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二十五章 金翅大鹏

第二十五章 金翅大鹏

推荐阅读:
    樊佳跟柴思洛正聚在一块儿讨论啦啦队的队服改进。

    柴思洛是这次啦啦队的队长,她有快十年的舞蹈经验,扒起舞来非常专业。加上她和樊佳关系很好,两个人最近都钻在一起商讨啦啦队的各种事项。

    今天便是在讨论队服的问题。本来初选的时候队服已经做好了,但樊佳就在那天看见陈乌的腰后突然又有了新的灵感,她把原来连体的队服设计改成了露腰短裙,设计稿画好了已经存在手机里,结果拿给柴思洛看,柴思洛却不喜欢新队服,反而觉得原来的服装要简洁大方一些。两个人各执一词,互不相让。

    在群里发了投票链接之后,结果也打成平手,这会儿看见陈乌进教室了,赶紧招手把人叫过来。

    “乌乌,你看看哪一套队服更好看?”

    两个女孩子挤到陈乌面前,把手机里的设计稿拿给陈乌看。

    第一张是原来的队服,一条连体设计的亮片短裙,简洁大方。第二张是樊佳新设计的队服,上半身是露脐吊带,下半身是一条百褶短裙,看起来少女感十足。

    陈乌觉得都挺好的,摇摇头说:“我选不出来,我觉得都可以吧。”

    樊佳恨铁不成钢地说:“怎么能都可以呢?你别忘了,你可是要穿队服的人!”

    柴思洛也说:“就是啊,乌乌,你别想着敷衍我们,身为素质一班的啦啦队成员,你一定要选一个!”

    陈乌夹在中间做人,说不出来话来,试图转移话题:“我觉得班长审美还不错,你们可以去问问他的。”

    樊佳跟柴思洛都盯着陈乌看,樊佳最后拍板说:“乌乌,给你十分钟,一定要给我一个答案!”

    陈乌被看得头皮发麻,最后无奈地拿出手机,把两张设计稿发了出去,试图寻找外援。

    “缙东哥哥,你觉得哪一套更好看?”

    祝缙东似乎刚好在玩手机,秒回“??你干什么”

    “就是我同桌要买衣服,不知道选哪一套。”陈乌很少撒谎,敲出这一句话后都立马想撤回。但是不这样说的话,万一缙东哥哥刨根问底,知道他要跳啦啦操的事情,他会更后悔。

    “祝缙东很快又发了消息过来,却不是回答问题,反而追问起陈乌来:“同桌?你哪个同桌?”

    陈乌很纳闷,缙东哥哥问这个干嘛,还是老老实实回答:“樊佳。”

    祝缙东是知道樊佳的,她是樊荣的妹妹,看见过一两次,是个很漂亮的小姑娘。

    祝缙东心里警铃大作:这小卷毛该不会瞒着我偷偷早恋了吧?!

    “你跟她关系很好哦,她该不是你女朋友吧?”

    陈乌手机差点没拿稳,赶紧打字否认:“不是的,缙东哥哥,我没有谈恋爱!她只是我的朋友而已。”

    祝缙东松了一口气,小卷毛还这么小,绝不能现在谈恋爱。

    “哦。那就好,记着别早恋啊。”

    “嗯嗯,好的,缙东哥哥,我不会早恋的。那个……你觉得哪套裙子更好看啊。”

    祝缙东这才想起陈乌敲他的原因,把聊天记录往上滑了滑,看了一眼两套裙子,都没什么感觉,随便回了消息:“第二套吧。”

    “哦哦,好的,谢谢你啊,缙东哥哥。”

    祝缙东回了一个摸摸头的表情包。

    陈乌得到答案之后,赶紧跟樊佳说。樊佳高兴地说:“哈哈,洛洛,怎么说?陈乌也选第二套了哦!”

    柴思洛不服输地说:“我刚刚问班长了,他说他觉得第一套好看。”

    樊佳这下没辙了,有些苦恼地说“那怎么办啊,群里的投票打平了,问两个男生也统一不了。”

    柴思洛看了一眼陈乌,嘿嘿笑了:“佳佳,你两套衣服都有样品在吧,拿给乌乌试一下,看看哪一套上身效果更好呗!”

    樊佳眼睛一亮:“对哦!乌乌,走走走!跟我们试衣服去!”

    陈乌拉住椅子不肯走:“樊佳,你和柴思洛去试就可以了吧。”

    樊佳掰开陈乌的手,放软语气说:“别拒绝我啦,乌乌,早穿晚穿都要穿,就当提前适应一下嘛。”

    两个女孩子叽叽喳喳地把陈乌推着往舞蹈室走。

    等三个人出了教室后,班上有男生不屑地哼了一声。

    一个叫鲁浩的男生非常看不惯陈乌和樊佳打成一片的样子,酸溜溜地说:“想不通,现在的女生都喜欢陈乌那种小白脸了吗?”

