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十四章 老子成圣

第十四章 老子成圣

推荐阅读:
    热闹的团圆夜上,许多人都来给祝缙东和祝芃芃塞红包,但他们来之前不知道还有陈乌这么个小孩儿,没有准备陈乌的份。

    倒是祝缙东收红包收得不耐烦,索性一股脑儿交给陈乌拿着。

    陈乌抱着一大推红包有些不知所措。以前在城中村的时候,五块钱都得省着用,结果到这儿了,还比不上人家一个红包的零头。

    有些心思活络的人在一边儿旁敲侧击探听陈乌的来历,祝学良只说小孩儿以后就住在家里,别的没多说,旁人也不好问。

    陈乌就这么顶着不明不白的尴尬身份吃完了年夜饭。
屑.蠅猫艌蠂霉猫銏犮垺.co屑銇

    祝家人平时都忙,但挺注重传统节日的。

    一年难得的团圆佳节,祝家都待在客厅看看春节联欢晚会。

    祝缙东不怎么感兴趣,看得直犯困,倒是陈乌被小品逗得咯咯直笑。他来祝家后,养成了习惯,笑的时候老是用手捂住嘴,这样不会笑出声音来,就是看着像小女生的动作,叫祝缙东看得不顺眼。

    到了九点,周幼薇就叫祝芃芃去休息了,她身体不好,熬不了夜,丝毫不能马虎。

    周幼薇问祝缙东跟陈乌还看不看,祝缙东刚想说他困了,结果陈乌已经重重点了头,祝缙东瞪了陈乌一眼,却没有出言反驳,而是继续坐在客厅里,心不在焉地看节目,时不时又把视线转到陈乌身上。

    零点跨年的时候,窗外响起稀稀拉拉的烟花爆竹声。京城这方面管得严,很多地方不许燃放烟花爆竹,少了几分年味。

    晚上睡觉前,陈乌大着胆子朝祝缙东说:“缙东哥哥,新年快乐。”

    祝缙东揉了揉陈乌的脑袋,心说小卷毛还挺上道,嘴甜一点就是要乖些,笑着回了一句新年快乐。

    陈乌抿抿嘴,偷偷笑了。

    凌晨的时候,外面开始下雪了。羽毛般的雪花安静地降临在寒冷的冬夜里,银装素裹,整个世界都仿佛纤尘不染。

    电暖一直运作的室内,温暖如春,两个小小的少年正相拥而眠。

    陈乌在祝家的第一个新年就这么过去了。

    年后,祝学良又出差去了,周幼薇难得还在休假,就带着三个小孩儿去游乐场玩。

    陈乌从来没去过游乐场,一进园,左看看,右看看,恨不能长四双眼睛。

    祝缙东看他这副土包子样,有点发笑。

    游乐场人挺多的,祝芃芃想坐旋转木马,周幼薇就带着她去排队了。

    祝缙东对旋转木马不感兴趣,拉着陈乌去看别的项目。但很多项目都有年龄限制,两个未成年小孩儿坐不了。

    祝缙东拉着人逛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亮,把陈乌送上了“迪斯科转盘”。

    所谓的“迪斯科转盘”是一个大圆盘,一群人上去后围坐成一圈。设备开始运行后转盘会不停地上下抖动,同时以倾斜地角度旋转,一个个饺子就跟在蹦老年迪斯科一样,窘态百出。

    陈乌不明所以地坐在一堆人中间,紧张地看着祝缙东。

    祝缙东手里拿着陈乌的眼镜,挥了挥说:“别怕,这个一点都不吓人。”

    骗人,不吓人为什么你不上来。陈乌在心里默默的想。

    欢快的音乐响起,设备开始运行起来,随着转盘的加速抖动,陈乌一个不留神趴在了转盘上,好不容易撑起来来了,又开始东歪西倒,被旁边的人一撞,啪唧一声,又趴了下去。

    陈乌本就生得瘦小,平衡力也差,短短几分钟内,简直被颠到怀疑人生,祝缙东就在下面哈哈大笑。

    设备停了之后,陈乌在上面缓了好一会儿,才摇摇晃晃地下来了。

    祝缙东看着小卷毛眼眶红红的又拼命忍住不敢哭的样子,破天荒的涌起一丝负罪感。

    真是邪门儿了。

    他想了想,这才发现自己看不得小卷毛红眼圈。那双眼睛太容易叫人心软,一旦蒙上水汽,就让人忍不下心再欺负了。

    祝缙东把眼镜给陈乌戴上,带着一种诡异的补偿心态,问:“喂,小卷毛,你还想玩什么?”

    陈乌犹豫了一会儿,最后指了指身后的摩天轮。

    “行吧。”祝缙东勉为其难的说。

    当坐舱缓缓转下来的时候,祝缙东拉着陈乌坐了上去。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祝缙东也不看窗外,就盯着陈乌。谁知陈乌还是不敢和他对视,手趴在透明窗上,朝地面看去。

    当座舱一点点升高,地面上的人变得越来越小,陈乌感觉一阵眩晕,双腿直哆嗦,连忙收回视线,不敢再看。

    祝缙东挑眉:“怕高?”

    陈乌轻轻点头。他之前还不知道自己原来恐高,早知道就不来坐摩天轮了,一点也不好玩。

    祝缙东坏心思涌了上来。他站起来,手插在兜里,迈开长长的双腿,稍微用了点力,吊舱开始摇晃起来。

    陈乌尖叫了一声,抱着头躲在座舱角落。

    祝缙东没想到他这么害怕,赶紧停了下来:“喂,没事儿吧?”

    陈乌却没有理人,把头埋在膝盖上。

    祝缙东一瞬间觉得极为懊恼,他怎么就干出这种事儿了呢?像个他最讨厌的那种熊孩子。

    他只是想逗一逗小卷毛,引起他的注意的。谁叫这小卷毛刚才不理人,连看都不看他。

    见陈乌还是不抬头,祝缙东把人搂进怀里,拍了拍小孩儿的后背:“别怕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祝缙东字典里向来没有道歉一词,没有想到这回说得这么顺溜。

    漫长的几分钟过去了,吊舱终于又回到了地面。

    祝缙东见陈乌还没缓过来,把人抱了起来。

    他天生力气大,陈乌又长得瘦弱,抱起来丝毫不费劲。

    他抱着陈乌走了几分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小卷毛气性还挺大,道歉了还不理人。

    其实陈乌没有故意不理祝缙东,他没那个胆子,只是刚才被吓得不行,还没缓过来罢了。

    等被祝缙东又放到地上,眼前出现一串红彤彤的糖葫芦时,陈乌才回过神儿来。

    “喏,给你买的糖葫芦,你别生气了,行不?”

    陈乌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冰糖葫芦,上面串的山楂球又大又圆,裹着一层透明的糖衣,比他曾经馋过的那串还有诱人。

    “喂,你吃不吃,不吃拉倒。你可别得寸进尺,我……”

    陈乌开心地接过糖葫芦,真心真意地感谢:“谢谢缙东哥哥!”

    陈乌本质就是这么个不记仇又容易满足的小孩儿。只要不是伤透了他的心,他都能原谅。

    祝缙东站在旁边,摸了摸鼻子。

    呼,总算搞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