑的力量。

    被渡过修为的九尾狐身上的伤痕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就算是胸口那一处骇人的致命伤也只剩下了一道浅浅的伤痕。

    和九尾狐相比,人类女孩的模样就可怜多了。

    朴东洙从沾染鲜血的外套里找出了女孩的手机,四通未接电话和六条短信都是来自于一个叫明珠的女孩。

    他打开手机,从两人的信息交流确定了他们的关系。朴东洙模仿女高中生的口吻,给叫做明珠的女孩发了一条短信说自己先回家了。

    如法炮制,他又模仿黄璨然的语气给家里发了条短信:“今天去明珠家里住了,明天直接去学习。请您不要担心,么么哒。”

    做完这一切之后,朴东洙放下了手机。

    他的视线停留在女高中生平静的睡颜上,思考着该怎么办。

    黄璨然这一次做了个与众不同的梦,梦里面都是蓝色的、波光粼粼的水面。

    这是个温暖的很舒服的梦,她还听到了有人在身边哼歌:“龟何龟何,首其现也,若不现也,燔灼而喫也。”

    好像有人在海面上举行庆典,黄璨然回头就闻到了瓜果的芳香。

    她听到了有人在背后呼唤她:“首露夫人。”

    这个陌生的名字让黄璨然莫名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黄璨然一回头就看到了众多白色的蝴蝶。

    脆弱又美好的小东西落在了她的手里,但是这次黄璨然却没有那么好的耐性了。一股莫名的烦躁让她攥紧了手,手里挣扎的生灵一瞬间就碾成了碎末。

    莫名的快意涌上心头,黄璨然愣愣的张开手。

    整个世界瞬间土崩瓦解,黄璨然猛的睁开眼看到了医院的天花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