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十九章 战金仙

第十九章 战金仙

推荐阅读:
    祝缙东穿衣服的动作一顿。

    其实小卷毛讨好他一晚上,祝缙东早就没那么生气了,这会儿只是有点拉不下面子,不自在地说:“什么叫不会,我只是懒得系而已。”

    事实上,他真不会,天生手残人士。

    “唔,要不要我帮你系啊。”陈乌之前也不会系,但他拿到制服后,就宝贝得不行,还专门去问过张婶婶领结该怎么系,他学了好久才学会。

    祝缙东看了一眼不领情,接着把外套穿上:“你手还要不要了?”

    陈乌说:“没关系的,我手已经不痛了!”

    “我看看。”

    陈乌紧张地伸出双手。他对自己的手很自卑,尤其是祝缙东曾经说他指甲盖脏的事,他永远不会忘记。

    祝缙东看了一眼陈乌的手,的确消肿了,又恢复成那双黑黑瘦瘦的小爪子,不过指甲盖修剪得整整齐齐,再也不是原来那副脏兮兮的样子了。

    祝缙东不自在地说:“那行吧,要系不好怎么说?”

    陈乌想了想,试探性地说:“那系不好,缙东哥哥你就骂我吧。”

    祝缙东笑了:“骂你干什么。真以为我那么凶?你要听话一点,我怎么会骂你。”

    陈乌嘿嘿一笑,望着祝缙东说:“缙东哥哥,你能不能蹲下来啊。”祝缙东比陈乌高太多,陈乌根本够不着。

    祝缙东揪了揪陈乌的卷毛:“小矮子,叫你吃那么少。”

    嘴上说着还是弯了腰,脸凑到陈乌面前。

    两个人靠得太近了,呼吸都交织在一起。

    陈乌还是戴着他的黑框眼镜,祝缙东透过镜片,看到他长长的睫毛,心中涌起摘下他眼镜的冲动。

    等陈乌朝后退了一步,祝缙东才醒过神来。朝镜子里看了一眼。小卷毛手艺还不错嘛。

    “那你以后记得帮我系领带。”

    “嗯,好的!缙东哥哥!”陈乌开心的说。

    ……

    开学之后,陈乌在金兰的学习生涯正式开始了。

    同学们非富即贵,乱入的陈乌显得那样格格不入。

    相比之下,一同入学的祝芃芃因为长相精致,性格乖巧,许多小男生都跟在她身边鞍前马后。

    如果说祝芃芃是个高贵的公主,那么陈乌就是个人人嫌弃的丑小鸭。

    首先他的外貌就不讨喜。

    一头缺乏营养的卷毛没怎么精心打理过,偶尔会翘起来几根,呆头呆脑的,还戴着一副土里土气的黑框眼镜,长得又很黑,像是乡下来的农村娃,与金兰学园里的富家少爷千金小姐们简直没有可比性。

    陈乌本身性格畏缩又自卑,总低着头,像下水道里的老鼠一样不讨喜。

    念了一个多月书,班上的同学和陈乌讲过话的不超过五个人。再加上蔡宽他们有意识地孤立陈乌,陈乌在学校除了能和樊佳说上几句话,没有一个朋友。

    但他还是很满足。他很清楚,他来学校不是为了交朋友,而是学习知识。他以前就没有朋友,所以以后没有朋友也没关系。

    原本以为他的避让可以让他和班上那群不友好的同学相安无事,但事情总是不如人愿。

    蔡宽最近的确没有来找陈乌的麻烦,但他是把精力放在了招惹祝芃芃身上。缺乏教养的小孩子喜欢一个东西就想拿到手,完全不讲道理。

    小胖子看祝芃芃长得洋娃娃一样好看,就想去逗弄她,缠着她,嘴里还嘻嘻哈哈地叫着:“猪棚猪棚!你家里是养小猪的吗?”

    祝芃芃对这个长得肥头大耳的小男生嫌恶不已,但她习惯了在外保持乖巧柔弱的形象,所以没有明确地表露过对他的不喜。

    蔡宽得寸进尺,臭美地拿着老妈的香水往身上一个劲的喷,自以为很帅气地凑到祝芃芃面前。祝芃芃闻不得这样刺激的味道,因为过敏,一直在咳嗽。蔡宽还在嬉皮笑脸地围着她转,恰好碰见这一幕的陈乌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跑过来一把推开蔡宽说:“离芃芃远一点!”

