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二十二章 威胁

第二十二章 威胁

推荐阅读:
    班上新来的老师叫李馨,年纪不大,是个充满活力又随和的人。

    她为了培养大家的观察能力,准备了几种小植物,让同学们选择自己喜欢的一种,带回家去培养,而且每天都要观察植物的生长状况,写植物成长周记。

    同学们都很热情的上去挑选,那些品相好的植株很快就被抢完了,陈乌本来看上的是一株枝繁叶茂的绿萝,但他不会争东西,轮到他的时候就只剩下一株瘦弱的多肉,肉肉一点也不多。

    陈乌也不嫌弃它,小心翼翼地捧着多肉回了家,连坐车的时候都不撒手。

    回祝家后陈乌才开始发愁,他不知道缙东哥哥允不允许他把多肉养在他的房间里。陈乌不好意思地问祝缙东:“缙东哥哥,我可以把多肉养在阳台那里吗?”

    祝缙东正在玩手游,抽空看了一眼陈乌捧在手心里那株丑不拉叽的多肉,也没马上拒绝,问他上哪儿弄的。

    陈乌就一五一十地讲了老师布置的种植作业。

    祝缙东边打游戏边听,听完后,不在意地说:“这作业有什么好做的,上网查查,随便抄点不就行了。”

    陈乌脸上露出错愕的表情。缙东哥哥怎么能这么做呢?抄作业不是坏学生才干的吗?缙东哥哥考第一名也这样?

    陈乌脸上很少露出这种表情,像是一贯乖顺的宠物超出了他的掌控,这让祝缙东有点生气。

    他游戏也不打了,拽下耳机,挑眉问:“喂,小卷毛,你那什么表情?我说得不对吗?你以后要去种地还是咋的,这株多肉长什么样儿,跟你有什么关系,要我说你们老师就是p事多。”

    泥人尚有三分火气,陈乌听祝缙东这么说他喜欢的李老师,满脸不赞同地看着祝缙东:“才不是这样呢!李老师说让我们养植物,可以培养我们的观察能力!”

    祝缙东这下真生气了。向来逆来顺受的小孩儿竟然为了一个外人向他顶嘴。

    但他不想对陈乌说重话,之前小卷毛真是把他哭怕了,他得跟他摆事实,讲道理,让他心服口服。

    祝缙东把陈乌拽到跟前,摘了他的眼镜,伸手捂住陈乌的眼睛:“喂,我问你,我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

    陈乌平时不怎么敢直视祝缙东,偶尔偷看一次,也不敢细看,所以这个问题他想了好久,才犹犹豫豫地说:“好像是单眼皮。”

    祝缙东听陈乌这么不确定的语气,脸色冷了一分。

    “那我再问你,我有没有耳垂?”

    唔,这个问题好难,陈乌不安地眨了眨眼睛。

    祝缙东感到手心里一阵痒。小卷毛的眼睫毛太长了,刮得他手心痒。

    “别眨眼睛,专心回答我的问题。”

    陈乌实在想不起来,只能老实地说:“对不起,缙东哥哥,我不知道。”

    祝缙东拿下手,生气地揪了揪陈乌的卷毛。或许是在祝家住的时间长这头以前干枯发黄的头发,现在已经变得柔软顺滑,手感很好。

    但祝缙东心里有气,瞪了陈乌一眼:“瞧瞧,连我都没有观察清楚,去观察什么丑不拉叽的多肉?我难道还比不上一株草吗?观察能力的培养要从身边做起,而不是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我问你,我说得对不对?你们老师是不是事情多?”

    陈乌撅着嘴不回答。他觉得缙东哥哥说得不对,老师没有错,但他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祝缙东看他油盐不进的样子,揪了揪他的脸蛋:“我看你是飘了啊,还敢给我横上了。”

    黑乎乎的小脸蛋看着黑,摸起来倒是挺滑的,祝缙东走神地想。

    陈乌心里不服气,他大着胆子说:“那缙东哥哥你知道我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吗?”

    祝缙东冷笑一声:“想考我?来呗。”

    祝缙东比陈乌高,他蹲了下来,让陈乌能摸到他的眼睛。陈乌开始紧张了,小心翼翼地伸出手覆在祝缙东的眼睛上。

    “缙东哥哥,我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

    祝缙东说:“双眼皮,但是是内双,双得不明显!”眼尾还是略向下垂的,看着像小狗一样,可怜巴巴的。

    “我有没有耳垂啊?”

    “有啊。”祝缙东观察过陈乌的耳朵,是小耳朵,但耳垂肉乎乎的,很圆润。

    “我是卷头发吗?”

    “智障啊,这么简单的问题就不要问了好吗,你个卷毛鸭子。”

    陈乌懊恼又敬佩地说:“缙东哥哥你好厉害啊。”

    我tm当鈺旂伂蠅蠅蠅.蠅褢艌蠂菙褢1鈶?co屑
然厉害啊,没少看你,祝缙东在心底说。

    陈乌有点被难住了,再问点什么好呢?唔,他知道该考什么了!

    陈乌眼睛一下子变得亮晶晶的:“缙东哥哥,我有没有虎牙啊?”

    祝缙东愣住了,脑海里迅速过了一遍,遗憾的发现,这个他还真没观察过。

    “嘿嘿,缙东哥哥,那我有没有酒窝呢?”

