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二十九章 真正的圣人

第二十九章 真正的圣人

推荐阅读:
    樊荣收到照片后,看了看,确实有种让人怦然心动的感觉。

    “少女”扎着双马尾,黑色的发梢绕过圆润白皙的肩头。短衣下露出的一截腰简直不堪一握,而百褶裙下的那双腿又直又细,整个人就像是清晨含苞待放的花蕾一样,吐露出青涩的甜美。

    可惜的是拍出来的图片稍微有点模糊,“少女”的五官像是被蒙着一层柔软的轻纱,虽然可以确定长得很漂亮,却又看不真切,朦朦胧胧中增添了一种神秘的美感,让人抓心挠肺地想要看探究“她”的真实面容。

    这是樊荣目前收到的最戳他心窝子的图片,他甚至等不及先去查证一下主人公的身份,就把图片转发给了祝缙东,旁敲侧击地问:“老大,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妹子吗?”

    祝缙东先是看到樊荣发过来的消息预览,眉毛一皱,甚至不想打开聊天界面。但他有红点强迫症,点开后刚想退出,看到那张图片后却愣住了。

    那少女确实很漂亮,甚至让祝缙东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那种不经意中流露出的单纯无害的气质让他的心蓦地一软。

    这种感觉非常微妙,因为祝缙东很少会对人有心软的感觉,更何况这个“少女”他并不认识。虽然他越看越有一种强烈的熟悉感,但因为照片拍得不够清晰,五官看不清楚,再加上祝缙东完全想不到陈乌会是这副打扮,所以他到最后也没有看出那所谓的“少女”是陈乌,只能压下心里的怪异感,把手机收了起来,继续去训练篮球赛了。

    另一边,陈乌所在的初中部三年级素质一班所在的啦啦队以出色的编舞,协调的动作,甚至击败了高中部的对手,最后成功获得了中场暖场的机会。

    柴思洛跟樊佳一下场就抱头哭起来,是喜极而泣。这段时间她们真的为了训练付出了很多,能够打败高中部的实力选手,真的非常不容易。

    陈乌站在旁边,脸上也流露出欣慰的笑容。

    五月中旬,在初夏的暑气中迎来了“金兰杯篮球联赛”的巅峰之战。

    经过层层选拔,最后进入决赛的两支球队分别来自南北两个赛区。南方赛区最后入围的是师阳三中,他们实力很强劲,曾经获得过冠军,而北方赛区的优胜者毫无意外是金兰学园高中部。比赛采取五场主客场三胜制,最后决出全国高中生男子冠军队伍。

    比赛自开始后,体育场的气氛一直都很火热,所有人都被竞技运动的刺激和紧张所感染着。

    正在候场的陈乌也不例外,只是他的视线一直追随着篮球上的那个高大身影,看着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像被捏紧了心脏。

    祝缙东长相凶,但笑起来却是个爽朗的大男孩。球场上的祝缙东一改这段时间的阴沉面貌,进球后会兴奋地和队友撞肩庆贺,他的笑容恣意而阳光,陈乌很喜欢看,但祝缙东却很少在他面前表露,相反总是板着一张脸,或是露出嫌弃的表情。

    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仿佛在身后形成了真实的音浪,观众席里有不少女生拿着手幅,脸色因为激动而发红,简直比追星还要狂热。

    半场休息的时候,祝缙东接过旁边递来的水开始咕噜噜往下灌。汗液顺着脖子流下来,喉结开始上下滚动,那份属于少年的蓬勃朝气让不少女生尖叫起来。祝缙东将头偏向了观众席,视线在人群里搜寻。

    他在找陈乌。虽然并没有特意告诉陈乌今天比赛的事情,但金兰杯不是什么小赛事,只要在学校的人基本都知道。可惜体育馆里人山人海,他并没有看到想看的人,只能收回视线。倒是观众席上的粉丝们因为这一出集体gc了。

    金兰的队伍上半场发挥得很不错,相比师阳三中领先很多,因此队内气氛很好,众人都在有说有笑。

    有个人看到篮球宝贝们上场了,兴奋地吹了一声口哨:“可爱的小姐姐们上场给我们加油了!嘿嘿嘿。”

    陈乌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表演,更不用说下面的观众中还坐着祝缙东,这个事实让他紧张得手心发汗。他悄悄地咽了咽唾液。

    但陈乌有一个优点,他的专注力非常强,在集中注意力之后,他可以抛开一切。所以当音乐响起来的时候,他就不再紧张了,开始投入在表演之中。

    前排的观众离球场很近,可以看清场上的人,因此有不少人都看到了那个长得尤其漂亮的少女,忍不住发出一阵阵惊呼来:“卧槽,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大金兰还有这么清纯漂亮的妹子?我寻思这比金女神都要好看啊!”

    “啊啊啊!这是哪家生的小萝莉啊,好想偷回家里养!”

    “这长得也太太太可爱了叭!’她’的腿我可以玩一年!”

    “腰好软,腿好细,我死了。”

    或许是发现了这位篮球宝贝的超高颜值,导播开始频频把镜头给到了陈乌身上。

    大屏幕让更多的人看到了这位清纯可爱的小姑娘,祝缙东也不例外。

    刚开始祝缙东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那小姑娘确实长得很漂亮,而且莫名眼熟,刚刚因为稍作休整而平复下来的心跳也开始噗通噗通跳了起来。

    “少女”整个人太会长了,完全就是按照他喜欢的类型来长的,每一点都戳在他的心窝上,祝缙东很难做到心如止水。可当这个“少女”对着镜头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时,祝缙东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虎牙和酒窝。

    祝缙东的脸色阴沉下来。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会对一个从未相识的“少女”有那种奇怪的感觉,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陈乌竟然有这个胆子。

    “缙东,你怎么了?走啊,该上场了。”祝缙东在队友的催促下才收回神来,重新投入激烈的比赛中。

    只是祝缙东远远低估了陈乌对他的影响力,下半场的时候他明显不在状态,出现了好几囱壯壯?褖猫艅蠂奴猫鈷?.c螛屑
问蟆Jρ笕凶プ≌飧龌岚逊肿妨松侠矗奖叩恼娇鲆欢群芙鹤拧

    祝缙东看着比分不断拉近后,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这不是他一个人的比赛,而是整个团队的荣耀。

    当成功拿下最后一分带领金兰获得冠军时,甚至有队员跪倒在地,兴奋地嘶吼。整个体育场瞬间陷入了欢呼的海洋,世界一片嘈杂,祝缙东的脑海里却仿佛是一场默剧。他看了一眼陈乌,双马尾,露脐装,小短裙,还在和樊佳有说有笑,嘴角勾起一抹冷淡的弧度。

    陈乌本以为表演完毕就可以下场了,结果柴思洛说还要留下来拍合照,于是只能安静地等在一旁。

    “乌乌,颁奖结束了,快过来我们拍合……”

    樊佳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刚才还在颁奖台上的祝缙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大步跨过来,紧紧拽住陈乌的胳膊,把人拉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