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十六章 老子退让,五圣齐出

第十六章 老子退让,五圣齐出

推荐阅读:
    一进学校,陈乌就被学校优美的环境给震撼了。

    宽阔的道路两旁是精心修剪过的花圃,高大的建筑群在远处的绿化林里若隐若现。道路上的同学有不少高中部的,他们穿着统一的制服,看起来十分光鲜。

    陈乌心下想原来学校就是这样的吗,跟他想象的实在太不一样了。不过他也没见过别的普通学校,也就无从对比。

    司机把陈乌领到小学部后,接了个电话就匆匆离开了。

    陈乌无助地站在原地,手紧紧抠着书包的背带,看着班级门口乌泱泱的人群不敢上前。

    相比小学部的另外几个班,素质班级门口的家长是最多的,不少学生都是一家老小全上阵。毕竟素质班的学生除了少部分议价生,全都是靠真材实料特招进来的学霸人物,能考进金兰说不上光宗耀祖,那也是倍儿有面子的事情,学霸们的家长当然极其重视,七大姑八大姨都恨不得捎带着来看看传说中的金兰学园。

    春天柔和的阳光照射下来,陈乌小小的身影投掷在光洁的地面上。他找了个小花台,发现上面贴的瓷砖连一点灰尘也没有,就把书包取下来,抱在怀里,两条小腿绷得笔直,乖乖坐在小花台上等着。

    他想等人少一点再进去。

    等了十多分钟,陈乌看到有个小胖子在人群的簇拥下过来了。小胖子派头大得很,后面跟了好几个穿西装的人。

    他一来就不满的指着前面的家长群说:“怎么这么多人,叫他们都走开!烦死了。”

    那几个穿西装的就开始赶人。

    有些家长知道金兰里有钱人多的是,怕惹上什么不该惹的人,也就乖乖让了,但也有些不怕事的家长就不乐意了,跟保镖推搡起来,有个女人尖声说:“怎么回事啊?先来后到不懂吗?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啊!”

    小胖子丝毫也不怕这女人,趾高气扬的说:“有钱就是了不起,我爸爸是校董,想让你儿子能在金兰读书,就赶紧给我让开!”

    金兰是私立学校,不比公立那么公平,普通人哪里敢跟学校董事叫板,女人也怕自己儿子上不了学,嘀嘀咕咕地咒骂了几句,还是不甘心地走开了。

    那个小胖子得胜一般的笑了,从家长们让开的通道里,头也不回地往教室走了。

    “哇,什么人啊,真会装逼。”

    陈乌被耳边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转头一看,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姑娘。小姑娘扎着两条麻花辫,大大的眼睛在陈乌身上扫视了一遍,还稀奇地围着陈乌转了一圈:“哦天呐,你长得也太黑了吧!”

    陈乌不好意思地垂下脑袋,没有答话。

    小姑娘看他害羞了,蹲下来,手拖着腮,看着陈乌打趣:“你害羞了?我跟你开玩笑啦,男孩子长得黑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啦!我叫樊佳,北方有佳人的那个佳,是素质一年一班的学生,你叫什么名字?读哪个班级?你怎么还戴眼镜,近视吗?”

    陈乌从来没有碰到过这么自来熟又话痨的人,一时间有点不适应,但还是认认真真地回答樊佳的问题:“你好……我叫陈乌,也在素质一年一班,戴眼镜是因为近视了。”

    “哪个wu?”

    “是乌鸦的乌。”

    樊佳开心地站了起来:“哈哈,你名字好奇怪哦!不过我们可是同学诶,真巧!待会儿选班委的时候,我要竞选文艺委员,陈乌你记得投我一票哦!”

    陈乌点头答应了。

    樊佳看了一眼班级门口,因为刚才那个男生一闹,家长散了不少,她热情地拉着陈乌说:“走,我们到班里去!先找个座位坐着!”

    陈乌赶紧把书包抱好,跟着樊佳一起往教室去了。

    教室里已经坐满一大半,学霸们都可劲往前坐,只剩最后几排还有座位。樊佳拉着陈乌找了倒数第二排坐了下来。

    谁知刚坐下来,就听盒?蠅械艅蠂煤械銏犺窗.c芯屑
竺娲闯胺淼纳簦骸拔梗歉龀蠊恚闶遣皇亲叽淼胤搅耍扛萌ザ悦姘。俊

    金兰学园的马路对面刚好也是一个学校,同样是私立小学。但民办学校也分两种,一类是金兰这样的贵族学校,学费高到一定程度,一般的工薪阶层根本不敢问津。另一类则是对面那种被称为"平民学校"的私学,专收农民工子弟这些无城镇常住户口的学生。

    嘲讽陈乌的人恰好是刚才那个趾高气扬的小胖子,他刚好坐在陈乌的后面。

    陈乌不打算理会他,把书包小心地塞进桌肚里,然后端端正正地坐在凳子上等老师。

    樊佳却不满地瞪了一眼那个小胖子:“喂,你不会说话就少说话,免得丢你那校董爸爸的脸诶!”

