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十七章 天人五衰,不破不立

第十七章 天人五衰,不破不立

推荐阅读:
    高中部的开学文化祭办得很隆重,主题多种多样,鬼屋、咖啡店、小吃、占卜应有尽有。

    陈乌在人群的推搡之下,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儿,看着陌生的校园,和陌生的脸孔,心里有点慌乱。

    他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从人堆里钻了出来,找了个长椅坐着。面前的人他一个也不认识,也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一双干瘦的爪子紧紧攥着书包的肩带,手心里全是因为紧张而冒出的汗。

    目光送走一拨又一拨人后,陈乌看到了祝芃芃。她被康兰心牵着,两个人正有说有笑地往高中部走。

    康兰心因为祝家的原因,顺利进了金兰高中部。她自己也争气,就算读的是难度系数最高的国际文凭班,成绩也同样优异。

    陈乌看到两人时,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样,赶紧从长椅上下来,小跑过去,可到了祝芃芃面前,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康兰心倒是很惊讶地样子:“陈乌?你也来参加学园祭吗?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啊。”

    祝芃芃凉凉地看了陈乌一眼,拉了拉康兰心的手,撒娇道:“兰心姐姐,你说好和我一起去咖啡厅玩卡罗牌的!他是男孩子嘛,肯定不喜欢啦,就我们两个去好不好啊。”

    康兰心摸摸祝芃芃的脑袋:“真拿你没办法。”然后转头,一脸歉意地看着陈乌:“那陈乌小朋友,你就自己去玩吧,记得不要贪玩,玩太晚哦。没问题吧?”

    陈乌攥着自己的书包肩带,看着祝芃芃和康兰心的身影很快又消失在人群里,垂着小脑袋开始漫无目的地走着。

    他矮小的身影在人群里显得孤零零的,像是一只没人要的流浪小丑鸭。

    ……

    高中部中控室。

    “哎,不行,我tm快被笑死了!李茂不是很能吗,平时拽得人五人六的,没想到私下里这么怂!”

    说话的人叫芮鸿飞,是高中部的体特生,同是也是学校的篮球队队长。

    体育特长班男生居多,他们班十几个男生凑在一块儿,商量了小半天,最后斥巨资在学园祭上搞了一个逼真的鬼屋。

    因为考虑到安全问题,必须有人在中控室看监控,如果鬼屋里有突发情况好及时处理。芮鸿飞为了陪崔敏赶作业,主动请缨留在中央控制室干这份后勤工作。

    本来以为会很无聊,没想到现长突发情况基本没有,倒是无数人被吓得窘态百出的样子让芮鸿飞笑得肚子疼。

    崔敏瞪了芮鸿飞一眼:“你是傻子吗?很好笑?叫你们班搞个温柔一点的活动,你们倒好,直接弄个鬼屋,好多女生都被吓坏了,你还在这儿哈哈大笑。怪不得你们体特班个个注孤生,该!学学人家隔壁ib班,办个男公关部,女生被当成大小姐来宠,羡慕死我了!”

    芮鸿飞摆摆手说:“拉倒吧,那群人跟会所里的牛郎一样,无聊!你没看阿东都不去那边来我们这边的吗?”

    说起祝缙东,芮鸿飞又看了一眼坐在那边独自散发冷气的人。

    “阿东,你今儿咋了呀,脸色不太好看啊。”

    崔敏坐在画架面前,一边画风景,一边打趣祝缙东:“今天祝大帅哥又出尽了风头,不知多少年幼无知的少女又错付芳心。作为少女心杀手的代表人物,你难道还不够开心吗?”

    祝缙东却冷笑一声,没有说话。他这会儿心情的确不怎么好。

    今天小卷毛和他拌嘴,他自认大度,不跟他一般见识,在舞台上给了眼神暗示,有什么问题一起回家解决,结果下来找人,半根毛也没看到。

    来这儿坐了一会儿,本想平复一下心情,结果越想越生气。这小鸭子真是胆大包天了,必须要好好教育教育才行。

    “阿东今天留下来打篮球不?老陶刚说要过来帮我们训练一下。”

    “不打,今天早点回去。”

    “真不来?免费学习的机会都不抓住?”

    祝缙东还是摇头拒绝。

    这下连崔敏也放下画笔,看着祝缙东问:“咦?有情况啊,小帅哥金屋藏娇了?”

    金屋藏娇?呵呵,就算藏那也是藏的一只没眼看的丑小鸭。
褖猫艅蠂奴猫鈷?.c螛屑

    芮鸿飞看祝缙东真不想留下来,便没有再劝,继续看监控,寻找他的欢乐源泉。

    “这小孩儿也太逗了!长得这么矮小,跟个豆芽菜似的,结果还是第一个进来没被吓得屁滚尿流的人,我敬他是个汉子!”

    “我靠,阿东你过来看看,这小孩儿是真牛逼,面不改色呢。”

    祝缙东不耐烦地看了一眼,结果看到那个熟悉的瘦弱身影时,目光就停滞下来不动了。

    陈乌漫无目的地走了一阵,发现实在找不到路,大着胆子去问路边的一个玩偶人。

    “你…你好,请问出口在哪里啊?”

