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三十章 论截教

第三十章 论截教

推荐阅读:
    两个人现在的关注度都很高,众目睽睽之下,祝缙东拉着陈乌不放,围观人群都被惊得目瞪口呆。

    无数少女芳心碎了一地。

    “那是男神的……女朋友?”

    “不行啊我不同意,哪里来的妖艳贱货,离我男神远一点啊!”

    “呜呜呜,我不相信,男神怎么可能就脱单了,还不是和金女神一起!”

    无数少男刚萌生的初恋无疾而终。

    “哎,那个妹妹真的好戳我啊,没想到已经名花有主了!”

    “我靠,她的脖子也太好看了,好想舔一下啊。”

    还有吃瓜群众兴奋不已。

    “在一起了?哈哈哈,男神在金兰的单身记录终于还是被打破了吗?有种莫名的激动怎么肥事。”

    “这两个人都是什么神仙颜值啊!我仿佛看到了将来他们生的神仙宝宝!啊啊啊吹爆这一对啊!”

    “为什么那个妹子看起来很慌的样子,难道是被逼迫的?我们要不要联合起来解救一下无助的小美人?”

    祝缙东对周围人的话充耳不闻,拉着陈乌挤出人群,立马有人追了上来,一直跟在陈乌身后,祝缙东回头语气冰冷地警告他们:“别跟着我们。”

    众人看祝缙东的脸色实在太难看,连说话的人都少了,乌泱泱的人群出现了片刻的静默。

    众人:不敢动不敢动。

    却有人仗着混迹在人群中,嘀嘀咕咕道:“切,拽什么啊,急着赶去操女人很光荣?”

    祝缙东脚步一顿,转身一拳就挥了过去,眼神冰冷。

    男生没想到被发现了,但他也只敢混在人群里嘴炮几句,被祝缙东揍了一拳,屁话也不敢说,捂住流血的鼻子,转身就惊慌失措地跑了。

    人群一片死寂,没人再敢跟着他们跑。

    祝缙东只想快点找个没人的地方,转过路口直接把陈乌拉到了男厕所。

    陈乌的手腕终于被松开了,上面红了一圈。他心里又慌又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垂着脑袋,根本不敢看祝缙东一眼。

    祝缙东嗤笑一声:“怎么,还不敢看我了?你以为逃避就能解决所有事情吗?”

    祝缙东上前一步,把陈乌逼退到墙角,他身材瘦弱,被圈在祝缙东高大的身影之下,两人离得极近,方寸之间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祝缙东看陈乌闷不做声,一想到路上听到的那些污言秽语,心中怒火就烧得更加猛烈:“行,还敢穿裙子是吧?你知不知道别人怎么把你当女人意/淫的?”说着一把撕烂了陈乌的百褶裙。

    陈乌被吓坏了,他想蹲下来,但腿软得根本不听使唤,只能嘴里着急地解释道:“对不起,缙东哥哥,你别生气了!我不会跟别人讲我住在你们家的。”陈乌以为祝缙东嫌自己丢了他的脸所以才会这么生气。

    祝缙东倒吸一口气,简直被气笑了:“什么叫我们家?你在祝家住了快十年,我是把你当奴隶了吗?还我们家?你可真行啊!”

    陈乌不敢再解释了,他嘴笨,多说多错,只能一个劲儿地道歉。

    祝缙东显然还在气头上,根本不吃这套:“上回还撒谎讲同桌买衣服呢,结果自己穿上了,搞了半天把我当傻逼耍呢?”

    “对不起,缙东哥哥,我以后不撒谎了!”

    祝缙东刚想接着逼问,有个男生突然闯了进来,他看到墙角的两个人被吓了一跳。

    祝缙东赶紧把陈乌扣在怀里,高大的身影把怀里的人遮得严严实实,确保不会被看到,才转头凶狠道:“看什么看,没看过把妹吗?”

    男生赶紧摆摆手:“对不起,打扰了,我这就走。”

    男生出去后,气氛变得凝滞起来。祝缙东感受到怀里的人在轻轻颤抖,显然是被吓坏了。心就蓦地一软,火气也消了不少。说到底,再怎么生气也只是因为他在乎陈乌而已。

    陈乌头埋在祝缙东的胸前,还在闷闷地道歉:“对不起,缙东哥哥。”

    祝缙东看到陈乌姿态摆得那么低,心也抽疼起来,手拂上陈乌的细腰,咬牙切齿地说:“现在的变态多了去了,下次不许再穿成这样,听见没?”

    陈乌赶紧点点头。

    祝缙东抱着陈乌有种不想撒手的感觉,但他知道自己一生气手上就没轻没重这个毛病,还是松了手,看到陈乌腰上的那几个红红的指印,有点后悔又有点莫名的满足感。

    “缙东哥哥,我们先出去吧,待会儿有人要上厕所的。”

    “走什么,你这个样子怎么走?”

