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二十四章 疏忽大意

第二十四章 疏忽大意

推荐阅读:
    四月的春风暖洋洋的。

    道路两旁栽种的金兰花盛开了,茂密的树冠下,一个身形瘦削的少年正站在树下。风轻轻托起他微卷的头发,调皮的扫过眼角。他双手抬起,拨弄了一下头发。再放下手时,面前已经多了一个挺拔的少年坐在自行车上,长腿支在地上。

    “等多久了?”祝缙东问他。

    陈乌看了一眼他黑沉的眼睛,摇了摇头:“我五点半过来的,没等多久。”

    “上车。”

    陈乌听话地跨坐上自行车。

    祝缙东看人坐稳了,才稳稳当当地往家骑去。

    四月的京城春和景明,回家的路上亦是风光大好。春风拂面,空气中涌动着春花香甜的气息。

    骑车跟陈乌一起回家的半个小时,是祝缙东一天中心情最为舒缓的时刻。那心情很微妙,像梁间雀的呢喃细语,像春风吹皱湖水,荡起的圈圈涟漪。

    当再次路过那截整修的路段时,祝缙东像以往那样故意往凹凸不平的一面骑。

    八年来,祝缙东对陈乌的态度变了很多,但关于喜欢逗弄陈乌这一点却从未变过。

    直到感受到那双细长白嫩的手臂圈上他腰部的时候,祝缙东的嘴角微微上扬。这种被依赖的感觉他每天都想方设法地追寻,简直乐此不疲。

    祝缙东骑车很稳,但车速不慢,很快就回了祝家。他把车停好,转头一看,陈乌背上背了个又大又沉的书包,像是要压弯那清瘦的小身板一样。

    “书包给我。”

    陈乌哪里好意思让祝缙东帮忙拿书包,赶紧摇头:“不用了,缙东哥哥,我自己背吧。”

    祝缙东没管陈乌。他比陈乌高大太多,陈乌站在他面前没有任何还手之力。他直接提溜着陈乌衣领,跟个流氓一样把人的书包给扒拉了下来。

    祝缙东提了提陈乌的书包,好几斤重,没好气地揪了揪陈乌的卷毛:“说你多少次了,就是不听?上学就上学,天天背块铁算哪回事啊。”

    陈乌解释道:“都是作业啦,不是很重的。”

    祝缙东脚步一停,转身居高临下地看着陈乌:“小矮子,你自己看看你才多高?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已经快一米八了。”

    陈乌抬头只能看到祝缙东愈发流畅硬朗的下颚线,不好意思地垂下脑袋。

    他今年快十六岁了,可身高才刚过一米六,是班上最矮的男生。

    相比之下十八岁的祝缙东身高187,并且还在长,陈乌站在他面前简直跟个小孩儿一样。

    陈乌不好意思再反驳祝缙东了,跟在祝缙东后面老老实实地回了祝家。

    吃完晚饭,两个人就回了房间,并排坐在一起写作业。

    陈乌今年上初三,学习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每年都能拿到全额奖学金。这和他的努力是分不开的。他算不上聪明,但学习非常刻苦,所有知识点都扎扎实实地学,不懂的地方在学校问老师,回家就问祝缙东。

    祝缙东今年是ibdp(高中文凭课程)的租暛袛鐏壪壪?蠅褢艌蠂菙褢1鈶?co屑
詈笠荒辏叭挝裣嗟狈敝亍K前嗌嫌信苯友У奖览#谘1呖薇吒页ご虻缁啊5惺焙蛉烁酥涫遣荒鼙鹊模鹑送纯嗟募灏荆宰g贫匀词怯稳杏杏唷

    他算了快一个小时,就把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偏头一看,小卷毛还在捏着笔写写画画,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难题,整张白嫩的小脸都皱在了一起。

    祝缙东凑过去看了看。

    陈乌专心做作业的时候两耳不闻窗外事,连祝缙东都快趴到他肩膀上来了都没发现,一直沉浸在学习的海洋里。

    “傻瓜,你在这里画一条辅助线就行了。”

    “哦,原来是这样的呀!”陈乌茅塞顿开,脸上一下子放晴了,露出尖尖的虎牙和嘴角那个小小的梨涡。

    祝缙东捏了捏陈乌滑嫩的脸蛋:“笨死了。”

    陈乌拂开祝缙东的手,不好意思地说:“缙东哥哥,我不是小孩子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再捏我的脸了。”

