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三十一章 惊世骇俗的提议

第三十一章 惊世骇俗的提议

推荐阅读:
    五月中旬的时候,康兰心从国外学成归来。

    这位成绩优异的家教老师和祝家关系很密切,祝芃芃尤其喜欢她。留学的几年里,祝芃芃甚至好几次出国去看她。

    康兰心出生在一个单亲家庭之中,家中只有一个神志不清的母亲。八年前,年仅十六岁的康兰心成为了祝家的家庭老师,可以说从此改变了自己的命运。

    祝家很感激她,特意把她送进了金兰学习。康兰心学习成绩一直很优异,成功从ib班毕业后,去了欧洲名校留学。

    祝芃芃跟康兰心确定了回国日期之后,就一直在家里准备欢迎party。

    及笄之年的祝芃芃不再像幼年时那般体弱多病,变得越发娇俏动人,像是一朵鲜艳的花蕾,盛开在最美好的年华之中。

    随着康兰心回国日期的临近,祝芃芃脸上的喜悦越来越大,在饭桌上和父母商量了好几次派对的事情。

    祝家开过的派对不胜枚举。每年祝芃芃、祝缙东生日的时候,他们都会邀请同学到家里玩。祝缙东的成年礼更是办得隆重无比,不少大佬都来给这位未来前途无量的少年庆贺。

    至于陈乌的生日,周幼薇问过他的意见,但陈乌本身朋友不多,也不是擅长交际的人,所以过生日的时候只是和祝家的人一起简单的吃一顿饭。

    但陈乌很满足,因为祝叔叔和周阿姨,还有缙东哥哥都会送他礼物,大家也会一起吃饭,送给他祝福,比起年幼时一个人孤零零的留在城中村里简直要好上太多。

    这次给康兰心准备的party也办得很精致,陈乌看得出来祝芃芃是在非常用心的准备,从邀请嘉宾,到布置环境全都亲力亲为。

    陈乌回想起印象中那个亲切温柔的大姐姐,也不难理解为什么祝芃芃会那么喜欢她。

    康兰心来的那一天,陈乌被她狠狠惊艳了一把。

    如今的康兰心二十四岁,正是一个女人风华正茂的时候,她穿着优雅的长裙,耳朵上坠着闪耀的宝石,气质不似祑ww.wenxue12.com
蹦辏窀龀錾碛旁降拿拢挥兴吹贸隼此募揖呈翟诤帷5ζ鹄慈匀幌缘煤芪潞停猿挛谝蚕竦蹦昴茄押谩

    派对举办得很成功,康兰心被感动得一直流眼泪,邀请来的嘉宾们也很捧场,都在为这位学业有成的大美女鼓掌庆贺。

    派对结束之后,祝芃芃一直缠着康兰心跟她一起睡。康兰心为难地看了一眼祝家父母。

    周幼薇无奈地笑了笑:“真是拿你这丫头没办法了,已经快成年了,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黏糊。兰心你也难得回来,要是方便的话就留下来住一晚吧,明天叫缙东送你回家。”

    祝缙东在旁边张口想拒绝。他刚成年就已经拿到了驾照,家里也不缺车,但他从来没有送过女生回家,他也对康兰心不感兴趣,并不想拦这个差事,但祝芃芃在旁边一直给他使眼色,他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既然都这么说了,康兰心也只能拍拍祝芃芃的脑袋,点头同意了。

    祝缙东回到房间后,拿墙角的拳击沙袋发泄了一会儿,直到满头大汗才坐在阳台上看着那一盆盆植物发呆。

    自打那天和陈乌不欢而散之后,两个人都没有再讲过话。陈乌虽然不理祝缙东,但他还是不忍心抛弃养了八年的宝贝植物们,时不时会来祝缙东房间浇个水,只是都是挑祝缙东不在的时候。

    月光下,吊兰长长的叶片上还挂着新鲜的水珠,陈乌今天肯定又来过了。祝缙东想起派对上陈乌一直笑眯眯地看着康兰心,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心中不免又是一阵恼火。

    明天就把房间门锁上,他就不信那只小卷毛还不肯低头认错!

    半夜躺在床上的祝缙东敏锐地发现房间里进了人。

    他第一反应以为是陈乌。毕竟他的房间从来不让人进,只放陈乌进来。莫不是小卷毛良心发现给他认错暖床来了?只要陈乌向他服软,他就原谅他。

    但随即祝缙东又将这个念头给否决了。就凭那只没心没肺的小白眼狼怎么可能半夜到他房间里来?

    祝缙东坐起来,啪地一下摁了开关。

    明亮的灯光下,站着本该在祝芃芃房间里的家教老师。

    康兰心穿着暴露的真丝睡裙,大开的衣领里露出半个多又白又挺的ruqiu。她舔了舔嘴唇,艳丽的脸上此刻一片潮红,媚眼如丝地朝祝缙东勾起一抹笑容:“好久不见啊,缙东。”

    祝缙东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他跟这位家教老师根本不熟,要不是看在祝芃芃的面子上招呼也是懒得打的。

    “你来干什么?”

    康兰心笑了笑,朝祝缙东走过来,浑身柔弱无骨地坐在床上,朝祝缙东靠了过去。

    “小弟弟,你想玩玩成年人的游戏吗?”

    祝缙东看她坐在床上发/骚的样子,只觉一阵恶心,厌恶地说:“滚出去。”

    康兰心却不以为意,她不认为血气方刚的少年能抵挡住男性本能,她也相信她的魅力,毕竟她曾屡试不爽。

    康兰心拉了拉身上的本就暴露的裙子,露出胸前一片春光,继续朝祝缙东贴近:“缙东,我在你们家算起来也快有十年了吧,算是看着你长大。以前不觉得有什么,但现在越看越喜欢你,你真的不想试试我吗?感觉非常爽哦。”

    祝缙东冷笑一声:“连睡衣都带了,之前还跟芃芃装不想留宿,你倒是好心机。为人师表却做出这种不知廉耻的事,芃芃的老师我看你是无法胜任了。现在马上给我出去!”

    康兰心脸色僵了僵,说:“这么多年来,我对芃芃掏心掏肺,而你作为哥哥又做了什么?我有没有资格做她的老师,你没有资格发言!”

    祝缙东不想再和她说下去,拿起手机给保卫处打了电话:“现在马上到我房间里来。”

    康兰心脸色迅速冷下来,最后拉好衣服出去了。

    祝缙东头疼地捏了捏鼻梁,一想到祝芃芃就是和这种人待了快十年,甚至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就有点不寒而栗。

    按理说,他该马上解雇康兰心,让祝芃芃不要和她再见面,但祝芃芃对康兰心的感情他是知道的。祝家的人喜欢一件东西时,拥有的占有欲他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件事不给一个合理的理由祝芃芃不可能同意,但这种成年人的肮脏戏码他暂时没想好该怎么和祝芃芃交代。

    祝缙东本想躺下,但一想起床被康兰心坐过,浑身就不舒服,最后下了楼,悄悄打开了陈乌的房间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