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12 > 修真小说 > 洪荒之人道圣途 > 第十三章 老子入人族

第十三章 老子入人族

推荐阅读:
    陈乌回自己房间拿了一套他最喜欢的睡衣——前面印着一只大大的叮当猫,小肚子那里还有一个哆啦a梦的万能口袋,他觉得很神奇,有什么东西老喜欢放在那个小兜兜里揣着,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仪式感。

    到了客房的浴室,陈乌还算熟练的洗澡洗头。但事实上由于没人指导,他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掌握浴具的正确使用方式,糊里糊涂地洗了一个冷水澡,冻得牙关打颤。

    不过好在房间里的暖气很足,一出来就像投入了春天温暖的怀抱,熏得人暖洋洋的。

    祝缙东趁着陈乌去洗澡,自己也进了浴室。他向来随意惯了,洗完澡不穿衣服是常有的事,但今天好歹记着有外人在,捞了个裤衩穿上,留两分体面。

    热气腾腾地从浴室里走出来,结果房间里一片寂静。

    祝缙东忍不住嘀咕一声:“这卷毛鸭子还真是娘们唧唧的,洗澡也这么慢。”

    转身拿了浴巾坐在床头擦头发。他头发短而硬,没擦几下就干了,吹风机都用不着。

    头发干得差不多了,结果卷毛鸭子还没上来。祝缙东心说再等他五分钟,不上来就锁门了,他爱睡哪儿睡哪儿。

    就这么一直盯着床头的闹钟看,结果分针转了快七个小格房间门才被敲响。那敲门的声音非常小,不仔细听根本听不见。

    祝缙东阴着脸去开了门,没忍住脾气,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这是要洗出一朵花儿来呢,再晚把你锁外面得了。”

    “对……对不起。”

    一道弱弱的小奶音响起。

    祝缙东垂着头看了陈乌一眼。

    小卷毛的卷毛被打湿了,这会儿乖顺的贴在小耳朵后面,发尾湿哒哒的坠着水珠,要掉不掉的。小卷毛洗澡的时候把眼镜摘下来了,蠢兮兮地放在肚皮上的小兜兜里,拱起一大团,怪好笑的。

    而那双没了镜框遮掩的眼睛,像是被水洗过一样,干净透彻,又带着点湿润,根根分明的睫毛上还挂着几颗摇摇欲坠的小水珠,看上去可怜巴巴的,像只落水后不会游泳的小鸭子,无助极了。

    祝缙东满肚子的火气刷的一声,像是被水尽数浇熄了一样,看着小卷毛这副可怜样子愣是发作不出来,把门打开侧身让陈乌进来了。

    陈乌头发上的水珠随着走动的步伐掉在了木制的地板上,祝缙东把挂在脖子上的大毛巾扔过去盖在他脑袋上,没好气的说:“洗了头也不知道擦一下,我地板脏了你帮我拖啊?”

    陈乌把毛巾从眼睛上挪开,赶紧道歉:“对不起,我明天帮你拖。”

    “行了,十句有八句都在道歉,赶紧把头发擦了,床头有吹风。”

    陈乌见缙东哥哥难得没有发火,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赶紧按他说的去做。只是那吹风机又大又沉,陈乌用得很别扭,一头小卷毛被吹得到处乱翘。

    祝缙东看着他滑稽的样子,突然笑了。

    陈乌不知道祝缙东为什么突然笑起来,但他还是第一次见祝缙东在他面前笑,偷偷多打量了一眼。

    他五官原本就生得俊气,只是过于凌厉一些,一旦笑起来,凶狠的劲就不见了,就只剩下少年独属于少年的俊朗了。

    原来缙东哥哥笑起来这么好看啊,一点也不凶,陈乌在心里偷偷想。

    祝缙东被陈乌看得有点不自在,赶紧打住,手往那头乱翘的卷毛上压了压:“胆儿肥了啊,还敢偷看我了。”

    陈乌赶紧低下头,任由头顶那作祟的手又揉了两把。

    陈乌刚来祝家的时候严重营养不良,头发总是乱糟糟的,祝缙东觉得自己有点强迫症,看见那头卷毛老想给蓐蓐。

    得嘞,今天终于没忍住,上手揉了两把,竟然觉得手感还不错。虽然小卷毛看着发质不行,但意外地又细又软,不像自己的又粗又硬,扎手得紧。

    陈乌低着脑袋乖乖认摸,大气也不敢喘。等祝缙东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像个变态一样,抱着小鸭子的脑袋揉搓了好一会儿,不自在地揉了揉鼻子,坐在床头没说话。

    转念之间,想起一茬,十分严肃地问陈乌:“我问你,你尿床不?”

    陈乌命贱好养活,很小就不尿床了,哪能让祝缙东误会,赶紧摇头否认。

    祝缙东轻飘飘地说:“哼,你要是敢尿床,我绝对揍你。”

    陈乌见他不相信,有些着急了:“缙东哥哥,我真的不尿床!很小就不尿了!”