    祝缙东拿出手机给樊荣打电话,叫他把柜子里的制服给送过来。

    衣服送过来后,祝缙东就把自己的外套盖在陈乌身上,他身材高大,衣服已经盖住了陈乌的屁股。外套下露出的两条又细又直的腿,只让祝缙东觉得分外碍眼,又把裤子扔给陈乌:“换上。”

    祝缙东比陈乌高太多,裤子穿上后,长了一大截,祝缙东没好气地蹲下来给陈乌挽裤腿。

    陈乌低头看着祝缙东的动作,耳朵红红的,很不好意思。

    两人放学的时候一起回家,但话比以往少了许多。虽然祝缙东已经没那么生气了,但心底始终不痛快,他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不痛快。

    晚上睡觉的时候,祝缙东看到枕边空无一人,怀里也一片冷清,这种锟o付锔合壪壪?蠅猫艌蠂霉猫銏犮垺.co屑
不痛快便在心底一点点积累。他一手枕在脑后,另一只手放在眼前发呆,掌心里仿佛还残留着小卷毛腰间的温度,他握紧了拳头,胸腔里积攒的莫名怨气始终无法释怀,他几乎是睁着眼睛一直到了天亮。

    陈乌晚上却睡得很不错。刚换房间的那几天他还有点不适应,但几天后就已经很习惯了。他天生是适应能力很强的人,这或许是贫民窟岁月给予的馈赠。

    到了学校之后,陈乌便开始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生活中。初中学习马上就要结束了,升入高中后,学习压力会变得更大,他需要花更多的精力投入进去,才能确保不被那些天生有智力优势的同学们甩在后面,初中的知识必须要打得更加牢靠才行。

    对于高中的规划,陈乌仍旧打算读素质班。

    素质班不同于双语班和ib班那种留学教育,其教学目标是以国内高考为主的。他不打算出国留学,毕竟留学的开销不是一笔小数目,所以他仍旧读素质班,等以后参加高考,再进入一所理想的大学。

    下课的时候,樊佳趴在桌上,一脸歉意地问陈乌:“乌乌,祝学长昨天是不是骂你了啊?我看他好凶的样子。”

    陈乌点了点头。

    樊佳愧疚地说:“对不起啊!是我一直求你帮忙的。要不然我跟我哥讲清楚,叫他去跟祝学长解释解释?”

    陈乌摇摇头说:“没事的,他已经原谅我了。”

    樊佳这才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天祝学长的表情太可怕了,我还以为他会打你呢!不过话说回来,他为什么那么生气啊?他不喜欢男孩子穿女装吗?可是也没必要那么凶吧?”

    陈乌认真的解释道:“不会的,缙东哥哥从来不打我。至于他为什么那么生气,我也不知道。”

    樊佳撇撇嘴说:“我知道,他生气的时候不打你,只骂你。”

    “骂我也是因为我错了。”

    樊佳愣了愣,看着陈乌说:“乌乌,你又不是祝家的附属品,祝学长不可能永远都是对的,你的姿态何必放得那么低。”

    出生优越的天子骄子哪里又会懂得穷孩子寄人篱下的苦涩。

    八年多来,陈乌对祝缙东的服从已经根植于骨髓,他受人恩惠怎么能把姿态摆得太高呢?虽然把事实认识得很清楚,但陈乌从来没有丝毫怨言,毕竟尊重他们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祝缙东说他不是祝家的奴隶,但事实上,陈乌或许还更愿意当祝家的一个仆人。

    毕竟当仆人还是有所付出的,不是不劳而获,哪里像现在这样已经快成年了,却还是像个寄生虫一样寄宿在祝家,没有创造任何价值。

    ……

    放学的时候,樊佳跟陈乌道了别,像往常一样往家里走去。她家离学校很近,步行也不过十几分钟的事情。

    谁知鲁浩不知什么时候跟了上来,拉住樊佳的胳膊:“喂,樊佳,我喜欢你,你当我女朋友吧!”

    樊佳等的就是这一天,立马拒绝,并发送好人卡一张:“谢谢你!你很优秀,但是我不喜欢你,所以不能答应你的要求。”

    鲁浩暗恋樊佳已经很久了,今天终于鼓起勇气来告白,怎么可能就轻易放弃,追问道:“为什么?我知道的,你又没有谈恋爱,为什么不和我试一下呢,我会对你很好的!”

    樊佳根本不喜欢这个自大又目中无人的男生,甚至有点讨厌,当然不可能答应,还是拒绝道:“谢谢,不用了,我一个人挺好的。”

    鲁浩看樊佳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生气地说:“什么叫一个人挺好的,你们女生以后不就是嫁给男人生孩子的吗?!迟早的事你为什么不同意!”