    祝缙东沉默了

    他观察过陈乌很多次,连眼睫毛有几根都答得出来,但他还真不知道陈乌有没有虎牙和酒窝。

    主要是陈乌在他面前很少笑!偶尔笑起来还是捂着嘴,跟个小娘们儿似的,谁看得到啊。

    事实上,陈乌真有虎牙和酒窝。他以前是没有虎牙的,但换完牙之后,没长整齐,就有了。

    陈乌见成功把祝缙东难住了,开心地把手拿了下来,露出一个笑容:“你看,缙东哥哥,老师说得还是对的,你的观察能力不够,还需要锻炼!”

    祝缙东对这个结论没再发表意见,他看着陈乌有点小得意的生动神情,心想:小卷毛原来真的有虎牙和酒窝啊。

    只是那颗虎牙藏得深,不笑的时候看不出来,一笑就很明显了。

    而酒窝只有一个,在左边,小小的,圆圆的,笑起来的时候像是盛着蜜一样,有点甜,又有点可爱。

    tmd,我竟然觉得小卷毛有点可爱!祝缙东惊悚地想。再凝神一看,小卷毛已经不笑了,还是那么黑,那么矮,理着过气的蘑菇头,戴着黑框眼镜,瘦瘦小小一团,真像只丑小鸭,哪里可爱了。

    真是见鬼。祝缙东不自在地想。

    至于那株瘦弱的多肉就这么成功入驻了祝缙东从不让外人进的房间。

    没过一段时间,陈乌又领回了一只小鸭子。还是李老师布置的作业,他很喜欢这只小鸭子,但不敢叫祝缙东看见,偷偷摸摸藏在身后,。

    祝缙东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眯着眼睛说:“别藏了。你们那老师又整什么幺蛾子了?拿过来给我看看。”

    陈乌哭丧着脸从身后掏出一只小鸭子来。小鸭子还很小,身上带着黑色的绒毛,两只小脚蹼和嘴巴都是黄色的。小鸭子可能是到了新环境不适应,这会儿正不安地蹲在陈乌的手心里,缩成一团儿,胖乎乎的样子十分可爱。

    祝缙东看了一眼怂巴巴的小鸭子,又看了一眼同款表情的陈乌,笑了出来:“哟,这小鸭子跟你长得还挺像。你叫他弟弟,我叫他儿子,我就同意你养了。”

    陈乌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不可以的!缙东哥哥,你又不是我爸爸。”

    “我当然不是你爸爸。笑话,我能生出你这么丑的儿子吗?”祝缙东嘴上这么说,低头把小鸭子端了过来,捧在手心里扯了扯小鸭子的尾巴,兴致勃勃地叫了一声:“乖儿子!”

    陈乌看他同意了,心里松了一口气,也没再管他对小鸭子的称呼了。

    陈乌给小鸭子取了个幼稚的名字——就叫小鸭鸭。他对小鸭鸭喜欢得不行,用家里不要的纸箱子给小鸭鸭做了个房子,一回家就跟它玩儿,上学的时候才依依不舍地把小鸭鸭交给张婶婶帮忙照顾。

    小鸭子毕竟是牲畜,时不时会在祝缙东房间里拉泡屎,把祝缙东气得直言要炖了它,陈乌当然舍不得,天天帮着小鸭鸭求情,祝缙东就叫陈乌去打扫鸭子拉的屎。

    陈乌听话地乖乖打扫,这一来二去,发展成了整理房间。祝缙东看着陈乌在那儿叠被子的乖巧身影,心里别提多美。幸好当初没同意他搬出去,不然损失可大了!这卷毛小鸭子这么贤惠,正合他心意。

    看在陈乌这么听话的份上,祝缙东也时不时指导一下陈乌的作业。陈乌脑子笨,经常把祝缙东气得怀疑人生,他有次被气得上手捏陈乌的脸蛋。不捏还好,一捏就发现陈乌的脸蛋黑是黑,但又滑又嫩,软得跟面团儿一样,他都舍不得撒手了。此后,祝缙东就养成了这个习惯,一边给陈乌讲题,一边摸人家的脸蛋,倒是再也没嫌弃过陈乌笨,反而觉得他呆呆的样子很可爱。

    而陈乌的学习成绩也开始渐渐上升。自打蔡宽和彭浩宇他们从学校消失之后,陈乌在金兰虽然还是没有什么朋友,但好歹可以平静而充实地学习知识了。

    他脑子不够灵光,但他足够努力,再加上祝缙东的指导,陈乌在班级上的成绩一直都排在前列。他精心照顾着领回家的小鸭鸭和多肉,看着它们一天一天地长大。

    但小鸭鸭最终只活了一年多,陈乌伤心极了,悄悄哭了好久,只能更加仔细地照顾那株剩下来的多肉。后来,陈乌还陆陆续续往房间里搬了绿萝和吊兰回来,跟小多肉一起作伴。

    春去秋来,时光匆匆而逝。

    八年的时光里,陈乌当初领回来的植物们已经生了好多盆小崽崽,在宽大的阳台上摆得错落有致,把祝缙东原本冷清的房间装点得清新而明媚,叫人看上去就身心愉悦。

    陈乌和祝缙东一起在学校种下的桃树也开始挂果了,水灵灵的蜜桃每年都是祝家餐桌上最受欢迎的水果。

    而当年那只初到祝家彷徨无措的丑小鸭,也在时光的打磨下悄无声息地蜕变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