    小胖子这么被顶撞,一下子气得站了起来,又短又粗的手指指着樊佳说:“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叫我爸爸开了你!”

    樊佳朝他比了鬼脸:“哦,我好怕怕哦。”

    小胖子被气得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直到看到教室门口走进来一个人时,才像看到救星一样,跑过去告状:“浩宇哥,有人欺负我!”

    进来的男生挂着一副耳机,没穿制服,也没背书包,不像是来上学的。

    他先是看了一眼陈乌这边,然后走到小胖子旁边站住,问:“蔡胖子,怎么回事啊?”

    陈乌旁边的樊佳偷偷红了脸,她惊讶地问:“彭浩宇?!你之前不是在ib班吗,怎么到这里来啊。”

    那个叫彭浩宇的男生看了一眼樊佳说:“关你屁事,老子想读不行吗?”

    又看着小胖子说:“蔡宽,刚你在说什么?”

    那个叫蔡宽的小胖子本来想说樊佳欺负他的,但看到樊佳和彭浩宇好像认识,就指了指陈乌说:“这个丑鬼欺负我!”

    彭浩宇走到陈乌面前,他比陈乌高了一个头,先是打量了陈乌一阵后说:“喂,丑鬼,听说你欺负我小弟了?”

    陈乌有点害怕地后退一步,他明明什么也没做,摇头说:“我没有欺负他。”

    小胖子在旁边添油加醋:“浩宇哥,你看他穷酸样儿,说出来都丢咱们班的脸!”

    彭浩宇认同地点点头说:“确实长得挺丑的。你给我坐远点,我怕辣到我眼睛。”

    陈乌不想生事,只能垂头把自己的书包从桌肚里拿出来,然后看了一圈教室里的空位,打算坐到角落里去。

    樊佳生气地按住陈乌的手:“喂,彭浩宇,你怎么能这样啊?彭叔叔说过叫你在学校要听话的。”

    彭浩宇不屑地说:“那你去跟他说啊,只会告状的八婆!”

    樊佳被气得眼圈红红的,陈乌小声地安慰她:“樊佳,没关系的,我去那边坐好了。”

    樊佳拿出自己的书包说:“那我跟你一起去吧!”

    两个人就拿着书包挪到了教室的角落里。

    陈乌看了一眼趴在桌上明显心情不好的樊佳,既自责又难过。

    上课铃敲响的时候,班主任夹着书来了。

    班主任是个高高瘦瘦的女老师,大概三十来岁,带着眼镜,看上去有点严肃。

    她先是自我介绍了一番,她姓潘,叫潘彦芝,教语文。

    潘老师又讲了一些注意事项,便开始让大家做自我介绍。自我介绍的顺序是按照座位来的,

    陈乌看着一个个同学优秀耀眼的样子,自卑地垂下头。

    他到现在连十以上的加减法还不会算,同学里已经有人参加过奥数比赛,还得了一等奖。蔡宽上去的时候,先是挑衅地看了一眼陈乌,他的自我介绍不如说在介绍他爸爸,但同学们听得很认真。

    他下来的时候还有人在鼓掌。

    樊佳不屑地说:“真讨厌啊,就会装逼。”

    蔡宽上去之后,就是彭浩宇。他本来在ib班已经待过一年了,但因为成绩太差,所以又降级来了素质班。

    他比班上同学要大一些,个子也更高,站在上面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就说了个我叫彭浩宇,没事别惹我,就下来了。

    别的同学自我介绍的时候,陈乌都听得很认真,但蔡宽和彭浩宇上去后,他就低下了脑袋,不想和他们有视线接触,免得又惹上他们。

    又过了十几个人,轮到樊佳上去了。

    樊佳整理好情绪,上去的时候落落大方,自信又从容,好多小男生都把手掌拍得啪啪响。

    樊佳下一个就是陈乌。他紧张得直咽口水,从座位到讲台不到十米的距离,陈乌却觉得漫长极了,他走得很快,怕耽误大家时间,到讲台的时候,转身太快,左脚绊了右脚,直接趴地上了,瞬间哄堂大笑。

    陈乌尴尬得面红耳赤,一瞬间不想站起来,好想在地上挖个洞然后钻进去。但他不能,只能撑着手,从地上站了起来。

    “大大大……家好,我叫陈乌。”陈乌一紧张就容易结巴。

    刚说完一句话,同学们又在哈哈大笑。

    陈乌不想说了,低着头就从讲台上面下来了。

    回到座位上,就趴在课桌上,不想说话。

    樊佳拍了拍陈乌的后背:“没事儿,别紧张!谁都会摔跤嘛!”