    祝缙东摆摆手说:“行了,相信你还不成吗,赶紧上床去,我困了。”

    “哦哦,好。”陈乌脱了鞋,露出一双干瘦的小黑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然后弯腰把拖鞋摆得整整齐齐,这才上床,往墙边爬过去。

    他还记得缙东哥哥让他靠墙睡。

    把从客房带来的被子小心翼翼地铺展开,然后钻进去裹了一圈,像个蚕宝宝一样,睁着大眼睛偷偷看祝缙东。

    祝缙东看他呆头呆脑地样子,有些好笑,把房间的灯熄了,又随手捞起床头的遥控把房间的暖气也给关了。

    他自小火气大不怕冷,晚上睡觉从不开暖气,为了方便他房间装的是单独的电暖,开关都很方便。

    床面突然的凹陷让陈乌的心颤抖了一下,他忍不住朝墙边挪了挪,死死贴着墙面。

    床是真的很宽,陈乌又是贴着墙边睡的,祝缙东随意地往床上一躺,两个人中间就隔了一个太平洋。

    陈乌原本以为自己会害怕得睡不着,没想到神经绷得太紧了,没坚持几分钟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只是半夜里气温降得快,房间又没开暖气,零下好几度的室内温度直接把陈乌冻醒了,捏着鼻子小声打喷嚏。

    祝缙东本就睡得不好,很快就被吵醒了。

    他自己不怕冷,没有想到陈乌这么怕冷,暗自嘀咕了一声:“娇气得很。”

    但还是把电地暖又给打开了。

    房间的温度迅速升上来了。地暖是非常舒适的采暖方式,陈乌的脸蛋儿很快都被吹得红扑扑的,黑中透红。陈乌小小声说了谢谢,很快就又进入了梦乡。

    反倒是祝缙东被这么一折腾,死活也睡不着了。

    他一会儿觉得房间太热,踢了被子,一会儿又觉得小卷毛身上散发出的牛奶沐浴露太过甜腻了,熏得他难受。

    怨念十足地看着小孩儿睡着的背影,发现这小孩儿睡姿变了。刚睡着时姿势还十分规矩,头端端正正的摆在枕头中间,手脚也端正,没想到现在慢慢蜷缩起来了,像在母亲子宫里的样子,是典型的没有安全感的姿势。

    祝缙东看着看着终于睡着了。

    半夜里睡梦中的祝缙东觉得热,开始无意识地朝陈乌那边拱,直到搂住一个冰凉凉的小身体时才停了下来。

    陈乌早上起来就发现自己被死死地锁在祝缙东怀里,他睡相及其霸道,手脚都搭在陈乌身上。陈乌气儿都快喘不匀了,怎么也想不通缙东哥哥怎么挪到墙边来了。

    他本想抬头看看祝缙东,却只看得到他轮廓清晰的下巴曲线和已经开始凸起的喉结。

    陈乌胆颤心惊地等了几分钟,实在忍不了了,大着胆子把祝缙东的手脚给扒拉下去,轻手轻脚地跨过祝缙东,下床洗漱去了。

    他还是去的一楼洗漱,本来还想去自己房间学习学习,但客房门被周幼薇锁上了打不开,只能作罢,又回了楼上去。

    陈乌牢记祝缙东说过的话,没有征得他同意前,不敢擅自去用书桌,只能站在床边等他睡醒在问问。

    熟睡中的祝缙东看起来一点也不凶。没有那双黑沉沉的眼睛盯他,陈乌也不怵了,大着胆子打量他。

    祝缙东头发很短,板寸造型,露出的额头很饱满。陈乌原来听陈芳丽抱怨过她的额头太扁了,没有福相,是个命苦的人,看来缙东哥哥的命很好了。

    他的鼻子则是又高又挺,山根很高,像祝学良。嘴唇比较薄,这会儿紧紧抿着,像是在做什么不好的梦一样。

    祝缙东睡得很不踏实,原本抱着的冰冰凉凉的降温神器没了,本就睡得不安稳,这会儿在睡梦中还老是觉得有人在看他,是那种不带恶意的视线,却又令人无法忽视。

    祝缙东猛地睁开眼,黑沉沉的眼睛立马定在陈乌身上。

    陈乌本就在偷看他,这会儿突然被锐利的视线锁住,浑身一僵,吓得心脏扑通扑通跳。

    祝缙东皱着眉毛坐了起来,一阵阵涌起来的起床气让他心情不怎么美好:“你看着我干嘛?”

