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二十章 混沌武体

第二十章 混沌武体

推荐阅读:
    “听说没,蔡胖子好像被人揍了。”樊佳神神秘秘地跟陈乌说。

    “我老妈总跟我说贱人自有天收,哇嘎嘎,我今天总算信了,蔡宽这是惹到什么不该惹的人了,谁叫他平时那么讨厌,活该!”

    樊佳的老妈就是开学典礼上的大明星戴语柔。

    樊佳是个话痨,她讲话的时候就喜欢别人听着,而且什么都爱外讲,但她之前交的朋友都不靠谱,嘴巴大得很,没过一天她的秘密就已经被弄得天下皆知。

    相比之下,陈乌每次都听得很认真,还守口如瓶,所以她挺喜欢这个朋友的,把自己的家底都跟陈乌讲得明明白白。什么她有个哥哥叫樊荣,也在金兰读书之类的,连她老妈的绯闻都跟陈乌说。

    陈乌对她说的事情都不了解,但每次樊佳跟他讲话,他都听得很认真,是个十分优秀的倾听者。小孩儿心思单纯,别人对他好他就对别人好。

    蔡宽已经连着好几天都没来上学了,连不问世事的陈乌也后知后觉地发现了。但他没有多想,只是悄悄松了一口气,好歹不用看见那个讨厌的人了。

    其实班上除了蔡宽,彭浩宇也挺爱欺负陈乌的。但他不打人,就是时不时扯扯陈乌的头发,抓条虫子扔屑.褖猫艅蠂奴猫鈷?.c螛屑顭
到陈乌衣领里。陈乌不理他,他还越来劲,但好歹没上手打人,就爱恶作剧欺负陈乌,把人家当成取乐的玩具一样。

    陈乌是个很能忍的人,彭浩宇欺负他,他没跟老师告过状,也不会把这件事告诉祝家人,因为从来没有人替他出过头,他不知道被别人保护的感觉,从生下来就只学会了一个人默默承受。

    倒是樊佳跟老师告过好几次状,但每次都是以老师不痛不痒的几句口头批评结束。

    金兰学园关系错综复杂,老师们个个都是明哲保身的高手,除开教学质量这方面抓得紧,其他方面都是能和稀泥绝不硬刚,尤其在同学关系这方面,从不多加干预。

    陈乌被欺负这事,老师们都知道,但他入学资料不全,父母工作那栏更是寒酸得可以,平时里举止畏缩,看上去也不是有什么后台的人。和校董的儿子一比,该偏袒谁,老师们心里都有杆秤。毕竟谁又愿意为了这么一个没人管的穷学生丢了自己大好的工作呢。

    整整一个星期,蔡宽才重新回到学校来。他额头上还贴着膏药,一看就是被人修理过的样子。

    蔡宽被狠狠收拾过后的确收敛了不少,但他心里却更怨上了陈乌。

    自从那天打了陈乌一顿,他先是莫名其妙被一群小混混拖到巷子里揍了一顿,回家后跟他妈告状,他妈心疼死了,答应要叫他爸好好收拾那群小混混,结果他爸回来不但不关心他,反而臭骂了他一顿,还转头买了昂贵的礼物要去跟谁赔礼道歉,结果他们一家子连大门都没进去,脸都丢完了。

    回家之后,蔡宽他爸发了好大一通火,叫他在学校规矩点,不许欺负人,尤其是之前欺负过的那个。

    蔡宽想到这儿,怨毒地看了一眼陈乌。那个丑八怪正笔直地端坐着,看着老师在写板书

    。

    蔡宽学习成绩不怎么样,但也不是什么傻子,柿子要挑软的捏,就好比彭浩宇家世比他好,他会主动跟彭浩宇打好关系。但他始终不相信陈乌这个人能有什么后台。

    他爸爸的话只能信一半,他不认为是欺负了陈乌他才遭到了报复,要丑八怪真有这样的本事,他不信还能这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但这些事都是因陈乌而起,他找不到可以任由他欺负的人,只能把怨恨和愤怒都转嫁到陈乌身上,谁管他是不是无辜的呢。

    金兰比较注重学生的综合能力,每年会举行很多有趣的活动帮助学生全面发展。

    今年春季小初高三部就会联合举行“红领巾市场”,小学部还单独设有“实践园地”活动。

    红领巾市场说白了是一个义卖活动,学生们可以自己动手做手工摆摊卖钱,或者把家里不需要的旧物折价出售,赚来的钱可以自愿捐给学校成立的扶贫基金会。

    高年级主要担任卖方角色,申请摊位后,自己设计广告海报等,来锻炼营销、策划等能力。低年级主要做消费者,去虚拟市场上讨价还价也好,货比三家也好,锻炼他们的社交能力,算账能力等等。

    陈乌他们班才一年级,按活动惯例来说是该当消费者去买东西的,但潘彦芝今年刚上任,想做出一点成绩好升职,于是先帮全班同学们都申请了摊位,先斩后奏让同学们也去卖东西。

    陈乌是个听老师话的乖乖崽,老师说去卖东西就抠破了脑袋想该卖什么。

    祝家的东西不是他的,他不能拿,想了半天,最后去路边挖了点土,捏了个几个丑丑的小鸭子摆在摊上卖。

    开市那天,陈乌的丑鸭子们遭到了群嘲。谁会买这破玩意儿样啊,大家都说陈乌一点诚心也没有,不想捐钱给别的人。

    陈乌闷闷地不说话,蹲在自己的小摊子面前有点失落。

    事实上,他在这几只丑鸭子们身上投注了非常多的精力,光是捏这几只小鸭子就花了好几天,手都被泡涨了,还得避着祝缙东,自己偷偷摸摸捏,跟做贼一样。

    樊佳的摊子就在陈乌旁边,她自己卖的东西是用旧衣服重新拼接成的小裙子,陈乌觉得很好看。樊佳在设计方面的确挺有天赋,重新接的小裙子跳色拼接,很有设计感,不一会儿就有喜欢的小女生把裙子买走了。

    樊佳看着陈乌冷清的摊位,也忍不住吐槽:“陈乌,你那几只鸭子真的太丑了,你不说我还以为那是一堆屎呢。我有好朋友滤镜都觉得辣眼睛,我看你今天是卖不出去了!”