    樊佳被鲁浩的直男癌和强盗逻辑恶心得想吐,根本不想再和他说话,扭头就想走。

    结果鲁浩却拽着樊佳不放,脸色难看地说:“你天天跟那个陈乌混在一起,他那种人都可以接近你,为什么不愿意答应我?他一个娘炮哪里比我强?”

    樊佳听他这么诋毁陈乌,当即拉下脸来,生气地甩开鲁浩的手:“哪里都比你好!你连他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听懂了吗?给我让开!”

    鲁浩看着樊佳毫不留念的离开,想起她眼中的厌恶之情和对那个娘炮的维护,怨恨地捏紧了拳头。

    临近中考之前,整个班级都被笼罩在升学的压力之中。

    素质班里称得上家境好的人并不多,大部分都是特招进来的人,要是他们还想留在金兰读高中,就必须要在中考中拿到高分,因此不得不好好准备。

    陈乌向来学习都很刻苦,只是最近连樊佳都努力起来。她热爱设计,平时花在学习上的时间并不多,但她崇拜的顾青是金兰的导师,为了能顺利留下来升入高中部的艺术班,她也开始认真准备起来。

    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樊佳就戳戳陈乌的胳膊问他。这个当了快九年的同桌,相伴了她人生的一大半旅程,两个人已经非常熟识了,实在没必要那么客气。

    而陈乌不像当初入学的时候那么害羞了,但脾性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樊佳问他题,他就耐心细致地给她讲解,从不会厌烦,搞得樊佳感动不已,都想给陈乌手书一个华国最佳同桌奖了。

    沉迷学习的两个人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被人盯上了,平日里的一举一动被悉数记录在相机里。

    不久前,樊荣就收到了一大批樊佳和陈乌的合照。

    照片里无一例外都是两人靠得极近的时刻,甚至有一张看上去就像陈乌在跟樊佳接吻一样,要是不明就里的人看见了肯定会误以为这俩是一对小情侣。

    樊荣这人算不上妹控,但平时也很宠自己的亲妹妹,要是看见有别的男生这么早对自己妹妹下手,肯定是要亲自去收拾收拾的,但陈乌不一样。樊荣因为祝缙东的缘故,跟他还挺熟,知道他根本不可能是会早恋的性格,所以压根没把这点亲昵放在眼里。

    打趣地把照片拿给祝缙东看:“哈哈哈,我老妹跟陈乌长得可真好看呐,没想到同框的时候这么养眼!拍得还挺不错的,男帅女美。”

    祝缙东脸刷的一下阴了,皱眉问:“谁拍的?”

    樊荣这才回神,拍拍脑袋说:“是呀!谁拍的啊?还这么无聊来搁我这儿造谣佳佳跟陈乌的绯闻呢。诶我靠,这不对啊,该不会是有哪个变态骚扰我妹妹不成,偷偷摸摸拍他俩照片,想借着我的手棒打鸳鸯?不行不行,我得赶紧去查查,是哪个死变态偷拍佳佳,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祝缙东一脸阴沉的看着照片。虽然知道照片里呈现的都是假象,他们不可能是在谈恋爱,但照片里两个人的亲昵姿态还是让他感觉分外刺眼。

    他每看一张,脸就阴一分,当看到那张借位拍出来的拥吻图时,祝缙东差点没把手机给捏坏。

    他把这张照片发给了陈乌。

    陈乌看到后,自己也被吓了一跳,赶紧回复解释道:“怎么会有这样的照片啊?我和樊佳根本没有这样的!”

    祝缙东当然知道这不是真的,但他心里还是很不爽:“你答应过我不许早恋的,为什么不和她保持距离?”

    陈乌不明白为什么要和樊佳保持距离,他们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是同学,当了近九年的同桌,现在初中都快毕业了,为什么要突然保持距离?

    陈乌不明所以地解释:“可是樊佳她是我的好朋友啊。”

    “什么好朋友需要把头都贴在一起!樊佳她是女的,你是男的!整天厮混在一起别人会怎么想?”

    “别人怎么想不关我们的事啊。我们是八年多的同桌了,真的是好朋友啊。樊佳她是很好的人,这跟她是不是女生没关系啊。”

    祝缙东只觉得这句话越看越刺眼,此刻已经失去了理智,回复的话看起来就像一条控制欲十足的疯狗:“ 你待会儿去跟老师说换座位的事,我会跟她商量一下给你重新找个同桌”

    陈乌皱眉看着祝缙东发的消息,退出了聊天。他平时都很听祝缙东的话,但这件事祝缙东实在有点无理取闹了,彼此还是都先冷静一下好了,于是便没有再回复他的消息。

    近十年来,两个人第一次算得上不欢而散。

    暗下去的屏幕上倒映出祝缙东一张阴沉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