    鲁浩的同桌说:“谁知道呢,或许把他当成闺蜜了呗,一男的还长那么白,娘炮!”

    做他们前面的女生听见了,转过头来说:“你们就酸呗,嫉妒人家陈乌女生缘好。鲁浩,我知道你暗恋人家文艺委员呢,但也没必要这么挖苦同学吧?”

    陈乌长得白白净净,又爱卫生,对人也很友善,和班上那些臭烘烘又自大的男生很不一样,所以女生缘确实不错。但相比之下,班上的男同学都不太喜欢陈乌,因为他在班上就和樊佳、柴思洛说话,从来不和男生一起玩,简直就是个异类。

    这边的争吵声有些太大了,班长周齐衡推了推眼镜说:“你们都少说两句,大家都是同学。”

    舞蹈房的更衣室里。

    樊佳跟柴思洛期待地等在门外,时不时地催上两声:“好了没啊,乌乌?快一点啊,你都进去十分钟了!”

    陈乌扯了扯身上的亮片裙,觉得非常不自在,但樊佳她们一直在催,只好硬着头皮开了门。

    樊佳:!!!

    柴思洛:!!!

    两个小女生只觉眼前一亮,回过神来时满脸都是惊叹。

    樊佳激动地说:“我的天呐,陈乌,要不是你的头发太短了,走出去简直就是个清纯小美女啊!”

    大概是年纪小的缘故,五官精致的美少年穿上裙子也不会太违和。

    陈乌害wenxue12.com
羞极了,耳朵红红的,没跟樊佳说话。

    柴思洛围着陈乌转了一圈,羡慕地说:“我酸了呀!陈乌,你的腰竟然比我还细,皮肤比我还白,还有一字形的锁骨,还让不让人活了。”

    柠檬精两姐妹酸溜溜地围着陈乌看了好几遍,才把人放回去换另一套。

    另一套是露脐的吊带上衣和百褶裙,陈乌穿上去看起来多了几分俏皮。

    樊佳感慨地说:“乌乌,你到底怎么长的啊。有时候看看小学的班级合影,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小时候竟然长得那么磕碜。你现在简直就是丑小鸭逆袭白天鹅,整容都没这么夸张的。”

    柴思洛分析道:“陈乌其实底子很好的,仔细看看五官没有变,只是小时候瘦脱了相,长得又黑,像个难民。现在长开了自然就好看了。”

    两个人讨论了好一阵才把陈乌放回去换衣服,嘀嘀咕咕讨论了好一阵,最后拍板定了第二套,这套裙子看起来要更加活力俏皮一点,更符合加油操的定位。

    从舞蹈房出来后,樊佳转头跟陈乌说:“哦,对了,乌乌,今天啦啦队要训练,你放学记得留下来啊。”

    “嗯,好的。”陈乌答应了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好,这会儿也不推辞,只是想到要和一群女生练舞还是有点不自在。

    刚回到教室坐下,陈乌又收到了祝缙东的消息。

    “我今天七点训练结束,你放学东南门等我。”

    “缙东哥哥,你先走吧,我今天有事……”

    “什么事?”

    “我可以不说吗。”

    陈乌发完消息后心里很忐忑。他对祝缙东几乎是有问必答,今天不仅对他撒了谎还不回答他的问题,他真的有点害怕祝缙东生气。但他下意识不想让祝缙东知道他参加啦啦操的事,至于如果真的进了决赛表演被祝缙东现场抓包的话,也只能到时候再说了,反正现在能拖一时是一时。

    祝缙东没再回消息了。

    陈乌犹豫了半天,还是没有解释,怕说得越多错得越多。

    放学后的训练进展很顺利。虽然陈乌是新手上路,但他的身体柔软度的确不错,混在一群女生里动作不算僵硬,女孩子们对陈乌也比较友好,看他哪里不熟练还会主动教他。

    训练结束后已经七点过了,天色黑了下来。陈乌背着书包往车站走去,打算坐公交回家。车站旁有一个路灯,明灭的光影里,陈乌看见有个个子极高的少年靠在那里,影子投在地上,被拉得长长的。

    陈乌因为练舞没有戴眼镜,这会儿只觉得那身影有点熟悉,走近一看,是祝缙东。

    祝缙东的脸色很淡,在昏黄的灯光里看不出喜怒,陈乌忐忑地叫了一声:“缙东哥哥。”

    祝缙东只是嗯了一声,随后说:“走吧,去等车。”

    这会儿下班的高峰期还没过去,公交车上十分拥挤。陈乌个子矮,拽上面的横杆有些费力,在人群中被挤得东歪西倒,根本找不到着力点。

    祝缙东一把将陈乌搂进了怀里,陈乌头贴着祝缙东紧实的胸口,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但车上人实在太多了,他也就没有再乱动,安安静静地靠着祝缙东,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声,扑通,扑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