    陈乌力气并不大,但蔡宽一时不察摔到了地上,抬头看竟然是那个丑八怪来多管闲事,怒从心底生,站起来,拎着拳头就开始揍人,陈乌根本不会打架,只抱着头跟祝芃芃说:“芃芃你走远点!”

    祝芃芃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打算走,没想到扭头又碰到了祝缙东。

    祝芃芃立马委屈地红了眼眶,朝着祝缙东跑过去,一个劲地咳嗽,像是缓不过气来一样。

    祝缙东紧张得把祝芃芃抱起来,担忧地问:“芃芃你怎么了?”

    祝芃芃虚弱地说:“哥哥,我喉咙好难受。”

    祝缙东赶紧把人带去校医院,转身的时候看到前面那挨揍的小孩儿怎么那么像陈乌。

    “芃芃,前面那是陈乌吗?”

    祝芃芃没回答,只一个劲儿的咳嗽,脸都泛白了。

    祝缙东这下也管不着那是不是陈乌了,抱着祝芃芃就往校医院跑。

    结果到了校医院,医生说问题不大,只是支气管有点轻微过敏,避开过敏原就行了。

    祝缙东这才放下心来,带着祝芃芃回家,让她早点休息。

    回家以后看到陈乌不在房间,才想起刚才看见的那背影,心底涌起一阵不安。

    他问祝芃芃那是不是陈乌。

    祝芃芃躺在床上,想了一会儿才说好像是的。

    祝缙东立马冲了出去。

    祝芃芃看着哥哥离开的背影,紧紧地攥住床单。

    又是这样。为了那个丑八怪,哥哥已经忽视过她很多次了。爸爸妈妈的精力也分散在他的身上。为什么要让那个丑八怪到她的家里来?这里根本不欢迎他这个外人。

    回到学校的时候,陈乌已经不在那里了。

    祝缙东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得知陈乌还没有回家,心里的慌乱在一点点扩大。开始在偌大的校园里找人。

    这么丑的小卷毛应该没人要屑.褖猫艅蠂奴猫鈷?.c螛屑顭
吧。他腿那么短应该走不远吧。

    祝缙东越找越不安,已经没办法再强行安慰自己。

    当打开器材室的小门,看到那团熟悉的身影时,祝缙东靠在门板上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不到两平米的小房间,又黑又窄,小孩儿紧紧地抱着自己,缩在角落里。听到祝缙东的声音,朝门口看过来,那副黑框眼镜不见了,眼底湿湿的,泛着一层水汽。

    祝缙东感受到一阵怪异的心疼,像针细细密密地扎在心尖上一样。他走上前去,一把抱住了陈乌:“没事了,别害怕。”

    陈乌安安静静的,也没哭。

    蔡宽揍了他好久,有不少人都在围观,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制止这个嚣张的小孩。可能是碍于他和彭浩宇的关系,可能是觉得小孩子之间不会有什么太大的矛盾。

    陈乌结结实实地挨了一顿打,等蔡宽打累了,松气之时,才一下子逃了出来。

    他害怕极了,只能不停地跑,最后跑到这个器材室来,狭窄黑暗的环境反而给了他难得的安全感。

    他也没有哭,毕竟以前在城中村也挨过庄为民不少毒打。只是身上的伤痛让他有点难受。

    祝缙东把陈乌抱去校医院看了看,医生都把他认熟了。仔细地检查一番,医生叹了口气说,小孩儿身上的伤算不上多大,但身上到处都是乌青,痛是肯定的。

    祝缙东又把陈乌带回了家。关上房间的门,祝缙东从来没有那么温柔过:“把衣服脱了,我给你擦擦药。”

    捞起陈乌的衣服,祝缙东眼神一暗。那瘦弱的小身板上,肋骨根根分明,皮肤到处都有的青紫的伤痕。

    祝缙东面上不显,眼底却聚集起一股暴戾的情绪。

    “他揍你怎么不还手?”

    陈乌说:“他揍我就不会再缠着芃芃妹妹了。”

    祝缙东无言。默默地替陈乌擦好了药,晚上睡觉的时候怕碰着他伤口,自己睡到了床边,看着陈乌瘦弱的背影一直在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