    祝缙东难得被噎,没好气地说:“等你长到一米六五再说,小矮子。”但看着陈乌脸上留下的红印子到底没再上手,只是啧了一声:“真嫩啊。”

    祝缙东看陈乌重新投入了学习的海洋,根本不搭理他,无聊地跑去打游戏。当房间里的时针指到十点时,陈乌还在埋头苦学。

    祝缙东走过去揪了揪陈乌的卷毛:“行了,时间不早了,该睡觉了。”

    陈乌可怜巴巴地求情:“缙东哥哥,让我把这张卷子写完吧。”

    祝缙东直接把笔抢了过来,语气强硬地说:“别跟我撒娇啊,我不吃你那套。已经十点了,明天再学。你先去个洗澡,我待会儿再洗。”

    陈乌心里有点委屈,他哪里撒娇了。但今天的作业他八点过就写完了,之后一直在做自己买的单元试卷,这会儿也不是非做完不可。

    陈乌看祝缙东是真不让他再学了,只能去浴室洗了澡。

    他现在还是和祝缙东住在一个房间。尽管这几年来周幼薇提了很多次让陈乌搬出来住,但每次都被祝缙东找理由给搪塞过去了。

    晚上十一点,两个人都躺在床上准备入睡。

    陈乌习惯性地说了一句:“缙东哥哥晚安。”才闭上眼睛沉沉地睡了过去。

    等陈乌睡着以后,祝缙东才轻手轻脚地把人搂到了怀里。他不敢把陈乌吵醒,小卷毛长大了,早就不让他抱着睡了。但他死也不会说出去,他不抱着陈乌,就根本睡不着。这种像断不了奶一样的习惯让祝缙东很无力,但为了能睡个好觉,他只能妥协。

    毕竟是用了好几年的抱枕,养成了习惯而已。祝缙东有时候会这样安慰自己。

    早上,陈乌是被热醒的。

    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又跑到了缙东哥哥的怀里,而且他还感受到了一个热乎乎的东西正不容忽视地杵着他的腰。

    陈乌立马从祝缙东的怀里挣开,尴尬地坐了起来,不好意思看祝缙东。

    除了老师,没有人教过陈乌性知识,他还处在不通人事的阶段。学校里虽然要上生理课,但那些不够全面详细的文字,只能让他对人体构造产生朦胧的初步认知,他甚至至今没发觉自己和别的男孩子有什么区别。

    看到这种男生都要经历的场景,他没办法泰然处之,反而会感到尴尬和慌乱。

    祝缙东被陈乌弄醒了,皱眉看了一眼自己,也坐了起来。双腿敞开,大剌剌的模样没有任何的不好意思。

    他揉了揉陈乌的脑袋,取笑道:“害羞什么,还不敢看我了。你以后也这样啊,难道连自己也不敢看吗?”

    陈乌害羞得耳朵都红了,他不想和祝缙东讨论这个话题,逃也似地跑到浴室洗漱去了。

    祝缙东在床上平复了一会儿,才下床去浴室和陈乌一起洗漱。

    祝缙东一边刷牙一边打量镜子里还没戴上眼镜的陈乌。

    十五岁的小卷毛再也不是当年那只丑小鸭了。不知从何时起,陈乌开始变白起来。他的眼睛乌溜溜的,眼尾却下垂,看人时总是显得单纯而无辜,精巧的鼻头很圆润,有点像小狗狗。肉嘟嘟的的嘴唇也不像当年那样苍白起皮,而是粉粉嫩嫩的,这会儿因为刷牙沾上了白色的泡沫。

    祝缙东虽然每天都能看到陈乌,但他偶尔还是会感到一阵恍惚。面前这个长相讨喜的男孩子真的是以前那只又黑又丑的小卷毛吗?要不是天天盯着他,他可能真的会怀疑小卷毛被掉了包。

    “缙东哥哥,你老是看我干什么啊。”陈乌嘴里的泡泡没吐干净,说话不是很清楚,但祝缙东听懂了。

    他不甚在意地说:“看你好看呗。”

    陈乌又不知道怎么接话了。他在祝家生活了八年,已经没有当初那么内向了。拜话痨的同桌所赐,他讲话也比以前多了很多,但仍然算不上健谈。

    吃完早饭,祝缙东骑车把陈乌载到了学校。分别的时候,祝缙东向往常一样伸手揉了揉陈乌蓬松的卷毛,才把人放走。

    “乌乌,你快过来!”

    陈乌刚进教室,樊佳就拿着手里的照片朝陈乌挥了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