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十五章 问圣人

第十五章 问圣人

推荐阅读:
    春节一过,便意味着寒假快要结束了。

    自三十那天落雪,大雪一直飘扬,出了正月,总算是停了。

    冰雪消融,天气渐渐变暖,京城的春天来了。

    暖风熏人醉。护城河一带种的两排柳树,开始飘絮,漫天洋洋洒洒,像前些日子里落的雪。连翘、迎春渐次开放,四处桃红柳绿,充满了勃勃生机。

    这段时间里,祝芃芃的身体也一天天好起来了,再也没有生过病。祝奶奶又找了大师来相看过,说是无碍,祝家人终于放下心来。

    周幼薇心底还是希望祝芃芃能融入学生生活,见她开始好转,便安排她和陈乌一起到金兰学园入学。

    说起金兰学园,华人学子无人不晓。

    它创立于1983年,由国内著名教育学家金兰女士牵头开办,是国内顶尖的一站式贵族学校。毫不夸张的说,金兰学园是众多领域先驱的摇篮,曾培育出无数精英人才,其中不乏政府高官、学术大拿、名流巨星等。

    高中部每年都向国内外顶级大学输送新鲜血液,他的毕业证书就是一名预科生最优异的凭证。

    学园位于京城三环,占地极宽,是国内最早拥有完备ib教育体系的非外籍私立学校。

    虽然是一所贵族学校,但金兰学园的入学标准十分严苛,不是说给钱就能随便塞进来的,所有人入学的时候都需要参加统一的选拔考试,按成绩排名取招生指标的90入学,剩下10的名额才是所谓的议价生,当然这些议价名额也不是普通的小富之家能争抢到的。

    近些年来,为了推进公平教育理念,让经济和社会地位低下的学生同样能接受良好教育,金兰学园开办了素质教学班,单独出特招考卷,让通过测试的特招生免费入学,并提供助学金,帮助寒门学子完成梦想。

    这些特招生无疑都是学神学霸一类的人物,他们家境或许很一般,但特招进入金兰之后不仅学费全免,包吃包住,还能结识不少富二代、官二代、星二代朋友,积攒人脉关系,这些庞大的软财富对他们而言吸引力无疑是巨大的。

    按说照陈乌卑微的出生家庭和他平凡的智商水平,一辈子都和金兰学园打不上半点关系。但他到了祝家,进入这所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学校,只需要祝家人一句话而已。

    2月28日,金兰学园开学的日子,陈乌不到六点就起床了。

    事实上,他激动得半夜都没有睡着,当听到闹钟响的时候,立马就从床上蹦了起来,头一次忘记床上还有祝缙东这么个人了。

    骤然失去冰凉抱枕的祝缙东从床上坐了起来,臭着脸看陈乌风风火火地冲进浴室,又风风火火地把昨晚上收拾好的书包又整理了一遍,边整理还边偷偷的抿嘴笑,跟入了魔一样,完全不像平时里温吞的模样。

    眼看着这卷毛小鸭子还有再整理一遍的趋势,祝缙东不耐烦地打断说:“喂,小卷毛,你自己看看现在才几点?快回来睡觉!”

    开学典礼的时间定在上午九点,现在的确还很早。

    但陈乌兴奋得根本睡不着,继续开心地收拾着笔袋,头也不抬地说:“缙东哥哥,你自己睡吧!我不困了!”

    被忽视个彻底的小少爷不开心了。

    这小卷毛胆儿肥了啊!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几本破书能比我还好看?谁管你困不困的,要不是你比较好抱早把你给踢出去了。

    祝缙东语气不好地命令道:“不困也给我回来,几本破书有什么好收拾的,随便塞进去不就完了。”

    陈乌这才把手里的书包放下,嘴巴微微的嘟起,不明显。

    但祝缙东还是眼尖的看到了,等陈乌重新爬上床后,就伸手捏了捏陈乌小幅度翘起的嘴巴,取笑道:“哟,小卷毛还跟我委屈上了。”

    “我没有。”陈乌小声地反驳。

    “呵,死鸭子嘴硬。”祝缙东不在意的说道,像抱玩偶一样,重新搂住陈乌,把头霸道地放在人家肩膀上,眯着眼睛继续睡觉。

    陈乌被迫重新上床,但脑子还是十分兴奋,根本睡不着,总想翻滚两下,又害怕吵到祝缙东,只能拼命地忍耐。

    嗨呀,还是好开心!陈乌越想越美,要忍不住笑出声了,赶紧抽手捂住嘴巴不敢发出声音。偷偷抬眼打量祝缙东,眼睛闭着,还好,没醒。

    谁知下一秒,屁股上就结结实实地挨了一巴掌。

    祝缙东眼睛没睁,但嘴里说道:“给我老实点。”

    要是放在平时,陈乌早就规矩得不行了,但此刻他被即将上学的喜悦给冲昏了头脑,大着胆子提议:“我睡不着啊,缙东哥哥你抱枕头可不可以?”

    祝缙东刷的睁开眼睛,双手箍住陈乌的肩膀,翻身压在陈乌身上,眼底黑沉沉的,像住着咬人的猛兽。

    “听不懂话吗?叫你给我老实点!”