    班上一共三十人,自我介绍一圈下来,半个小时也过去了。

    潘老师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说:“好了,现在大家应该都了解自己有哪些同学了,接下来我们趁热打铁,把班委干部先选出来!”

    樊佳跟陈乌小声说:“陈乌,待会儿记得投我啊!就写我一个人名字,别给我竞争对手投票!”

    陈乌点头,他答应过的事情当然要做到。

    最先选的是班长。班上的同学都很踊跃,有七个人竞选。陈乌也不了解他们,本来打算不投了,但樊佳跟他说:“投周齐衡!我知道他,他是这次特招考试的第一名,可厉害了!”

    陈乌就在小纸条上写上了周齐衡的名字。

    学霸的号召力还是很不错的,最后当选班长的果然是周齐衡。

    到选文艺委员的时候,樊佳第一个站上去,后面又上去了两个女生,但长得都没樊佳好看。最后归票的时候,樊佳以压倒性的优势当选文艺委员。

    她下来的时候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显得很满意。

    九点的时候是开学典礼。

    潘老师带着同学们去了金兰广场。

    金兰学园的开学典礼办得十分盛大,每年都会邀请杰出校友回母校演讲或现场演出,其中不乏诺奖得主,福布斯富豪等,今年来的听说还有火遍全球的大明星戴语柔,舞台下面甚至来了不少媒体采访。

    小学部是离主席台最近的,陈乌个子又矮,站在班级方阵的最前面,离主席台很近。他昂着小脑袋看着上面的成功人士发言,听得津津有味,忍不住向往。

    戴语柔上台的时候,下面的同学都欢呼起来,这位影后这两年人气很高,堪称国民女神。她给大家带来了一首歌曲,又简单地发了言,鼓励大家要有勇气追寻梦想。

    陈乌听得感动极了,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学习,将来也作成功人士!

    戴语柔的表演结束后,就是学生代表发言了。

    当陈乌看到主席台上那个熟悉的身影时,吃惊地张大了嘴巴,是缙东哥哥!

    祝缙东在金兰的人气好像很高,刚上台就听见下面有女生在尖叫,弄得像演唱会一样。他等现场安静后,才开始发言,语气无波无澜,丝毫没有感情,跟打了鸡血一样的主持人相比,显得有些没精打采。

    他的制服领口随意的松开,领带挂在脖子上,有点痞痞的,像穿着dk制服的不良少年,气质不像学生代表,但非常养眼就是了。

    陈乌平时都不敢直视祝缙东,这时候在台下仰望着他,才发现缙东哥哥是这么的耀眼,不像他,活生生阴暗角落里一株野草,见不得人。

    陈乌站在队伍的第一排左边,听见旁边高中部的学姐在交头接耳,好像是艺术班的。

    “啊啊啊,缙东弟弟长得也太帅了叭!声音也太好听了叭!我死了!”

    “哎,可惜,弟弟还有八年才成年,老阿姨不忍心下手!”

    “哈哈哈,弟弟的领带还是不会系啊,日常随缘挂。”

    原来缙东哥哥不会系领带啊,陈乌听了一会儿默默想。

    再抬头时,陈乌发现祝缙东好像在看他,又赶紧低下头去。

    祝缙东的稿子写得不长,他懒得说那些鼓励大家的心灵鸡汤,觉得都是废话,随便在网上抄了些学习方法,凑了几百字就算完事。

    但大家都听得很认真,有些热爱学习的同学甚至掏出了小本子,刷刷记起笔记来。

    他下台的时候,底下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

    最后要散会的时候,主持人说高中部今天设有学园祭,小学部和初中部的学弟学妹们也可以去参加。

    陈乌有点想回祝家了,但司机叔叔今天走得匆忙,也不知道几点来接人,便只能漫无目的地在学校里闲逛。怎奈今天人实在太多了,陈乌又瘦又矮,很快就被拥挤的人潮给推到了高中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