    陈乌虽然有点失落,但挺有自知之明:“没关系,卖不出去我就自己留着吧。”

    ……

    祝缙东虽然成绩很好,但他实在算不上“好学生”。至少他不像别的学霸那样,把老师学校的话奉为圭臬,凡事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力争上游。每年学校举行的活动,除了篮球赛他是认真参加的,其他的一概划水。

    今年这个红领巾市场也是。他随手从家里拿了个模型来卖,刚放下,就来了一大波人要买。模型只有一个,只能卖给一个人,两个学姐差点为这事打起来。

    争赢的那个非要给祝缙东塞钱,还想要祝缙东的联系方式,祝缙东没理人家,找个机会就溜了出来。

    他是知道陈乌最近在背着他偷偷摸摸搞小动作的,但没揭穿,就想今天来看看他到底在捣鼓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还不让他看。

    结果看到小卷毛面前那三只摆得整整齐齐的不明物体时,祝缙东嘴角还是抽了抽。简直了,丑得没眼看。

    他晃晃悠悠走到陈乌面前,看似不经意地问:“小卷毛,你这捏的什么东西啊?”

    陈乌背着祝缙东捏,就是怕他嘲笑,这会儿被逮着了,不好意思地说:“我捏的是鸭子。”

    祝缙东拿了一个拖到手里。看得出来,丑鸭子的眼睛、鼻子、嘴巴、小翅膀,都是认认真真捏的,但组合起来就简直不敢恭维。

    他把鸭子放下,问陈乌:“你这鸭子怎么卖啊?”

    陈乌眼睛一亮,终于有人来问价格了吗?虽然这个人缙东哥哥,但他还是很兴奋,有种当小老板的成就感:“五毛钱一只!”

    他刚说完就有点后悔了,五毛钱好像太贵了,他之前都可以买一小袋子菜叶儿了。

    祝缙东有心逗弄他,皱了皱眉:“五毛钱?”

    陈乌马上改口说:“那一毛钱一只好了。”

    祝缙东接着逗他:“小卷毛,我对你这么好,你直接送给我呗。”

    陈乌犹豫了好久,想到要捐钱给读不起书的小朋友,才支支吾吾地拒绝:“缙东哥哥,这个不可以送给你的。你要是喜欢,我回家给你重新捏。”

    祝缙东看他严肃认真的样子一阵好笑,拿出一百块钱递给陈乌:“那我三只全要了,找钱吧。”

    陈乌现在已经认识货币了,看着面前红色的钞票,为难地看着祝缙东:“缙东哥哥,我找不起,你有没有小一点的钱啊。”

    “有,十块钱。找吧”

    陈乌这才想起他身上身无分文,找不了钱,只能窘迫地看着祝缙东,小脸黑红黑红的:“你有没有三毛钱啊。”

    祝缙东这会儿反应过来了,小卷毛这是一毛钱也没带。他记得他妈是给陈乌零花钱的,但从来没见他用过。

    祝缙东把钱包摸出来扔给陈乌:“你是不是傻啊,拿着钱不知道用,这些钱给你吧。”看到陈乌拒绝的表情,又补了一句:“钱也不是白给你的,以后你得帮我系领带,帮我打扫卫生。”

    说完也没理陈乌了,把摊上的三只小鸭子全拎了起来。他待会儿还有课,得先走。

    樊荣碰到祝缙东,看他手里跟捧宝贝一样捧着什么,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跑过来一看,立马退后两三步:“老大,你捧一坨屎干啥呀!”

    祝缙东踹了他一脚:“说nm呢,这是鸭子。”

    樊荣不敢置信地看着那所谓的鸭子,没敢多说。但祝缙东就跟中邪了一样,时不时看两眼那丑东西。别说,看久了还觉得这小鸭子长得丑萌丑萌的,有点像小卷毛,乍一看很丑,看久了就会觉得还挺顺眼。

    红领巾市场结束后,小学部还有一个实践园地的启动活动。

    每个到金兰读小学的人,都可以认领一块土地,在地里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种蔬菜、种果苗啥的,体验农民伯伯们的辛苦。每块地被认领之后,只要还在金兰读书,那么等丰收后,每年地里种出来的东西都是自己的。

    以前有学长学姐们种的果树,现在还每年都在挂果呢。

    陈乌很喜欢这个活动,他到班长那儿领了水蜜桃的小树苗,打算种水蜜桃。

    他记得祝家的人都很喜欢吃这种水果。他一定要好好种这棵水蜜桃,经常来浇水除草,以后等结出果实来了,就带回祝家给他们吃。

    学校有专门的种植培训,陈乌全都听得认认真真,还做了不少笔记,关于水蜜桃的种植部分他更是恨不得背下来。

    他的小树苗种下去后,是班里长得最好的。他开心极了,好像已经看到了满树都挂着水蜜桃的场景,好几次都在梦里傻乎乎的笑,把祝缙东都看奇了。

    但不到半个月后,定时去浇水除草的陈乌就发现自己那株开始抽芽的小树苗被人拔了,精心照顾的小土地里全是杂乱的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