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二十六章 道与理

第二十六章 道与理

推荐阅读:
    晚上祝缙东正准备睡觉的时候,收到了芮鸿飞的消息。

    是你们的飞哥啊:“阿东,我从d大滚回来了,求收留!”

    。:“你回来干嘛”

    是你们的飞哥啊:“见面详谈,我哭了,我真是好惨一男的![泪流成河jpg]”

    芮鸿飞是体特生,三年前从金兰毕业后,被特招进了d大。d大在省外,芮鸿飞平时又忙着训练篮球赛,已经很久没有回过京城了。

    这会儿既不是寒暑假,也不是小假期,完全没有什么理由回来。

    不过祝缙东也懒得问了。

    他偏头看了一眼陈乌,小卷毛已经靠着墙边睡着了,把手机收好后,轻手轻脚地把陈乌搂了过来,怀里多了个又香又软的抱枕,这才心满意足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刚好是周末,芮鸿飞又叫了樊荣一块来找祝缙东。

    祝缙东这人爽朗大方,虽然家庭背景很好,但为人低调,也算不上高冷,所以在男生里面很吃得开,朋友挺多的,时不时会有几个人来找他玩,只是祝缙东从来不让他们进自己的房间。

    芮鸿飞来了祝家后,就大剌剌地坐在沙发上,满脸憔悴的样子⌒?蠅猫艌蠂霉猫銏犮垺.co屑銇


    樊荣惊讶地说:“飞哥,你到底咋啦,怎么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芮鸿飞神神秘秘地说:“我把你们当兄弟才跟你们说这回事,你们可千万别说出去啊。——你们嫂子她嫌弃我!”

    芮鸿飞跟崔敏高中毕业后就在一起了。两边家长是世交,彼此知根知底,对这桩姻缘很满意,大二的时候两个人就订了婚,只等毕业后扯证举行婚礼了。

    芮鸿飞在d城读大学,崔敏是艺术生,读的美术学院离d大很近,两个人感情不错天天见面。不过他们俩高中的时候就爱腻在一块儿,大家基本都知道怎么回事。

    樊荣也挺清楚的,这会儿不甚在意地说:“飞哥,你俩在金兰那会儿,敏敏姐不也天天嫌弃你吗,怎么读个大学还玻璃心上了?”

    芮鸿飞哭丧着脸说:“这回不一样!我tm上个月没把持住,拉着你们嫂子去开了房,结果她丫的,一下床就翻脸不认人,说我技术太差,我跟她道歉还不理人,可愁死我了。”

    事情的确是这么一回事儿。上个月的时候芮鸿飞跟崔敏初尝禁果,怎么火候不足,崔敏翻脸不认人,芮鸿飞天天追着她道歉,崔敏烦不胜烦,大三本来就没什么课,直接拎着箱子回了京城。

    芮鸿飞也跟着追回了京城,只是还没想好怎么讨好崔敏,拉了兄弟来讨论讨论。

    樊荣听完,在一旁哈哈大笑:“飞哥,看不出来你技术这么差啊,敏敏姐还是那么帅气。不过我只想说一句干得漂亮!”

    芮鸿飞捏了捏拳头,瞪了樊荣一眼:“小荣子,怎么说话呢,读个ib班,别的没学会,就学会落井下石了?”

    樊荣摆摆手说:“别别别,飞哥,我错了。只是你个订了婚的人跟我和老大这两只单身狗这儿撒狗粮不太合适吧?你们成年人的世界我们小处男不懂哦。”

    芮鸿飞可不信这两个人是什么纯良之人:“拉倒吧,你们ib班的仗着脑子好使,个个一肚子坏水儿,你俩今年也十八了,说得好像以后不找老婆似的,我这不是提前让你领略一下恋爱生活嘛,给你们一点前车之鉴,懂吧?”

    祝缙东在一边听了一会儿,才幽幽说:“那你技术差是你自己的问题,找我干什么,我不会教你的。”

    芮鸿飞呵呵一笑:“阿东,说得好像你不是处男一样。没有实践就没有发言权,我这回找你们,是想着咱哥几个一起学学技术!”说着就哗啦啦从包里掏了几张碟片出来,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

    樊荣大吃一惊:“不是,飞哥,你回来找我们就是带我们一起看片的?”

    芮鸿飞拍了拍樊荣的脑袋,骂道:“什么看片,不要这么低俗好吗,我们这是学习技术!技术懂吧!阿东,走,去你们家放映厅去,我要看高清大屏,认真学习!就不信下回崔敏这丫的还敢嫌弃我!”

    祝缙东没什么兴趣,看片还没逗小卷毛好玩儿呢。只是陈乌这会儿沉迷学习无法自拔,根本不理人,而且芮鸿飞一年难得回来一次,他也不想拂了他的面子,还是跟他们一起去了放映厅。

    祝缙东家里的放映厅在一楼,设备功能都很齐全,用来看大片非常爽,只是这会儿却要用来“学习技术”,樊荣忍不住吐槽说:“用大屏幕放av,有点东西。”

    芮鸿飞现在已经被崔敏逼得走火入魔,一心想练成高手,愤愤地说:“那是当然。你们也学着点,美好的婚姻生活,性是必不可少的。”

    祝缙东无所谓,片子这种东西男生基本都看过,他也看过,没什么大不了的,找了后排的软座无聊地坐着,就当看看打发时间。

    当男主角女主角完成一番前戏后,便开始交织起来进行深入交流。前面两个人气息明显不稳起来,祝缙东却一直在走神,看着那些画面无法集中注意力。

    ……

    陈乌把周末的作业都写完之后,轻轻伸了个懒腰,往楼下走去,看看张婶婶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这几年,他虽然学习压力大了不少,但总是会抽空去帮张婶婶,哪怕是聊几句天也好,他很喜欢这个和善的阿姨。

    张婶婶已经是当奶奶的人了,在祝家工作好多时候看不到自己的孙子,所以她对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乖巧小孩也很好。

    张婶婶看陈乌又来帮忙了,也没推辞,说:“小乌,你缙东哥哥他朋友来了,这会儿好像在放映厅呢,你把这几碗雪梨汤给缙东他们送过去,你们年轻人一起好说话,阿姨就不过去了。”

    陈乌听话地端着托盘往放映厅走。祝缙东在家总和陈乌待在一起,他朋友也大概跟陈乌混熟了,所以陈乌面对他们也不怎么紧张,把他们都当成人不错的大哥哥一样。

    家里的放映厅隔音效果很好,陈乌敲了几下门没人听见。他犹豫了一下,推开了门。

    祝缙东的房间从不防着陈乌,他以前还老老实实敲门,祝缙东不应就不进去,被说了几次后,便习惯了敲门后进去。

    片子正到了激烈的时刻。家里的屏幕又大又清晰,只要视频画质不错,几乎可以达到分毫毕现的效果。陈乌戴着眼镜,一眼就看见了大屏幕上两人连在一起的地方,脸刷的一下就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