    陈乌只是觉得一般这些玩偶人都挺和善的,便鼓起勇气问他,但他不知道这个玩偶人恰好是替鬼屋负责招揽游客的人。

    扮玩偶的男生坏心一起,给陈乌指了指鬼屋的方向,说:“你从那边那个屋子进去,走出去就是出口了。”

    陈乌不疑有他,真诚地道了谢,背着小书包就这么糊里糊涂地进了鬼屋里。

    鬼屋的主题故事是发生在学校,背景布置也以学校场景为主,陈乌便没发现什么不同,只是觉得这个屋子有点太黑了,还老是传出一些奇怪的声音,连时不时飘过的同学也穿得很奇怪,披头散发的,不穿制服,反而穿的是白裙子。

    鬼屋里负责装鬼吓人的几个体特生都有点诧异,他们今天实力出演,把好多高中男生都吓得屁滚尿流,这会儿看一个小学生竟然这么淡定,顿时不服输了,誓要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儿吓得哭爹喊娘!

    结果他们虽然加大了攻势,但陈乌还是面不改色,只垂着头,攥着书包带,一直往前走。他想早点回家。

    几个体特生顿时不干了,一下子全部窜出来,把陈乌围了起来,开始鬼喊鬼叫。

    中控室里,祝缙东刷的一下站起来,招呼都没打,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芮鸿飞一脸懵逼地看着祝缙东出去,转头问崔敏:“敏敏,这咋回事儿啊?阿东今天咋奇奇怪怪的。”

    崔敏也愣了一下:“我怎么知道。看看监控呗!”

    一片混乱中,陈乌的小书包被人拽到了地上,他心疼坏了,赶紧蹲下来,伸手去够。

    几个大男生推推搡搡,有人上前了一步,踩到了陈乌。

    这一脚踩得结结实实,陈乌手指立马肿了起来。

    十指连心,陈乌被痛得脸色发白,他忍着手指上传来的剧痛,把自己的小书包抱在怀里紧紧护着。

    祝缙东一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小卷毛瘦瘦小小,蹲在地上,怀里抱着书包,跟只护崽的鹌鹑一样,缩成一团。几个又高又壮的体特生穿得乱七八糟围在他周围还在装神弄鬼。

    祝缙东脸一下子阴沉得可怕,他冷冷地说:“让开。”

    几个体特生都在篮球队,和祝缙东打过几场篮球,这会儿看到他来了,立马打招呼说:“祝学弟怎么过来了啊。”

    祝缙东没理他们,又重复了一遍:“我叫你们让开。”

    祝缙东因为经常跟芮鸿飞一起打球,所以体特班的人跟他关系都还不错,算得上点头之交。祝缙东平时也不是架子大的人,平时见了面还会客气地跟他们打招呼,这会儿却不知怎么了,一副生气的样子。几个体特生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散开了。

    陈乌原本把自己的小书包护得死死的,脑袋一直低着,露出一截脆弱的脖子来。等过了好一会,发现周围好像没人了,才后知后觉地抬起头来。

    看到熟悉的身影,陈乌呆呆仰着头说:“缙东哥哥,你,你怎么在这儿。”

    祝缙东没说话,抓着陈乌的胳膊就往外走。

    陈乌胳膊被这么一拽,手指碰到膝盖被痛得直吸气,本能地收回手来。

    祝缙东停下来,皱着眉问:“怎么了?”

    陈乌小声地说:“没事。”

    祝缙东看他眼神乱飘的样子就知道他在撒谎,把手拉起来一看,手都已经肿了,跟个黑乎乎的小馒头一样。

    祝缙东眼底聚起一股暴戾之气,回头看那几个体特生,语气冰冷地质问:“谁踩的?”

    几个体特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气氛有点凝滞。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个戴着女鬼假发的男生站出来支支吾吾地说:“那啥,好像是我踩的。”

    “道歉。”

    “不是,鬼屋这儿这么黑,当时大家又都在闹,我这不是没注意嘛。”

    “道歉。”

    “阿东,你平时不这样啊,别太较真了,强子又不是故意的,为了个外人伤了我们兄弟的感情,不值当!”有个人站出来和稀泥。

    祝缙东冷笑一声,冷冷地看着那个踩人的体特生:“我tm叫你道歉,听不懂人话?”

    强子脸色有点不太好看,但最后还是妥协了:“好吧,小朋友对不起。行了吧?东哥?”

    祝缙东这才罢休,拉着陈乌,避开了他的手,把人带出去了。

    几个体特生尴尬地互相看了几眼。

    “刚那小孩儿谁啊。祝缙东这么护他。”

    “谁知道呢。”

    “看祝缙东平时客客气气的样子,还以为把咱们当兄弟了呢,说到底还是我们高攀不起呗。”踩人的体特生嘲讽的说。

    “行了,强子,这事本来你也该道歉,别说这这些阴阳怪气的话了。”

    “也是,谁叫人是咱们篮球队的金主爸爸呢,说不准以后还是校队的主力呢,咱们是该尊重一点。”

    祝缙东喜欢打篮球,这不是什么秘密。祝家二伯在他生日的时候,送了他一个篮球项目的信托基金,顺便让祝缙东练练手。祝缙东很有天赋,跟周幼薇交流了几回后,基金运作起来也是有模有样,去年已经是校篮球队的主要捐资人,校队的人叫一声金主爸爸真不为过。

    出了鬼屋,祝缙东看陈乌还把那书包抱在怀里,没好气地说:“把书包给我。”

    陈乌有点犹豫,攥着书包带没有马上给祝缙东。

    祝缙东看他一副舍不得的样子,简直被气笑了:“我真服了,一个小破书包还真宝贝上了?!你以为我很稀罕?”

    说着就把陈乌的书包给抢了过来,随手挂在手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