    “对不起。”

    “你天天除了说对不起还会什么?赶紧走,别在这儿看着我,烦死了。”

    “哦,对……好吧。”

    陈乌默默转身,本来想问问能不能用书桌的胆子消失得无影无踪,灰溜溜地下楼去了。

    祝缙东换好衣服,起床气也消得差不多了,看到桌子上摆着的新鲜早餐时,心里还难得涌起一点愧疚感。

    哎,怎么又对小卷毛发脾气了。祝缙东有点纳闷的想。

    他虽然不承认自己在欺负陈乌,但也知道自己面对小卷毛时总是要凶一点,尤其看不得他畏缩的样子,总想说他两句,邪性得很。大概是他看不惯男生这么娘们唧唧的吧,祝缙东自我安慰到。

    陈乌没有勇气说出请求的话,便拿着作业在客厅的小茶几写。

    穷人家的孩子总是贱养长大,没有什么爱惜身体的意识,陈乌只觉得这茶几很不错,又大又干净,白天客厅光线也足,在这儿学习也挺好。

    祝缙东拿着吃干净的盘子下来时,就看到小卷毛跪在地上写作业,邪火又蹭的一下冒上来了:“你tm还想不想要你这双眼睛了,我房里那么大张桌子还比不上这破茶几了?”

    陈乌只得拿着书上楼去看。

    祝缙东房间里的书桌更大更好,把窗边的帘子一拉,光线十分充裕,很适合学习。只是陈乌个子矮了些,坐在板凳上忍不住要趴着。

    祝缙东递给他一个垫子垫住,立马合适不少。

    他昨晚上被暖得热得不行,发了一晚上的汗,浑身黏糊糊的,便又去浴室冲了个澡。

    这几天快过年了,他也难得没有往外跑。

    祝缙东无聊地在房里转了一圈,看陈乌老老实实地在看书,走过去看了一眼。

    得,小卷毛正掰着手指算数学了,9-6掰了老半天,最后少掰了一个,填了个4。

    “笨死了。”

    陈乌正学得认真,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看到祝缙东在后面看他写作业,也不知道看了多久,立马臊红了脸,趴在桌上挡住作业本,不想让他再看。

    祝缙东揪住陈乌的后衣领,把作业本给拿了出来,翻了翻。

    小卷毛还挺勤快,厚厚的本子都快写完了,只是到处都是错误。

    “喂,你怎么回事啊,闭着眼睛也做不成你这样子,补习这么久都白补了?”

    事实上普通小孩子学东西都不快,一年级的小学生学写123就能写好久,陈乌没上过学,脑子又稍微赚得慢点,需要更多的时间消化。但王强给的任务很重,按照祝芃芃的学习进度来订,陈乌完全跟不上,能学会写数字已经是不断练习的结果了,加减运算对他而言还是太难了。

    陈乌不好意思说自己听不懂王老师讲课,只能一言不发地挨骂。

    祝缙东看他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也不知怎么脑抽了,翻箱倒柜把自己开始学算术的书给翻出来,扔给陈乌:“赶紧学学,你要我十分之一也不会这么蠢了。”

    祝缙东脑子不是盖的,四岁就把乘除法学得溜溜的。他用过的书没有什么笔记,但书讲得挺好,练习也有答案,陈乌做了一会儿觉得有点门道了,朝祝缙东投去感激的眼神。

    只是这会儿祝缙东正抱着游戏手柄在打游戏呢,根本没再顾及陈乌。

    陈乌就这么在祝缙东的房间一直住到了过年。

    刚开始祝缙东还不许陈乌用他房间的浴室洗澡上厕所啥的,但后来看小卷毛每天跑上跑下的笨拙样子,浪费时间不说还带着他不喜欢的牛奶沐浴露味道,十分影响他睡觉,也就允许陈乌在楼上洗澡了。

    自从陈乌身上带着清凉的香气后,祝缙东睡着后就更喜欢抱着陈乌了,又凉又香,总是无意识靠近。

    刚开始祝缙东还没发现自己有这个毛病,直到有天陈乌被搂得喘不过气,翻了个身,祝缙东在半夜醒来,看到自己把小卷毛搂得紧紧的,吓得不轻,赶紧退避三舍,结果后半夜又摸索着搂了上去。

    次数多了,祝缙东也就自暴自弃了。小卷毛吃咱家的睡咱家的,当成抱枕抱一会儿又咋滴,没见小卷毛也没反抗过吗。

    ……

    时间匆匆而逝,转眼就到了年关。

    三十这天,祝家在外面包了酒楼吃年夜饭。祝家人丁兴旺,又注重传统节日,年夜饭这种大团圆的日子势必都要到场,旁系的人也钻破了头皮想来蹭一蹭,因此酒楼的宴席开得十分隆重,几百号人乌泱泱坐满了整个大厅。

    大家推杯换盏,热闹得不行。

    作为主家,祝学良这桌自然是最热闹的,来敬酒的人不计其数,有眼睛尖的人看到有个黑煤炭一样的小孩儿坐在祝缙东旁边,都有些惊讶。

    要知道,这一桌坐的都是主家的人,什么时候来了个小黑娃?莫不是祝学良在外的私生子?但再看看这小孩儿的埋汰样儿也赶紧将这想法打消了。龙生龙,凤生凤,按祝家的基因怎么着也生不出这样的小孩儿吧。
銊梥:褖褖褖.褖锚n蠂蠀锚12.c贸屑