    陈乌看着祝缙东一双充满暴戾的眼睛,被吓傻了,刚才的激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后悔得要命,心里又怕又急。这下可好了,把最想讨好的缙东哥哥给得罪了,问题严重了!

    “对不起,我不闹了,你睡吧。”陈乌小声地说。

    祝缙东却没了再休息的心思,狠狠瞪了陈乌一眼,揉了揉太阳穴,走下床去了浴室。

    陈乌一个人在客厅里吃完早饭,跑去把手洗得干干净净,才打开书包,把开学要穿的制服换上了。

    他非常珍惜自己的制服,怕吃饭的时候弄脏,等吃完才肯穿上。只是这套款式帅气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有点大了,看上去还有点土气。

    事实上,金兰学园是私立学校,制服完全不像公立学校那么肥大难看,走的是学院风。既有日系也有英伦,男生西装领带,马甲背心,脚上还配有锃亮的小皮鞋。女生穿半身格子裙,加过膝白筒袜,春夏秋冬四季各有制服,还有专门的运动服、礼服等,这些服装全部出自学校优秀毕业生、国内知名设计师范青之手。

    但衣服也是挑人的,设计感十足的制服穿在陈乌身上有点不伦不类,完全算不上好看。

    所以当看着祝芃芃穿着制服,背着挂有小熊玩偶的书包走出来的时候,陈乌才感慨,还是别人才配得上学校的制服,不像他,怎么看怎么滑稽。

    没一会儿,祝缙东也从楼上下来了。

    他也换上了制服。

    祝缙东读的ib班,制服跟陈乌不太一样,但基础款式是一致的,只是穿上去和陈乌比,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完美诠释了金兰制服的正确打开方式。

    祝缙东热爱运动,平时喜欢休闲的穿搭,很少穿修身的衣裤,这会儿换上制服,一双大长腿便显露无疑,非常吸睛。

    只是他脸色有些冷漠,只跟祝芃芃打了招呼,直接无视了陈乌。

    一直到坐上去学校的车,祝缙东都没再理陈乌。

    陈乌也不敢去招惹他,背着小书包跟祝芃芃和张婶婶坐在后面,时不时从后视镜里偷看副驾位的祝缙东。

    他脸色臭臭的,看上不不好惹,还是不要跟他说话了吧。陈乌暗自想。

    开车的司机一直专门负责接送祝缙东上下学,对他还算比较了解,见车内气氛有些微妙,于是便跟他闲聊起来:“小少爷去年主修课拿了满分?”

    ib教育体系的课程设置非常困难,主修课能拿满分,简直就是学神一样的存在。

    祝缙东淡淡的嗯了一声,完全没有多说的欲望。

    “ib班听说不好念啊!但要真学下来,申世界名校那就简单了,小少爷以后想读哪个大学?”

    “随便。”

    司机沉默了。本来还想打听打听ib班具体怎么回事,看看自家女儿能不能上的,但看人小少爷心情不好,也不敢再多问了。

    祝缙东也没再说话,只开着车窗,手托着腮,看着窗外面,冷风哗啦啦蠅猫艌蠂霉猫銏犮垺.co屑
灌进来,打在脸上。

    坐在后面的陈乌被刺激得打了个小小的喷嚏。

    祝缙东又啪地一声按下开关,把车窗合上了。

    车刚在学校门口刚停下,祝缙东就拉开车门下车,在外面站了一秒钟,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缙东哥哥再见。”陈乌站在后面看着祝缙东的背影,自言自语道。

    祝缙东走了十几米,竖着耳朵什么也没听到,一脚踢开路上的小石子,暗自记仇:“该死的小卷毛,连再见都不跟我说!回去再收拾你。”

    “老大!”樊荣挎着包边招手边跑过来,“你吃不吃糖,我老妈昨天刚带回家的。”

    “不吃。”祝缙东大步朝前走,完全没有要等人的意思。

    樊荣小跑着继续跟上来,问:“真不吃吗?我姥姥自己渍的乌梅,可好吃了。”

    祝缙东脚步一顿,把樊荣手里的一包乌梅给拿了过来,然后一口一个,嚼得咬牙切齿。

    樊荣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不是,老大,你不觉得酸吗?”

    “呵呵,酸点好。”

    ……

    这边张婶婶帮祝芃芃拎着书包,陈乌也跟在后面下了车。

    本来周幼薇是想陪祝芃芃来报到的,但公司恰好要开股东大会,她不好抽身,只能叫张婶陪着来报到。

    司机问陈乌要不要帮忙拿书包,陈乌摇摇头,背着小书包走进了学校气派的大门。

    他和祝芃芃不在一个班。他读的是素质教育班,相对来说是门槛最低的,他基础薄弱,只能上素质班。祝芃芃则在双语教学班。

    小学部一共有三种类型的班级,除了素质班和双语班,还有国际文凭ib班,主要教授pyp(幼儿园和小学)课程。

    祝缙东就是读的ib班,这学期马上就要通过pyp课程升入myp(中学)了。

    毫不夸张的说,进了金兰学园,就相当于半只脚迈进了名牌大学,要能在ib班坚持下来,就等于拿到了世界顶尖学校的敲门砖。

    周幼薇虽然相信自己的女儿绝对优秀,但ib班学习任务重,竞争压力大,考虑到女儿身体不好,就让祝芃芃读双语教学班,以后再视情况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